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黑小能手、《奇货》作者唐小豪专访:我的小说风格就是——不说人话.

《超好看》杂志 2018-03-11 18:40:32

唐:小说作家、编剧。代表作有《飞流直下的青春》《天书开卷》《异文化三部曲》等,风格怪诞猎奇、悬念迭起并富有奇趣,新作《奇货》正在奋笔疾书中,这是一双元朝的筷子和筷子上八个佶屈聱牙的文字引发的神秘故事。

藏:《超好看》内容主管

藏:今天超级会客厅的嘉宾是著名小说家唐小豪。唐老师,最近在做些什么?

唐:除了《奇货》之外,还在写两个电视剧的剧本,忙得晕头转向。

藏:先聊聊《奇货》吧。我拜读了一下,《奇货》讲的是有关一个传统的神秘职业“逐货师”的故事,非常有意思。能跟读者们聊聊“逐货师”是怎么一回事吗?

唐:其实“逐货师”是我从“朝奉”这一职业加上自己的一些想象延伸出来的,逐货师属于更高级别的朝奉,但逐货师的活动范围不仅仅是在当铺之中,而是从当铺中走出来,遍天下去寻找那些珍贵奇特的物品。不过他们所寻找的物品本身的价值,往往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换言之,他们其实更多是在享受“追逐奇货”这一冒险过程,就如同大部分人热爱钓鱼的人,最终目的却不是鱼,是一个道理。所以,逐货师这一职业其实是打破了常规,几乎没有局限性,可代入的事件也是五花八门。

藏:当初是怎么想到写这么个群体的?有没有现实中真实存在的一些东西参考?有什么和这个群体相关的、可以给我们聊聊的趣事吗?

唐:因为小时候看电影电视剧的时候,觉得里边的朝奉很厉害,好像什么都懂,什么都瞒不过他们这类人的双眼,加上自己后来也做过保险查勘定损的关系,对这个职业更感兴趣,但是从前所看到的朝奉这类的职业,基本上都是从影视和书本中了解的,并不全面。

因为小时候看电影电视剧的时候,觉得里边的朝奉很厉害,好像什么都懂,什么都瞒不过他们这类人的双眼,加上自己后来也做过保险查勘定损的关系,对这个职业更感兴趣,但是从前所看到的朝奉这类的职业,基本上都是从影视和书本中了解的,并不全面。

前些年因为去找一些故事素材,就喜欢老往古玩城这类的地方跑,其实目的就是想去找机会和人家搭茬聊天,因为故事有时候往往都是聊天的时候突然间蹦出来的。纯属偶然,认识了一个卖抗战期间老物件的老板,恰好这哥们的祖辈就是做朝奉的,而且还是闯关东时期从关内来东北的,就给我讲了很多他祖辈的故事,也说了很多他们行内的一些所谓的无法成文的规矩。

就如之前所说的,朝奉有着职业特性的约束,首先是活动范围,基本局限在了当铺之中;其次,朝奉鉴定的不仅仅是古玩,会涉及到方方面面,什么皮袄、棉被,甚至是一袋米面之类的东西,甚至在某些时候也会发挥一些钱庄的作用。

所以,后来我想,如果一个朝奉离开了当铺,他会去做什么?然后,我就想到了逐货师这个职业。

藏:而且我见你之前的作品,比如《异文化》三部曲里,也有很多有关神秘文化、传统的五行八卦之类的元素,对这些东西是有着特殊的爱好吗?聊聊如何缘起的呗。

唐:准确来说,最早是受香港早年一些灵异电影的影响,那个时候老会去想这些是不是真的。但实际上我这个人胆子很小,很惜命,只敢想不敢去实践,觉得去实践和去作死完全是一个道理。而且因为当时那个年代的原因,接触神秘文化的唯一机会,那就是听人家讲的一些所谓“真实”的灵异故事。慢慢长大突然发现,咦?这个故事不是成都的吗?怎么哈尔滨也有?再后来发现,全国各地都有,然后就明白了,也许那些仅仅是故事而已。

但当时只是停留在兴趣上面,并没有想去做一个系统化的整理和研究,后来看了电影《夺宝奇兵》,一下就迷住了,开始留意历史中的神秘文化。再后来,无意中在租书店里边看到了倪匡先生写的《卫斯理系列》《原振侠系列》,当时觉得非常震惊,觉得唯一可惜的是,在他书里所有的神秘事件都与外星人有关。我就在想,咱们中国几千年文化中,现在所称的封建迷信,到底是如何起源的,自然崇拜的开始又是什么。

就这样想了很多年,包括在初期创作小说的时候,我都没有敢去触碰这样的题材,直到后来觉得自己积累差不多可以变成故事的时候,这才开始下笔。

藏:说说《飞流直下的青春》吧,这是一部挺好玩儿的青春小说。跟你一贯写的作品风格可谓大相径庭。写这样的青春小说跟《奇货》这种悬疑、传奇类的小说,创作的时候有什么区别?

