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来自外星球的礼物》 第三部 深渊 第四、五章

Randioo科幻文学平台 2018-07-10 14:00:19





      我们所需要的新思想,常常来自意想不到的地方。
  我们得问:为什么?
  

————题记



4
第三部 深渊    第四章

       

 大像无形,大音稀声。
  空间无际,时间无尽。
  唯思深渊,以为通深。
  ——康德拉·爱肯《十四行之XXVI》


 睡眠时间一过,全船的人都在同一时间醒来,并立即分散到飞船的各个角落,再次开始操作机器和检查系统,尽管这样的检查已经重复了许多次。机械的动作早已成了家常便饭。要知道,船上每个部位是否百分之百运行正确,关系到这个项目的成败和试飞人员的安危。当然,有些工作人员进行的工作是无法做到百分之百正确的,必须预先将其发生错误的可能性考虑在内。阿德里安和一些工作人员虽然了解安装在船内的一些外星人设计的功能,可是在飞船起飞前,谁也无法保证这些功能能运行顺畅。这一点令每一个人都非常紧张,特别是卡文迪,他坐在电脑屏幕前一动不动,模拟实验做了一遍又一遍。
  尽管还有这样那样的瑕疵,但准备工作可以说是圆满完成。
  阿德里安在三个船员舱中最大的一个船舱里召集了所有的船员,这个船舱是给未婚男船员住的,另外两个小的船舱分别是给未婚女船员和夫妻船员的。同龄人之间相似的习惯模糊了性别的区别,好像这种忽视可以令人忘记男女有别,加深彼此的友情.这恐怕也是飞船设计者的初衷吧。最终这个最大的船舱会让给夫妻船员。可是设计者——主要是阿德里安——决定,无论考虑到飞船的体积或者必要的功能,应该维持有限的隐私。
  尽管这是最大的船舱,但因为有二百一十二名造船志愿者,所以还是显得非常拥挤。征服宇宙是要以牺牲作为代价的,为此曾经有人献出过生命,也有人因受伤过重而中断宇宙飞船的工作,有的工作人员因为多发性硬化而倒下。
  有的船员坐在床边,或用手抓着,或用脚钩着床架子。墙上每隔一定的空间就有一个把手,有的船员就抓着它把自己固定;还有的索性什么也不用,听凭自己在半空中上下漂浮,杰西便是其中之一。
  阿德里安站在椭圆性的舱壁中,一旦有流星袭击或有突发事件发生.它的入口可以自动关闭。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阿德里安,但大家都可以听到他说的话。
  “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他说道,“我们就要踏出重要一步,一切已经准备就绪,挑战就在眼前。只有为数不多的船员加入了这个冒险行列,那些没能登船的船员可以选择留在旧宇航站里等我们。”他接着说道,“我知道,最近有人发现了新的可以居住的船舱。”
  杰西觉得阿德里安说这话时朝自己瞥了一眼,不过她正注意着卡文迪。卡文迪紧紧地抓着旁边的床架子,正盯着阿德里安,好像怕自己被杰西看穿什么。
