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与逍遥之间,他们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 冰读精选

冰川思享库 2018-11-07 11:03:16

▲点击图片了解图书详情


▲《梳毛、八卦及语言的进化》,罗宾·邓巴 著,现代出版社


读友:cc

时间:2017年9月8日


邓巴教授的统计数据表明,即便是在学术和商业精英往来的场所,他们的谈话中讨论高深技术问题和重量级的学术问题也不会超过1/4。

 

所以,“世界运转依靠的是闲聊漫谈,而不是亚里士多德或是爱因斯坦口中的真知灼见”。所以,精英知识分子所写的高深文章没有超过10000+是很正常的。不管识字率再怎么提高,不管科技再怎么进步,我相信这个比例的增加还是会缓慢得令人愤怒。

 

这两天愤怒的网友,跟愤怒的许知远有些许相似之处:乐观地认为世界是可以被他们改变的,乐观地认为所有人都是可以变成精英的,至少至少,也应该被改变成追求变成精英的。

 

鲁迅评价陀思妥耶夫斯基,“不但剥去了表面的洁白,拷问出藏在底下的罪恶,而且还要拷问出藏在那罪恶之下的真正的洁白来。”挖掘机技术哪家强?还得学学“老斯基”。

 

我觉得看《奇葩说》都能看忧伤了的许知远是乐观的,而在《奇葩说》里搞笑“骚浪贱”的马东反而是悲观的。

 

马东自己承认了:“我的底色是悲凉的……悲凉就是认为一切都是无从反抗的。”所以他跟世界达成了某种和解,他反而不是可以被世界改变的,也不会是可以被社会某些现象伤害到的。——而许知远愤怒了,于是许知远受伤了。

 

我跟马东不熟,纯粹是把我自己的想法投射到了他身上。我觉得我们属于一类人,叫“乐观的悲观主义者”,与世界握手言和,融入其中做一个逍遥者。

 

我还是钦佩许知远们。拯救与逍遥之间,需要更多的人去选择做一个拯救者,说不定世界真的被你们改变了呢。


▲《人间失格》,【日】太宰治 著,澜昕 译,中国华侨出版社


读友:M

时间:2017年9月8日、9日


第一手札。

 

之前有解了一下,这本书写完出版之后,39岁的太宰治就偕同他的一位女友人自杀了。所以成了太宰治的自传体绝笔。

 

这本书是以一位叫叶藏作为第一人称叙述自己自幼到成长的故事,但之前的了解,有知道其实这也是作者从别人反射自己童年到成长所遭遇的故事。

 

也许是童年的遭遇,到导致了主人公叶藏从小不一样的人生观和思想。

 

第一手札开头第一句话就是回望旧事,往昔皆可耻。

 

如果没有经历过非人的遭遇,我想没有谁的往昔是足以用可耻二字带概括的。

 

从小的叶藏就会谄媚的去对待别人,对于生活所需的那些东西,在他看来都大失所望,甚至养成了他对待别人,总是感到畏惧,战战兢兢,更是自卑,他也认为自己是一个搞怪滑稽的怪人。

 

更甚的是,他感觉这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对他来说都无法让他开怀。所以他选择默默承受,不袒露真言。

 

第一手札的这段话,应该是导致他所有人生的阴影。

 

那时候,女佣和男佣们伤害了我,因为他们教会我那件悲哀的事情。直到今日,我仍然觉得对一个年纪尚幼的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是一件最无耻卑鄙的事情,可以称得上是一件残暴的罪行。


第二手札。

 

步入国中的叶藏,仍然是在扮演着搞笑的怪人,虽然他演的很好,还是被竹一给发现了他隐藏的假象,所以他非常害怕,因此他想跟竹一做朋友,以免他把自己认为不堪的那一面给揭穿了。

 

叶藏认为是竹一教会他画画的真谛,并发现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自我。

 

后来他上高中,认识了画室的掘木。掘木带着他抽烟、喝酒、嫖娼,甚至带他去了所谓的秘密活动。虽然叶藏还是扮演着搞笑的怪人,反而让他能独自去面对那些陌生的人,并且处理的游刃有余。

 

在认识了银座的恒子后,也许是心境类似,两人约着跳海自杀,可叶藏却被获救了。家里人对他大失所望,在他被当罪犯捆绑起来后,他反而觉得轻松多了。


▲《祖国的陌生人》,许知远 著,中信出版社,2010年1月第一版


读友:zyj

时间:2017年9月8日


在线读过一些许知远的文章,读他的书,这是第一本。今天读了自序和第一部分向南方。第一部分有两篇文章组成,一篇是:向南方,一次穿越中国的旅行;另一篇是:一个国家的悲伤与勇气。

 

序言中作者指出本书写作的目标:试图展现当代中国社会的深刻的断裂感。人们无法从传统中获取价值和意义,却也享有了没有历史束缚所带来的无边界的自由。

 

向南方,记录了作者爱辉到腾冲线的发现之旅。一个国家的悲伤与勇气则是作者在汶川地震发生后,深入救灾现场的感受,和应对灾难的观点。

 

作者看待问题有独特的视角,文章也提供了很多知识点。如:尧曾建都于临汾;大同是北魏的首都;腾冲是徐霞客旅行的最后一站等等。

 

特别要说一下爱辉腾冲线。在1935年,有一位叫胡焕庸的人口地理学家首次提出,也被称为胡焕庸线。以此线为界,约有94%的人口居住在约占全国土地面积40%的东南部地区,6%的人口居住在占60%左右的西北部地区。

 

作者对于形式和仪式是这样写的:我们是个喜好形式感,却很少有仪式感的社会,形式感要求你和别人一致,你根据别人而调整自己,而仪式感则试图唤醒个人内心沉睡的一些情绪,你自发调整自己。

 

对于灾后的一些现象,作者看到了蕴涵着我们时代的另一场严重的危机:我们情感与理智的双重匮乏。对于灾难和机会,作者是这样表述的:地震既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但它同样给我们一次重新审视自身、社会与国家的机会。

 

人们对这场灾难的反应,像是这个国家巨大的横切面,从中可以清晰看到我们面临的巨大问题。这些问题在日常生活中是被遮蔽的。

 

与读友分享一段林语堂关于爱国的一段论述:我可以坦诚相见,因为我与这些爱国者不同,我并不为我的国家感到惭愧。我可以把她的麻烦都公之于世,因为我没有失去希望,中国比她那些小小的爱国者要伟大得多,所以不需要他们来涂脂抹粉。她会再一次恢复平稳,她一直就是这样做的。

投稿邮箱:622007913@qq.com


【冰读打卡全文请移步这里


“每天读书一小时”由冰川思想库与格致出版社联合举办


(实习编辑:刘璐)


打卡方式


参加读书活动请关注

冰读微信公众号(icereading)


参加“每天读书一小时”活动

打卡专用二维码


读友可以添加微信号:

YL_9842694364

注明“读书活动”,以便邀请入群。




 

带你读书听歌看电影

公众号ID:icereading

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欢迎权利人与我们联系以便支付稿酬,

请于后台留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