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放话 | 医学科幻小说连载:蚊子(一)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2018-05-19 11:35:29

一封六千五百万年前的来信,一个顶级智慧生命的思考,一段痛定思痛的历史……听一个医生小说家为你讲述你没听过的精彩科幻。

徐玥站在穿衣镜前面,看着镜中那个女人的曲线。年岁刚刚迈过第三十个门槛,腰腹部就不由分说臃肿起来,而腰肢一旦变粗,再美的衣服也从此难以驾驭。梅雨之后,天气刷的一下变得火辣辣的,徐玥今天穿上的是去年购置的蓝底白色波点连衣裙,腰际线上有疏落的皱褶,使得略微不到膝盖的裙摆微微膨开,可惜,最显瘦的设计现在也无法再营造出清丽动人的最佳效果。

终于又到暑假了。带毕业班的老师伤不起啊,过去的一个月简直是天天日班加夜班,终于等到放假。中午,跟章晓琰约好一起去徐家汇吃饭。章晓琰在私立初中当初三班主任,日子更加难过。再说,她这段时间心情肯定非常差,今天必须请她吃顿好的,再跟她放松逛逛街,好好聊一聊。

章晓琰跟徐玥中学和师范大学都是同学,十几年的同窗岁月使得她俩亲如姐妹,无话不说,直到去年徐玥结婚后,两个人的共处时间才减少了。

回想起一个月前章晓琰的那通电话,徐玥的心中充满了惋惜。章晓琰跟张磊分手了。其实张磊也算一个不错的男人,中等身材,干净利落的单眼皮,看人的时候眼神清澈,可惜这位中科院的高材生工作太较真,张博士学历高则高矣,但好端端的男人干嘛非得研究昆虫呢,研究昆虫就研究昆虫呗,还专门盯住蚊子!徐玥跟张磊见过很多次,每次他要么默默地坐着,如果开口,大多数就是他的那些宝贝蚊子。有一回,张磊破天荒邀约她们一起去松江的中科院生物孵化基地游玩。那次,张磊倒是讲了很多话,他说,研究昆虫的乐趣实在无法抗拒,譬如,蚊子从一条孑孓的形态,衍变成为有翅膀的成虫,在这个过程中基因调控是多么的精细,哪怕错一点点都会差之千里。徐玥倒是觉得这个确实很有道理,但那天就发现章晓琰有点不对,一直闷闷不乐的,对张磊一副非常不耐烦的样子。一个月前,徐玥晚下班,正在办公室整理学生的语文阶段测验考卷,章晓琰一个电话打来,带着哭音,“徐玥,我必须跟张磊分手!”徐玥着实吓了一跳,咋又说崩就崩了呢?电话里的声音夹杂着哭泣声,章晓琰断断续续地倾诉,“都8年了,他还沉迷在他的蚊子世界里,我马上也三十了,婚房毫无着落,周末约好去游泳,他人影都不见,你看看,你看看我这样子,女人能等得起吗,我再不当机立断,以后还会有人要我吗…..反复跟他确定好的事情都能忘的一干二净,我今天非得跟他彻底摊牌不可!”

体型一直是章晓琰的痛。她是个喝水都能长肉的典型,啥减肥茶呀瑜伽呀都是她历来孜孜不倦钻研的领域。不过毕业班的压力实在太大了,最近一年哪里有时间去健身房,章晓琰确实看上去越来越丰满了,再加上她天生肉嘟嘟的脸颊,从女人的角度而言,很是不容乐观。尤其到了这个年纪,婚期至今没提上日程,徐玥非常能够理解她忙碌一天后独自揽镜时的糟糕心情。徐玥那天电话里企图开导章晓琰,女人的形象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感情。但章晓琰根本没有心情与她交流,并拒绝与她见面,章晓琰斩钉截铁地在电话里表明:“你别来!徐玥你来了也没用!我马上就去中科院找他!我今天一定会跟他摊牌,实在是耗不起了!”

