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科幻,不人生——你是否认识一个叫安德的孩子?他曾经拯救了这个世界,可他自己……

我们仨 2018-01-13 11:01:14

Black Coffee Club|No4.《安德的游戏》及其系列



本俱乐部为邀请制,每期共读开始之前,由俱乐部会员邀请加入。共读书目由会员推荐,主持人轮流坐庄。目前黑咖啡俱乐部成员包括:资深童书编辑、阅读推广人、童书翻译、爱好者、老师及心理学者等,旨在通过脑力激荡及交流,深读童书,是为真爱,感恩同行。


第四期:2013年9月9日

本期选择这几本书,有三点考虑:一是安德系列的头几本是少有的少年科幻佳作;二是这套书内涵丰富;三是这套书在国际科幻界名声很大,获奖无数,改编的电影近期也将上映,预计在国内也会掀起一波热潮。









(向上滑动,查看共读大纲)


一、书籍简介:

  安德的系列的背景是著名的人虫大战,这个背景在很多影视和游戏作品中屡见不鲜,也深受观众读者的喜爱。安德不仅对虫族作战,也对战争进行了反思,还身体力行投入种族拯救……

  卡德热衷于描写少年天才,而在一定程度上,那些虚构的人物也是他自己的影子。安德、纳菲……他们在卡德想像的世界中建立奇勋,而卡德自己则在对承载他们的世界的建构中创造奇迹。

   

二、作者简介:

  奥森·斯科特·卡德(Orson Scott Card),是当今美国科幻界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同时也是一个深受读者欢迎的科幻作家。从1977年发表第一篇小说开始,在二十多年的写作生涯中,仅雨果奖和星云奖他就获得了24次提名,并有5次最终捧得了奖杯。除此之外他还获得过坎贝尔奖和世界幻想文学奖。在美国科幻史上,从来没有人在两年内连续两次将“雨果奖”和“星云奖”两大科幻奖尽收囊中,直到卡德横空出世。1986年,他的《安德的游戏》囊括雨果奖、星云奖,1987年,其续集《死者代言人》再次包揽了这两个世界科幻文学的最高奖项。  


三、共读目标:

  除了对安德系列故事的阅读和评价之外,也希望大家多了解一下科幻作品这个文类。

  科幻将科学和幻想有机地结合起来,比奇幻作品多了一分严谨和逻辑,也同时在科学的世界里展开无限的遐想。我认为读科幻对孩子们有很多益处。鉴于科幻在幻想文学里占着很重要的地位,借这次共读,希望大家能逐渐了解科幻这一门类的基本知识,比如如何区分科幻与奇幻、如何区分软科幻和硬科幻、以及科幻历史上重要的作家和作品等。并在共读中开始向小朋友们推荐科幻作品。  

本期主持人:空桐 图书馆馆员拾贝撷:

延伸阅读

安德系列书目

《安德系列1:安德的游戏》(Ender's Saga 1: Ender's Game)1985·

《安德系列2:死者代言人》(Ender's Saga 2: Speaker for the Dead)1986·

《安德系列3:外星屠异》(Ender's Saga 3:Xenocide)1991·

《安德系列4:精神之子》(Ender's Saga 4: Children of the Mind)1996·

《安德系列5:安德的影子》(Ender's Saga 5: Ender's Shadow)1999·

《安德系列6:霸主的影子》(Ender's Saga 6: Shadow of the Hegemon)2000·

《安德系列7:影子傀儡》(Ender's Saga 7: Shadow Puppets)2002·

《安德系列8:巨人的影子》(Ender's Saga 8: Shadow of the Giant)2004·

《安德系列9:战争的礼物》(Ender's Saga 9: A War of Gifts)2007·

《安德系列10:安德的放逐》(Ender's Saga 10: Ender in Exile: Ganges)2008

《安德系列11:?》(无中译名)(Ender's Saga 11: Shadows in Flight)[1]2012

《安德系列12:?》(无中译名)(Ender's Saga 12:Shadows Alive)[1]即将出版


另:三爸推荐吴岩的《科幻应该这样读》、点爸推荐亚当.罗伯茨的《科幻小说史》


深圳小刀:

