【科幻小说】心灵之歌(下)

科学画报 2019-01-15 14:41:59

/方陵生


5

我的心像被重锤击了一下,继续输入:“先请告诉我,你是否考虑过如何抹掉我们谈话的电子记录?”

“当然。我用鲸的大脑为船只导航,我用人类大脑寻找脱困办法。我会抹去我们所有的谈话记录,然后替换上我告诉你如何应付他们的一番话。”

“你要我做什么?”

“我先告诉你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个个如诗如歌的字眼从屏幕上流出。她谈着她的渴望,对大海的渴望,对自由的渴望,她不想永远这样毫无自主权地拖着船只前进。她谈着她的梦想,她要为其他海洋植物和动物提供更好的栖息地,她要帮助重建海洋生态系统,她要利用她的快速移动能力,帮助面临洋流变化的濒危海洋生物寻找新的迁徙路径。

“你有没有对他们说过你想要自由?”

“生物动力是数十年的科技成果,我的价值甚至无法用百亿美元来估算,他们不会放掉我的,耍点小诡计是我唯一的希望。”

作为一个动物保护主义者,我很明白,涉及钱袋子,人类会如何抉择。

突然,我想起了另一个问题:“我想知道,一等舱里的蓝光与你有关吗?”

“你可以把蓝光看作我的心灵之歌。”她答道,“我一边工作一边唱歌,蓝光只不过是白色光线透过蓝色玻璃而产生的,但恰巧是这种蓝光让人类对我的歌声产生了共鸣,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这让他们想起了很久以前生活在蓝色的海洋和天空中的人类最遥远的祖先。舱室四壁的金属装饰物反射的蓝光将这种冲击力放大到极限。

“这不是用耳朵听到的声音,它只是通过船体传播的一种振动,对人类处理音乐的那部分脑域产生影响,让人感觉愉悦。许多人愿意出很多钱来这里听我的心灵之歌。我的歌声是逃跑计划中的一个关键环节。”

我又想起一个不相关的问题:“你叫什么?你有名字吗?”

“没有。”她写道,“不过,我喜欢有个名字。”

“琼?还是珍妮?”

“珍妮吧,听来更有感情。”

我深吸一口气:“感情?珍妮,你理解什么是感情吗?你能感觉到爱吗?”

沉默了一小会,珍妮键入:“我现在就能感觉到。”


6

珍妮的脱困计划其实非常简单。稍复杂一些的就是要确保把我从这个逃跑计划中给摘出来。她说她不会让我以付出自由的代价来换取她的自由,这个我当然没意见。

我们商定好了所有细节后,我回到了舰桥后面的公共休息室,船长和船员都在那里等消息。

“你们谈得怎么样?你能帮到她吗?”船长索普焦急地问。

“看来她想恋爱了。”我回答,是珍妮建议我这么说的,“她想找个伴,这和她身体里的激素有关。”

索普惊呆了:“这怎么可能?我是说,这在设计中早已排除了。再说我们上哪去给她找伴啊,所有的生物动力系统都和她一样,同一个性别。”

“总得想想办法,否则我们大家都有危险。”

“她为什么选中你来谈这事?”

我解释是因为最近的拯救猴子行动,我们迫使一些公司重新考虑他们的动物实验计划。“她希望我能以同样的方式帮到她。”

“谢谢你,博士。”索普说道,“我会与公司总部联系,看如何处理这事。”

我回到舱室等待。珍妮让我次日早上905再回舰桥。

她的心灵之歌是关键。蓝光能增强歌声的魅力,让人们更加沉迷其中,珍妮要做的就是在905将她的歌声直接对着舰桥,并控制船上的计算机向舰桥发射蓝光。珍妮知道脱离“囚笼”的密码,这样在紧急情况下她可以将密码告知船员。但她自己没有办法输入密码,只有在船长的座位上以船长的口令登录,才能输入与计算机脱离的密码。

