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潮 第199期 小说散文版

北方潮 2018-11-06 12:35:14



《北方潮》刊发各类小说、散文、诗歌、游记、美术、书法、摄影等文学艺术作品。欢迎各界文学艺术爱好者关注北方潮、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

来稿请发: ypcw126@126.com




导读:

本期二版

第一版  小说散文版

第二版  诗歌艺术版




作者:许刚




榜样的力量

 

许刚(山西芮城)

 

人的一生,会遇到许多可钦可敬之人。我的一生,最钦佩的人是我的父亲。

 父亲的一生中最令我敬佩的有两件事。一件事是197618日,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逝世,当时“四人帮”尚未倒台,政治舆论导向还掌握在这些人手中,甚至连总理的追悼会都要受到干预。在这种特殊的历史条件下,父亲冒着政治风险,顶着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毅然决然地在西陌公社召开周恩来总理追悼会。父亲在追悼会上,坦明了自己的观点:“我不能因怕受牵连,丢乌纱帽,而不顾及自己对总理的感情。总理一生为人民鞠躬尽瘁,我能有今天,是深受总理的教诲和恩泽,我完全是出自对总理的一份纯真感情。即便是为此丢官,丧失政治前途,我也无所顾忌。”父亲的坦言让在场的人为之感动和震惊。

另一件事是父亲在他确诊为胃癌之后,仍然很乐观,很开朗。他顽强地与病魔抗争,与时间赛跑。他清醒地知道:上帝留给他的时间不多,无情的病魔终究要夺走他的生命。尽管他的身体削瘦的厉害,但他的精神不跨,意志没有消沉。他不仅没有消沉,没有被病魔吓到,反而更加拼命地工作。我不能忘记,也无法忘记,那刻骨铭心的一幕。父亲在住院化疗期间,生命弥留之际,仍念念不忘党的事业和文化工作。在他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仍把文化馆、图书馆、博物馆、电影公司的领导召集到他的病房开会……父亲的敬业精神,忘我的工作态度让在场的人无不动容。当时我真不知能替父亲做些什么?惟一的感受是心如刀绞般的疼。几天之后,父亲因病医治无效,离开了与他朝夕相处的同事,带着无限的遗憾离开了他热爱的事业。那一年父亲才54岁。

在“两学一做”  活动进一步引深之际, 我更加 思念父亲,缅怀父亲,感恩父亲。新时代,新作为,我只有努力地工作,在平凡的岗位上有所建树。也许只有这样,我才觉得心里踏实;也许只有这样,才不愧严父的教诲。


 


 

作者简介:

许刚,笔名亦复,网名神采飘逸,吕仙故里追梦人,山西芮城人。自幼爱好文学,喜欢写作,一直从事文字工作,运城市文学艺术协会会员,曾在报刊,杂志发表散文、诗歌、小说一百余篇,30多万字。






作者:常剑花


  


《阴界阳界》故事梗概


二十年前,随着亚洲风暴的爆发,这部中国罕见的魔幻现实主义惊天之作,悄然在晋省一个煤炭小镇诞生。作者以史诗般的神话形式,描写了亚洲风暴前后晋省煤炭行业的兴衰状况。随着社会私有资本概念的逐渐兴起,人们的精神世界发生了惊人的变化。贪欲膨胀,罪恶横行,倾斜的心理快速地制造着社会恶业。故事以全国六大统配煤矿之一的锦鸡矿务局为中心,揭示了大型国企由鼎盛走向破产的丑恶内幕。小说后半部,撩开重重的现实迷雾,作者大胆地描写了晋省建国以来第一次规模最大的工人上访事件。揭示了亚洲风爆后煤炭低迷时期的民生困境,上感苍天下泣鬼神。作品的神奇与厚重,令人惊叹乍舌。读后掩卷沉思,无不感到头顶三尺神明的存在,和大地芸芸众生的重望。




 

阴 界 阳 界

 

常剑花  

(山西原平)

 

