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文化网B版|| 遥远的爱情(下.韩天莲.小说)

1号文化网B版 2018-04-20 10:40:57



总第330期  2018年第48期

作者简介:韩天莲,网名小草,天祝县人,喜欢文学,喜欢用文字记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遥远的爱情      

 文/小草


03


      (前言: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对号入座。)


     

      几个星期的哭和哀求并没有改变和打动华甲一家人,在这个偏远的地方找个媳妇本来不易,怎么会让煮熟的鸭子飞了呢?

央金时时刻刻寻找机会想着逃跑,但是连上个厕所都有人跟着,希望渺茫。

    一段时间后,她假装死心的样子,开始洗衣做饭,打扫庭院,有时候跟华甲去放牧。他们渐渐放松了警惕。

    有一天她起夜,院子里静静的,月色朦胧,他们都熟睡了,她蹑手蹑脚的出门,悄悄的离开他们家向山下跑去,慌不择路。

天渐渐亮了,惊恐的央金跑到了山脚下,每到岔路口她不知道该走那条路,选择一条就走,她相信只要走会离他们越来越远。

太阳下山的时候她经过一户人家讨了点吃的,打问了一下坐车的地方,又匆匆上路了,正当她精疲力远远看到镇子,看到公路的时候。华甲和她姐夫骑马追上了她拦住去路,她绝望的瘫在路旁放声哭了。

她又被华甲带回了家寸步不离,看管的更严了。

几个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彷徨伤心的央金彻底崩溃了,晕倒了很多次,华甲带她到医院去看病,大夫告诉她央金怀孕了,只是身体虚弱,回家调理调理就好了。

在华甲母亲精心的伺侯和劝慰下,憔悴的央金脸色好转,人也胖了一些。

第二年秋天央金顺利生下一个男孩,他们一家满心欢喜,不但摆了酒席宴请了亲朋好友,还上神山放了许多祈福的风马。

满月后,华甲专门到寺院找主事的阿卡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叫“才让”,藏文里是长寿的意思,他希望自己的儿子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后来央金带着孩子也逃跑过几次,可每次没有跑多远就被华甲捉了回去,直到生下第二个孩子“达娃”,逃跑的念头彻底打消了,看着两个可爱稚气嗷嗷待哺的孩子,她不忍心丢下任何一个,也只能认命,一心一意拉扯孩子。

在儿子才让八岁的时候,央金提出要回娘家去看看父母,华甲同意了,条件是不准带孩子去,他怕央金一去不复返,只有孩子才能拴住她的心,央金同意了这个条件,在华甲的陪同下回到了离开整整九年多的家乡。

离家愈近,心跳的愈厉害,不知道阿爸阿妈身体还好吗?不知道兄嫂姐妹们过得好不好?不知道乡亲们又会用怎么的目光看她呢?离开家乡的日子里她无时不刻想念着亲人,想念着家乡,梦里的故乡总是在她的哭泣中惊醒,破碎成一地的月光。

班车经过她曾经打扫过的马路时,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开始呜咽,

那些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建筑物,无不让她心酸难过,无不让她触景生情,噩梦一般的往事历历在目刺痛了她的心。

家乡在眼前了,熟悉的巷子,熟悉的院门,一路呜咽着的央金推开了门,爬在院子里肆无忌惮嚎啕大哭。

哭声惊动了屋里的哥嫂,出来拥抱着央金又是一阵子伤心。

听了她的遭遇,嫂子气愤的骂道:“畜生东西还说你偷偷跟着别人私奔了,说那样昧良心的话,也不怕天打五雷轰。”

“还刘皇爷假哭荆州,哈彬文竟然来看了我们一次,给了阿妈二百元钱,当时还让我们羞愧难当,觉得对不住人家呢。”

“真是畜生,他还有脸来?”央金气的颤抖。

“此后再没有来过,听说几年前他们去了东北,哈彬文还在一家报社工作呢。”

“阿妈,阿爸呢?”央金只顾哭诉,还没有看见他们在哪里?

