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我的鬼夫有点萌

青春之家营养加油站 2018-10-31 09:42:18


第一章 我是阴阳人

我叫阴四月,名字是我奶奶给我取的,我三岁的时候掉进了水里,差点死过去,后来我奶奶给我找了个批命的先生,给我算了一卦。

算卦的说我天生是个阴阳人,命里活不过十七岁,除非是找个靠山给我靠着,这样才能保住我的命。

奶奶是个很迷信的人,结果真的给我找了个靠山。

只不过我的这个靠山和别的靠山截然不同,别人靠人我靠的是鬼。

批命的说我这辈子是阴命,出生的时辰不对,而水也是阴性,我遇到水必有灾难。

要想平平安安的长大,就要靠个水鬼。

于是,我奶奶给我找了个水鬼的靠山。

就在我家那边的大河边上,我按照我奶奶说的,在那边穿上小嫁衣,抱着个自以为很不错的奶瓶子,吸着奶坐了三天。

还别说,三天我都没事。

那以后我即便到水里去玩,也会没事。

不过我奶奶死的时候跟我父母说,我十七岁之前一定要嫁给水鬼,要不然会出大事。

这不,我今年十七岁,我父母开始着急了。

热炕头上坐了一群人,七嘴八舌都在说我的事,我则是在一边做作业。

那真是天苍苍野茫茫,睁眼闭眼做作业。

现在的教育见天的喊着给学生减负的口号,到处拉着学生补课做作业,我也是服了,老师学校不讲要点,周末周六一节课管一周的,全懂了!

好在我家没钱,也省得我去补课了。

老师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加上我怎么学也是不会,老师见到我都说:阴四月,你就别浪费时间了,不要把你有限的生命浪费到无限的事情上,这么做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

所以,在所有人都变着法,砸锅卖铁贴补好老师的情况下,我却被老师无情的抛弃了!

所以周末我才有机会在家,一边听大人们说话,一边做作业。

不过我妈和说,我做不做作业也都无所谓,因为我做十题,有九题是错的。

她就我这么一个女儿,只要健健康康的长大,她就心满意足了。

“我看就今天晚上吧,也别等了,在过两天可就是这孩子的生日了。”批命的人比我奶奶的年纪要大,但是他比我奶奶命长,快八十了,还活着呢。

批命的救过我,当年就是他把我亲自抱到了河边,并且守着我的,如今他说他再过几天也要走了,想在走之前最后护我一程。

我父母也都听批命的,于是商量了商量,我爸从炕上敲了敲烟袋锅子,说道:“四月,起来去洗洗,一会换衣服。”

“哦。”

为了不做作业,我也是竭尽所能的配合,于是起来去洗了洗。

我们家里还没有什么能健全的洗澡设施,就在我睡觉的小屋,我妈给我烧了一桶热水,兑上凉水,我就在里面洗了洗,等我出来我妈给我拿了一套早就准备好的老式嫁衣。

别看是省吃俭用做的,但穿上也算好看,我动了动我妈把盖头给我盖上,批命的从外面进来,给了我一条红绸子,一边绑住我的手,一边他拉着。

“行了,你们都留下吧,我带着四月去。”

“那麻烦您了。”

我爸很放心的说道,那批命的没说话,拉着我便去了河边。

低着头注视着脚底下的灯,这一路八十岁的这老头,把我一直带到河边,到了河边老头说叫我按照小时候的坐姿坐下,在地上给我铺了一块红毯子。

“要是冷了,就叫我。”

老头在我身边说,我点了点头。

天虽然有些黑,但倒也不怕。

老头走后我就坐在河边一直坐着。

和上次差不多,刚坐了一会就听见一些吵吵闹闹的声音,就像是来看热闹的。

上次我还小,记忆已经不清楚了,不过抱着奶瓶坐着我并不害怕,要知道,那时候我家的条件,要不是因为我身上有事,绝对喝不上一瓶奶。

所以,为了保护奶瓶子,我也是拼了!

不过这次还是有些不同的,人群咋咋呼呼了一会,周围平静下来。

但很快,人群做鸟兽散,周围扑腾扑腾的开始乱窜,我生怕哪个不长眼睛的,把我给一脚踩了,提着心防备着。

但很快我身边的闹腾消失,换来一个人走来的声音。

我寻思了一下,注视着那双穿着黑鞋的大脚,不会是有人半夜不睡觉出来溜达的,看到我坐在这里,跑来看看?

不会,我穿这样,周围乌漆墨黑,不吓死也吓坏,何况老头还在一边看我呢?