  杰西转而望向弗朗西斯。弗朗西斯也在观察杰西和卡文迪。她知道卡文迪不敢看自己和杰西。不过,杰西想的是弗朗西斯究竟知道什么,她最终相信谁。尽管弗朗西斯总爱把事情和某个戏剧情节联系起来,但是阿德里安很信赖她的判断,他们已经合作丁二十五年,正是他们两个拉开了整件事的序幕,所以弗朗西斯相信谁关系重大。
  杰西不禁想起了自己的过去。
  她生长在一个幸福美满、殷实的加利福尼亚家庭,那时候的她.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冲浪啊,打网球啊,甚至逃课。她从来不用担心没有地方去,或是别人不爱她,一切都那么美好,直到那场“21”地震,她的家人未能幸免于难。能源委员会只能解决或者改善人类的问题,但对地球本身的自然运动却无能为力。杰西至今不知道她的家人是死于坍塌的房子,还是被海啸引起的浪潮卷走而葬身海底。
  那场灾难的结果就是,她被招入能源委员会,那个她觉得像家的地方,可以说她是懵懵懂懂地走进委员会的。她接下了一个又一个无关痛痒的小任务,纯粹是一些有关官僚政治的信息采集工作,她一直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威廉·梅克皮斯旗下的一名间谍。就说上次的那件事,她被指派加入一个宇宙狂热者组织,包括后来让她接近一个她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的男人。这一切对她来说,只不过是换一种形式获取信息而已,由此便说她是间谍,真是太冤枉了。她是家族的一份子,他们让她做的事总是对的。
  后来,她遇见了弗朗西斯。再后来,她认识了阿德里安。她从他们身上知道生活不是那么简单的。生活总是叫人在两个看上去魅力相同的选项中选择。没有人知道每种选择的结果是什么,这就需要人们权衡事实,梳理各事物之间的逻辑关系。其实,归根到底,帮助人们最终作出选择的是各人的本性:或者你像梅克皮斯那样,是个慎小谨微的人,时时算计自己拥有多少,身边的人拥有多少,然后处处设防,生怕自己的利益会因为新的变化而受到损失;或者,你骨子是个爱冒险的人,喜欢尝试新的东西,甚至付出所有的代价都在所不辞,梦想使你欣喜若狂,你追随着它,跨越现实,说得文学一点,你对未来踌躇满志。
  这就是她离开那个家族的原因——当她刚刚对飞向太空的梦想有所了解时,她也渐渐开始理解阿德里安·马斯特这个拥有梦想的人,或者说属于梦想的人,他坚信人类的未来存在于宇宙中,他虽然相貌平平,但他的灵魂因为他的信念而熠熠生辉。
  “所以,”他的演说仍在继续,“今天,我们要进行自我测试和飞船的检测。没有人会阻拦那些想离开的船员。事实上我们正设法把事情弄得简单些。船舱的出口没有警卫把守,监控器将被关闭。试飞结束后,离船的人还有机会再次等船,如果有人想回地球,可以搭乘下一班班车回去。还有问题吗?”
  卡文迪好像要说什么,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沉默。
  “好了,两个小时后进行试飞。但愿我们的处女航能一切顺利。”
  杰西看了看弗朗西斯,又瞧了瞧阿德里安,最后目光扫过一张张熟悉的脸上。几年来,从陌生到熟悉,他们一直陪伴着她。她意识到自己选择的,其实是一个新的家族。家族总是一样的,只是今天,她极有可能会失去它——还有生命。

