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报复张宁在线阅读_血色浪漫张宁杨月小说TXT下载

看什么看读什么读 2019-01-16 05:45:20

第一章 那个少年

我父母因为一场意外走的早,九岁那年,一个陌生男的把我接回了他家,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以后他会把我当至亲对待。

后来我年纪大了,渐渐懂事了,才知道我父母的离开完全是因为他,至于具体缘由,我却一直找不到答案。

他让我叫他舅爷,说他比我爸大一轮,轮起辈儿来就是这样。

我违心的叫了八年,这八年来,舅爷对我很不错,饶是如此,我依然恨他,还有她那个宝贝女儿……

舅爷对我再好,也好不过自己亲生的吧!

每次舅爷出去给人跑货车,他的宝贝女儿都会欺负我,有次她把给狗吃的剩饭扒我碗里,等我吃完了,她才告诉我那是狗吃过的。我捏着喉咙在厕所吐了半天,等我想质问她为什么这样做时,她蓦地给我一巴掌,冷冷的说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了?我捂着火辣辣的脸庞,竟然不敢反驳,不怕别的,我就怕舅爷回来,她一告状舅爷就把我给撵滚蛋了!

我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完成大学,然后当一名合格的白领,娶妻生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而一旦我离开舅爷,或者说舅爷不打算再养我,我就是没日没夜去工地给人搬砖,也付不起昂贵的大学学费!

于是我忍,一直忍,到后来,竟成了一种习惯……

那天,舅爷外出务工。

小姨带了个男人回来,那男人年纪约莫三十来岁,穿的挺洋气,一看就是社会上混的不错的那种。我刚进屋,就听见俩人在卧室嚼耳朵,房门都没关,刚开始我没注意,自顾自回房间办作业。小姨比我大六岁,交男朋友再正常不过,可是把男人带回家,还是头一次,尽管如此我也没有过问的权利,假装看不到是最好的选择。

冷不丁的,我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从隔壁传来,像是呻吟,而且夹杂着小姨‘不要、别摸那里、啊、不要’的喘息声,我赶紧站了起来,以为那男人欺负她,推开房门就要过去。

没等我捏紧拳头,站在门口的我霎时间震住了,身材性感的小姨被那男人压在身上,男人的手不断游离在她的腹下,短短两秒钟就把小姨的短裙腿去,露出洁白的内内……那一刻,我身上火辣辣的,尤其是下体,感觉涨的厉害!

忽然间,小姨‘啊’了一声,反手给了那男的一巴掌。

那男的立马停住了,顿了半天说:“琳琳,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我就是想……”

他话没说完,些许是注意到小姨的目光不对,猛地回过头,刚好看到站在门口手足无措的我。

中年男人骂了句‘妈的’,举起手就要揍我,我做出要挡的姿势,然后就听到小姨喊了句‘住手’,她嫌隙的看着我,感觉就像是看一坨屎似的。

我低着头,知道自己又干了件愚蠢的事情,接下来不用想就知道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小姨连抽了我三巴掌,问我是不是精虫上脑了,敢偷窥她了。我想解释,但忽然觉得很无力,一直以来我沉默惯了,这一次我依旧放弃回击,任凭她打,等她打累了,骂了个‘滚’,我再捂着肿起来的脸默默的回屋。

我不会哭,也从没哭过,觉得一个男人活成我这样没有资格还手,更没资格哭泣。

令我没想到的是,舅爷大晚上回来后,不知道什么原因。

一脚踹开了我的屋门,二话没说从床上揪起我就是一顿暴揍,等他把凳子摔我身上的时候。我忍着痛半跪在地上,刚好看到小姨坐在客厅里抽泣,然而眼睛里却透着狡黠的目光,仿佛什么心头大事终于得逞了似的。

我瞬间就明白了,舅爷疲惫的打开屋里的灯,点着一根烟,盯着我时脸上划过一抹错愕,他顿了顿说你脸怎么了?

我没回答,而是淡淡的说:“打够了吗,打够了我就睡觉去了,明天还要上课。”

舅爷傻住了,看着我一时说不出话,本来怒气冲冲的他忽然抱着头走了出去,看着他略显驼背的背影,还有脸上的沧桑,我没有丝毫同情和感激。

你打我一巴掌,给我一个糖,我还得说谢谢了?我不是傻子。

那晚我失眠了,不是因为整晚舅爷都在和她的宝贝闺女大吵大闹,也不是因为家里那只赖狗狂吠不停,而是觉得心里空空的,这是舅爷第一次对我动手,打他把我从床上揪下来的瞬间,我仿佛失去了什么,好像是尊严?可这玩意儿我什么时候有过呢?