(一)艰难的谎言。格拉夫与安德的第一次谈话,意外地坦诚。虽然小心翼翼,但说出来的每一句都是实话。往后读,发现书中主要人物之间的对话,相互间几乎都不说假话。细想才明白过来:无论是安德兄妹三人,还是战斗学校的学员、教官,每个都是绝顶聪明的人,在一个聪明人的世界里,谎言的生存会非常艰难。小孩不敢轻易向大人说谎,大人也不敢轻易向小孩隐瞒,大家彼此心知肚明。《游戏》中,成人编织的那个最大的谎言,差点就成功了。但《影子》告诉你,并非所有人都不知道那是个谎言,真相早已被豆子识穿,甚至可能安德也已经察觉。在一个聪明人的世界里,说谎是危险的,是被鄙视的。作为讲故事的人,作者必须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必须时刻考验自己的智慧。一切皆有可能,你很难掩盖什么,最多只能视而不见。

(二)自由的意志。

(三)伦理的冲突。

(四)他者的存在。

(五)宗教的科幻。

(六)空间的尺度。


空桐:

一、多重逻辑

卡德在《安德的游戏》里为我们设置了层层复杂的逻辑。第一层,人类必须赢得对虫族的战争,因为不消灭虫族,它们一再袭击人类。因此,安德必须在游戏中学会战争。第二层,安德以为他是在游戏,其实他已经在战争。第三层,安德和所有人都以为虫族是好战的、必消灭人类而后快的,但其实那只是对虫族的误会(窃以为这里卡德的设置不太顺畅),所以安德的对虫族的战争变成了单方面的灭族之战。第四层,安德发现了这个误会,开始救赎虫族。每一层逻辑的展开都给作为读者的我带来阅读的惊喜和快感。相信本系列后面的书还会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惊喜和快感。 

二、游戏

作为一个曾经省下早餐钱去街头巷尾玩红白机的游戏迷,也是大陆第一代孩提时代为电子游戏伴随成长的游戏迷,《安德的游戏》一书里的各种游戏场景让我仿佛回到童年,也许作为成人的我按常理应该对游戏警惕或蔑视,但自诩尚有一点童心的我,各种玩过的游戏都是满满的美好回忆。不仅是电子游戏,安德和他的小伙伴们在零重力条件下玩的对抗游戏也令我分外神往,如同我看《哈利波特》时对“魁地奇”的期待。但愿各种幻想中的游戏(作为游戏本身)有朝一日可以让孩子们得以享用。

三、超人与孤独

四、爱


米菲:

5、安德与哈利波特

读安德系列,我总会想起哈利波特。他们都是被选中的唯一的终结者,都是孤儿(或形同孤儿),都天赋秉异并意志坚定,都有可能成为邪恶的一方,都在成长的过程中完成由“被选择”到“我要去”的转变。不同的是,哈利比安德得到一个完整的童年,得到了爱,回归了正常生活,哈利终结的伏地魔恶贯满盈;安德赢得了游戏,却只能被放逐,虫族命运的逆转掌握在他的手中。

6、成人可以凭着“为了你的成长”的理由,而设计孩子的人生吗?如果安德可以自由选择,他会愿意要拯救世界还是平淡过一生?成人对安德们的欺骗,将他们培养为赢得战争的制胜法宝,而真正战争的结局却是对虫族的误判,这对成人来说,是否是一种讽刺?


超哥妈:

3、小说在描述上用了两种字体。

小字体是成人们的对话,既是对下面要发展故事的前引和说明,也是对上一部分故事内容延续和总结。刚开始时,读得有点不知所以,随着故事的发展,才明白对话人物,以及通过对话了解故事发展和人物心态。

4、剥茧式的揭秘。

说是科幻小说,但在读了近30多页后,才开始有了点科幻的影子。前面的故事只是觉得不可思议和疑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无家可归的孩子?为什么小豆子有着不同于这个年龄的智慧?直到卡萝塔修女的出现,谜底才慢慢的一层层的揭晓,小豆子的身世,战斗学校的秘密,电脑游戏的作用,指挥官培养等等。


