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在星辰大海——科幻游戏编年史

大众软件 2018-11-24 10:01:39

【本专题刊载于《大众软件》2015年6月刊,一共三篇。本文为第一篇。更多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相关阅读”】


前言

作为玩家,我们曾在无数个精彩纷呈的虚幻世界里扮演着与现实中截然不同的角色,我们这一刻可以在冰天雪地的天际大陆屠龙,下一刻就可以驾驶着诺曼底号驰骋宇宙,但无论游戏的幻境多么光陆离奇,有一类游戏却始终与现实科技脱不开关系,这便是科幻题材游戏。


其实不仅仅是科幻游戏,任何科幻题材的作品,无论是小说、影视还是游戏,始终都有着一种特殊的属性——严谨的科学基础。比如刚刚获得欧美科幻文学类五项大奖提名的《三体》,虽然融合历史、政治、科技等现实因素,所以即使是科幻题材,也还是要看小说中那些现实存在的科学基础。


游戏也是如此,我们在《质量效应》中可以随心所欲地纵横银河系,但游戏仍旧要把星际旅行的原理给玩家讲清楚,否则这游戏仿佛就不能称之为科幻——这便是科幻的魅力,它始终在用现实中的科学增强着幻境中的代入感。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我们玩过的游戏中,科幻类游戏始终占据着相当的份额。如果我们将划分标准稍微放开一些,那么科幻游戏甚至好几次影响了整个电子游戏产业的发展——科幻题材RTS《命令与征服》《星际争霸》不就曾带来过一个即时战略和电子竞技的时代么?甚至直到今天,科幻游戏仍在不断给着我们惊喜,比如科幻网游《星际公民》的众筹刚刚突破了5亿人民币,成为史上最成功的众筹游戏项目。


因此,才会有了这篇专题,虽然我深知想要把汗牛充栋般的科幻游戏全部回顾过来不是很现实,但笔者仍希望可以通过本文,向永恒的科幻精神致敬!


第一章:上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

众所周知,上世纪90年代堪称电子游戏的黄金年代,任何一个类型的游戏都可以在这个时间段内找到自己最经典的系列作品。科幻游戏亦是如此,在这个PC经典大作层出不穷的年代,我们有幸领略了《命令与征服》《星际争霸》的硝烟战火,也曾鏖战于《毁灭公爵》、《雷神之锤》的异域世界之中。



在这些游戏中,首先崭露头角的,是太空史诗类的科幻游戏。提起太空史诗,长久以来都被看做软科幻而非硬科幻,这也正是太空史诗题材的争议所在。在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星球大战》,这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上映的、影响了不止一代人的经典电影,就是一部太空史诗剧。到底什么是太空史诗?简单地说,就是主题更侧重宇宙中各大势力间史诗般的冲突,而非严谨的科学幻想。虽然像是《星球大战》这样的影片中也有星际旅行,也有关于超时空跃动的描述,但更多地是一笔带过——冲突重点仍旧是近乎奇幻的原力。


在科幻游戏中,《沙丘》就是一个不能不提的太空史诗系列。首先,这个系列游戏本身是改编自科幻小说家弗兰克·赫伯特的同名科幻小说,小说讲述了在一个封建沙丘星系帝国里的故事,融合了政治、宗教、生态学、科技等元素,创造了包括沙丘星球、香料等在内的诸多概念。这部小说获得了包括星云奖、雨果奖在内的诸多文学奖项。


于是,在1992年,维真娱乐将《沙丘》搬到了游戏舞台。系列第一部由Cyro互动操刀,讲述了Atreides家族之子对抗Harkonnen家族,联合Arrakis星球人民采集香料的故事。虽然《沙丘》第一代作品获得了不俗的反响,但它毕竟是一款冒险类策略游戏,玩家仍要像传统策略游戏一样,先下达指挥命令,然后看着自己的士兵移动。



可能是觉得这样的指挥方式太多机械、不够紧张刺激,维真娱乐在转年便放弃了Cyro互动,改为聘请当时初出茅庐的Westwood来制作《沙丘II》。没想到,这一举动却震撼了整个游戏界,其影响力甚至波及到了如今的《英雄联盟》和《DOTA》——这是因为Westwood天才性地取消了前作中指挥和行动分开的战斗方式,改为即时操作即时生效的新方式,世界上第一款即时战略游戏(RTS)就这样诞生了。


这就是《沙丘II》,一款系列第二作但却是第一款即时战略的伟大游戏。这也是科幻游戏对整个游戏产业做出的巨大贡献之一,随后,Westwood再接再厉,于1995年推出了一款名为《命令与征服》的全新即时战略游戏,更是掀起了一阵持续近乎十年的RTS、电子竞技狂潮。甚至这款简称为C&C的游戏,也可以被看做是一款科幻游戏——大反派NOD兄弟会的隐形坦克想必大家一定不陌生了,《命令与征服2:泰伯利亚之日》中甚至还出现了外星人。在《命令与征服》的世界观中,T矿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这种通过一颗坠落在意大利泰伯河的陨石所带来的外星矿物,自身有剧毒,但却是一种可以提供比石油多很多倍的能源——因此战争爆发了。虽然在《命令与征服3》之后,NOD兄弟会领导人凯恩身上的神棍特性越来越重,但游戏的前两代,尤其是二代所呈现的严谨科幻精神尤为浓厚。在《命令与征服2:泰伯利亚之日》中,双足机甲、隐形发生器、脉冲步枪等科幻武器令玩家目不暇接,被T矿污染了的世界又塑造出了一个难得的废土氛围。



