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恐怖小说:公寓诡事

见诡 2018-06-16 14:43:52

我相信怪怪的你,已经关注了怪怪的我。

《梦想家中文网》

见诡:一个有趣的公众号

〖据民间传说,人死去后有“三七”之说。其中“头七”为亡人游魂思亲之时,了却心愿后方可升天堂抑或入地狱。然无人得知其详。毕竟,我们都不曾死过。


——题记〗


【1.公寓】


痛,头痛。


我几乎是被剧烈的头痛给折腾醒的。


也不知道这头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好像已经有一个世纪没让我睡过好觉了。


时针指着六点整,该起床了,今天晚上阿杰要来。


每周二、三是我俩相会的日子,我得赶早市去买猪腔骨,海带也是早上的新鲜,阿杰就爱喝我煲的猪骨海带汤。


掀开被子,我侧过身,拿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喝了口水,一阵透骨的凉,让我立时清醒了许多,疼痛似乎也缓和了不少。


我艰难地爬下床,穿上拖鞋,慢慢往浴室走去。脚底下轻飘飘的,头却重得像个西瓜,直往下坠。


踉踉跄跄推开浴室的门,浴室里惨白的灯光令我打了个激灵,我两手在胸前使劲抱了抱,希望这样能暖和点,但好像无济于事。我哆嗦着抓起了牙刷。


抬头望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可能没有休息好,眼圈有一点发黑。我用手指轻轻来回在眼帘周围抹了几圈,龇了龇牙,微微笑了笑,想让自己提起几分精神。


不能大笑,据说大笑容易起皱纹。


阿杰并不介意我有皱纹,可是皱纹永远是女人致命的天敌。


我机械地刷着牙,望着镜子里自己扭曲的脸,想着一会儿要去买的东西。


水龙头里的水一点也不热,温温的。物业管理现在是越来越差劲了,居然开始连热水都不给足了。


我仔细地洗着脸,希望把一晚上的秽气洗干净,还一个清爽精神给自己。猛扑了两把水冲去泡沫,我顺手抓起水池边的毛巾轻轻吸干脸上的水珠。


嗯,总算灿烂了许多,我不由给镜子里的自己一个会心的微笑。


忽然,好像有什么在背后一闪而过!


谁?我心里一颤,脊背上立刻冒起了鸡皮疙瘩,猛地一回头,望见挂在门后的灰色浴巾,我暗自嘲笑起自己来。


唉,早就习惯了一个人住,居然还是会疑神疑鬼。难道是因为跟阿杰分开的时间太久?现在,就算阿杰刚离开一天,对我来说,都像是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一样。


我似乎越来越离不开他了。我真的有那么爱他吗?可为什么跟我初恋时那种感觉完全不同?可是,如果我不爱他,又为什么会对他如此依恋?


拉开镜子,我从背后暗橱里取了把梳子准备梳头。刚一关上,立刻有一张脸从镜子里蹦入了我的眼帘。


啊!我尖叫一声,梳子从我手中飞了出去,扭头,转身。我紧靠着水池,一手死死扣住水盆的边,一手拽着胸口的睡衣护在面前,歇斯底里地叫着,眼睛狂乱地四下搜寻着身后的每一寸空间。


梳子撞在浴室的墙上落在了浴缸里,又在浴缸里来回滑动了几下,缓缓地停了下来。


浴室里除了我什么人也没有。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一个卷头发女人的脸!那绝对不是我的脸!


不,不,我不会看错的!那肯定不是我!可是,可是……


是幻觉,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头疼引起的!这么一想,我疯狂的喘息开始平复,剧烈的心跳也放缓了。我不能再胡思乱想,赶紧洗完该出门了。


换下睡衣,我随便套上一条棕色皮裙。今天似乎有点冷,我拿了件裘皮衣披上。


我在门边的鞋柜里扯出双平底鞋,想了想,又塞了回去。还是穿我的红高跟鞋吧。那是阿杰买给我的第一双鞋。虽然我已经有了满满一鞋柜各式各样的鞋,但这一双,我穿了这么多年都一直没舍得扔。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要穿上它。