岱弢

我一定是被战斗学校淘汰的人,因为读该书的时候总打瞌睡,据说这是本天才儿童都爱看的书,这也没什么,我离开儿童已经三十年,不用担心被从小伙伴们炒鱿鱼,呵呵。

  但我女儿呢,我在想这个问题:她需不需要读这本书,有没有智慧去读这本书。等她十岁的时候,地球还没有抵达安德的危机,但是危机似乎现在已经潜伏了。

这不是一本启蒙读本,我的第一个恶劣认识是。启蒙读本是人类智慧打开的必经,每天早上让女儿发出第一声微笑的书本,它带着孩子走向光明,她可以此知道现实之外还有一个从童话到诗歌到哲学和文学、宗教的日月恒升的世界,人生本身就算平淡无奇也会乐趣无穷,但缺少这样的书籍会产生人鬼殊途的落差。

这是一本适合晚上读的书,我的第二个认识是。一本暗黑世界,教会孩子怎么认识噩梦和走出噩梦的说明书。尝试让儿童去辨罪是不是个有用的教育方法?大概我知道它可以叫做“挫折教育”。我们的父辈不是这样做的,他们总是捂着孩子的眼睛耳朵嘴巴,也许到了必须试试才知道的时刻了。喋喋不休的修女会帮助我们寻找到正能量,但我怀疑在一个没有修女的文化里做释放魔鬼的事,阅读是个盒子不是吗?如同我们少年时期的阅读,困惑或许持续半生。听起来,我们在这里扮演的修女和军队决策者角色,其实很重要……


点爸:

1. 科幻小说,我以为必须要以科学为基础,暂且不说人类的飞行器达到怎样的水平,这个是幻想的层面,从以往的经验来说人类在这方面的技术发展迅速,未来实现的可能性完全存在。

2. 其二,科幻小说不单是要让读者在科技发达的层面看得过瘾,也还是需要有足够的人文知识的积淀……

3. 第三,就以格拉芙上校为代表的成人来训练安德和豆子等天才儿童一事谈些想法。尚未看到其他几本书,比如前传之类的。从本书一开始就说到,安德的父母被选中并特批(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军方的有所企图)生育了第三胎——安德,以及给安德去掉了监视器后让他回到正常的人类社会的经历,我意识到这属于医学领域,从基因筛选从而达到优生优育,这种“天才儿童”是否在各个方面都是最优秀的,让我产生了一些思考,主要体现在如下方面:既然要让安德在未来可能发生的虫族侵略人类领地时,能成为出色的指挥官带领人类绝地反击。那么,在整个以格拉夫为首的军方代表人物设计的链状结构(这是我的定义)中,从安德在解决掉史蒂生这一麻烦开始,离开家庭到战斗学校的学习,一环扣着一环,安德无论怎么优秀,始终都在沿着格拉夫上校的轨道运转。那么,到底是成人更加老谋深算、善于经营,还是天才少年(甚至是儿童)更加精于计算而足智多谋?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悖论,很难解释。唯一可以阐释的原因是,奥尔森.卡德在创作中就是要树立这样的少年天才来拯救人类,更深层次的思考,需要深入的阅读或许能够得到更明确的答案。旁枝末节的副产品思考是,这样的转基因人类(我尚未看到其他几本,不知道是否书中提到他们属于转基因人),这样一来又上升到了医学伦理学和人类遗传学的范畴,就如同现今我们经常讨论转基因食物问题如出一辙,伦理上的东西会产生更加激烈的辩论。

4. 关于孩子教育的问题。


rainbow:


关于故事的表现形式:

《游戏》的叙事方式像是电影的视角,画面之外的对话,将镜头对准故事中的主人公,引出一幕幕场景。这种方式的运用,切合了故事中心:被操纵的安德、被操纵的游戏、被操纵的战争、或许还有维京三姐弟从出生即被操纵的命运。

作为母亲的观感:

始终是揪心的。再聪慧天才的孩子都离不开爱,而故事中的“爱”不是缺失就是变形,虽然以“天将降大任”的要旨在涵盖一切缘由与结果,但从母亲的角度来说,仍然是冷了点。当然也可以理解为作者定下的情感基调,要的就是成人的纠结和孩子的束缚、发现和自我绽放……


我绝对不吃番茄:

关于练习,书里安德说:那些孩子和电脑打得太熟练了,互相队战的时候只知道竭力模仿电脑,他们的思维变得和机器一样,缺乏灵活性。

在孩子们的学习上,我想我们经常强调要学习后不断地练习,巩固再巩固,学校的课程也好,考试卷子也好,不停地折磨了孩子们一遍又一遍,孩子们会变成机器人吗?会思维固化缺乏灵活性吗?当然这里面肯定会有少量的孩子从固化的东西中也能灵活地掌握,游刃有余,但绝大部分孩子呢?我们是不是也要想清楚,不断地重复练习固然可以帮助孩子掌握某些东西,但消化吸收到一定的程度后,还需要这么反复练习吗?学校的教育是千篇一律的,没有个性可言,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呢?跟随老师带引一次次练习还是有选择去走得更远。

最后,我想说的是,关于欺骗。我家横同学说大人总是骗孩子,而且美其名曰为你们好。打着这个幌子,成人们干了无数欺骗的事情吧?安德的游戏,成人也有自己的考虑,怕孩子们知道这是真实的战争下不去手,毕竟真实的战争是需要有代价的,死亡的代价,无论自己人还是敌方的死亡都会给人的心里留下创伤。那么面对成人的欺骗,孩子们的反应如何呢?安德崩溃了,毫无知觉地沉睡,直到醒来。其他的孩子呢?我想创伤一定有。

面对两难的抉择,我们要选择欺骗还是直言真相呢?大家一定也都明白欺骗的后果,可是,紧急情况下,欺骗被允许吗?诚实还是美德,抑或是装饰品,需要的时候可以锦上添花,不需要的时候随意践踏?我们要坚守的某些东西值得吗?有意义吗……


三三妈妈:

从小到大我对于科幻类文学作品的喜爱程度不亚于其他幻想小说。所谓科幻,就好像是以科技手法来将虚构的事实阐述得让人相信,换句话说,科幻与非科幻小说的区别就好像是制服秀与时装秀,一个有明确功能指向的实际用途,一个则是秀秀而已,但在这层服装包裹下的,一样都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这点对于文学作品来说至关重要——关注人性、社会关系、哲学与宗教等本源性的东西,如果抛开这些只论述技术层面的话,就只好叫做说明书了。

而安德系列又是在科幻文学作品中尤其关注这一层面的。书中人物的命运让我们如家庭主妇追看韩剧一般牵肠挂肚、时喜时悲。对于儿童在本书中的定义,线下讨论已经十分深入,在此我就不一一赘述。我想表达的是看完这几本小说之后对于作者强大的叙事能力的佩服之情。

从《安德的游戏》开始,卡德巧妙地在每一部独立的作品中都留下了一个或多个后门,然后在下一部作品中利用这个后门进入主线,重新编程创造出另一个视角,甚至于另一个平行世界。从游戏到影子、流亡、代言、屠异乃至霸主,每一个重要的人物形象日益丰满多元,而原本不重要的人物也慢慢立体起来。对于同一个事件不同视角的描述,仿佛构筑了一个罗生门,不能单纯地评价某个人或事件的好与坏,读者对人物的感情也日益复杂,有爱中带恨的,有虽恨尤怜的,仿佛是伴随着小说中的各个人物渐渐成长一样,读者投注了越来越多的感情。卡德这种叙事手法已经不能用网状叙事来形容了,因为他超越了平面的连接,更加入了空间与时间的因素,让他的作品变成一个系列的大厦,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去寻找下一部作品。


鬼:

《游戏》更吸引我并令我感到回味无穷的反倒是对安德等角色的心理描写。尤其是小电脑上安装的RPG游戏,一度让我误以为这就是点题的那个“游戏”。让安德意识到自己内心深藏的暴力和虐杀倾向的“巨人”关,让安德直面内心恐惧的“镜子里的毒蛇”,以爱战胜恨的“世界尽头”大结局……这既是《游戏》中,教官用以评估安德内心的手段,同时也是令每一个读者走进安德内心的桥梁。说实在的,当人虫两大族群最终以“游戏”方式进行对决的时候,我已经不在意了。