正琢磨着,身边一阵黑风,一下将我卷了起来,我只觉得天旋地转,跟着重重摔了下来。

“哎呦!”

落到地上我立刻要起来,抬起手扫了扫屁股,疼死了!

“小美人……”

正疼着,一个人从我对面叫我,我忙着愣了一下,跟着掀开盖头去看,竟然看到一个穿黑衣,五十多岁的胖男人站在对面,看到我胖男人笑得猥琐起来。

眯眯着眼睛,胖男人朝着我这边走来,我一看胖男人足下的那双大脚,整个人一愣:“你是什么人?”

“我啊?我是你相公啊!”色男人一边说一边色迷迷的笑,打量着我。

我忙着后退两步,朝着周围看了看,这才发现竟然在一个山洞里面,周围都是石头。

不过山洞里面有光,还是能看清周围一切的。

山洞里面竟然有一口黑色的棺材。

我一看见棺材,立刻吓得魂不守舍。

我倒是不怕别的,但是人死了我害怕,特别一想到死人脸色苍白,容易诈尸……

“小美人,不要怕,我会好好对你的!”

“别过来,你别过来,不然……”

“小美人,小……”

“救……救命……”

我一喊,也不知道胡乱抓了什么,从身上撸下来打了过去,结果只听啊的一声嘶吼,我睁开眼睛去看,一条黑影瞬间回了那口黑色的棺材里面,周围也安静下来。

我吞了吞口水,肯定是遇见不干净的东西了。

低头我看了一眼,竟然是我奶奶临死前给我的一块骨头。

我忙着把骨头捡起来,看来是个好东西,可别丢了。

我怕把命丢了,转身拼了命的从山洞跑了出去,一口气跑回了家里。

可我哪知道,我已经惹了大祸,我家就要大难临头了。

第二章 批命先生死了

回到家里我一口气呼呼的喘了好久,我爸妈一看我跑回来了,还上来劝我,特别是我妈。

“姑娘啊,你别觉得你那鬼丈夫不好,我问过批命的了,他长得还不错。”

我妈也不知道是听谁说的,我立刻不愿意了,想起那肥腻腻色迷迷的男人,想起那口黑乎乎的棺材,难不成我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以后就要跟那样一只老色鬼生活?

怎么想我都觉得委屈,于是我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嚎啕大哭!

我妈一看我哭,也有些难过说:“你别哭,你别哭,别让他听见!”

我愣了一下,跟着继续哭。

“我不要,我不要嫁给一只老色鬼!”

我一这么说我妈还来劲了,跟着就说:“你这孩子,怎么是老色鬼呢?明明……”

我妈正要说什么,我家门口哐当一声,我爸听着不对劲,起身去了院子里面。

结果到了院子里面一看,立刻朝着我们喊:“孩她妈,快来!”

我妈一听我爸不是什么好声,也不管我了,跑到外面看我爸去了。

我看我妈跑出去,我也跑出去了。

我怕是那只老色鬼来找我了,还小心的趴在我家屋门里面往外面看,结果带着我去河边批命的那老头竟然在门口呢,但他全身是血,正被我爸抱在怀里,看着不太好。

我这才擦了擦眼泪,大着胆子过去。

“你家要有大事了,那水鬼不管用了,今天四月遇见的那个太厉害了,就是我也看不出来他是什么,你们快点逃吧,不然七天后他来找你们,你家就全得死!”

前面的我也没听出批命的老头子说了什么,我出来的时候就听见批命的老头子这么说了。

我妈都吓坏了,站在一边一把拉住我往屋子里面跑,进门把我身上的衣服扒下来,二话不说收拾东西,几件破衣服,我妈看来值钱的一幅银手镯,收拾收拾一个小包,拉着我就跑。

出了门我拉着我妈:“我爸,我爸还在里面呢。”

我扭头跑了回去,我妈拉着我要我跟着她走,我爸也说叫我们走,母女走的越远越好,再也别回来了。

我妈哭的洗脸似的,拉着我要走。

我一想闯祸的是我,不能连累了我爸妈,这才甩了一把手。

“不走了,我不信,他还能把我吃了。”

我妈上来给了我一巴掌,打完她比我哭的还厉害,双手捧住脸呜呜的哭。

地上那批命的老头临死剩下一口气了:“水鬼……水鬼……”

说完,那批命的老头一口气上不来死了!

