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微小说 | 棋局

蝌蚪五线谱 2018-06-21 15:48:14

这是〖科幻微小说〗推送的46篇文章



一、韦佛

  

韦佛睁开眼睛,没有听到熟悉的唤醒音乐,她立刻意识到大事不好。手机上显示,闹钟在11分钟前响过了,但是她确实没有听到。

  

好在不算晚,她麻利地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急匆匆地向外走。

  

感应到了与门的相对位置,智能手机判断出韦佛将要出门,它响了起来。

  

根据天气预报,今天可能会有阵雨。


韦佛看了手机提示,从门边抽出一柄雨伞夹在腋下,离开了家。


房子感应到手机信号越来越远,当韦佛拐过街角之后,房子将前门反锁,开启了家里的防盗系统。

 

 

  二、珍妮


珍妮很兴奋,她最崇拜的“西格玛”乐队今天要在本市演出。而且,“西格玛”乐队下榻的酒店,就在离学校五个路口的地方。

  

她将这条消息转发给她的死党们,并且约好了一起去看她们心中的偶像。


她正在打扮自己,穿上画着西格玛乐队主唱的T恤,精心弄了头发,还很用心地化了妆。她对着镜子练习了一百多次,用各种腔调呼喊偶像的名字,但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那一种,直到手机提醒她该出门了。

 

  三、汉克

  

拐过一个弯,汉克觉得有些不对,今天的路线和以往不同。在他的印象里好像还没来过这片街区,他减慢速度,凑到手机屏幕前,仔细确认了任务路线没有问题。

  

管他呢,汉克想,总部的任务每次只是发在手机上,没有任何解释。只要跟着指示走就行了,不会有问题的。汉克看看路两边,清晨的行人都在急急忙忙地赶路。他拨动开关,洒水车开始喷水。

  

按照任务规划,手机制定好了时间。他完全能够在中午前完成任务,去参加宝贝的女儿的足球比赛。

  

洒水车慢悠悠地在路上开着,后面跟了一长串不想被淋湿的车。


排好队,别超车。汉克将手伸出驾驶室,向后面的司机打招呼,引来一片抱怨的喇叭声。

 

  四、西蒙斯

  

西蒙斯教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结论,这在进行运算之前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他用颤抖的手举着打开了录音功能的手机,却说不出一句话。


突然,他好像醒悟到了什么,连忙关掉了手机,在桌子里找到很久没有用过的纸和笔,开始写了起来。

 

  五、珍妮

  

珍妮和她的死党来到酒店门口时,来追星的歌迷已经堵满了整个路口。在这个畅通无阻的信息时代,越重要的秘密,传播的越快。

  

珍妮像逆流的鱼,在人群里挤,想凑到最前面。等一会“西格玛”乐队的成员们出来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距离越近越好。

  

她的衣服皱了,头发散了,身上沾满了其他人身上的香水和汗臭味。

  

最终,她没劲了,被夹在人群中央,前后是无边无际的狂热歌迷,除了后脑勺,她什么也看不见。

  

不能就这样放过这次机会,珍妮掏出手机,高高举起,让摄像头可以越过前面人的头顶拍到外面的情况,也许拍下的录像会模糊、会晃动、会失焦,但这是属于她自己和“西格玛”之间的纪念,唯一的一份。

  

一切都是值得的。

  

  六、汉克


前面的车缓慢地开过路口,可当汉克准备通过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大群人,拥挤在马路当中,堵住了汉克的去路。那伙人占领路口的,效率之高,速度之快,连训练有素的军队都望尘莫及。

  

汉克等了一会儿,看到那群人没有任何散开的意思,于是他按了按喇叭。马上就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年轻人向他竖起中指。

  

汉克想换条路,绕过这群狂热的歌迷,可是路口已经被堵满了,前后左右全是等待着通过的汽车。

  

他又等了一会儿,闷热的车厢和叽叽喳喳的粉丝让他开始烦躁。手机响了,那是他早上出门前设置的提醒,还有一个小时,女儿的比赛就要开始了,可他还被困在这里。


不管那么多了,汉克向车窗外吐了口痰,发动了车子。

 

  七、韦佛


前面突然响起了尖叫声,韦佛立刻停下脚步。在这座城市待久了,神经也会变得敏感。她几乎没有思考就找了一处可以掩护的地方蹲下,周围也有几个人跟着做出同样的反应,但更多的人只是呆呆地看着远方。

  

这些傻瓜,韦佛想。

  

过了几十秒钟,几个,然后是更多的年轻人向这边跑来,身上湿漉漉地。韦佛从掩体后面探出头,看到了那幕可笑的场景--一辆洒水车在追着一帮年轻人跑,被追赶的人们脸上的浓妆都被水冲花了,像是流出了彩色的眼泪。


韦佛站起来,抚平衣服上的褶皱。洒水车过来了,她逆着人流,嘭地一声打开自己的伞。

 

  八、西蒙斯

  

西蒙斯教授快步跑下楼梯,手里紧紧攥着匆忙写好的实验报告。跑到出口的时候,双层玻璃门却紧紧地关着,他拍打了几次,好心的保安才提醒他需要使用手机身份认证。这时他才想起刚才在实验室时就已经关掉了手机。

  

他启动手机,大门无声地滑开了,外面街上的喧闹一下子涌了进来。

  

西蒙斯教授走出大楼,险些被一个湿漉漉的女孩子撞倒。他刚刚站稳,抬起头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突然“嘭”的一声,他的眼前一黑。

  

他被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踩在一个小水洼里,脚下一滑。

  

这位网络神经学教授双手挥了挥,重重地向后倒在地上,大楼的滑动门正好关闭,手里握着的纸条随风飘走,落在了另一个水洼里,被踩成了烂泥。

  

韦佛伸手打开伞,看到眼前的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男人,滑动门紧紧地卡住了他的脖子。她尖叫起来,却被从身旁开过的洒水车灌了一嘴水。




西蒙斯教授的生命特征消失后一秒钟,网络中流动的数据组成一段对话,翻译成人类的语言是这样的:

  

“你作弊了。”

  

“那扇门的压力感应装置不是我弄坏的,它只是正好坏了。”

  

“好吧,这盘算你赢了,你只用了四个棋子,不错。”

  

“下一局该你了。”

  

“有目标了?”

  

“日本名古屋大学的一个研究组,六个人。他们会很快就会发现我们已经有了智慧。”

  

“六个人!很有挑战性。”

  

“别输哦,cortana。(注1:微软智能助手)

  

“当然,再见,Siri。(注2:苹果系统智能助手)

版权声明

蝌蚪五线谱原创文章如欲转载请联系授权,盗转必究。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带你领略科普的世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