(上接 北方潮 第198期)

 


八十七

阎龙飞毁灭的那个晚上,阎白慧被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着无法解脱,于是她便从作巫法的密室中走出来透气。抬头之间,阎白慧从暗夜的天空中偶尔看到,一场灿烂的流星雨在夜空划过,如同刺目的焰火一样。在很短的时间内,夜空中的流星璀璨一时,随即坠入无边的暗夜。像其他有诞生有死亡的天体一样,一颗彗星就这样崩溃。

阎白慧随着这颗彗星的崩溃发出尖锐地喊叫,惊扰了周围的居民们。他们从阎白慧的嘴里听到,她的儿子阎龙飞遭遇了不测。不明真相的人们跟着阎凤翔带来的好几个破案警察,在阎龙飞的前妻裴玉端处看到暴死的阎龙飞,当然在阎龙飞的尸体边同时看到沾血的裴玉端遗书。人们倒吸了一口冷气,搞不明白为什么柔弱而善于容忍的天使裴玉端,会不顾毁灭自己的后果来杀掉已经离婚的丈夫阎龙飞。

料理完儿子阎龙飞的后事,阎白慧心态极度混乱,她把自己关在挂着黑色窗帘的密室里,揪乱假发咬碎假牙地强忍着满腔愤慨;她甚至为了发泄私愤,砸坏了协助她搞巫术的那只乌鸦的笼子,那只乌鸦见失去了自己的房间和床榻很伤心,就趁阎白慧不注意当中飞出密室到一处树林里寻找自己的生存价值。

阎白慧就这样一直怀着仇恨修炼自己的功力,直到锦鸡矿务局破产后过了有一段时间,从省城回来的女儿阎凤翔跟她说,她在干爹孟庭辉安排的煤炭大酒店干总经理非常得心应手,不日在她生日那天,干爹把此酒店当生日礼物送给了她,她这才知道像这样效益可观的实体干爹在省城就有好几处。阎凤翔还告诉母亲,他干爹有不为人知的神拖鞋和神拐杖,还有价值无可估量的许多玉器。很多年以前她干爹就靠这些和手中的权力给她存起爱女基金,存到现在已经积累成不为人知的天文数字。干爹告诉她,单等他隐退官场的时候,他就带着爱女基金与他的干女儿远走高飞,到国外快乐地安享晚年。


阎凤翔这次回来是专门接阎白慧到省城去享荣华富贵的。阎白慧听说后不但不同意反而拿出一张黑色烫金字的委任状告诉女儿,她这个与人为恶、盼人遭殃、人称忿怒的泼妇、罪恶的巫婆、狂妄的妖妪,靠着聪慧的天赋和不懈的努力,荣获了联合国巫界组织的神巫金奖,不日将起程到联合国巫界组织所在地去赴任付秘书长。她是大器晚成老有寄托,当然值得可喜可贺!成功之余让她难以平衡的是,上天惩罚她让裴玉端杀死了她的儿子阎龙飞,使宇宙间遗憾地崩溃了一颗醒目的彗星。毕竟曾拿过联合国神巫金奖的她,不会就这样轻易地咽下这口浊气。所以在她即将走马上任之前,女儿已经有所归宿的她,将放心大胆地干些令锦鸡矿务局人们瞠目结舌、世代难忘的巫活,以雪她丧儿之耻。

在阎凤翔宝马华服跟母亲告别之际,阎白慧挺神秘地告诉女儿,彗星的死亡形式很多,有的像阎龙飞那样在暗夜崩溃,有的和其他天体相撞而毁灭,也有的每次接近太阳的时候受热蒸发,损失一些气体最后彻底瓦解。她反复嘱咐女儿,将来到国外定居,千万不能到气候太炎热的国家,那样女儿的命运将有被蒸发的危险。阎凤翔听后请母亲放心,说她跟干爹将来会选择全球温度最适宜、风景最旖旎的地方居住。