我妈愣了一下,哭的更严重了。

我妈和我爸虽然是从小包办的婚姻,但我听我妈说,在家里都是女儿,我姥爷一共七个孩子,我妈一共姐妹六个,在家里吃不饱穿不暖,我那舅舅从小好吃懒作,长大后喜欢喝酒赌钱,输了钱要账的上门,我姥爷老糊涂了,就卖女儿。

我大姨二姨都卖给老光棍了,过的日子一个比一个凄惨,唯独我妈,被我爸看上了,我爸家里本来也算不错,有些钱,但是为了我妈,砸锅卖铁的才娶了我妈。

我奶奶是个好人,活着的时候就对我妈好像亲闺女,我爸从不大声和我妈说一句话,虽然没钱没文化,但唯独有素质。

这么好的男人,也难怪我妈舍不得。

至于我,带走扔下我爸,我妈也活不下去,三个人一起走我爸肯定也不同意,谁让批命的老头对我们家有恩情了。

所以我妈才哭的那么严重。

批命的老头死了,我爸二话不说起身站了起来,转身去屋子里面拿了一把镰刀出来,看见我家鸡架上的红公鸡,二话不说抓出来,一刀下去抹了鸡脖子。

大公鸡扑棱棱的几下,没来得及叫唤就为了我们家光荣牺牲了。

我爸把大公鸡扔到地上,镰刀上面都是血。

“拿着。”

我爸把镰刀给我,我低头看看,我爸说:“快点走,别回来,晚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害怕了,就挥动两下镰刀。”

“我不走。”

我妈就会哭,我爸生气了,朝着我喊:“你走不走?不走我揍你!”

“揍我也不走!”

我爸抬起手要打我,还不等打我妈也说:“我也不走。”

不过我妈明显说话声小,不如我。

我爸气的要打我妈,但手举得高高的,到底没下去手。

很快,周围的邻居听见我家这边有动静都跑了过来,一看我手握着镰刀,批命的死在我家门口,都吓了一跳。

我爸忙着跑了过去解释这件事情,我妈抱着我呜呜的哭。

但我爸是个好人,在加上周围人都知道一些我的事,也都信了。

最主要批命的老头身上的血都是抓痕,像是老鹰抓出来的,跟我手里的镰刀毫无关系。

而我家的大公鸡是我爸来客人都舍不得杀的大公鸡,平时我爸可舍不得,要不是为了我,大公鸡也死不了!

很快,村里来了更多的人,一听说我家的事都不言语了,但村长到我家和我爸说,怎么也先把批命的先生给下葬了,不然这也说不过去。

可我家没有钱,要把批命的先生下葬,就要拿钱出来。

说来这批命的老头是个孤独命,一辈子无儿无女,还家徒四壁。

到死,连口棺材钱都没有。

这下葬的事自然就落到了我们家的头上,谁叫批命的老头是为了我家死的了。

我妈也不含糊,把她那副银镯子拿了出来,把家里仅有几百块钱也拿出来了,就这么多了。

我爸还有几亩地,商量了商量,把地也给卖了,大家又凑了一些钱,这才有了批命先生的棺材钱。

不过批命的棺材钱是有了,我们家也是彻底断绝了走的路子。

钱没了,光剩下人了,出去也是个饿死,还不如在家想想办法,怎么对付那只老色鬼了!

第三章 夜入乱葬岗

我妈是哭了三天,而批命的那老头三天就下葬了,就在我们家出的棺材。

我妈和我爸还有我披麻戴孝送的批命先生,村里的人帮忙张罗的。

三天后批命老头下葬,我们也回了家里。

村长带了两个村子里面德高望重的老人也都来了我家,坐在我家炕头上面继续犯愁。

而且这次的事,可比前几天的事大多了。

就看我妈在屋子里面呜呜的总哭也知道了。

村长吸了两口烟:“要不行就把这孩子送去吧。”

我爸一听这话,立刻说:“不行,谁也不能把我家四月害了!”

我妈估计也是听见了,在里屋哭的更严重了。

村长说:“不送去我们村子都会遭殃,我都打听过了,山口那边的那洞口,里面确实有一口棺材,但里面那是个恶鬼,进去过那山洞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疯了,没有一个好下场的,厉害的很,你要是不把四月送去,那我们村子就得遭殃。”

“那也不行。”

我爸还是坚持,我坐在一边看着村长这些人,闹了半天他不让我们走,就是想要我去死!

“不行也得行,四月去给水鬼做媳妇,和给恶鬼做媳妇有什么不一样?”

“……”

我爸是个粗人,没读过书,巴掌大的字会写一筐,他名字,我名字,还有我妈的名字。

村长这么一说,我爸说不出话了。

我妈从屋子里面跑出来,抱着我呜呜的大哭。

我爸着急就喊:“别哭了!”