定了定神,我对自己说,好了,从现在开始一定要精神起来!还有不到十一个小时阿杰可就要来了。脸上微微挂着一丝笑,我打开了门。


呼!一阵阴阴的风贴着门缝急急地蹿了进来。


风盘旋着自下往上腾起,风里还卷着一团纸灰。


呸,呸!我吓得忙退后几步,纸灰差点没扑我一脸。我手忙脚乱地挥打着纸灰,一股无名的怒气打心底里升了上来。


“谁这么缺德呀!你家死人了,干吗跑我家门口烧纸呀!真他妈生儿子没屁眼!现在这些人怎么回事?物业怎么也不出来管管!这要是着火了怎么办?”我一边大声骂着,一边恨恨地将门边的纸灰往外踢。


吱呀!对面的门开了,走出一个中年女人,一副农村妇女的打扮,一袭黑褂子,短短的裤腿下,露出两段惨白的小脚脖子。


408不是一直住着个光棍老头吗?怎么会出来个女人?


我心里一阵犹豫,呆呆地望着她幽幽地向我走了过来。到我面前,中年女人和气地堆起笑容,盯着我的脸,我几乎可以数得清她脸上的皱纹。“怎么了,小姑娘,一大早发这么大的火?”


“我,这……”我被她直勾勾的眼神望得有点不好意思,不知该说什么。


中年女人低头望了望地上,慢条斯理地说:“哦,一定是有人不懂事乱烧纸。不要紧,等会儿我通知管理员来扫干净就是了。”她的声音里充满了诡异,令人有些不寒而栗。


她佝着腰,一步一缓地往楼道另一头走去。没走几步,她忽然停下来一转身,回过头来,冲我阴阴地一笑:“你刚来的吧?”说完,一摇一摆地消失在拐角。


什么刚来?你才是刚来的吧!我在这儿都住了三年了!一定是对门的老头死了,不知什么时候又换了这个乡下女人搬进来住。现在这公寓什么人都能住进来,只要你有钱。现在的人也真看不出来,这么个表面穷酸的老太婆,竟然也能住进这样的高档公寓。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


我倒不是歧视什么人,只是……哼,管他呢。


我关上门往电梯走去。


【2.怪感觉】


出了电梯,门口一个矮墩结实的管理员冲我礼貌地笑笑。


我从来也不知道这些管理员姓什么、叫什么。他们似乎总是不固定,三天两头地换。我丝毫不想认识他们,跟他们套近乎。


这栋楼里,我谁也不想认识,只想平平静静地过自己的日子。


什么时候他们又换制服了?有钱干吗不把热水供应弄好!就知道收钱,光想着自己了!


一肚子的火,我没理他,更没正眼瞄他,挺了挺胸,径直向大门走去。


我感到后面有两道灼热的目光,射在我裸露出的半截背上。


哼,男人都是一个德性!天下哪有不爱偷腥的猫?就这么看看,他们也能过瘾?他们会不会在心里瞎琢磨、胡思乱想?


那他们都会想些什么?


我忽然有了一种被剥光衣服的感觉,赶紧加快脚步,逃出了公寓的大门。


小区里的肉铺和超市离我住的B座不远,穿过楼前的小公园就到了。


外面的天阴沉沉的,很闷。


肉铺里的伙计似乎也很闷。


我从来就不知道这不大的肉铺里到底有多少伙计。反正今天这个高高瘦瘦腆着个大脸的我就没见过,也许见过忘了,谁记得。


我谁也不关心,除了阿杰;我也不需要谁来关心我,除了阿杰。


这个世界,除了阿杰,我谁都可以不要。


不过,他似乎记得我。


男人似乎总是跟每个美女都很熟的样子。


“来了?”他丑丑地笑。


“我要腔骨。”


“哦,有!”刚说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突然从案台底下拖出半截猪甩到台上,那猪还滴着血!


我吓了一跳,捏着鼻子慌忙退后了好几步。


皱着眉头,我不耐烦地说:“你这是干什么?我只要腔骨!”