  开始时发动机运行平稳。甚至感觉不到它在工作,只有主控室里喘息似的声响比排气管的啸声稍稍响了一些。
  杰西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怎样的结果,这种等待很像病人在等待牙医用探针碰她裸露的神经,或坐过山车到达最高点时等待片刻后急剧的坠落。她看了看阿德里安。他坐在她身边的位子上,身上系着安全带。他看着她,裂嘴笑了。那个表情既有解压后的轻松,也有些许的喜悦。
  主控室的另外两名船员正在监控发动机室里的测量仪器和遥感装置,他们和杰西、阿德里安轮班。
  弗朗西斯推说自己头痛,要到未婚女船员舱躺一会儿,杰西明白她是不希望在飞船启动时,自己的宇航病发作而影响阿德里安。
  杰西再次看了看阿德里安,他点点头。她用手工操作,缓缓地将飞船驶出原来的轨道,小心地与另一部分宇航站保持着距离,那里还有船员没有上船,有几个正朝飞船的排气管指指点点,有的不知上哪儿去了。
  在等离子磁瓶反应室中,反物质应该完全湮没,可是没有人知道这样的设计是否完美,或者说它是否会百分之百地转化为金属与奇异金属。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只要有物质与反物质进行湮没,那么那个地方的能量供应可说是取之不竭。
  前一天晚上,杰西没有睡好。事实上,她根本记不清自己到底有没有睡过。不过,现在她却是非常活跃,思路敏捷,满心欢喜,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原本被派去杀死一条龙,结果却将它活捉回来,巨龙驯服地驮着她,展翅飞入蓝天一样。整艘飞船是他们一个零件一个零件、一个部分一个部分地建造出来的,这工作曾让人觉得没有尽头;就算建成了,有些功能也不知能否如愿运行。直到整艘船奇迹般地成形了,变成了真的可以飞的宇宙飞船,尽管有些不习惯失重的感觉,但他们终于实现了梦想,完成了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主控室里一片寂静,人们都全神贯注于眼前的工作。这时,走廊里传来低沉的言语声,就像在温布尔登网球赛上,有教养的观众对一个好球所发出的赞许声。杰西知道这是飞船上其他部门的船员之间发出的愉快的交谈声。
  “我们出去看看宇宙空间。”她向阿德里安建议。
  阿德里安笑着点点头,他好像习惯以笑作答。
  飞船一驶过近地轨道,杰西就会启动下一个方案。他们会将飞船的速度逐渐提升,飞船将飞向月亮前面的轨道。到那时,他们便来到了地球的另一边。
  “我去看看弗朗西斯。”杰西说道。
  “好,我应该先想到的。”阿德里安说道。
  杰西朝未婚女船员舱走去,由于加速的压力.她不得不重新适应墙面和地板的变化,她有些怀念过去失重环境中的自由,可是这种失落感很快就被优美的动作带来的愉悦而取代。
  船舱里没有人。
  说不定弗朗西斯走了,回到那些滞留在宇航站的人群中去了,这个想法在杰西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不过,她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个荒谬的想法。弗朗西斯不可能离开,也不会离开,她愿意她留下来。竞争并没有影响她们之间的友谊。
  杰西在单身男子的船舱里找到了弗朗西斯。她站在一个打开着的橱柜前。
  当她进门时,弗朗西斯转过身,说:“我觉得应该清点一下缺席的人员。”
  “阿德里安说……”
  “多疑的下属会使他的上司显得宽宏大量,”弗朗西斯打断她说,“我们正在冒险,在所有的探险故事里,总有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色,想害别人,搞破坏的恰恰是此公。”
  “我总觉得是你一直想让我扮演这个角色的。”
  弗朗西斯摇了摇头:“总是有这种可能性存在的,那个人要么出乎你的意料,要么当他被察觉时他已开始搞破坏了,就像影片《失去的地半线》中康伟的兄弟。就我们现在的情况看,那个人很可能置身于那些没有登船的人群中。”
  “你怎么找到那个人的?”
  “我悄悄地打开了舱门的监控器。一共有九个人离开:卡文迪和他的八个追随,当初在废弃的肯尼迪宇航中心时,他们就跟着他了,一直到现在。”
  “我怎么就没有察觉呢?”
  “他的检举恰恰暴露了自己。他愚蠢地想靠装糊涂来蒙混过关,甚至痴心妄想地想把人们怀疑的目光引向别人。”
  “或者试图使人相信他的背叛是受人指示。”
  “是的,不过这东西更能说明问题。”弗朗西斯说道,她从那个橱柜中拿出一件东西,套在手上,不断打着转儿。
  杰西死盯着它,想看出那是什么。最后,她终于看出来了:这是一张橡胶面具,一张从头顶开始的完整的男人面具。光秃秃的头顶上有一些岁月留下的色斑,一张茶色的上了年纪的脸,还有长长的白胡子——
  “大胡子男人,”杰西叫了出来,“那个橱柜是谁的?”
  “卡文迪的。”
  喇叭中传来阿德里安的声音:“我宣布,我们已进入下一个飞行阶段。”
  杰西明白那意味着他们向火星迈进了一步。
  在过去宇宙探险的历程中,导致失败的原因之一是能量消耗太快,以至宇航员还来不及对其他星球哪怕是对离地球最近的天体进行观测。在这次处女航中,阿德里安希望用近天体探测飞行重新激发大众对太空飞行的想像力。
  这则关于卡文迪的情报,似乎来得晚了一些。 