接下去的一个月徐玥非常繁忙。其实,这两个冤家闹分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不过这次情况好像特别严重,以前出不了两天张磊就会央求徐玥去找章晓琰旁敲侧击,但这次都过去一个月了,两边都没动静,好不容易抽时间打电话给章晓琰,她吞吞吐吐的,貌似没什么心思说话。总算这个周末跟章晓琰约好一起吃饭。嗨,也真是为难她了。

徐玥先到餐厅,才十一点一刻。点了杯清咖,抿了一口,回想起这么多年来晓琰和张磊从相识、相知到相恋,她无疑是全程陪同的见证者,这份感情犹如眼前这精心烘焙而成的咖啡,时间越久味道越浓,她不相信两人能就此放手。而且,徐玥也难以想象失去了张磊的晓琰会憔悴成什么样子,过去每闹一次分手她的黑眼圈就加深一层,最重要的是腰肢也会因为恶劣的情绪自暴自弃而变粗一圈……她正胡乱揣摩着,眼光一扫,正看到章晓琰步入餐厅。

咦,好奇怪啊,晓琰的步伐轻盈活泼,完全没有失恋的样子嘛!再仔细定睛,是看错了吗?她的腰肢仿佛一下子变细了,脸上画了淡妆,红是红白是白的,整个清新扑面啊!正在诧异中,章晓琰在她对面坐下来了,说,“早到了呀?”

“晓琰你气色很好啊。”徐玥说。

章晓琰看着她微微笑了,“是的。”

“那……”,徐玥稍作思索后开口:“跟张磊和好啦?我说么,这么多年,有点磕磕碰碰也是正常的。谁又没有吵过架呢。”

章晓琰的目光注视着徐玥的眼睛,“呃,也是,也不是吧。”

“啥叫也是也不是呢?”徐玥不耐烦了,“晓琰,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都为你担心死了,到底跟张磊咋样啦?”

“徐玥,我们下个月结婚。”

“啊?!恭喜恭喜!”徐玥高兴地问,“拨云见日呀!我说吧,前面谁哭着闹着说要分手来着?”

章晓琰说,“还是你讲的对,感情是最重要的。”

“那就好了!婚礼具体哪天?正好放假了,需要我干啥,鞍前马后,我随时恭候!”徐玥眼睛一转,“哎,对了,你是为伊消得人憔悴吗,这一个月变化很大呀!”

“嗯,徐玥,你也看出来啦?”

“瘦了,真的瘦了,一下子瘦下来了,很好看,也很精神。”

“嘿嘿,”章晓琰低头笑了,“不是啊,你晓得的,我这个脾气,只要心情不好就暴饮暴食,胡吃海填,才不会为他憔悴呢。”

“那…….”

“徐玥,我们先点菜吧。下午我跟张磊还有事。奥,我们不办仪式了,就7月28日,星期六,约你们最要好的几个朋友到松江他们单位的生物孵化基地,聚个餐就行了。双方父母待忙过这一阵再说。反正老人们也都见过面的。房子么,他们宿舍现在就他一个人,我凑合着先搬过去。”

徐玥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哎,不会吧,晓琰,你不是一直跟我唠叨梦幻婚礼吗,女人结婚,一辈子一次,就算旅行结婚也行啊,这这,这也太简单了吧。”

“没事,”章晓琰的嘴角露出美好的弧线,“你不是说吗,关键是还有没有感情,这才是最重要的。张磊的课题有重大发现,马上要开新闻发布会,下个月还要去美国做学术汇报呢,他实在没有时间。”

徐玥这下彻底愣住了,晓琰不是最讨厌张磊总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而无视她的感受吗,咋现在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忽然变得如此温柔顺从了?

章晓琰看出了她的惊愕,轻轻抚摸了她的手,说,“别多想了,到时候你就全部明白啦。点菜吧,我起的很晚,还没吃早饭呢。”

因为早,店堂还没有坐满,点的菜肴很快就上来了,徐玥看着章晓琰举着筷子东蹴西就夹个不停,索性放下筷子,说,“晓琰,结婚是大事,你可想好了。这一辈子就一次,以后后悔可没招啊。嗯,还有啊,你胃口看上去非常好啊,咋还瘦下来了呢?”

章晓琰又夹住一块特色红烧肉,歪头调皮地一笑,“秘密!不过,等你下月底去松江,就知道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