第二天,小姨走了,据说是跟那个中年人去了帝都,那个地方我想都不敢想。而一夜之间,五十多岁舅爷看起来老了很多,像个花甲之年的糟老头。

那几天我和舅爷如往常一样,看起来不咸不淡,虽然他不说,而且表面上对我更加好,但我知道,他宝贝女儿是因为我离家出走的,他如果不是觉得对不起我,一定也会把我撵滚蛋。

舅爷出车后,我过上了一个人的生活,但很自在,就是偶尔看不见小姨,会觉得这个家其实并不属于我。晚上洗澡的时候,再也不用等她把热水用光,用冷冰冰的淋浴冲身上,然后瑟瑟发抖的跑被窝取暖,我想洗多久就洗多久。

不知道是不是青春期的缘故,小姨走后,我竟然开始对女人产生了幻想,特别是那天无意间撞到小姨和中年男的在屋里干坏事,而且看到小姨雪白的大长腿,丰满的胸部,还有微红的酒窝,那模样让我经常忍不住YY自己就是那个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然后让小姨在我身下呻吟,求饶……

那天晚上洗完澡,我突然冒出个念头,找到小姨屋的钥匙,然后做贼心虚的走了进去,屋里仍然有小姨那特有的体味……光是闻闻,都觉得遐想翩翩,我突然发现衣橱里还有好多小姨的内衣,甚至还有情趣内裤,我忍不住又YY起来,最后没忍住,在她床上自己解决了一发。

或许是长期压抑的缘故,那晚我没回自个屋,而是睡在了小姨的床上,然后做了个很长的春梦,醒来后床单还被我弄脏了。

放学回来,心情难得放松下来,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一个月后我就能考上大学,到时候做做兼职,再也不用别人施舍过日子了!想到这些,我对生活再次充满了希望。

一回家,我就感觉到不对劲,等看到客厅有一堆行李的时候,就立刻猜到小姨回来了。

浑身打了个激灵,但我马上安慰自己,还有一个月了,再坚持一下,都会过去的。

小姨穿着蕾丝短裙,下面的春光让人遐想,她低着身整理衣服的时候,我看到她胸前那团白兔,若隐若现,格外注目。那一刻我感觉身体不由自主起来,小姨没看到我,撅着妖娆的屁股拖她的行李箱,她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我这才回过神,连忙装作自己刚进屋的样子,低着头回自己房间。

“阿黄,你过来!”

我一个冷战,忽然想到昨晚在她床上干的坏事,寻思这要是被发现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小姨胸口起伏,喘着气儿道:“一点眼色都没有,过来帮忙。”

我连忙说好,然后悄悄瞄了眼小姨红扑扑的脸蛋和她丰润的胸部,心里七上八下的。

感觉到小姨对我说话的口吻有些改观,我寻思八成是她跟那男的没处到一块,要不然怎么会没待一个月就跑回来了,心想那男的不是什么好饼。小姨注意到我的眼神,怒道:你看什么?我连忙摇头,心虚的说没什么。

小姨的上衣领口比较大,一低身我就能看到她胸口的春色,小姨发现了,索性坐在床上看着我帮她收拾,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发怒,或者打我。

“阿黄。”

我愣了下,很膈应这个称呼,家里的狗叫‘阿虎’,她却经常用叫狗的口吻叫我!我忍着怒意望向她,谁知小姨指着床单上的白色斑点道:“你待会帮我把床单洗洗。”

我霎时间觉得后背凉飕飕的,赶忙说好好。

小姨趴在床单闻了闻,皱着鼻子道这是什么东西啊?她忽然盯着我道:“阿黄,你是不是进我屋子了?”

我赶紧摇头。

小姨切了声道:“谅你也不敢!”

第二章 恶人先告状

我害怕被她发现,连忙试着转移话题道:“小姨,你在帝都过的怎么样?”