屋子里一下安静下来,我爸说:“不是还有几天么,我再想想办法。”

村长也没逼我爸马上送我去山口那山洞,起身从炕头下来,穿上鞋朝着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你想吧,等到了第七天我们再来。”

村长说完人已经出门去了,带来的两个人也都敲了敲烟袋锅子走了。

我妈一看人走了,呜呜的哭了起来。

哭的我都闹心了!

“别哭了,不就是一只恶鬼,我这不是也没事么?”

我妈听我说也不忘记哭,倒是我爸转身坐到了炕上,抽起烟袋锅子。

批命老头下葬的这天晚上,我家半夜才睡,但是刚睡着我就觉得我头上站了个人,黑漆漆的,吓得人一阵毛骨悚然,一哆嗦我就醒了。

我一醒忙着从炕上坐了起来,朝着我刚刚睡觉的头上看去,果然站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不像是人,但……

“四月,别怕,我是你批命爷爷。”

黑乎乎的一说话我吓了一跳,忙着往炕里缩了缩。

“四月,你忘了,批命爷爷是怎么死的了?”批命的问我,我忙着打了个激灵,说他:“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找别找我,找那只老色鬼,是他害了你!”

批命的说:“批命爷爷不是来找你报仇的,批命爷爷一辈子无儿无女,早算到无人给我披麻戴孝了。

可你们家给我披麻戴孝,也不枉费我对你们一场。”

一听这话,我不那么害怕了,挪了挪问:“那你来找我干什么,你不是死了么?”

批命先生叹了口气:“我是死了,可我担心你们家,我让你们走你们不走,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

我看你们给我披麻戴孝的份上,我特意在临走之前过来看你们,给你们指条路。

这山口的鬼我都打听清楚了,就是只恶鬼,但他死了已经两百多年了,所以比这周围的鬼都要厉害,你们家是遇到大麻烦了。

要想逃过此劫,没有一只比他更厉害的鬼是不行。”

批命的老头说了一堆的话,最后我也只是记住了一点,找一只比老色鬼更厉害的鬼,才能逃过此劫。

批命先生说天快亮了,再不走来不及了,叫我一定记住,找一只厉害的鬼。

一下我就醒了,本来我还打算问问,到哪里去找一只厉害的鬼,结果眼前一亮,醒了!

看我醒了,我妈把我叫了起来,叫我快点把衣服穿上。

“妈,我们要去哪?”连滚带爬的我把衣服穿上,下了炕忙着问我妈,我妈拉着我,朝着门外走,一边走一边说:“去拜土地公。”

就这样,我跟着我爸妈跑去拜了土地公,我爸为了我,又杀了一只老母鸡。

拜了土地公我妈还是不放心,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等着了。

我一想,这样等也不是办法,就问我爸,我家这附近除了水鬼那边,还有没有更大的鬼了,哪怕是个传说也行。

我爸想了半天跟我说,就在我们村的西边,那边有个乱葬岗,乱葬岗上面有一处孤坟,听说是什么明清时候的墓地,还有考古学家来开采过,可惜没进去,还死了两个人,那之后也就没人来了。

我一听上心了,虽然有些害怕,但硬着头皮也要去。

只不过我妈说我爸就会胡说,她也来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就没听说过这事。

我爸说我妈不懂,过去老人把那都当成个忌讳,别说去看看,就是说说都不行,我妈结了婚我们家一直都很太平,一直到我出生,但一直说水的事,这事早被遗忘了。

我妈不信,我爸也就不说了。

至于我,也没说,但到了晚上我家里都睡觉了,我便握着我爸给我的那把镰刀朝着西面的乱葬岗去了。

这路上我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我,但我回头了几次也没看到什么,握着镰刀继续走。

到了乱葬岗上,我找到我爸说的那坟头,还真是气派。

我用手电在周围看了看,除了有些荒芜,其他都还不错。

也许是年少无知还不知道害怕是些什么,也许是命在旦夕管不了许多。

我跪在那坟头点了香当当磕了三个响头,跟着说:“天灵灵地灵灵,鬼王快显灵。”

说了几次,也没反应,我抬头看看,坟还是那个坟,天还是那个天,黑也还是那个黑,唯独什么都没发生。

我坐下,这才念叨:“弄了半天是个假的。”

正说着,一阵凉风吹过,吹的我浑身一哆嗦,回头看看,什么都没有。

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什么东西来了,而且就在我附近。

我这才知道害怕,连忙从地上起来,伸手去摸我那把镰刀,竟摸到一把头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