“哦,好。”他应着,飞快地舞着刀在半截猪身上游走起来。


我不得不佩服他娴熟的刀法,就像是在看雕刻家创作一件艺术品一样,我看得有点目瞪口呆。


不一会儿工夫,肉和骨头被奇迹般地分成了两堆。


“要多少?”他憨憨地问,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我。


“就要那一块。”我远远地指着,生怕沾到血或者肉屑什么的。


他在围裙上找了块稍微干净点的地方,蹭了蹭那双油油的手,然后找了张纸,裹好腔骨放进塑料袋里,递给我。


我一手接过正要掏钱,忽然脸腾地一下通红。


“我,我……”我嗓子里仿佛卡了块骨头一般,支吾着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了?”他目光直直地望着我。


“我,我出来太急,忘了带钱包。”我尴尬地说,提着腔骨的手僵在半空中,不知道是不是该把腔骨递还回去。


他笑:“呵,不要紧。下次一起算吧,没关系的。”


“我真的是……”大家不是很熟,我可不想让他以为一大早我就来骗腔骨吃。


“真没关系,我知道,你住B座405对吧?”


居然连我住在哪儿都知道!


“下回一起给就行了。你还要些什么?”他木木地笑。


我本来应该感受到他的一腔热情的,可不知为什么只觉得一阵怪怪的寒。


“你,你这有海带吗?”我犹豫了一下之后问。


“你等会儿。”说完,他一溜烟转进了里屋。


出来的时候手里托着一大块鲜海带。


肉铺什么时候也卖起海带了?


我本来只是随便一问,想不到他们还真有,怎么以前就不知道,害得我平时还要跑两条街去买。


“那就谢谢你了!改天我一定送钱来,要不你现在跟我上去拿也行。”


“不急,不急,没事!改天吧。”他点头哈腰,“我忙着呢,一时也脱不开身。”


提着腔骨和海带我匆匆地往家赶,一大早起来就觉得不对劲,出了门还是感到浑身不自在,好像有千百双眼睛在暗地里盯着我看似的。


一路上我低着头只想赶紧回家。


【3.阿杰】


锅里煲着汤,满脑子想的却是阿杰,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他,从分开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想,每次都是一直想到周二再见到他。


叮当!门铃响了,一定是阿杰!


“阿杰,是你吗?”我飞快地关小了火,冲出了厨房,直往房门奔去。


阿杰进了屋,放下提包微笑着过来搂我。


顾不得身上还围着围裙,我一下扎进了他怀里。“都快想死我了!你怎么才来呀?”我撒着娇。在他的怀里,我总算感到了一丝温暖。


“每次不都是这个时候来吗?”阿杰在我耳边细语着,他的舌头轻轻舔着我的耳垂,痒痒的,心头一阵酥麻的快感。


“我也很想你。”


“骗人!”我故作生气地推开他,“要真想我,怎么一个礼拜才来两天?”


“又耍小孩子脾气了。”阿杰开始脱外套,“嗯,好香啊!什么时候可以喝汤呀?我饿死了。”


每次这个时候他都故意岔开话题。


“今天没汤喝!”我没好气地说,“也不知你是冲我来的还是冲汤来的。”


阿杰笑了,过来从背后搂着我。


“我都冲。”他轻吻着我的脖子,“没有你哪有汤啊?”


“算,算你还有点良心。”我颤声回过头去接他的唇。


“你,你爱我吗?”躺在阿杰的怀里我柔声地问。尽管每次这个时候我都会问这个问题,尽管他也每次都不会回答,但我还是要问。


“阿杰,你爱过我吗?”我微微抬起头在黑暗里望着他。


“傻瓜。”阿杰爱抚着我的头,“你怎么永远也长不大呢?总是问这种犯傻的问题。我对你到底怎样,你不知道吗?”


“我就是不要长大,我永远也不要长大!”我紧紧地搂住了他。


“我有些饿了,汤好了吗?”阿杰吻了一下我的额。


“不,你今天一定要回答我这个问题!我是认真的。”


“我们不是说好不认真的吗?”


“可是,我……那你就像别人一样假装哄我一次不行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那你就骗这一回!”