随着《命令与征服》的风靡全球,另一款科幻题材的即时战略游戏横空出世了,这款游戏堪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它有着前者无法比拟的平衡性和竞技性,从而将电子竞技引入到了这个世界,甚至影响了一个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它就是《星际争霸》。这便是科幻的魅力,在游戏行业发展的每一个关口,似乎都有科幻游戏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样是即时战略游戏,《星际争霸》为玩家塑造了一个比《命令与征服》更要宏大的世界——人、神、虫三族在太空进行了一场旷世战争。众所周知,《命令与征服》是以真人过场电影著称,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它更侧重单人任务,而《星际争霸》则更重视网络对战。但不管玩法如何,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RTS风潮里,科幻题材的游戏占据了绝大部分——《黑暗王朝》《横扫千军》甚至国产的《铁甲风暴》为我们展现了一个又一个太空史诗。这些游戏也许没有严谨的硬科幻设定,但精彩纷呈的世界观设定仍旧俘获了玩家的心。


除了这些做成即时战略游戏的太空史诗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里,包括时空穿梭、末日科幻、蒸汽朋克甚至超级英雄题材的游戏同样不少。比如笔者高中时乐此不疲的一款名为《时空游侠》的动作游戏,就圆了我当时的一个梦想——穿梭于人类历史上各个文明的不同历史阶段。这款将科幻题材中穿梭时空这一要素最大化利用的游戏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所以后无来者,是因为这款《时空游侠》太过出色,笔者至今仍清晰地记得我曾借着这款游戏之手到过古罗马竞技场,又去了古代日本的江户,还有我中国的大秦朝……至少,再也没人能将时空穿梭做得有所超越,笔者也很遗憾这个题材至今仍处于搁置状态。


另外一种科幻题材则直到今天仍很流行,比如最近评价异常高的《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以及6月E3大展上很有可能展出的《辐射4》都属于这个题材——末日题材。这个题材也许是科幻中最令人悲伤的一种,因为它描述的是人类文明世界灭亡之后的情景。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类题材才有了更多的警示作用。



说起末日题材的科幻游戏,《废土》和《辐射》就不能不提。如果说《废土》为此类游戏指明了方向的话,那么黑岛的《辐射》与《辐射2》则彻底让我们领略了末日题材游戏所能达到的高度。作为上世纪90年代最伟大的角色扮演游戏系列之一,《辐射》不仅仅有着超高的自由度,更有着科幻层面的深层探讨。在《辐射》游戏的设定中,黑岛天才地创造了一种风格——50年代的科幻风格。读者可能会觉得这个词语有一些自相矛盾,为什么50年代的风格会被称为科幻,其实这种风格指的是在上世纪50年代的人们幻想中的未来世界。所以我们在《辐射》中看到了一些偏离了现实的未来科技:动力装甲、激光步枪、高斯狙击枪……这其实便是六十年前人们眼中的未来。


但是我们必须承认,无论是太空史诗还是末日题材的科幻游戏,基本都可以被归纳到“软科幻”一类中,也就是以科幻为背景,并不十分注重严谨的科技知识。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有那么一个系列,它十分注重科技的严谨,甚至主角都破天荒的是一位理论物理学家——也就是与《生活大爆炸》中谢尔顿的职业一样。这款游戏便是《半衰期》。


游戏设定在一个新墨西哥州内的黑山研究所,主角是理论物理学家戈登·弗里曼。一次意外的物理实验过后,引发了“串联共振”(Resonance Cascade)现象,地球与外星球Xen之间的传送门被打开了,外星生物得以进入地球。虽然《半衰期》是一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但严谨的物理设定加上天马行空的科幻剧情才是它的亮点所在,虽然这个亮点最早还引起过争议。在游戏发布前,很多媒体都并不看好它,原因恰恰是认为它的剧情野心太大。这甚至让游戏制作者Valve找不到发行商,直到他们遇到了伯乐雪乐山。当然,游戏最终的销量证明了雪乐山的眼光十分独到:系列总销量超过2000万套,并成功将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带到了网络——CS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科幻游戏再一次像定义了即时战略那样影响了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历史,《半衰期》功不可没。

三大科幻游戏著名英雄 :


1.薛帕德



作为BioWare摆脱《星球大战》背景、自创世界观的科幻大作,《质量效应》影响了一代角色扮演玩家,它独特的TPS战斗方式、在浩瀚银河中自由探索的玩法以及独特的队友恋爱系统都足以让这款科幻游戏名留青史。而它的主角薛帕德指挥官,则更堪称一代银河英雄。