5
第三部 深渊    第五章


 弗朗西斯和杰西按照原来的行走方式,一步一步地吃力地向主控室走去,杰西对此颇不耐烦,可弗朗西斯却很受用。当他们到达主控室时,飞船已经在通常引力条件下加速飞行了五分钟。这间主控室和杰西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的不尽相同:它的设备更显得少而精,基架上安装了一些可以180度旋转的手扶椅,上面加装的安全带上,还配着一种以发明者维可洛命名的尼龙搭扣。椅子前有一个弧形的塑料工作台,台面上嵌入着一些刻度盘和键盘。工作台上方有一排显示屏,可以全方位地看到飞船上每一块工作区域。
  没有观察窗。杰西想起,当时卡文迪问起这个时,阿德里安还嘲笑他。
  “观察窗!”
  杰西差点就像弗朗西斯那样,猜想这其中或许有什么故事情节,还好她及时打住,知道那样做没用。
  阿德里安转过来看着他们,他在他的世界里非常愉快。杰西不想破坏他的情绪,她看着弗朗西斯。
  “我在卡文迪的橱柜里找到这个。”弗朗西斯手里拿着面具说道。
  阿德里安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异常冷静地说道:“这么说,卡文迪就是大胡子男人。我不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他对此怎么说?”
  “我想我们水远也不会知道了。”杰西回答说。
  “他可没准备来回答这个问题。”弗朗西斯接下去说道。
  “那应该快点找到他。”阿德里安说。
  弗朗西斯耸了耸肩,说:“他已经离开飞船了。”她现在对失重的状态已能应付自如了,“事情就怎么明摆着:你指示,我照办。”
  阿德里安对弗朗西斯略带挖苦的话不置可否。杰西不知道那表明他同意弗朗西斯说的话呢,还是那些话另有含义。她但愿是后者。她清楚阿德里安和弗朗西斯的友情深厚,她琢磨着弗朗西斯最后一句话的含义,不知道阿德里安为什么不回应她。
  “我们正坐在一颗定时炸弹上。”阿德里安总结说。
  “是的。”弗朗西斯回答。
  “我为卡文迪感到遗憾。”阿德里安说道。
  “我明白。”
  杰西不耐烦地看了看他们两个:“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可你们却在这儿讨论可怜的卡文迪?”
  “问题是,我们从何入手?”阿德里安问道。
  “一切就像在做梦,我们无法预知噩梦何时会出现。”弗朗西斯补充说。
  杰西的目光在阿德里安和弗朗西斯之间来回游动:“你在说什么?你们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甚至不能确定究竟有没有问题。”
  她匆匆走到飞行员位子上,查看屏幕上的内容。
  “如果真有什么出了问题,”阿德里安说,“我敢确定肯定会有的,那地方应该就是电脑。两天前的小故障实际是他们的一次实验。”
  “同时也是一个警报,提醒我们应该提高警惕。”弗朗西斯补充道。
  杰西讨厌他们的彼此呼应,好像结婚很久的夫妻。她键入指令,要求转为人工操作,可是飞船仍然在加速。
  “我们都知道这个项目对卡文迪意味着什么,”阿德里安说,“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破坏惟一能带给他安宁的东西。”
  “我们不知道的是,”弗朗西斯接着说,“他内心其实有多么害怕。”
  阿德里安摇了摇头,好像是想在这一片混乱中理出一点头绪。
  “他是整件事的由头。没有他就没有外星人的信息,没有设计图,也没有这个项目。”
  “他代表了人性的本质,”弗朗西斯说道,“迷恋未知的世界,却又害怕知道答案。在本能的吸引和反抗中寻找平衡点。夸张地说,这点令他痛苦不堪。胆怯最终占了上风。”
  “也许我们和他所处的情况不同。”阿德里安说道,“可是我真的为他感到惋惜。他永远不会知道。他应该知道的,但永远不可能了。”
  “尽管我不愿意,但我还是要说,”杰西开口说道,“这是我听到的最愚蠢的话了。卡文迪在为梅克皮斯工作。只有梅克皮斯可以在废弃的太空站中那样巧妙地安装一个太空舱,只有他可以拿着计划书把我们骗来这里。他可不希望我们成功,人性说有一些道理,但大部分肯定是梅克皮斯的意思。我给他打过工,我知道他怎么想的。”
  阿德里安和弗朗西斯互换了一下眼神。
  “也许是对的,”阿德里安说道,“可也改变不了什么。”
  “我们就顺其自然吧,手工操作反正也不灵了。”
  阿德里安点点头:“我想船上也没有人会为电脑重新编程。”
  杰西先看了看阿德里安,又瞧了瞧弗朗西斯,在他们的眼睛里看不到害怕。她意识到他们也在看她,她的眼睛里有着失望、焦虑,还有,是的,恐惧。她转而面对显示屏,借机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
  从后视图上可以看到月亮正在快速地后退,稍稍过去便是蓝白相间的富饶地球,它正在慢慢地消失。另一边应该是太阳的位置,不过接受器的容量已满,已经关闭了。眼前是繁星密布的黑色宇宙。
  她看着数据图像:“我们已经飞行了一个小时了。”她平静地说道,“我们现在的速度是每秒三十五公里,距离地球六万四千公里。”