小姨一怔,脸上划过一抹难以察觉的表情,淡淡的说:“挺好的。”

我连忙过去把床单撤下来,灰溜溜的扔到洗衣机里,然后长舒了口气,想到刚才小姨趴在床上闻我那个的姿势,我没忍住下面竟然又有反应了,甚至YY出小姨跪在我身下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再次见到小姨,我反倒没有了以前那种敬而远之、又恨又怕的感觉,相反竟然敢正视她了,尤其是趁她不注意,偷看她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其实说实话,小姨的身材、脸蛋,就算是放到我们学校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尤其是成熟女人的那种风韵感,都是一般女生不能比的。

在卫生间的时候,我接了个电话,是同桌小徐的,在班里我们关系是最好的。小徐为人仗义,而且从来不会歧视我是个孤儿,把我当亲哥们儿,因为他的缘故,我在班里也没什么人欺负。他给我打电话,是通知我参加晚上的同学会。眼看毕业到临,大家各奔东西的时候也到了,趁着这个时候,在班导默许的情况下,班长组织了一次同学聚会,算是高考前最后的放松。我本来不打算去,一来在班里我很少说话,人缘有限,有我没我,大家早就习惯了;第二,就是参加同学会要AA制,统一的结果是男生逃100,女生掏50,主要是女生喝酒的少。

然而100块钱对我来说,也是个天文数字,我每周的生活费才50块,拿出100块出去消遣,太浪费了。

小姨走过来问我谁打的电话。

我顿了下说是同学。

她没再搭理我,而是一把推开我说滚一边儿去,然后就把卫生间门关上,紧接着我就听到里面传来电话声。我心里挺来气的,特别是听到小姨发出嗲嗲的声音,更是冷笑了两下,忽然间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立马猜到她是在跟中年男人打电话,我寻思原来她俩还没散呢!小姨一边娇滴滴的问他什么时候能见面,一边赌气的说你怎么这么忙,连陪我的时间都没了。

我心里好笑,心想原来你也有低三下四的时候。

回屋的时候那条癞皮狗对我龇牙咧嘴的,记得小姨不在家的时候,它老乖了,这不主人一回来立马变样,我二话没说就给了它一脚,踢的这傻鸟呜呜叫。小姨从卫生间出来后,黑着脸道:“又怎么了?”

我说阿虎不小心把凳子撞到了,摔了一跤。

小姨皱了皱眉头,捏着手机道:“怎么变得跟你一样蠢了,真没出息。”

我咬着牙没吭声,愤怒的低下了头,拿我跟一只狗比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故意道:“小姨夫他人呢,你们不是准备去帝都发达吗,怎么又回来了?”

小姨蓦地回过头,先是吃惊,大概是没想到我会出言讽刺她,紧接着她上前给了我一脚,差点踢到我要害,她穿的高跟鞋,而且是那种根底很高、很尖的,就算没踢到要害,也疼的我立马蹲在了地上。我冷笑了下,忍着痛没说话。

小姨一字一句的道:“张阿黄,你给我记住,你不过就是我爸收养的一条狗而已,你给我记住了,别以为我不在两天,你就翻身做主人了,告诉你,在我眼里,你连阿黄都不如,阿黄见了我都知道摇摇尾巴,你个白眼狼!”

小姨冷声道:“还有,我没有去帝都,只是暂住在朋友家而已。”

我心想是那个姓林的老男人家吧,这些日子你们翻云覆雨,可把那个老男人伺候好了,要不然人家怎么会不鸟你了,八成是玩腻了。这种话我也就只能在心里装着,如果说出来,小姨一定会把我轰走的。

在屋里复习的时候,我注意到小姨一直在发微信语音,那个埋怨的眼神,凄幽的声音,活像个深闺怨妇,然而对方回应寥寥。基本上是小姨发了五六段语音,人家才回个我现在在XXX,回去再说……或者是好的,嗯,知道了。我虽然觉得这男的混蛋,但想想小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有句话说的好,表子配狗,天长地久。

我忽然觉得不甘,姓林的那个人渣都能玩的女人,我竟然只能在他面前低头哈腰,愿打愿挨。我告诉自己,总有一天,我会抬起头做人的。

那天晚上,我喝的有点多,加上人生中第一次身边围着那么多人,我没把持住,喝高了。去卫生间的时候,还是小徐背着我去的,吐了半小时,小徐又给我买了瓶牛奶,脑子算是活动了。