在游戏的初代,薛帕德还只是一位人类精英战士,他/她甚至会面临银河系其他智慧种族的种族歧视问题。但是随着游戏的发展,他/她最终展现了自身的实力,成为诺曼底号的船长,在3代中击败了收割者,拯救了全宇宙。


也许有人会说薛帕德故事有些俗套,仍旧摆脱不了个人英雄主义的套路,但得益于《质量效应》三代游戏的不懈努力,尤其是电影化的镜头表现形式,让薛帕德指挥官的英雄形象无比高大起来。


2.13号避难所居民



这个名字需要玩家自行确定的角色是贯穿《辐射》和《辐射2》的主角,在一代中,13号避难所的水循环和净水芯片出现了故障,于是避难所居民选出了一位勇敢的居民,走出了避难所,他的任务,便是寻找一块新的净水芯片。在游戏的二代中,主角更是这位无名英雄的后代,他所在的阿罗由村庄遇到了危机,他同样被称作“获选者”,走出村庄寻找“伊甸园创造器”。


至此大家可以看出,在末日科幻游戏中,生存永远是第一要务,这两位英雄都是为了自己所在避难所(村庄)的生存而被迫走向无尽废土的英雄。这一点在Bethesda的《辐射3》以及黑曜石的《辐射:新维加斯》中有所改变:前者主角离开避难所是为了找父亲,后者的主角更是一位邮差。


由此可见,那位无名的13号避难所居民,可以说是所有废土类科幻游戏中最伟大的英雄。


3.凯恩



与其说凯恩是一位英雄,不如说是一位枭雄。凯恩的名字本身取自《圣经》中的该隐,在《命令与征服》的世界观中,凯恩创建了与GDI对抗的NOD兄弟会,散步救世预言。在游戏的1代中,他还只是一位没事就枪毙手下人的疯子军阀——甚至他的扮演者也是Westwood的视频导演Jon Kucan客串的。但没想到的是,这个名叫凯恩的光头一下子就火了,因此在《命令与征服2》中加强了他的戏份,甚至在《红色警戒》中凯恩还对着斯大林耳语了几句。在游戏3代中,凯恩更是“兑现”了自己的预言,带领人类通过外星人的传送门“升天”成功。


三大最不像科幻的科幻游戏 :


1.《刺客信条》系列



一提起科幻游戏,总是离不开外星人、宇宙飞船、星际大战等元素。但是其实很多看起来很不像科幻游戏的作品严格意义上也是科幻游戏,比如《刺客信条》。虽然在玩家的印象中,《刺客信条》一代的主角在中世纪游走于十字军与哈萨辛之间,二代的主角Ezio则是在文艺复兴的意大利穿针引线,后续作品中更是来到了独立战争时期的美国、加勒比海以及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巴黎。但从根本上看,这一切都是源于Abstergo公司对先行者(史前文明)所创造的伊甸园碎片的追寻。主角之所以可在历史中穿梭,是与Abstergo公司的Animus机器分不开的。在这个背景中,云计算、思维控制、出血效应、全息影像等科幻名词比比皆是。由此可见,不管《刺客信条》中的刺客游走于人类历史长河中的哪一段,这款游戏仍是一款带着超越精神的科幻游戏。


2.《最终幻想》系列



与《刺客信条》相比,永远的日式RPG经典大作《最终幻想》系列也许更不像一款科幻游戏,它身上的奇幻元素毕竟太多了。但无论如何,《最终幻想》在业内普遍被认为属于科学奇幻游戏——一种建立在科幻基础上的奇幻游戏。


《最终幻想》系列着实有些太过庞大,因此限于篇幅,笔者没有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科幻游戏这一栏目里介绍它。这个系列最初给玩家的印象也许是RPG,但实际上它的作品中还包括了战略RPG、ARPG、MMOGAME甚至竞速、第三人称射击等类型。不过不管游戏怎么玩,《最终幻想》的背景世界观中都包含有科幻元素。比如飞空艇、陆行鸟,都带有一种蒸汽朋克风格的科幻风格。


通过《最终幻想》我们可以看出,科幻游戏的概念其实十分宽泛,并不是只有冷冰冰的宇宙背景才可以叫做科幻游戏。科幻的精神确实可以无处不在。


3.《使命召唤:黑色行动II》



这是一款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人们认识这个系列恐怕要追溯到十年以前了,在那个时候,《使命召唤》的背景还是二战。随着游戏的火爆,《使命召唤》开始了自己的辉煌之路,游戏的背景也开始一代一代的进化。


玩家的行动从奥马哈海滩开始走向中东、俄罗斯,时代背景也在十年十年的推进,系列本身也最终在《现代战争》这个作品上走向了巅峰。于是问题就来了,时间线还如何继续推进?我们最终在《使命召唤:黑色行动II》看到了答案,那便是科幻化。


《黑色行动II》的背景设在了2025年,在这个时间线上,中国股市遭到了黑客攻击,并最终引发了争夺稀土的新冷战。虽然剧情看起来有些荒诞,但《黑色行动II》确实是一款不折不扣的科幻射击游戏——游戏中各种科幻单兵武器、坦克、无人机为我们勾勒出了一幅属于未来的战争画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