嫂子往墙上一指说:“他们在那儿,你走后阿妈阿爸思念加疾病没有撑过一年就相继走了。”

央金跪在照片前失声哭着:“阿爸,阿妈您们怎么忍心丢下我走了啊,是我不孝,是我不孝啊。”

哭声里满是悲怆和苍凉。

命运给她布了一劫,迈不过也躲不掉,没能见父母最后一面,没能送他们最后一程,也不能还她一个公道。

哈彬文依然在人们眼里是一个文质彬彬,多才多艺的文人!得到了许多编辑的青睐。

憨厚的央金认为是自己的修为不够,长生天在惩罚她,默认了自己的苦难。

央金在哥嫂家待了十天,两个姐姐也过来看望了央金,,姊妹又是一番哭诉,但她终究放心不下孩子们,依依不舍离别了哥嫂和姐姐们离别了家乡,捧一张父母的遗照随华甲又回到了那个偏远的大山深处。

俗语说:“父母是佛前的灯,一朝熄灭永无踪。”现在相框里父母穿着华丽的节日服装慈祥的看着她,再也不能和她说一句话。

央金无数次摸着照片和父母说很多的话,她相信他们能听到,会托梦给她,让她在梦里与父母见面说话。

两年后,华甲跟着一个朋友去了一趟成都,回来后说要到一个大工厂去上班,等落稳了脚,就回来接母亲和央金及儿女去那里生活。央金犹豫再三,还是让他去了,心底里她还是想离开这个伤心地。

华甲走了,婆婆患有关节炎,全部重担落在了她的身上,放牧,打草,干家务,尽管很累,但一想要离开这里,她又觉得有了无限的力量。

不久华甲来信了,说他在那里很好,那个厂子生产的东西很多,大到火车,小到火柴,牛气的了不得,让央金不要担心。

央金忽然觉得有点牵挂华甲,是她十多年来第一次有的感觉,未来的日子里她要好好对待他,把过去的那些不愉快通通忘记,找回她渴望的爱情,过她曾经向往的生活。

曾经她在白度母前偷偷祈祷:愿今生找一个爱她的人,幸福的过一辈子。

现在噩梦应该结束了,华甲尽管是个粗人,没有片言只语的温情,但现在他信任自己,把家交给了她,“找回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她这样告诉自己,甚至在心里无数次模拟过自己幸福的模样。

她口述让读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写了一份汉字兼拼音的信寄给了华甲。

华甲也来信规划了未来的日子,公司说只要业绩上去了,在成都可以分到一个大大的房子,院子里载上苹果葡萄树,让孩子们吃新鲜的水果。

央金说她也好好放牧,让羊群壮大起来,卖了钱也可以早点买房子。

无数个夜里,无论是风起还是雨落,在央金听来都是春暖花开的声音,连羊群的跑都是一首悦耳的音乐,她相信幸福的日子就在不远处,如一片摇曳的格桑花次第开来,香气袭人。

正当央金沉醉在自己幻想出的巨大幸福之中的时候,华甲却没了回信。她怀疑。是儿子写错了地址,特地跑到镇上找了学校的老师托她写了好几封信,还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快要崩溃的央金好多次去玛尼堆前忏悔,祈求佛菩萨原谅她前生的罪过,让华甲平安回家。

一年,两年,三年,四年,花开花落,春去冬来,她多么希望华甲出现在山脚下那条弯曲的小路上,出现在门前的小山坡上,奇迹般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说一声:“嗨,我回来了。”

有人说:“兴许华甲不在人世了。”

也有人说:“华甲可能进传销了吧?”

每一次说得央金都泪流满面,七年啊,七年里她不知道流了多少次泪,在玛尼堆上不知投了多少忏悔的石子,还是没有等来华甲的消息。

婆婆关节炎兼心脏病,气喘吁吁,随时有生命危险,里里外外都靠她一个人撑着,连出圈也带着,日子可想而知。

儿子说她吃了没有文化的亏,如果有文化也不至于这样惨烈,她下决心要识字,假期她让两个孩子教她,从家里学到到圈上,像一个小学生一笔一画的写,不会数数,经常抓一把羊粪蛋念念有词,女儿达娃教语文,儿子教数学。

两年里她读完了小学全部课程,开始能磕磕巴巴的读一些小说,多少斤羊毛能得多少钱,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知道几年里被那些无良的羊贩子骗掉了她好多的钱。

原来世界好大,不仅仅是扎隆坡,战堆崖,阿旺滩那么大,还有北京,上海,三亚,新疆,更多听都没有听过的名字在她的阅读里展现。

就在央金对华甲回家的盼望灰心时,他回来了,原来黝黑健康的皮肤变得蜡黄,人也瘦了一圈,失去了原来的魁梧,走路还一瘸一拐的,指关节处疙疙瘩瘩,如松树一个一个突起的节。