小徐五大三粗的,又能喝,在厕所门口陪我抽了两根烟,就又回去继续战斗了。我一个人坐在厕所台阶上,来来往往的大都是喝的有点高的,此起彼伏的噪音让人神志不清,时不时还有几个左拥右抱的从我身边走过。KTV的美女很多,尤其是穿着包臀蕾丝短裤的,还能看到里面的翘挺挺的屁股,不一会我就看的眼花缭乱了,觉得晕乎乎。直到一个声音把我叫醒,我一抬眼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搂着个身着暴露的女人往厕所里面挤,我坐在旁边还被他踢了一脚。

我一抬头,看到的是一张胡茬脸,有点熟悉,戴着个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

俩人一股脑扎进卫生间,不一会儿就听到轻微的哼唧声从里面传来,大概过了五分钟不到,俩人就从里面出来了。那女的化着浓妆,内裤都没提,掉了一半在腿上,细长的大白腿惹人注目。我顺着白腿往上瞄了一眼,刚好看到那张胡茬脸,我顿时一惊,那人喝的有点多,也看了我两眼,没说话,搂着那女的就走了。

我忽然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心想怪不得小姨在家里独守空房,无论怎么传呼,人家姓林的都对你爱答不理,敢情是有了新欢,还在厕所里啪啪啪,想到这儿,我更加觉得小姨是个不要脸的贱女人。

回去的时候,班长让男生分别护送女生回家,最好是两两一起,最后我和小徐还有校花苏小歆、张敏一块走的,小徐对校花有意思不是一天两天了,加上他在学校混的好,尽管苏小歆说了好多次不喜欢他,班里依然没人敢跟他抢。这种护花任务,除了小徐,也没有别人的份。

路上我和张敏走在后面,小徐守在苏小歆旁边,路上我和张敏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几句话,我不爱说话,张敏也是书呆子,等她到了家,苏小歆突然提出要自己走,小徐舔着脸说不放心,怕遇到坏人,这个点出租都没了……苏小歆气的脸都白了,最后她突然指着我说,让他送我回去。

眼看苏小歆真的怒了,小徐也有点不知所措,看着我说那也成。

小徐一个劲给我使眼色,然后小声给我说了几句话,意思是让我多帮她美言几句,最好能套出苏小歆以后准备考哪个大学,我糊里糊涂的点点头。

我打小就有自卑感,和苏小歆走在一起,我习惯性的跟在后面,有时候看到她那美丽的背影,只觉得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好像两个平行空间。她偶尔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而我就低着头不紧不慢的跟着,也不敢看她,苏小歆快到家的时候,突然回过头问了我一句张宁你以后准备去哪儿上学?我愣住了,她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我这才结结巴巴的回答道:不知道。

苏小歆说以你的成绩,可选择的学校应该很多,然后就走了,空气中弥漫着清淡的香气,酒精的刺激仍然让我感觉晕晕的。

回到家,小姨还没睡,客厅、厨房、卧室的灯都在开着,我轻手轻脚的走进去,然后把灯关闭,以前我晚自习回到家小姨都是不允许我开灯的,理由是费电,每次我都是摸着黑冲凉。

“你死哪儿去了?”

我打了个冷战,这时小姨从屋里走了出来,穿着薄薄的睡衣,还能看到里面黑色的罩罩,我赶紧移开目光,身上热辣辣的。

“问你话呢!”

我说:“同学聚会。”

小姨上来就给了我一巴掌,我当时没注意,回过神时,小姨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我咬着牙道:“你干什么?”

“我包里的五百块钱呢?”小姨质问道。

那种尊严被践踏、再践踏的感觉再次袭来,我想吼,但忍住了,低声道:“不知道。”

“真是个贱坯子,猪狗不如的玩意儿,我爸把你的良心都养给狗了吗?竟然敢偷钱了!?”小姨冲我喊道。

我攥着拳头,默默的强忍着这种突然袭来的压抑,小姨又给了我一巴掌,我动都不动,把脑袋扭到一边。

“好啊,你胆子肥了,敢偷钱去良辰KTV玩了是吧?”

我心里一震,寻思她怎么会知道我到良辰KTV聚会?转念一想,肯定是姓林的说的,我又无奈又恨,这狗日的一定是害怕自己背着小姨出去偷吃被我告发,然后赶紧摆了我一道。

小姨举起手又要打我,她个子比我矮一头,每次打我都要踮起脚,而这次不等她扬手下来,我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小姨大吃一惊,没想到我会反抗,隐忍了十年的我。

在她眼里连阿虎都不如的我,竟然抓住了她!