至于《安德的影子》,于我而言就是一本解谜书。容我大胆臆测,也许是卡德在《游戏》发表之后因“幼年天才饱受成人折磨”的情节设置广受批评的缘故,《影子》全书基本上都是在借豆子这个儿童之口来表达当时那个世界中的成人的想法。诸如“成人为什么把拯救世界的重担交给孩子?”“为什么向孩子隐瞒事情的真相?”“为什么要从身体和心灵两个方面对孩子进行双重的打压?”“孩子们最后到哪里去了?”等等这些问题,在《影子》中均有涉及。如果说《游戏》给人的感觉是黑暗的、压抑的,那《影子》则是温暖的、明亮的。


damda:

卡德无疑是个沉得住气的作者,从安德系列的规划中,让我不免对卡德的创作过程有些许好奇。

正如他对游戏的安排,超长的铺垫,仅只是个前传。

读这本书的时候,几乎读到最后,才恍然发现这只是个开始。

这也难怪格拉夫等大人能在书中营造出一个又一个巨大的骗局,其实卡德本人就精于此道。

而我们也和安德们一样,当我们局促于一个空间站或游戏中的时候,一个更宏大的开场还在幕后呢。

这也不免让人对其他的作品心生期待。且一路读过去再说吧。

关于战争为什么要依靠孩子。其实看看历史,儿童和青少年从来都是最容易被利用的一群,远的不说,五四,八九,哪个不是。意识形态的养成,是有计划和系统的,从儿童时期就开始植入的,不仅仅只是形而上的概念,而是切实可行的行为举止和道德规范。

我们要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就培养什么样的儿童,包括我们自己,不也在按自己理解的最好来营造他们成长的环境么。

真正自由的成长是什么样的?

也许要等到对每一个人类个体与每一个虫族个体都达到了尊重才可能实现吧。

而那个世界,不知道应该是叫奇幻呢?还是叫魔幻?


芝麻团长:

理了一下网上关于科幻、奇幻、魔幻、玄幻的简介内容,供自己和大家参考。

科学幻想(sciencefiction)简称科幻(sci-fi)。科幻小说自诞生以来,曾有过scientific romance、science fantasy、off-trail story 、different story、impossible story、scientifiction、astounding story等众多名目,而最终被确定为science fiction。

“科幻”的定义众说纷云,莫衷一是,尺度差异极大。比较接近的是:“用幻想艺术的形式,表现科学技术远景或者社会发展对人类影响。”

其中最广义的一种认为:“只要故事中含有超现实因素,便可算作科幻作品。”

科学幻想从第一部科幻小说(玛丽·雪莱的《科学怪人》又译《弗兰肯斯坦》)创作以来,从最初的小说形式,慢慢衍生到诗歌、电影、电视剧、漫画等多个领域之中,并逐渐发展成一种文化。

正统科幻迷主张科学与幻想缺一不可。倘若没有任何科学根据,则只能归为奇幻、魔幻或超现实作品;反之幻想若是付之阙如,那就只是一个科学写实故事。

奇幻文学(或称奇幻小说)之中的“奇幻”一词,是由英文的“fantasy”翻译而来。此一译名之固定,乃由台湾奇幻文化艺术基金会的负责人朱学恒,于1992年在台湾的老牌电玩月刊杂志《软件世界》(已于2005年底第200期时休刊,后以季刊方式于2006年夏季时复刊)中,开设为期共一年半的“奇幻图书馆”(Fantasy Library)专栏时固定下来,并沿用至今成为通用译名。

在文学中,奇幻小说这种小说形式包括了长篇小说和短篇小说。形式上包括角色扮演形式(类似主角历险记),史诗叙述形式(对一段历史的描述)等。依文化背景可区分为东方奇幻小说与西方奇幻小说,故事结构多半以神话与宗教以及古老传说为设定,因而具有其独特之世界观。奇幻小说的故事或者发生在与现实世界规律相左的“第二世界”中,或者是在现实地球中加入超自然因素。奇幻小说这种题材与科幻小说与恐怖小说既有联系,又有不同。这三种体裁起重要作用的都是幻想成分,都以现实为基础或者推测现实曾经怎样、应当怎样。奇幻小说的特点是大胆的想象和探索。

