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科幻小说连载 | 关妖精的瓶子(下)

达理知书 2018-08-16 08:52:04

点击查看:最新科幻小说连载 | 关妖精的瓶子(上)


当他们走出实验室时,麦克斯韦先生夫人像少女般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说:“我开始认为你赢定了,亲爱的,不过这没什么了不起,一个渔夫都能做得比你好,可以的话我倒想听听其中的奥秘。”

“事实上,我想看看他有没有可能将冷热气体分开,换句话说,速度快的和速度慢的,这里涉及减熵的问题。”麦克斯韦先生回答道,“你知道,热力学第二定律规定能量不可能无代价地由高能物体转向低能物体,换一种说法,物体内部的无序程度,也就是熵,永远只能朝着增加的方向变化。就是为什么一团炽热的气体能够自由扩散,而要把它压缩回原来的状态就得靠外界对它作功的原因。玫瑰凋谢,人会渐渐成长并老去,而宇宙最终会变成一团稀薄均匀的气体,不再有星星燃烧,一切一切都是热力学第二定律在起作用。”

 

“听上去太让人伤心了。”玛丽握着他的手低声说道,“我不喜欢这个定律。”


“还好,它不是我总结出来的。”麦克斯韦先生温柔地笑笑,“但是我想这并不绝对,如果有个跟气体分子差不多大小,心灵手巧的妖精在一团气体中间把着门,让速度快的分子进入一边,而速度慢的分子进入另一边的话,经过足够长的时间气体将自动分成冷热两个部分,结果呢?熵会减小,这个不讨人喜欢的定律失效了。”


“有可能吗?”玛丽睁大眼睛问道。

“只是个假设,我从来没想过能有机会用实验证实一下。理论上第二定律是不可推翻的,瞧,我们的身家性命都押在这个定律上呢。”


“这真让人心里有点不舒服。”

麦克斯韦先生微笑着搂过夫人的肩膀,在她额头上轻吻一下:“你先去睡吧,亲爱的,我想继续观察一小会儿。”



一个小时后他再去看的时候,发现妖精已经抓住了诀窍。“我缩小到了所能到达的极限,那些空气分子就像一些疯狂的小弹珠一样飞来飞去。”妖精气喘吁吁地说道,“我在想如果能控制这两个小孔,只让速度快的进入另外一边,就会使那边的温度升高,让液体变成气体推动塞子,甚至可能发生爆炸。”“看来你真的知道不少东西呢。”麦克斯韦先生赞许道,“加油干吧,可能的话顺便帮忙记录一下那些朝你飞过来的小分子速度,或许我能借此机会验证一下我的速率分布理论。”说完他便离开了。




第二天早餐后麦克斯韦先生与夫人欣赏了一支舒伯特的即兴钢琴曲,然后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向实验室,清晨凉爽的风正从窗外的玫瑰花园里吹进来。

“怎么样?”他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乙醚液面并没有明显的下降,“看来你这一晚上效率并不高啊。”

 

妖精甚至没有现身,只是扯着嗓子大喊着:“您自己试试看就知道啦,先生,枪林弹雨哪,哎哟!对,我是说,在您看来这分子好像老老实实的,其实一个个都跟发了疯似的,能站稳脚跟儿就不
错啦,哎哟!哎哟!嗨,就好像把疯狂的牛群分开似的,西部牛仔干的就是这活儿,行啦,不跟您说啦!”


麦克斯韦先生摇摇头,这时玛丽从后面靠上来,柔声说道:“你看上去挺失望,詹?”


“可能有一点。”他转过身,轻吻妻子芬芳的卷发,“我们的妖精虽说不上精细灵巧,可也挺卖力的呢。”


“我们的?”玛丽冲他顽皮地眨眨眼睛。当丈夫离开实验室去书房的时候,她小心地拉上窗帘,将早上温暖明媚的阳光挡在外面,以免影响了实验精度。


当他们傍晚散步归来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一点成果——瓶子那边的温度确实有升高,但是远远不够。


“其实我早该想到,妖精在内部也要做功的,对这个尺度的妖精而言,这太困难了。”麦克斯韦先生若有所思地说,“无论如何,第二定律胜利了。”


两个人心平气和地坐在旁边等待着。巨大的时钟敲响了九点整,随着“砰”的一声响,妖精气咻咻地将他那扁平的鼻子贴在玻璃瓶内壁上。


“我认输了!”他声音嘶哑地说,“快放我出去。”

妖精被放出来,玛丽十分体贴地端来面包卷和热咖啡,妖精狼吞虎咽了一番,总算恢复了精神。

“我可从来没干过这么累人的活儿,真想让您找个机会亲自试试。”

麦克斯韦先生笑眯眯地叼着雪茄,脸上流露出好奇的表情。“我想那一定挺有意思。”他边说边取出那卷长长的写在羊皮纸上的契约书,妖精神情沮丧地签上他笨拙的字体表示新的主仆关系生效。