唐:这是我自己出版的第一本小说,在那之前都是给以前的杂志、报纸写写文章。因为当时那个年龄的原因,大部分都以言情为主。通俗点说,就是通篇不说人话,自己写完,都不知道要写的主题到底是什么,只知道里边的主人公总是因为一段莫名其妙的感情无比伤感,失恋之后不是喝酒满地打滚,就是跳上一列不知道奔向何处的火车,然后因为逃票失败,被乘务员踹下火车,紧接着就被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叔叔遣返回去了。

因为当时自己所写的文字与自己本身的个性不大一样,本身我是个话唠,一张嘴算是又贫又损,不会说话,张嘴就得罪人,想着自己瞎编了那么多故事,怎么就不写写自己?然后就以自己的大学生活作为蓝本,写了《飞流直下的青春》。

《飞流直下的青春》与《奇货》因为题材完全不一样,所以前者基本上以诙谐幽默、自黑为主要,而后者既包含了前者的一些元素,但在创作过程中更为严谨,会搜索很多纸质资料,甚至是一些早年的老书,甚至是不完整的残本,加上悬疑推理的元素,会更加严格地去塑造人物,去控制故事情节的走向和节奏。

藏:看来唐老师是一个挺能跨界的人。我记得你之前还做过编剧。我也写过剧本,被要求改稿的时候简直想用一些不可描述的语言来攻击制片方及其直系亲属。话说你做编剧有遇到过类似的奇葩制片方吗?聊聊这方面的经历吧。

唐:我第一次写的是电影剧本,当时电影往笼统区分,一个是胶片大电影,一个是电视电影。我恰好接的第一个本子就是胶片电影,相当兴奋,倾尽全力,还和导演、制片人一起去实地体验生活。最后剧本是顺利完成并按时交稿,结果制片人卷了投资人的钱跑了,这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比原剧本里面的故事悲伤太多了。

后来还遇到一个影视公司,让我为演员量身定做剧本,给了我一张名单,我大致扫了一眼,当时就吓坏了,因为上面全是金像奖、金马奖、金鸡奖的最佳男女演员和最佳男女配角,恰好那时候传出要拍《建国大业》了,让我在看拟请演员名单中的那短短几分钟内,产生了自己即将要成为《建国大业》编剧的强烈幻觉。

然后,制片人和颜悦色地告诉我,他们准备打造国内第一部公路风光片。

再然后,我拿了这个剧本的定金,写完了剧本之后,收到了该公司的解约通知。

当然,当时的我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立即决定反击,于是马上去律师事务所发了一封感觉要石沉大海的律师函威胁他们,然而他们并没有怕我,最后这件事就真的石沉大海了。

藏:当初是怎么走上写作这条路的?从《飞流直下的青春》《天书开卷》再到现在的《奇货》,也很有些年头了。这么多年的写作生涯里,有没有一些人或事,是给你印象比较深刻的?

唐:这个是深受我父亲的影响,我父亲以前是军人,主抓政工,我小时候写作业的时候,都是和我爸在一张桌子上面,我爸就在左边写他的材料。当时觉得我爸写材料的情景,很酷,很帅气,觉得写作一定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不过可惜的是,我当时的作文却写得很一般。

很多年之后,在我第一次动笔准备写长篇小说的时候,我去过一次广安的邓小平故居,在那里遇到了正在签售的当时的《科幻世界》副主编谭凯老师和他的夫人。谭凯老师当时还送了我两本《科幻世界》,回来之后加了他的MSN,虽然聊天的时间不多,但是谭凯老师当时给我的鼓励和建议,成为了我后来写作的一部分重要的动力。我记得他告诉我——既然你要写,并且知道自己早晚都要写,所以摆在你眼前的所有问题都不算阻碍,你现在就应该动笔。

藏:“逐货师”是“有史记载传说中最富贵而又最危险的人群”,那么近些年随着作家富豪排行榜的诞生、各大影视公司对于小说IP的追逐、天价版权的诞生,似乎写小说成了一条致富路。作为一个成名作者,有什么话想要对这些准备来写作这个行当掘金的人们说的吗

