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凤鸣天下,邪王的杀手狂妃

陌上香坊言情小说 2018-11-08 09:12:30

阅读

月光如水银般泻下,笼罩住山河大地,绝美。

  红色的彼岸花在满天璀璨星光的簇拥下尽情地绽放,血色的花瓣妖娆万分。

  所见的十里之内都开满了这种传说只开在冥界的花。

  荒郊野外,四周静的只有风吹叶动的声音,待风止,剩下的是一片广袤的寂静。

  一辆马车正快速地驶来。

  帘子掀起,一名貌美的女子率先走下马车。

  跟在她身后的是一名绝色女子,梳着一头轻简的发髻,秀眉下是一双灵动的眼:“沐姐姐,你叫我出来玩为什么是到这里?这里不是已经荒了好些年了吗?”

  慕容姣沐藏在衣袖中的手握成拳,越来越紧,指甲深深地掐进手心的肉中。

  她最痛恨慕容晨曦的美貌!

  慕容晨曦明明是个废材,却因为漂亮得到了二皇子的重视,而她呢?明明是个天才,但凭什么二皇子只看慕容晨曦一人却从不关注她!

  都是慕容晨曦那个贱人!都怪她勾引了二皇子!

  慕容姣沐心中越想越气愤,她恨不得立马就杀了慕容晨曦。

  “沐姐姐?你怎么了?”慕容晨曦见站在原地的慕容姣沐没有回答她,疑惑的问了一句。

  “你去死吧。”冷冽骇人的声音从慕容姣沐嘴里发出。

  她一个转身,用水元素攻击慕容晨曦。

  “沐……沐姐姐,曦儿做错什么了吗?”

  慕容姣沐像着了魔一般,狂笑着,眼睛发红,不停的朝慕容晨曦攻击。

  “沐姐姐,你怎么了?为什么要杀我?我是曦儿,曦儿啊!”慕容晨曦害怕地看着眼前这个笑得如蛇蝎般的女子,一边哭着不甘心地询问,一边害怕地往后退。

  “为什么?你说呢?”慕容姣沐冷笑,仿佛这是天下最傻的问题。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是亲姐妹啊!”

  “去你的亲姐妹!谁跟你是亲姐妹了?”

  慕容姣沐抡起一脚狠狠地踢在慕容晨曦的胸口上,来不及惨叫,只听得一声闷响,一大口鲜血便从她口中喷了出来,弄花了绝色容颜。

  慕容晨曦痛苦地捂着胸口,惊恐地看着丧心病狂的慕容姣沐。

  慕容姣沐阴森地笑着,一步一步慢慢逼近慕容晨曦。

  “谁让你一出生就是嫡女的?谁让你得到了二皇子的重视?你个废材!我哪里比不上你?不就是出生比你差了点儿吗?同是一个爹生的,凭什么我的人生就要比你差这么多?你说你该不该死?”

  听了这些话,慕容晨曦哭得更厉害了。

  绝色的容颜配着楚楚动人的梨花泪,即便是哭,也能哭得如此美丽,如此惊心动魄。

  慕容姣沐快速上前伸手一把掐住了慕容晨曦的脖子。

  “咳……咳咳……”慕容晨曦拼命地挣扎,能呼吸到的氧气越来越少,眼中露出了绝望的神情。

  慕容姣沐的魂力是地玄三阶,而她只是个废材……怎能反抗的过……

  慕容晨曦缓缓闭上了眼睛。

  “死透了吧。”慕容姣沐看慕容晨曦停止了呼吸,立即松手,将她抛在了地上。

“叶管家,把她扔去森林深处,埋了。”

  “是。”原本站在马车后的中年男子拿着麻袋走了过去。

  慕容姣沐刚走几步,又突然转过身,“叶管家……今天,我一直待在慕容府里,对吧。”

  叶管家心里自然明白:“是的,今天大小姐从未离开过慕容府。”

  现代。

  海拔足有六千七百米的绝命崖上,风很大,呼呼作响,吹的人眼睛酸涩,生生的疼。

  悬崖边上站着的女子,垂至腰部的墨色长发在空中翻飞,红色长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如火烈鸟燃烧的翅膀。

  那精致的脸蛋上,勾起完美弧度的嘴角,似来自地狱的死神。

  她从容淡然的模样,艳丽无双,似世间任何东西都入不了她的眼,让人高贵不可仰视,宛若红莲业火,纵使穷途末路也要让一切焚烧,不死不休。

  看似无害的小脸,谁又能将她和世界第一杀手联系在一起。

  她,世界金牌杀手,晨曦,所有人都害怕的一个恶魔。

  用无害的微笑将人推向死亡的边缘。

  六岁出道,到如今已然叱咤杀手域整整十三年,令整个黑暗界闻风丧胆,谈之色变。

  头顶上一直盘旋的直升机嗡嗡作响。

  直升机上扔下一个悬梯,高大的青年男子犹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稳稳的落在晨曦面前。

  随着男子的站立,一群训练有素的佣兵迅速将这块地方包围了起来。

  晨曦漠然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唇角自始至终带着讥讽蔑视的笑,即使身处劣势,她依然是任何人都不可轻视的女王,是拥有傲视天下资本的女人。

  “曦儿,东西拿到手了吗?”穿着紧身黑衣的俊美男子走到悬崖边,对着晨曦道。

  晨曦转过身,首先入眼的是包紧在黑色长靴下修长而纤细的双腿,如墨般的长发垂至腰间。

  红唇微启:“拿到了又怎样?没拿到又怎样?”

  悬崖边上的女子是在瞬间站到年轻男子的身旁,她的唇角微弯着一道讥冷的弧度。

  血洗过无数人的修长双手搭在男子的肩上,眸光潋滟的双目微眯,一缕扣人心弦的邪气慢慢在瞳仁深处散开来。

  “崎元,你说如果一个男人背叛了自己的女人和她的亲姐妹在一起了你觉得那个女子会怎么做?”晨曦皎洁的一笑如同皓日的光辉。

  崎元的目光微微地动了一下,极力忽视搭在肩上那双完美而白皙的手,佯装镇定道:“曦儿,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是吗?”晨曦抬手,手从空气中滑过,一个简单的动作她做得帅气同时又无比的优雅矜贵。

  绝命崖上刮着猛烈的风,在场的人个个精神紧绷,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坠入深渊。

  只有晨曦一人坦然地站在悬崖边缘,任由风吹着她的裙摆。

  “崎元,难为你在我身边潜伏这么久。啧啧啧,这几年陪着你演戏,我累得慌啊。”

  晨曦眯着眼睛笑起来,她眉目本来就生的如绚丽的油墨画,这微微一笑便更加明艳不可方物了。


更多精彩章节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