央金眼睛一热抽抽搭搭的哭,华甲抹着泪告诉她,自己被朋友骗到成都后,哪有什么大工厂啊,而是拉进了一个传销组织,睡的是潮湿地下室,吃的是菜市场捡来的烂菜叶子和白米饭。

每天有人给他洗脑,让他发展下线,说几年后就能在成都黄金地段分到一幢房子成为身价百万的老板,他就拉好几个朋友进去了,还把身上带去的一万元钱入了股。

七年除了落下一身病,房子的影子也没有见着,前个月胆囊炎发作,痛的他死去活来,他们带他去医院简单治疗了一下,给了他路费打发他回家的。

“阿妈呢?”华甲问。

“去年走了,患的是胃癌加心脏病,临走还念叨着你,如果有一天回来了,别忘了在她的坟上添一把土。”央金一边抹泪一边说。

华甲去母亲的坟前烧了纸添了土,跪着念了几个小时的经文,忏悔着他的种种不孝。

央金带他去县城医院做了胆囊摘除术,在她的照顾下人也胖了一些,只是关节炎越来越严重,靠双拐支撑身体,穿衣服梳头都不能自理,喜欢一个人喝闷酒,天天酩酊大醉。

央金不让他喝,他就骂人摔东西,寻死觅活,只有酒才能稳定他的情绪。

扎隆坡的阿咪说:“央金啊,你上辈子不知道造了什么深重的孽,这辈子还也还不完,去神山求佛菩萨宽恕你吧!”

“阿咪,以前我信,现在我不信,是我太懦弱了,我要改变这种局面。”央金说。

“一个女人家,怎么改变?”阿咪摇头叹息着走了。

央金打算让华甲戒酒,哪怕是强迫他也得戒,等酒戒了,再带他去区医院把关节炎治一下。如果华甲生活能够自理,帮她一些家里琐碎事情,她就可以养更多的羊,多卖一些钱,翻修一下房子,最好是封闭式的那种房子,装上土暖气,窗台放几盆花,最好是月季,红的,黄的,白的,一年四季春意盎然,姹紫嫣红。

在央金半劝说半强迫下华甲酒喝的少多了,中药的调理下关节炎也好了一点,丢了拐慢慢能行走,偶尔帮央金干一点小家务。

春天央金买了几十头羊羔,准备育到秋天出栏,这样周转快一些,她自信满满,早出晚归,让每只羊膘肥体壮。

央金的打算如彩虹般绚丽多彩的时候,华甲走了,在外甥热闹的婚礼上因为饮酒过量,死于酒精中毒。

外甥结婚,央金因为放牧去不了,姐姐就接华甲去参加儿子的婚礼,席间他的酒瘾又被勾了上来,从早晨喝到晚上,两眼迷离,说话迷迷糊糊,谁也劝不住,抓住酒瓶不放,说要把欠下的酒今天统统补回来。

夜里倒在炕上呼吸急促,脸色发青,口中流涎,送到医院已经没有了呼吸。

央金哭喊着说:“老天爷啊!您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佛菩萨啊您看不到我的苦难?看不到我虔诚的祈福吗?阿爸阿妈连您们也不保佑保佑我吗?”

这一天大雨滂沱,华甲在泥泞中下葬了,央金哭得混天地黑,声音嘶哑,踉踉跄跄晕倒在路上,被送到了医院。

住了几天院,央金神情恍惚回到家,满目凄凉,儿子才让说他不想上学了,要帮她一同撑起这个家,妹妹达娃说她要帮妈妈,让哥哥去上学,兄妹两争论不休。

“你们谁都不能辍学,听好了,从今以后你们要好好读书,将来有个好前途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央金严厉的说。

孩子们拗不过她去学校了,剩下央金一个人,空荡荡的屋子,只有呜咽的风吹动着院子中央的经幡猎猎作响,三只威猛的藏獒守护着羊群也守护着央金。

好多个夜里她清晰的听到狼和狗激烈的搏斗声,羊群惊恐的跑动声,猫头鹰凄厉的嚎叫声,她颤抖着惓曲在被子里,心一紧一惊的。每次勇猛的藏獒最终赶走了饿狼,它们就像她的亲人,让她安心和踏实。