小姨一急,猛地推了我一把,我因为喝高的缘故,没站稳,一下跌倒在地,而小姨也顺势倒在了我的怀里,那种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正是我朝思暮想,YY已久的……紧接着我想到了那天趁小姨不在,我躺在她床上干坏事……然后小姨背对着我,撅着翘臀。

我猛地翻过身,借着酒劲把小姨压在了身下,她瞪大了眼睛,胸口起伏不停,我没给她反抗的机会,压了上去。

第三章 朱姐

我满脑子都是‘姓林的人渣要得,我为何要不得?’,小姨个头只有一米六几,加上她一个女人,再有劲也抵不过男的,我压着她,感觉下体膨胀的都快要炸了。

小姨脸上满是错愕、害怕的表情,胡乱的挣扎着,她指甲长,在我脸上留下了好几道血印。但正是这样,激发了我的兽性。

我心想:你不是把我当成狗吗,看看你眼前的狗在欺负你,你是怎样的感受?

我一咬牙,把手按在了她的胸上,那一刻,我本以为会有想象中,YY已久的愉悦,小姨的胸很软,比我想象的还要大,虽然隔着衣服和胸罩,但仍然能体会到那种波涛汹涌的感觉。然而那一瞬,我忽然傻住了,紧接着一个剧烈的念头让我挪开手,只是死死的按住小姨的手臂不让她挣扎。

那个念头是如此的强烈:我这样做,还是人吗?她不把我当人,难道我自己也觉得猪狗不如?

我放开小姨,本以为会迎来一阵拳打脚踢,甚至她会不惜一切代价弄死我,小姨推开我去厨房拿菜刀砍我的心理准备都已经做好了。然而那一刻,小姨竟然也一动不动了。我扭过头,不敢看她,但心里特别想知道她此刻是不是恨死我了,就像我恨她一样。

就这样,我俩沉默了很久。

我没忍住,说了句对不起。

我话刚说完,小姨突然扑了过来,一把按住我的肩膀,紧接着痛入骨髓的齿印烙在了我的身上,我疼的差点晕过去,就像活生生被人咬掉一块肉似的。然而我没敢做声,我越是不吭,小姨咬的越用力,最后她红着眼瞪着我,那眼神很可怕,比扇我几巴掌还要让人惊惧。

我低着头,恨不得把脑袋扎坑里埋了。

这时,小姨猛地扑进了我的怀里,下一秒,痛哭起来。

我双手很无力的垂着,酒精早就消散了干净,如今脑子里除了懊悔,自责外别无其他,小姨哭了很久,我感觉上衣都快被她的眼湿透。她毫无征兆的推开我,刚好牵动我肩膀的伤口,我哎哟了一声,然后赶紧咬着牙强忍着。

小姨的眼神微微一动,之后继续狠狠的凝视着我,嘴上蹦出一句:“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滚!”

我如获大赦,灰溜溜的躲进房间里,背靠着墙壁,脑子装着的全是舅爷回来我就死定了,他一定会打断我的腿,把我撵滚蛋。

那几天,我都在担心舅爷回来,小姨告状,这回不用打我都得招了……我拼命讨好小姨,她换下来的衣服我晚自习回来立刻帮她手洗;大早上的我定好闹钟起来帮她做好早餐,放在微波炉,等她睡完懒觉刚好可以吃;中午在食堂吃完饭,我坚持出去给人送外卖,每天能多赚五块钱,有时她去超市买东西,我都是抢着付账。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她能继续把我留在这个家,虚伪也罢,出于自责也好,我不过是为了生存,为了不到一个月后的高考。

有次小姨不在家,我把屋里翻了个底朝天,就是想看看她是不是把钱落在了哪个角落里,可遗憾的是我根本没找到那所谓的五百块钱。我不知道是小姨故意栽赃我,还是自己弄掉了不记得,总之一个偷钱,就足够舅爷暴怒的了,何况我还干了见不得人的那件事……

我不敢想后果,只能拼命学习,打兼职工让自己过的快点。

周日那天晚上,小姨和姓林的约好了去吃西餐,走的时候又是涂粉,又是化妆,那模样看起来很妖艳。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妆容下的小姨,那样显得很肤浅,素颜的她更漂亮,更像成熟丽人,可惜她为了那个男人,太过于执着改变自己。

小姨走之前叮嘱我把屋子打扫一遍,包括马桶都要清理,我二话不说点头答应,她挑了挑眉头望了我一眼,临走时突然问我还有钱没?