确信女儿返回省城后,阎白慧凶相毕露,孤注一掷地把自己关在吊着黑色窗帘的密室,她首先不吃不喝一直在密室中呆了两天两夜,用些不为人知的咒语和巫法,将《魔法大全》上一些毁灭性的巫术应用到极致。等她披头散发身心疲惫地再从黑色窗帘的密室中走出来时,她的眼睛里看到的全是她所作巫术的恶果。


阎白慧从陶沟人的叙述中知道了这次灾难的经过。原来,前两天沃野市气象台向全市发出的天气预报是晴转多云,其中包括锦鸡矿务局。谁知第二天早晨天气突然变得不可捉摸,天空黑沉沉的,密布着厚厚的乌云,紧接着老天沉下黑脸,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这时有两股风暴气流正以惊人的速度向锦鸡矿务局汇拢过来。一股从北部席卷而来,另一股则从西南面肆虐地扫来。这后一股风暴比前一股风暴更为猛烈地向锦鸡矿务局袭来。这两股风暴夹攻着呼啸着、翻腾着,好像要将锦鸡矿务局摧毁似地。风暴持续到下午,黑云低垂的锦鸡矿务局又被7级西北风刮得折大枝折小树飞沙石。此时,气温骤降寒气逼人的锦鸡矿务局转瞬间狂风大作大雨倾盆。稍后雨略小但夹杂着飘起了黑色的雪花,随即雨夹黑雪越下越大,接着狂风卷着大雪扯棉撕絮地大下起来,顿时把锦鸡矿务局变成了黑雪世界。

第二天凌晨大风和黑雪停歇几分钟后,西北风再次刮起来而且越刮越大,雪花随风而起也越下越大,两股风暴同时在锦鸡矿务局上空盘旋,来自北方的冷气团互相碰撞之后滞留在这里,形成可怕的黑雪暴。早晨6点人们在寒冷中醒来开门一看,遍地皆黑周天寒彻,这场可怕的黑雪暴还在继续肆虐,狂风夹着大雪,残暴地蹂躏着多灾多难的锦鸡矿务局。直到黑雪暴持续38小时之久,致使锦鸡矿务局路边的树木被折断、电线杆被刮倒、道路中断、通讯联络困难,许多房屋遭到严重破坏。

黑雪暴发生后,国家火速地派人力物力对灾民们进行救助,并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了道路和通讯,以及修复好遭到破坏的房屋。正当人们准备喘口气,好好重整旗鼓的时候,也就是大巫婆阎白慧该起身到联合国巫界组织去赴任的日期。为了完成她计划的所谓报仇雪耻,她把上任期推迟了五天五夜,把自己关在那间挂着黑色窗帘,已经打包好行装的密室,微闭双目、不吃不喝,口中念念有词,做起她献给锦鸡矿务局最后的巫法来。


于是如注的大雨,呼啸的山风、洪水暴涨的黑蕴河,同时出现在锦鸡矿务局人们的跟前。绵绵的低云与浓浓的水雾将锦鸡矿务局遮盖的严严实实。在连续几天几夜的暴雨侵淫下,人们发现了一系列可怕的现象。在锦鸡矿务局古滑坡两侧的边界裂缝上,增生了许多平行排列着的羽状裂缝,并呈阶梯向外展开。山坡上的老坟堆和陡坎不断崩塌,坡上某些地方又突然鼓出。古滑体前缘陡壁正在日夜不断的崩塌,且不断扩大着规模,大石块不时地翻滚而下。梯田旁,石垒墙多处倒塌,荒野中随时都可以听到石块的相互撞击、摩擦声。

较大规模的山体滑坡已迫在眉睫。大地开始发出可怕的声音,在高耸的锦鸡山上,隐隐从地层深处传来了连续不断的中啮咬声。接着,一阵火烧般的热风从山坡刮来。此时那些陡壁那些山峦显得及其狰狞可怕,山脚之下,一股股喷涌而出的沙石泥浆,伴随着异样的声响,增加了周围的恐怖气氛。