唐:成名作者这个称呼个人觉得担当不起,现在也就是混个熟脸,让大家看到“唐小豪”三个字之后知道有这么个人,知道有这个人是个靠写字混饭吃的。

我认为即便是目的明确地想来掘金,那么也应该清楚,作为一个掘金者也必须具备相应的技能,就和玩游戏一样,你在具备技能的同时也必须不断地通过实践、战斗去积累经验,提升自己的技能,因为你想要得到的一切,都不会凭空掉下来。

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谨记十六个字——脚踏实地,坚持不懈;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藏:说到影视和编剧,最近小说改网剧似乎挺流行。如果说《奇货》或者你别的小说改成网剧,那么最想让谁来当主演?比如你觉得谁最适合演刑术?谁适合演《飞流直下的青春》里的唐墩?

唐:个人觉得张鲁一或者刘烨适合饰演刑术,而唐墩则认为魏大勋比较适合,毕竟我和他比较熟,哈哈。

藏:小说改网剧,有非常成功的,比如《暗黑者》,也有引起恶评如潮的,比如大家特别想把五毛钱特效师上交给国家的那部,我就不提名字了,伤心。从你作为编剧的角度,聊聊怎么样才能避免雷人改编的问题。

唐:小说和剧本本身就有很大的区别,剧本无法像小说一样进行大篇幅的描写,特别是人物内心的描写,充其量只会在合适的时候,简短地用人物旁白来表现。而且要百分之百还原小说,要做到是非常难的一件事。不过既然要改编,第一要素就是态度必须要严谨,在原小说的基础上进行适当删减或者增加,而不能仅仅只是为了剧作的戏剧结构去考虑,同时也必须合理地规避一些必须规避的问题,而“上交给国家”这类的台词,个人认为其实也是为了规避某些问题的无奈之举。当然,如果该剧的故事年代并不是现在,那就好办许多了,不过,这样也等于完全修改了小说,更不会得到读者、观众的认可。

同时呢,拍戏本身就不是一件简单轻松的事情,必须要资方、制片部门、导演、服装、美术、道具、化妆、灯光、演员的密切配合,这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这部戏的命运就会因此发生巨大的转变。

虽然剧本是一剧之本,最初始最重要的环节,但是编剧本身能掌控的也仅仅只是这一个初始环节,在剧本得到初步认可,并开始采景的过程中,就会冒出很多实际性的困难,有些可以克服,有些只能改变方式,甚至是在开机之后修改剧本,所以,有时候也请大家能够体谅一下作者、编剧,很多事情也实属无奈。

藏:给《超好看》的读者们推荐一下比较冷门、但你觉得好看的电影或者小说吧,风格和题材类似于《奇货》这种的,或者别的题材的也可以,只要好看就成。

唐:因为担心受影响的原因,较长一段时间内,我一直没有怎么去看小说,最近两天刚买了两本科幻小说,约翰·斯卡尔齐所著的《迟暮之战》和《幽灵战舰》,都是我以前很想看,但因为太忙遗漏下的,同时推荐一本上市不久的《闪击英雄》,是国内翻译的二战德军装甲兵创始人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将军的回忆录。

电影方面,我个人虽然最喜欢悬疑题材的,但因为职业的关系,基本上什么电影都看,推荐一些近期我突发奇想,又重新回头去看的电影——《生命的证据》《藏身之处》《高度怀疑》《黑暗面》《红潮风暴》《基地疑云》《恐怖直播》《时空线索》《偷盗艺术》《王牌对王牌》。

藏:除了写作以外,日常最喜欢做什么?

唐:逛老街和古玩城,还有宠物市场,最近准备再养一只猫,觉得家里的喵大爷太寂寞。还喜欢逛菜市场和超市(必须逛,因为家里我做饭)。剩下就是写作了,因为我不知道要是我不写字,自己还能做什么。

当然,我更喜欢聊天,因为我本身就是个话唠,大家有空可以去微博上找我胡侃。

藏:方便透露一下接下来的写作计划不?

唐:接下来肯定除了要写好《奇货》之外,还计划在完本之后,将《异文化》三部曲中的第三部“地师”故事提上日程,写一群活跃在清末民初时期地师的冒险故事。当然,如果有时间,也希望能将第二部《追毒》推翻重写,毕竟因为当时的特殊情况,被迫变动了原先的故事大纲。

当然,这些都是计划,单是完成现在手头的剧本和《奇货》,就得没日没夜写到明年春天。不过,我一定不会辜负各位读者的期望,也一定会将那十六个谨记在心。

多谢大家,祝各位健康开心。

藏:原来如此!感谢唐小豪的到来。下期超级会客厅我们再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