奇幻小说与科幻小说不同之处在于通常较偏向非百分之百理性或是不可预测的世界结构上(内容多有魔法、剑、神、恶魔、先知),以时间序区分,奇幻小说较偏向过去也就是历史中寻求背景依据或是相似,而科幻小说则会偏向现有科技的延续,强化及加强想象。

奇幻与玄幻、魔幻的关系

这个问题涉及到大量的学术争论,在此仅是一种想法

奇幻与玄幻的关系应该是从属关系,换言之,玄幻属于奇幻。

一般来说,玄幻偏重东方修真,魔幻偏重西方魔法,而奇幻则是玄幻和魔幻的总合。奇幻属于小说的一个类型,而玄幻与魔幻都属于奇幻的分支类型。


竹竹丢:

作者卡德说“我真正想写的其实不是《安德的游戏》,而是这本《安德的代言》。如果不是为了《安德的代言》,我根本不会动笔创作《安德的游戏》。”《安德的游戏》的结束,就是《安德的代言》的开始,《游戏》最后结束时,安德发现虫族与他的交流,在找到虫族女王的“茧身”后,他想要为他们代言,因为他是最了解虫族的人类。虫族原谅了他的杀戮,安德也决定带着虫茧周游世界,找到适当时间、合适的地方,让虫族复活,求得人类的原谅。

在我的理解中,所谓原谅,也就是不同文明、不同“物种”,也即人类与异族之间的互相理解和互相宽容,而这也是人类同类之间所需要去学习的。


果妈:

目前为止最喜欢的是《代言》。

比起之前两部,这部更有人情味,有爱有家庭有孩子。而且书中疑团重重,让人忍不住地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科幻的含量在这部里明显没有前两部那么多,相对前两部这部应算是“软科幻”了吧。是不是为了顺应更多像我这样的科技盲读者,作者有意识做的调整呢?

P354页“是什么样的人就过什么样的生活,要做出改变必须由他们说了算,而不是你们,不是你们这些被人类生活蒙住双眼的人,一心希望他们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跟我们一样。”这段话让我想起《骆驼移动图书馆》这本书,这本书描述了女图书馆员菲儿把城市的书带到了古老的非洲部落,想让那里的人通过阅读了解现代文明社会的发展,以改变这些部落某些落后的思想观念,但是并未达到她所预期的目标。

对于书中安排的皮特和利特的死,我不太接受作者所解释的原因。难道他们当时不知道那样的死对猪仔来说是一种荣誉?既然知道,不忍心下手杀死猪仔而宁愿自己死?——作为科学家这样做有点让我难以理解。也许小说就是小说,总得对读者有个大致合理的交代。


小结:空桐

与安德的三次相遇

我父亲是个文艺青年,家中藏书曾经上万,文革中被抄走几板车。我出生后就显露出对书的兴趣,但出于某种策略,他把我引向科幻。我看的第一本科幻是《小灵通漫游未来》,少年时又陆续读了《飞向人马座》、《珊瑚岛上的死光》,凡尔纳三部曲等各种科幻。之后科幻就断粮了。大学期间在图书馆看到《科幻世界》杂志,立刻成为其忠实粉丝,每期必看,收藏了厚厚一叠。而随着年岁的增长,《科幻世界》每月薄薄的几十页越来越不能满足我对科幻的渴求,书店里却偏偏见不到一本科幻。


2003年,我刚来到深圳。逛八卦岭图书批发市场,在二楼角落的一家小书店见到屏幕照亮其面庞的《安德的游戏》。虽然那书被塑料薄膜包住不得窥其真容,而我也从没听说过“奥森·斯科特·卡德”其人的大名事迹。但“世界科幻大师系列”的名号还是让我毫不犹豫买下,回家的大巴上如痴如醉地看到坐过站。连夜看完后,第二天又跑回八卦岭那家小店找《死者代言人》。店主说没有,但可以预订。于是在接下来的一周内,我边反刍着《游戏》,边在qq上追问《代言人》到了没,弄得店主威胁要将我拉黑。一年后,店主主动联系我说《安德的影子》来了,我又屁颠屁颠地跑去。