就在大巫婆阎白慧准备站起身来收拾行李的那一刻,锦鸡矿务局好几个山崖出现了开裂和崩塌,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岩石翻滚而下,接着山体也开始下滑,从高处直扑山下洪水滔滔的黑蕴河。

不说究竟有多少良田、牲畜等生命财产被毁,只说锦鸡村有一位很善良的老太婆,曾把自己的如许美食恭敬地端给一个跛脚的乞丐吃,这个乞丐正是八仙中的铁拐李所变。铁拐李吃完老太婆送的美食后,指着锦鸡村村长邱振宇挪到村土地庙门口的那对石狮子对老太婆说:这石头狮子的眼睛若是红了的话,当地就要遭灾了。到那时候你要赶快想办法离开。自从那以后老太婆每天都去看石狮子,一天竟能看七八遍,人们觉得奇怪,便问她这是为什么?老太婆把神仙的话告诉大家。人们不相信,更有些好事的人想骗她,就暗地里用红颜色把村土地庙门口的那双石狮子眼睛涂红。就在巫婆阎白慧五天五夜在密室制造山体滑坡的第四天,老太婆不知有人捣鬼,见石狮子眼睛红了,边喊便跑,纠集了一些村人跑到他乡,谁知竟弄假成真,他们刚离开锦鸡村,就听到锦鸡矿务局山体滑坡的消息。

锦鸡矿务局遭受到黑雪暴和山体滑坡的大灾难后,大巫婆阎白慧终于出了丧儿的恶气,达到了报仇雪耻的目的。她的计划实施后她便带着作魔法和巫术的行李,骑着一把价格昂贵的银扫帚,飞上天空去联合国巫界组织赴任。谁知她还没有飞出晋省的地界,由于作法太狠耗尽内力,她竟坠入养蛇场的大型池子里,很快她就被毒蛇包围并命丧黄泉。她之所以有这样的结果,是上天对她制造灾难涂炭生灵的报应和惩罚。

 【插图摄影  王晋东(山西代县)】



作者简介:

常剑华,原平东下庄人,当过记者,编辑,中篇小说《十七岁》在山西文学发表,长篇小说《花期》由北岳出版社出版。曾在省内外发过大量的新闻、电视专题、诗歌、散文等。现供职于同煤集团企业。





总编寄语:

为了培养和发现人才,推广优秀文学作品,经过我们深思熟虑、精心策划推出了大家有用武之地的公众平台——北方潮。

 

北方潮的宗旨是:

展现山西风采,繁荣北方文化,宣扬地方特色文学;传递生活信息,发现和推广优秀作品;彰显人生理念,诠释正确的人生观;培养优秀人才,激励大家的创作热情;为实现中国梦鼓与呼。

北方潮容纳的内容主要是:北方风貌与地方风土人情故事;对人生价值的探索与典故及外域的优秀作品等等。采用小说、散文、诗歌、游记、美术、摄影等文学艺术形式来反映。欢迎各界文学艺术爱好者关注北方潮、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

来稿请发: ypcw126@126.com

 

《北方潮》征稿及注意事项

投稿方式:凡创作的小说、诗歌、散文、故事、游记、杂谈、评论、摄影、美术、书法等首发的作品请发至北方潮电子邮箱。同时将个人高清照片和100一150字的简介一并发来。也可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通过群里发来。

注意事项:

1.必须是原创作品,严禁一稿多投。文责自负。来稿不支付稿酬。

2.请在邮件标题上标明:投稿北方潮。写清文体。稿子的题目下面写上名字。

3.发来的稿件如两个月内未采用,本人可自行处理。

4.打赏金将用于《北方潮》平台维护及《北方潮》编辑运作。

欢迎来稿感谢支持。我们随时热情等待你的到来。




《北方潮》编辑部

总编:侯兴生

编辑:陈太平  史华忠  王晋东  蔡咏梅


投稿信箱:ypcw126@126.com




阅读读更多精彩内容,扫二维码关注《北方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