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文化网B版|| 《远去的猴子崖》(何郑)

1号文化网B版 2019-01-15 12:38:48

~~~  温馨提示:为了您的健康打造绿色平台 ~~~


总第267期  实行终审:第97期

……名曲欣赏……



      作者简介: 何郑,笔名雏燕,甘肃省陇南市礼县人。甘肃省作协会员,政协礼县第九届委员、常委,江山文学签约作者,陇南市中小学一级教师,陇南市中小学骨干教师,陇南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某刊评论员,编委,《中国爱情诗刊》终身荣誉称号。著作有《感悟崖城》《秀坝娘》。曾获陇南市红色文艺作品优秀奖,”云屏三峡,碧玉两当“全国征文大赛散文优秀奖,甘肃省文联文艺助推精准扶贫专刊奖作品三等奖等。有作品散见于《飞天》《星星》《百花园》《人民文学》《甘肃日报》《北方文学》《百花园》《文学月刊》《北方作家》《台湾好报》《关睢爱情诗》《小小说选刊》等。




远去的猴子崖(小小说)


文/雏 燕

  

    天蓝如铁,耀眼的太阳明晃晃地散发着令人目眩的光芒,无数支金箭直刺向大地。

    群山负起绵绵白云,在阳光照耀下形成起伏的银色曲线,遥视正似一个白头翁。白云外天极蓝,深广如海。几点儿鸟影滑过,划过模糊的黑弧线。

    坡上,沟边,道畔,花草长的齐茬茬的,但似乎少了精神,一点,几点的野花在草丛中睁眼,从干枯的地上长出来,尘土沾足,有些蔫头却又显得清洁自然。

    河水洗磨着光阴的秃山枯涧之间,瘦成了一条线。黄土沟里的酷夏,日头火一样焙烧,吸干了空气里的最后一丝咸润。山沟里的古道就在一个大烤箱里,道旁树下的荫凉里,也感受不到一丝凉爽,空气干燥得一根火柴也能点燃。

    何宝是村里能压在指头上的人物。由于常年风餐露宿当背脚汉,他的脸上身上,岁月摩挲的痕迹很深刻,两鬓有些霜白,宽阔的额头上皱纹连成了一个“王”字,压在鼻梁上,眉头一蹙,一条条深陷进去。他多年一个人背着货物往返于陇蜀古道上,去时背上花椒、盐巴等,回来时再背回来成都的茶叶、皮货,一回两个月,都是二百斤的重背子,靠一副強身板挣钱。何宝滿脸挂满汗珠,脊梁骨早浸在汗水里,觉得汗液沿脊梁骨往屁股沟里流淌,两脚叉间成了水滩,沾糊糊难受。他丟掉手里的丁字拐杖,卸掉背子,一屁股坐上路旁一块石头歇气,没想石头被晒得滚烫难挨,只得站着。他望着峡谷两方石壁陡峭,齐整处宛若刀削,远山似乎跳动青色火焰,视线里一片迷蒙,猴子崖如一把斧背屹立在丛林之上,铁青色如出炉的一块铁。

    旧时,人力是重要的交通运输工具和脚力。有钱人有骡马、车辆,没钱人就靠脚力和身体。三十里一个店口,何宝家里很贫寒只得靠脚力,去一回成都是用脚板量的,二百斤的背兜,另加上干粮等就是二百多斤了,来回要几个月的时间。

    猴子崖上树木茂密,岩缝石穴,活动着一些猴子。山中栈道正从崖下经过。悬崖底下是天然石屋,虽三面透风,但头顶石崖如屋檐伸出,遮日挡风,是苦行之人歇脚之处。刘宝要在这里炊饭休息。

    走得累了,就停下来歇歇脚,看看周围的风景,听听头顶的鸟鸣,而同行的身影,匆匆忙忙,不知疲倦,虽有羡慕之心,却没有追赶之力,只好眼睁睁看他们远走。每个人步幅有大小,速度有快慢,专注的焦点也不同。尽管你输了速度,却收获了美好的观感和清越的声音,而心急火燎赶去的终点,没准是一片荒芜。这时的何宝忙着准备野炊。

    阳光射出了万千支金箭,途中不受一丝雾霾的遮挡,甚至天空连云都没有一朵。他下巴、胸膛和赤膊上的汗闪闪发光。何宝不怕吃苦,也顾不上歇气,搬来三块石头支起一口锅,柴棒子从石头之间伸进去,另一端在燃烧,火焰舔羞黑糊糊的锅底,锅里在沸腾,粒状的食物在上下翻滚,跳着各种姿势的舞蹈,不一会儿,成了糊状颗粒不再舞蹈而不停颤抖。何宝抽出锅底下面几枝柴棒,用锅盖捂盖上。何宝只要卸下背子,他就认为是歇乏气。他在不远处搬来一块大石板,用碎石支撑稳妥。何宝站在石板前,目光扫过吞吐的烟雾,向远处林子里凝望。在这道上,何宝每年要走上三四趟,对这里的一切太熟悉不过了。

    锅里撒出微微的馨香,丝丝穿越鼻道,渗入肠胃,唤醒沉睡的味觉,推起阵阵鼓声。空气里弥漫着清香,传递到不远处的林子里。