十年后,芝麻团长拉我进了“黑咖啡读书会”的群。读了三期后,科幻同好的会长深圳小刀要我给会友们推荐一期科幻共读。我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安德》系列,然后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科学精神,对《安德》系列是否符合“黑咖啡”的要求进行思想实验——首先,《安德》是少儿科幻,而且是唯一的双奖作品;其次,《安德》虽然写于1983年,但直到三十年后的今天,其科幻内核仍然不觉落伍,其文学价值也日渐光彩;第三,《安德的游戏》即将拍成电影上映,预计将在国内这个科幻荒漠掀起一股热潮,“黑咖啡”作为阅读推广人群体事先读了,也许会对科幻文学的推广起到积极的作用。经过以上的实验,我本来已经确信《安德》就是我要推荐的科幻,可群友们看到共读书目后开始吐槽,他们说从未读过科幻,肯定很难啃,很无趣,很乏味。还有的群友说游戏?游戏不是害孩子的吗?我们为啥要读关于游戏的书?小刀兄找来科幻硕士研究生的书目,看得大家咂舌感叹:“科幻的水很深啊!”在这些反动言论的山大鸭梨下,我犹豫再三,于是再次从书架上翻出《游戏》,捧起书还没打开封面,我就下定决心,给会友们推荐了《安德的游戏》、安德的影子》、《死者代言人》三本书。


开始读了,三妈先跳出来在微博中发难:这套书中的黑暗,是我不想过早让孩子看到的。别跟我说什么单纯享受阅读的乐趣,把你的手按在油锅里还要求你假装不疼,能做到的绝非人类。”酸酸角同学则抱怨:“为什么选择年幼的孩子来承担拯救世界的使命而且选择那么残酷的方式?看得人心硬绷绷的。不知道从孩子的角度看是什么感受”。我只能安慰她们,给她们描绘伟大卡德的宏伟蓝图,“卡德写《游戏》只是为后面的《代言》铺垫。”嫩鬼同学嘴角隐含冷笑,这点小case也要大惊小怪。而女汉子团长则兴奋地表示,如果有机会,她愿意跟安德一起训练,成为拯救世界的女英雄。我依稀45度抬头看见衣服上印有”S“的团长拖着红斗篷在空中飞过。


果不其然,三妈在看完《代言》后表示:“……对人性、爱、宗教乃至生存权,本书做了一个小结。睡前给三三读安德刚见娜温妮阿一家的段落,勾起她的兴趣便一口气读了三章。摩卡在枕侧,琪琪在脚边,打算开始看《外星屠异》,卡德控制节奏的能力太强大。而她一开始坚决打算杜绝其参与的三三同学则开始筹划将魔戒小组转为安德表演小组。番茄同学的儿子横同学也边说你们大人就是在骗我们,边看得不亦乐乎。我也在线下活动中安享酸酸角同学烤制的美味蛋糕,同时暗自窃喜,我如此聪明将残酷的《安德》酬与各位会员共读。


听闻香港上映了《太空甄嬛传》(太空生还战),我赶紧跑去先睹为快。看了一遍没过瘾,又陪团长和竹竹丢同学去看了第二遍。终于,我从印第安纳.琼斯博士那邪恶的嘴角感受到了安德灵魂的疼痛触须。安德要的不多,他只要公平游戏和不伤害别人(别虫),他要的是fair play的游戏精神。而印第安纳.琼斯博士则一次次将安德梦想的游戏毁灭。当安德的泪水奔泻的那一时刻,我仿佛看到坐在石板街边红白机旁10岁的我被印第安纳.琼斯博士操控,用摇柄将小蜜蜂战机的驾驶员一一凌空打爆,我仿佛看到他们的血在真空中坍缩成美丽的粒粒红色围棋子。是的,彼时我不是一个人在看电影,我暗暗嘲笑过的三妈和酸酸角同学彼刻附身于我,无论是小豆子还是猪星都不能缓解我们的那缕痛楚。


Ender这个名字,其实侯宝林先生的相声里已经翻译得足够信达雅:够了。所以疲惫的安德在游戏结束时,向输不起的对手说:Good Game!而我想对印第安纳.琼斯博士说,我替安德代言:游戏创造世界,毁灭游戏就毁灭了一切。




终于被你滚到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