我愣了下,她切了声又说没钱就等我回来给你带点外卖吃。

我心里又是一怔,摇头说不用了,家里还有两个馒头,还有咸菜,够吃的。

我没想到小姨突然间对我改变这么大,当然也不排除她有意整我的可能,总之拒绝她是没错的,最起码不会掉坑里。

小姨走后没多久,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我以为是舅爷回来了,惴惴不安的去开门,等看清是对面邻居时,我才舒了口气。敲门的是女邻居,叫朱洁。我们平常都叫她朱姐,朱姐人不错,长的也很清丽。有时舅爷不在,家里水卡没费停水的时候,我都是去她家接水,她男人经常不在家,每次她都很热情的招待我,给人一种很亲切的大姐姐的感觉。

朱姐说她家门被反锁了,老公没回来,能不能在我家坐会,我当然说好,给她倒了杯水然后请她坐下。

朱姐在客厅看电视,我则继续打扫房间,中午朱姐男人仍然没回来,我看她挺着急的不断拨那男人的电话,眼看就要到饭点,我寻思家里除了剩菜馒头,没有其他,摸着兜里最后的五块钱,寻思出去买两根火腿肠炒一炒总能过得去。谁知道朱姐突然问我中午有空没,要不要一起出去吃,我当时挺尴尬的,兜里就五块钱,还不够吃一碗长寿面的。

朱姐笑着说她知道一家快餐不错,请我去尝尝,我犹豫了下,说好。

吃完饭,朱姐可能也觉得老在我家坐着不方便就说她要去超市一趟,可能没多久她老公就回来了。

我自然不好邀请人家,一来家里没什么可招待的,二来如果小姨回来,肯定会拉下脸不高兴,她有洁癖,见不得家里有客人,当然除了那个姓林的。

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小姨还没回来,我把复习过的作业收拾好准备睡觉,这时听到门口传来几声轻微的咳嗽声,出于好奇我透过门上的猫眼往外瞄了一眼,刚好注意到对门口站着个人影。我把楼道灯打开后,看清楚是朱姐,我把门打开,想了想还是道:“朱姐,姐夫还没回来?”

朱姐穿着短袖,双臂抱着肩,我咽了口唾沫,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怪不忍心的,我说:“朱姐,要不你到我屋里待会吧?”

朱姐说话的时候上下齿直打颤,现在是晚秋天,到了晚上温度更是在十来度徘徊,穿个单外套都会冷更别说她只有件单薄T恤,朱姐问我方便吗,我们做邻居也有两三年了,我家的情况她大概知道一二。我硬着头皮说当然方便,请她进屋后,我不敢让她留在客厅,担心小姨回来会生气,而是让她直接进我屋坐。

我屋子比较小,除了床就是一张书桌,书桌上堆着很厚的学习资料,朱姐随手翻了翻,说你都高三了啊,真有出息。

我笑了笑没说话,眼看都快十一点了,朱姐男人还是没回来,不过好在小姨也依然没到家,我寻思自己又不能擅作主张让朱姐留在家里住宿,而我这破大点地方,总不能让她和我挤一张床?男女有别不说,小姨回来非杀了我不可!

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应该给小姨打个电话说下,我不好撵人家走,但小姨回来迟早会发现,到时候更加难堪。

借着去厕所的功夫,拨通了小姨的手机,一接通,对面就传来一阵群魔乱舞的叫声,我重复了好几遍,小姨都说她没听清楚,最后不耐烦的说:“我今晚去闺蜜那睡,你别废话了。”

小姨挂掉电话后,我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寻思她八成又是跟姓林的鬼混去了,这个狗日的。

回到屋里,朱姐看我脸上挂着不高兴,连忙起身道我还是回去吧,这么晚了,耽误你睡觉多不好。

我赶紧摆手道:“这么晚了,你还有地方去吗,我刚是给我小姨打电话,她说她晚上不回来,这样吧,你在我屋里睡,我去客厅睡。”

我知道小姨有洁癖,而家里就两个房间,无论是朱姐还是我,去她屋里睡第二天都要遭到晴天霹雳的,我去客厅凑合一晚也就过去了。

朱姐虽然也难为情,但是估计她也没别的办法,她咬着下唇,眼睛里含着幽怨而无奈的神色,点点头说,小宁,麻烦你了。

想获取精彩的免费资源?微信长按下图或扫码注我们】

点击【阅读原文】关注我们的新号获取全本资源,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