    何宝揭开锅盖,给碗里盛饭。他端起饭碗站起来吃,不时朝林子里望。吃完了,他端着空碗望着林子。听到风的声音,看到树枝上的叶子像刚学会曳动似的。

    何宝盛了一碗,把剩余的多半锅全倒在石板上,均匀撒开,如一石板厚厚的银子,在阳光下闪着白光。

    忽然,林子里有响声,闪动着几个猴子的身影。它们叽叽咕咕叫唤着,机灵地蹦过来。一只,二只,五六只......何宝的眼睛亮了。

    猴子们看见何宝,叽哩咕噜乱叫,一齐来到石板前,围起石板伸爪抓食物吃。

    何宝失望了,今天,各种鸟没有吃,花喜鹊们没来,喙木鸟没来,还有麻雀、杜鹃都没有来。猴儿们已经把石板上的食物部吃净了。猴子们在附近树上跳上蹦下地玩耍。

    何宝涮洗完锅碗,又用水冲洗了那块石板。

    何宝背起背篼,拿起丁字拐杖,开始赶路。他走了不到十几步,觉得身后有人扳住他的背篼沿子,他回身一看,是一只猴子,叽咕叽咕的,紧随其后十几只猴子挡住了他的去路。它们一字排开,爪子接爪子,一只猴子牵另一只猴子,把何宝向后逼,有一只还抓住背篼沿子向后拖。何宝十分生气,挥动丁字拐杖去打,那只猴子疼得摸头摸脚,就是不丟开爪子,猴子们也不散。何宝无奈只得放下背篼,挥动拐杖打猴。猴子们就散了,他背起背篼就走。猴子们又聚上来,叽叽咕咕乱叫,又拦住他的去路。

    折腾了几次,最后,三四只猴子上前,夺走何宝的丁字拐杖,跑上山坡去了。何宝又气又恼,也又疑惑不解,这种事以前从沒遇到过。他带着重重疑虑,放好背篼,向前走了数十步,眼前情景他惊呆了:

    崖下拐弯处的径道上,有一处草木枯萎,地上布满了许多只死鸟,有几十只鸟尸,其中有几只大动物的尸体。顿时一股闷热的气浪冲上脸面,在空气里似乎跃动着青色的火焰,焰心不停地摇曳着。何宝觉得如一股寒气流进眼晴里,流向全身,感到彻骨的寒冷,浑身冒冷汗,头皮打颤。

    何宝醒悟了,泪流满面,是它们救了我的命!他向死鸟们鞠躬,又向树枝上的猴子们鞠躬......

    一天后,何宝背着货背子,拄着丁字拐杖,绕道而行,猴子崖耸立在骄阳下,闪着白光,逾行逾远,猴子崖逾小,在何宝心里却越来越清晰,感觉有一种敬畏,如刀子刻入骨头里。

原来,何宝耽搁了一天的时间,搬来许多石头,砌成了几道墙,阻住了通往猴子崖的道路。



 推荐人:陈玉福 

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作代会代表;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延安文艺学会副会长;国家广电总局“中国优秀电视剧原创剧本奖”获得者。

◇网址:www.chenyufu.cn

◇博客:http://blog.sina.cn/chenyufu

◇微博:http://weibo.com/u/1264429191 


1号文化网B版简介

◇出品单位: 《西部人文学》编辑部

◇地      址:   甘肃省金昌市文化馆(公园路12号)        

投稿须知:

1、投稿请附上作者简介和近照一张,文末留注微信号, 并加主编微信:gsjcljh66,以便及时联系。

2、本平台以刊发2000字以内的精美散文为主,兼顾精短小说、评论、诗歌等 

3、本平台对拟刊发作品有修改权。

4、投稿必须是原创首发,文责自负。

5、本平台作者稿费按打赏金额的55%发放,45%用于平台运作,低于10元不予发放


平台编辑人及投稿方式


1号文化网总编:     陈玉福

特约评论员及终审蒋应红
1号文化网B版
主        编:刘鉴慧
编        辑:肖桂林
投稿邮箱 :

小 说散文:2179721179@qq.com

 诗       歌:905644521@qq.com


1号文化网五大微信平台


1号文化网B版:    重点刊发精美散文,兼顾小说、诗歌、评论等;

1号文化网A版:    重点刊发中长篇小说,兼顾散文、诗歌等;

1号文化网学生版:重点刊发中小学生作文,以培养中小学生对文学的兴   趣、挖掘文学新苗为主旨;

西部文学推荐:      重点刊发新人力作,兼顾其他文学作品;

1号文化网诗刊:    重点刊登现代诗歌,兼顾格律诗、骈、赋等。


长按关注二维码,分享快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