阿杰爱抚的手停了下来,静静地一动不动。许久,他淡淡地说:“不,我绝对不会骗你。”


唉!我叹了口气爬了起来,整了整头发,起身就走。


“我,爱你。”


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身后隐隐传来。


我知道,我就知道!


我没有回头,径直往厨房走去,泪水悄悄地从我脸上滑落。


我没有去擦,我已经好久没有流过这样的泪了。


我真的希望,天天都能让我流这样的泪!


我愿意!


客厅,沙发上。


我依偎在阿杰的怀里,乱摁着遥控板,怎么找不着平时爱看的凤凰台了呢?


阿杰眯着眼在养神,忽然打了个饱嗝。


“哦,对不起!”他略带歉意地说。他总是那么有修养。


“谢谢!”我笑。


他迷糊地望着我,没搞懂什么意思。


“你这是对我的手艺最好的夸赞。”我柔情地抬起头,顽皮地望着他。


“好了,赶紧洗澡睡吧,明天我要早起回一趟香港。”


“不是礼拜四才走吗?”我有点不高兴,轻轻戳了他一下。


“有事要回家一趟。”


“哼!”我生气地一把推开他,“我就知道,其实我在你心里一点也不重要!”


“小傻瓜,你在说什么呢?”阿杰一把将我拉回他怀里,轻轻安抚着我。


“人家好不容易等到你来,床还没睡暖就又要走!”我眼圈开始有些发红。


“好了,好了。下次一定多抽点时间陪你。”


“我不要你陪!”我赌气地跳了起来。


“你去哪儿?”


“洗澡,睡觉!”


【4.幻影】


浴缸里的水温温的,这哪叫什么热水?改天我一定要好好去反映一下!太不像话了。


水不热,腾起的水蒸气倒还不少,弥漫了整个原本就很狭小的浴室,幽暗的灯光被水汽弄得朦朦胧胧的,更令人昏昏欲睡。


躺在水里我眯着眼,手轻推着水波冲击着我的脖子,总算有了一丝畅快的感觉。


要是阿杰在旁边多好。


以前我们都是一起洗澡的,他就喜欢我给他搓背。


真应该叫他一起来洗。唉,谁叫自己一时赌气先跑了进来呢?


我正迷迷糊糊地想着,眼角的余光无意间瞄到了外边。


隔着薄薄的浴帘,隐约有一个人影正向这边走来。


算他还有几分情调。我以为他真的会让我一个人郁闷地泡澡。


心里不由得一阵欣喜,我一把撩开了浴帘想给他一个惊喜。


霎时间,一个健硕的留着长发的陌生男人赫然出现在眼前!


啊——啊——啊——


我发了疯似的狂叫起来,由于紧张,身子向后倒去,浴缸里的水顿时汹涌地把我淹没了。


我两手绝望地在空中狂乱地挥舞着,希望抓住些什么把自己从水里扯出来,可是却什么也抓不着!


两只脚也抬到了半空,下意识地胡乱蹬踢着,水花被踢得四处飞溅。


恍惚间只听到“砰”的一声,那是门被撞开的声音。


等我睁大眼睛看清楚周围的一切时,发现自己已被拽出浴缸躺在了阿杰的怀里。


“阿杰,阿杰!”我颤声喊着。


“好了,好了,没事了。”阿杰柔声安慰我,“放松,放松,你都快把我掐死了。”


睫毛上的水珠彻底滑去,阿杰担心焦急的脸占满了我整个视线。


这时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正湿漉漉地裸身缠在他身上,两只手死死地掐着他的脖子。


我赶紧松开双手,突然,泪忍不住倾泻而出。


我埋在他的肩上大哭起来。


“呜呜,阿杰,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小傻瓜,我不是在这里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害怕。”我抬起泪眼伤心地望着他,“刚才,刚才我真的看见有一个男人,那不是你。”


“别瞎想,你看,现在除了我还有谁呢?”