  “如果我们保持这个加速度,”阿德里安说道,“到明天,从地球到火星,我们就已经飞行了六分之一的路。”
  杰西插了进来:“我们的行程和速度会使我们比行星提前两小时到达火星轨道。除非有什么事情发生改变目前的情况,看来卡文迪这么做时,心里是有谱的。”
  “而且,”弗朗西斯接口说道,“如果卡文迪真的想毁掉这艘飞船,应该现在爆炸了,爆炸后的烟火正好是现实教材,好教育其他的人群。”
  “问题是,”阿德里安说。“卡文迪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杰西,你从电脑上查出什么吗?”弗朗西斯问道。
  “是的。”
  “你刚才说电脑系统拒绝你进入。”
  “我是说它不允许我改变加速度和路线,不能切换成人工操作。其余的都不变。仍然可以读出数据,可以控制空气结构和温度,可以看显示屏,一切正常——除了我们无法决定以什么样的速度,到哪儿去。就好像一种病毒控制了电脑的一部分。”
  “这说明卡文迪是有计划的。”
  “这有点像买了一张单程票,却不知道目的地是什么。”阿德里安说道。
  “我想到了那里就会知道了。”弗朗西斯说道。
  “只要他不是想把我们一扔了事。”杰西说道。
  阿德里安摇摇头说:“那不是卡文迪的风格。他总是处在抗争与逃跑的矛盾中。他自己无法抗争,又不能制止内心想知道谜底的疯狂念头,所以他想法儿让我们替他寻找答案。”
  “去寻找那个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的答案?”杰西性急地说道。
  “是的,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弗朗西斯赞同地说,“一直到老都不会知道。如果有一天,当他得知他的信息来自我们或是他的外星人,他一定会百感交集,难受得要命,这一切会把他逼疯的。他会痛苦地活着直至痛苦地死去,真希望他在这儿。不过至少他知道我们已经在那个地方了,你看。”弗朗西斯作了个手势,显示屏正显现出变化着的星光点点的茫茫字宙。
  “也许是外星人干的呢?”杰西猜测道,“可能是某种外星人病毒,不知何时潜入,将我们引向他们,就像把羊赶进屠宰场。”
  “听起来像常文迪的疯狂念头。”阿德里安评价道。
  “也有可能是梅克皮斯的。”弗朗西斯说道。
  “或许,卡文迪获得了某些我们不知道的信息。”
  “那会是什么呢?”
  “关于飞船建成后飞行目的地的信息。”
  “是外星人的旨意?”
  阿德里安点点头。
  “那他为什么要隐瞒呢?”杰西问。
  “说不定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知道这个信息,这听起来太叫人毛骨悚然了。”
  “他恐惧,难道我们就不吗?”杰西不禁问道。
  “因为他疯了,我们没有。”
  杰西坐在驾驶员的位子上,转过身,看着键盘,说:“也许你有兴趣知道卡文迪的疯狂会把我们带到哪里。可我想的是如何操作这台电脑,重新设定程序,让我们去想去的地方。反正,在宇宙中,我们有的是时间。”
  “你想去哪儿呢?”阿德里安问道。
  杰西沉默了一会儿:“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不想任人摆布。”她转过头看着他们。
  “弗朗西斯,”阿德里安开口道,“给电脑重新编程的确是个好主意。我和杰西,还有其他的人,对这玩意儿有些天赋,我们应该可以想出点办法来。”
  “好的。”
  “不过,杰西,”阿德里安继续说道,“如果真的成功了,我们应该考虑保留卡文迪原先设计的电脑程序。”
  “可是为什么——”杰西有点不明白。
  “我想他的程序是围绕如何到达外星球而设计的,他所用的一些讯息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的。我认为这恰恰就是我们的目标,我们一定要找到问题的答案,这个问题既是我们的,也是卡文迪的。”
  “他们为什么传递给我们设计图,他们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他们是谁?”
  杰西又回过头去看显示屏。
  无边的黑色散乱地闪着些许星光,象征着他们面前漫长的未来之路。世间万物都有其各自的发展方向,却也不时在调节它们与宇宙总体的关系。如果他们的速度保持不变,三十天内他们会飞离太阳系,四百天后他们就可以越过距太阳15万天文单位的奥尔特云了。
  从宏观的角度看,他们身后是一片宇宙废墟;他们眼前,是一深渊,一望无底的深渊。
  再想开去,他们这次究竟会神秘地飞往哪里?在旅行的终点,有什么样的陌生人正等着他们呢? 

本章完






        燃点科幻文学是发布关于科幻类的文学、游戏、电影、个人看法等的一个平台,关注我们的公众号,观看科幻类的相关文章,提出你们的看法和建议我们就会改,科幻文学为你而写!

        赶紧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吧,我们为您量身打造小说,定时更新并不定期有福利哟!

燃点 科幻的世界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