无论她去到哪里,都会带着其中的一只藏獒给做她伴。

第二年才让考上了大学,央金高兴的流了泪,心底里她不想让自己的儿女像她一样留在这个大山深处一辈子,苦难可以摧毁人才,苦难也催生人才,两个孩子学习刻苦,品学兼优。

又过了三年达娃也上了大学,央金感觉日子有了盼头,尽管很累,为了孩子们她咬牙坚持着。

往事是一本苦难史,想起来就流泪,央金收回思绪,看看雾蒙蒙的天,轻轻叹了一口气,儿子毕业后去了一个乡镇上班,达娃也马上毕业了。

孩子们强烈要求她在县城买房子安度晚年,她不肯,选择在牧民新村买了一套小院,等秋天卖了羊群,就离开这里。

孩子们不理解的说:“去县城多繁华啊,各方面条件也好。”

她只是摇摇头说:“我有我的打算,你们就不要太操心了,上班的好好工作,上学的努力学习。”

央金前几个月去看房子的时候就想好了,这里牧民村居住的除了老人就是带孩子的女人们,不能出门打工,有些人家生活还相当困难。

她要办一个民族手工艺品加工作坊,主要加工民族色彩浓厚的地毯和挂毯画,让她们来打工,增加收入,改善生活,顺便也教她们识字算数,改变自己的生活。

把这三百多的羊群买了,加上这几年的积蓄,应该能起步了。

在娘家的时候她曾经学习过地毯的编制,再去县城学习两三个月,应该没有问题的。

一想到这些央金信心满满,开心了许多,出门去给羊群打了水放进盆子里,羊群争先恐后的挤在一起“咕咚,咕咚”的喝水。

黄叶如火,山峦层次分明的渐次黄了,天更高更蓝了,秋天转眼就来了。央金买了羊群,收拾好东西,亲朋好友们用马匹驮到山下的卡车上装妥贴,望着这个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她百感交集,潸然泪下,东山放过羊,西山坐过圈,山下背过水,神山上放过风马,战堆崖投过玛尼石,扎隆坡磕过头,都历历在目,如今都要离别了。

“阿爸,再见了!”儿子才让跪在地上磕了三个长头说。

“走吧,阿妈。”儿子揽住央金的肩头向山下走去。

艳阳高照,凉风习习,蝴蝶在路边的花丛飞来飞去,洁白的云朵在山头悠闲的飘来飘去,牛羊在山坡上自由自在的吃草,野菊花妩媚的开着。

央金深深吸了一口带着花香的空气,上车颠簸着一路向藏民新村出发,望着车窗外徐徐后退的风景,舒展眉头灿烂的笑了。







阅读更多  请点击以下链接:

《1号文化网B版》韩天莲原创作品 《守望》外二首

《1号文化网B版》韩天莲原创作品 《沙枣*散文

《1号文化网B版》韩天莲原创作品 《遥远的爱情(上)*小说







1号文化网B版

 推荐人:陈玉福 

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作代会代表;甘肃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延安文艺学会副会长;国家广电总局“中国优秀电视剧原创剧本奖”获得者。

◇网址:www.chenyufu.cn

◇博客:http://blog.sina.cn/chenyufu
◇微博:http://weibo.com/u/1264429191 

1号文化网B版简介

◇出品单位:《西部人文学》编辑部

◇地      址:甘肃省金昌市文化馆(公园路12号)        

投稿须知:

1、投稿请附上作者简介和近照一张,文末留注微信号, 并加主编微信:gsjcljh66,以便及时联系。

2、本平台以刊发2000字以内的精美散文为主,兼顾精短小说、评论、诗歌等 

3、本平台对拟刊发作品有修改权,谢绝微信投稿。

4、投稿必须是原创首发,文责自负。审稿期15天。

5、本平台作者稿费按打赏金额的55%发放,45%用于平台运作,低于10元不予发放。一月内发放稿费,请勿反复催讨。

1号平台编辑人及投稿方式 

                                                              

1号文化网总编:陈玉福

特约评论员及终审:蒋应红

1号文化网B版

主        编:刘鉴慧

编        辑:肖桂林

投稿邮箱

小说散文:2179721179@qq.com

诗     歌:905644521@qq.com

1号文化网五大微信平台

1号文化网B版:重点刊发精美散文,兼顾小说、诗歌、评论等;

1号文化网A版:重点刊发中长篇小说,兼顾散文、诗歌等;

1号文化网学生版:重点刊发中小学生作文,以培养中小学生对文学的兴   趣、挖掘文学新苗为主旨;

西部文学推荐:重点刊发新人力作,兼顾其他文学作品;

1号文化网诗刊:重点刊登现代诗歌,兼顾格律诗、骈、赋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