“多陪我两天好吗?我真的很害怕。一大早起来的时候,我头疼得厉害。你知道吗?洗脸的时候,我在镜子里就见到了一个陌生女人,刚才又是个陌生男人。”


“别想太多,你要多注意休息。”阿杰抱着我往房里走去。


“我就是瞎想那也是因为老是自己一个人,我是说真的,明天别走好吗?”我哀求道。


“多出去走走,买买东西,钱还够吗?”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


“好了,早点睡吧,我明天要早起。”


【5.阴阳殊途】


夜幽幽地深了,阿杰已经伴着疲惫沉入梦乡。


望着他睡去的样子,我心底涌起一丝爱怜,伸手取过床头的毛巾,轻轻地为他揩拭着额头的汗珠。


我感到很满足。要是每天都能这样守着他睡,我宁愿用我的一切去交换。可是,明天一早他就又要投向别人的怀抱。明天的这个时候,为他擦汗的将不再是我。


阿杰,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爱你!我真的什么也不要,我只要你!只要和你永远在一起!哪怕今生无缘,我也要来世;哪怕生不能做夫妻,就算是死……


望了望手里的毛巾,又望了望他的脖子,我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不!阿杰,我不想你死,我也不想死啊!泪水如决堤的洪水般奔流而出,昏昏沉沉中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一大早醒来的时候,又是头痛,眯着眼摸摸身边的床,空空的。


人呢?这么早就走了吗?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平时他不是这样的。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好像客厅里有动静。


阿杰一定还没走。


“阿杰,阿杰!是你吗?”


没有回答。


他不会听不见。


不是他,会是谁?我的心立刻紧绷了起来,心跳在加快。


我摸索着下了床,来不及找件衣服披上,也顾不得穿鞋,我光着脚悄悄地猫着腰往客厅摸去。


客厅里的声音停止了,静静的,静得令人害怕。我的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儿。


客厅里的一切依次缓缓地映入我的眼帘。


“阿杰,是你吗?别吓我。”我怯怯地轻呼着。


没人回答,什么人也没有。突然隐约有脚步声,然后“吱”的一声,是大门打开的声音。我立即扭头往大门方向望去,“阿杰,阿杰——”


看到的只是被拉得半开即将合上的门,我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不停地呼唤着:“阿杰,别走,等等我——”刚冲出来,门在身后“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的目光在楼道里四下找寻着阿杰的身影,可是,可是,什么也没有。


空空的,空空的!阿杰呢?阿杰呢?我惊慌失措,光脚定定地站在门口。


“你怎么了?”一个空洞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我急忙一定神,看了过去。


408房的那个中年女人正背着手站在我面前,仰头望着我,眼神怎么那么恐怖,好像还闪着绿光。


“我,我……”我支吾着,“你刚才看见我老公了吗?”


中年女人缓缓地摇了摇头,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脸。


“我明明看到他出来的。”我下意识地说。


“什么人也没有。”中年女人幽幽地说,“唉,干吗不好好呆着,作孽啊。”


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慢慢地我回过神来。


“哦,不打搅你了。”我强笑地说,“对不起,我先进去了。”


“进去?”中年女人诧异地盯着我,“你已经进不去了。”


“你在说什么?”我开始有点不耐烦了,真是莫名其妙。


不再理她,我转身去开门。


开门的时候,身后传来那个女人的声音:“你现在可是遇到大麻烦了啊……”


神经病!我心里骂着,使劲扭开了门冲进了屋。


进屋一抬眼——啊!这是哪儿?


这明明是我家,才几秒钟的事,怎么,怎么所有的摆设,所有的一切都那么陌生?


更令我大吃一惊的是房间里居然还有陌生人!


“你,你们是谁?”我大吼,“这是我的家,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我仔细一看,房间里有三个人,他们面前还有一张矮桌,桌上摆着一鼎香炉,炉上燃着三支香!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陌生的穿灰袍的中年男人,他身后是一男一女。


男的竟是昨晚我在浴室里见到的那个长发男子,女的顶着一头卷发!