“以后我就听您的了。”他把一只手指头放到嘴里,开始轮番咬指甲,“不过您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刚才是怎么回事?总有什么科学原理的,对吧?您给我讲讲。”

麦克斯韦先生挠了挠脑袋,站起来说:“好吧,你跟我到书房来,有几本书是我自己写的,可以先补充点基础的东西……”他搂着妖精宽大的肩膀走出去了,

 

玛丽叹口气,柔顺地把满桌杯子和盘子收成一摞,本来还以为从此这些事情就可以拜托妖精干的。无论如何,今后的生活看起来相当值得期待。这就是麦克斯韦先生怎样轻易地制服了妖精,或者换个角度来说,这位因为遇见了阿基米德,从而决定了之后的几千年中一系列悲惨遭遇的妖精科鲁耐里亚斯·古斯塔夫·龙佩尔斯迪尔钦,是怎样又一次不幸失败的故事,但是这个故事到这里还没有完全结束。




当麦克斯韦先生及其夫人去世后,他们在天堂的角落里种了一小片玫瑰,一时间再没有什么物理研究来打扰他们清闲而宁静的生活,不过心地善良的妖精偶尔会来看看他们。

 

“你带来了什么?”麦克斯韦先生坐在椅子里问,他的妻子仪态温婉地站在一边,姿势和位置都和他们生前所习惯的没有区别。

“一张照片,先生,太太。”妖精把那张薄薄的光滑的纸片从背后拿出来,神情有些扭捏,“是我照的。”

 

麦克斯韦先生把照片举到眼前细细地看,上面是一些他不认识的人。“让我猜猜……哪个是你现在的主人?或者说,是谁看了我的手稿?”


“前排,中间那个,先生。不,再往右边,您相信吗?那时候他才16岁,我算是看着他长大的。”妖精边叹气边说,“别看他现在形象这么邋遢,头发好像闪电打过似的,当年可是个英俊少年。”

“他都让你干什么了?”麦克斯韦先生好奇地问。

“他跟我说:‘喏,你追着这束光跑,能跑多快跑多快,等你追上它的时候别忘了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你说说,这是人干的事吗?”

 

 “当然,当然……”麦克斯韦先生沉思着,“我认为这个想法很了不起,众所周知,光速是不变的,这我早就证明啦。”

“我不太明白。”麦克斯韦夫人柔声说,“听上去是挺难为人的。”

“还有更过分的哪,太太。”妖精眨巴着眼睛,亮晶晶的泪水在里面打着转,“您再看这位先生,背着我不知道搞了什么鬼名堂,然后拿出个盒子神秘兮兮地让我钻进去。我可从您这儿学乖啦,郑重建议他放只猫进去试试,让我猜到底会发生点什么,结果到现在都不知道那可怜的小家伙是死是活。”

 


“猫?那是什么意思?”麦克斯韦先生问道。


“这得慢慢讲,以后您会明白的,这跟您以前研究的东西不太一样。”妖经略有几分得意地回答“最关键的是这个老家伙,对,我就是要说他,他给我讲了一上午的物质结构,还笑眯眯地拍着我的肩膀夸我学得挺快,到最后拿着红笔往满黑板乱七八糟的图上圈了两个小球,然后说:‘好吧,你能让它们朝同一个方向转我就服了你’。”

 

麦克斯韦先生疑惑地摇摇头,显然,这都不是他研究领域内的东西,但是无疑重新激起了他对于物理学的兴趣。“我会在今天下午的茶会上提出这些问题,你愿意参加吗?或许,你想见见你以前的主人们,现在你所知道的东西已经超过我们了。”


“他们都会来吗?”妖精有几分怯怯地问。


“大多数都会来,如果阿基米德先生没有忘了时间,而牛顿先生又没有身体不适的话,我们每天下午都会在一起喝茶,这个传统延续几千年了。”


“阿基米德先生?你是说阿基米德先生?”妖精抓起他从不离身的尖顶帽从椅子里跳起来,紧张不安地向四周张望着,“哦,不了,谢谢您的好意,但是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

“太遗憾了,你真的这么不想见到他吗?”麦克斯韦先生站起来把妖精送到门口,“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他到底问了你什么问题?我猜了很久都没猜出来。”


妖精回过头,天堂宁静的午后阳光铺洒在他毛茸茸的耳朵和悲伤的黄眼睛上,是如此温暖宁静,但他仍然笨拙地缩了缩脖子,仿佛仍不禁在那位容易激动的老人激昂的气势威慑之下打了个寒战似的。

“其实他是个老好人,有时候我还真挺想念他的。”他回答道,“可是他不该冲着我喊:‘给我一个支点!’这可是连上帝都没法办到的事情啊。”

 

【完】


达理知书

分享、传播有意义、有价值的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