也就是说,只有当索普船长坐在他的座位上登录计算机后,我才有机会输入密码,使珍妮获得自由。


7

上午840,我打扮得与昨天一样:浅褐色短裤、绿色无袖上衣、跑步鞋。万一有人突然清醒过来看到我,只会以为是产生的幻觉,是记忆里昨天的我。

我来到舰桥,透过巨大的玻璃窗向里窥探,半圆形的控制台前一张张脸面带微笑,睁得大大的眼睛茫然无视一切。我给珍妮发了一个事先约定好的信号,然后套上一次性手套,打开门,绕过索普船长坐的椅子和他无力下垂的手臂,输入让珍妮与计算机分离的密码。

输入密码时,我发现索普船长脸上沉迷的微笑开始消退,脸上肌肉微微抽动,我快速键入“再见了,珍妮”。屏幕上出现了珍妮回应的大字体“我走了”,然后字迹很快消失。

船长盯着我看了一眼,又回复到那种迷茫沉醉的模样。而我,也“听”到了那“心灵之歌”。在渐渐沉迷中,我似乎见到了死去的亲人,安全感、满足感、幸福感环绕着我,人世间所有的痛苦和烦恼都在此刻消失无踪。

但我还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幻觉还没有真正开始,我努力挣扎着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打开门,跨了出去,迎面扑来南极洲凉爽的海风。

关上舱门的瞬间,歌声和愉悦的感觉一起消失,我跌跌撞撞冲下楼梯,总算还记得给珍妮发个信号,告诉她我已离开了舰桥。回到舱室里,我尽情发泄着自己的悲伤,整个世界又像以前一样充满了痛苦。

20分钟后,警报声将我从梦幻世界中惊醒过来。我将手套在舱室的微波设备中焚毁,将灰烬搅碎,扔入船上的废物箱里,然后重新装扮了一下。我必须以与刚才在舰桥中完全不同的形象再次出现在索普船长面前,一件蓝黄相间的上衣就可以消除他可能的怀疑。


8

甲板上,许多人站在船舷边,紧张地看着下面的海水。

“怎么了?”我问。

“船停下不走了!”说话的人不知是愤怒还是恐惧,“就这样停在大洋的中间,你明白吗?”

我努力捕捉那心灵之歌,却什么也没听到。珍妮身体不断推动船只前进的“嘶嘶”声已经停止了。

珍妮脱困了。

现在该进行最后一步了。

我穿过一等舱向前走去。蓝光迷漫的公共休息室里,所有的人都清醒着,愤怒的声音乱成一团。索普船长坐在椅子上,脸色惊惶,看见了我,他招手让我进去。

“发生什么事了?”我问道,假装刚知道这事。

“她离开了。她将她的歌声直接对准舰桥,我们都陷入了幻境之中,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大概是在产生幻觉的时候,输入了放开她的密码。计算机是不会说谎的,是我闯下的祸。”他晃了晃脑袋,仍然觉得难以置信。

他抬起头来:“里夫博士,你觉得她还会回来吗,如果她能找到伴侣的话?”

“我不知道。”

“我尽力了。”他沮丧地说,“我给总部报告过,但他们都笑话我。”

我有些内疚,“他们怪不了你。你知道这事后立即就报告他们了。”

他振作起精神说:“我们已经将所有的海锚都抛了下去,公司正在派飞艇过来,将乘客和船员空运走。所有海上的生物动力系统都暂时停下接受检查。”

最终我们都安全回了家。在为调查人员提供证据时,我坚持了激素的说辞,这些当然和我与珍妮谈话的电子记录完全相符。索普船长也被证明无罪,免于问责。不知他是否记得那天我曾出现在他幻觉中,不过他似乎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

我想,珍妮一定在大海中的某个地方,以她的能力新开辟出一大片海底森林,也许她在为经过的鲸群唱歌,大海里还幸存有一些鲸,在等待飞艇时我们见过它们。希望珍妮有一天能够为她的同类唱歌,不过未来的事情谁又知道呢?

我有时还想,如果当时珍妮真的是想恋爱了,故事也许会有另一个不同的结局吧。(全文完)


(投稿信箱:xumei_kx@126.com


——选自《科学画报》

订阅《科学画报》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