“你们是谁?”我惊恐得怒喝起来。


他们好像没有听见我的话,那一男一女根本就当没看见我一样,定定地站着不动。


灰袍男子嘴里在嘟囔着什么,忽然睁开了眯着的眼睛。


“阴阳殊途,两不相犯。既往阴间,望你不要再骚扰凡间生人,早日得以安息。”


“你,你说什么?”我两手颤抖指着灰袍男子,“你、你才是死人!你是!我不是!”


“唉,你们两人情孽已了,何故再扰凡人。每逢初一十五,清明祭日,一定为你多烧纸钱,愿你早日投胎转世。”


“不,不是的!我没有死!你们给我滚出去!”


我随手抄起门边桌上的一个花瓶,奋力向他们砸去。


花瓶正好砸在摆香炉的桌角,轰然粉碎。


灰袍男子一惊,化掌为指在香烟之上绕了一圈,突然急指过来,大喝:“好厉害的女鬼!不得放肆!”


顿时,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6.被捕】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孤独地躺在客厅里。


头疼得厉害。


我忙环视四周,屋里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先前是怎么回事?我明明……


“砰砰砰”!有人在敲门。


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嘴里疲惫地应着:“谁呀?来了。”


我简单理了理蓬松凌乱的头发,扯了扯皱了的睡袍,打开了门。


门口一高一矮立着两个人。


矮个敦实的正是大门口的管理员,瘦高个长着一张马脸的居然是肉铺的伙计!人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制服,神情肃穆。


“哦,我这就给你猪腔骨和海带的钱。”我忙笑着说,就要转身去拿钱。


管理员突然开口说:“你现在马上跟我们走,其他什么都不用管了。”


“跟你们走?出什么事了?”我惊立在门边。


肉铺伙计说道:“有人投诉你骚扰四邻,你不能在这里住了。我们给你安排了新的地方。”


“什、什么?你们这是……不!我不走!这是我的家!”


两人不容分说上来一左一右架着我就往外走。


“你们这是干什么?这里是我的家呀!”我哭嚎着,挣扎着,但一切都无济于事。


我隐约看见408的中年女人远远站在楼道另一头,她身后不知怎么呼啦围了一大群我不认识的人。


他们都是这里的住客吗?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我奋力从管理员的臂弯里挣脱出一只手,远远地伸向408的女人。


“你认识我的,你知道我是住在这里的!快告诉他们,快告诉他们这里是我的家呀!”


管理员扭过我的手,我再也动弹不得。这时候,身后隐隐传来那中年女人幽幽的声音:“好好呆着有什么不好?大家互不打扰,相安无事。干吗去骚扰人啊……”


【7.女鬼】


紫金花园B座405房,长发男子急切地望着灰袍男人。


“怎么样,大师?没事了吗?”


“我已经替你将女鬼‘请’走了,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事了。”


“是真的吗?”卷发女人松了口气说,“真是吓死我了。这么说那天我在镜子里看到的真的是那个女鬼啰?您没来之前我可是在门口烧了不少纸钱。”


“是啊,是啊!”长发男子附和,“肯定就是她!自从那次看到一个女鬼泡在我们家浴缸里以后,我再也不敢在家洗澡了。”


“骗人!”卷发女人用手狠狠地一戳男子,“我看你是故意找借口出去会二奶!”


“别瞎说,我发誓!”


“好了。我该办的都办完了,你们——”


“哦,对对,这是红包。小意思,您收下。”


“呵,那我就不客气了,多谢!也烦你们为我卖个广告,传个名声,以后谁家有事记得一定找我。”


“那是、那是!谢谢了,您慢走!”两人恭送着大师往电梯走去。


“大师,有件事我还想问一下。”长发男人在身后说道,“你不是说死了两个人吗?怎么我们才见到一个?会不会……”


“呸、呸!”女人一巴掌将男子打了回去,“大吉利是!好话不说,尽拣晦气的讲。”


大师在电梯里回头一笑说:“放心吧,应该没事了。如果真有什么随时找我就行。”


“好好,大师您走好!”女人望着渐渐关上的电梯门挥着手。


电梯外隐约传来女人的喝骂声:“你偏要住公寓,见鬼了吧!赶紧把它给我卖了换洋楼!要不我明天就搬回娘家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