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枚「银河奖」获奖小说,离高分科幻爱情片只差一个导演

云莱坞故事集市 2018-09-27 09:03:09


最近,云小坞看了部小清新科幻爱情片《你眼中的世界》,IMDb给分7.1,




豆瓣称它为“最容易忽视的好电影”。




影片讲述了两个美国大陆东西两端完全没有交集的陌生人,不知为何被不可思议的力量联系在一起共享视觉听觉嗅觉,最后相爱在一起了。


电影中的神场景当属男女主隔空做爱那场戏,想象力真的是……觉得自己的两个膝盖都不够用了。



柴鸡蛋在网剧《上瘾》第15集用过这一段戏的背景音乐《Trouble I’m in》,好听到感觉心情一下子就会飞起来~


《你眼中的世界》的编剧了不得,乔斯·韦登(Joss Whedon),号称美国电视界的乔治·卢卡斯。





1994年他凭借《玩具总动员》被奥斯卡提名;他的《捉鬼者巴菲》、《天使》和《萤火虫》拥有专业而又庞大的“GEEK”科幻粉丝群。


辣么,中国本土也会出现这样的高分小清新科幻爱情片么?


这个,云小坞认为可以有。



这不,云莱坞APP上最近就蹦出了一枚科幻小说——科幻作家张冉的《以太》,曾获得第24届中国科幻银河奖。

 

《以太》的故事内核充满了温暖的气息,被称之为“指尖上的温暖爱情”,还融合了悬疑元素。




所以,《以太》具体讲了一个怎样的科幻爱情故事呢?#敲黑板#


在张冉架空的《以太》世界里,“我”是一位中年危机男子,在我眼里,人和人的交流都超级无聊的惹。


直到有一天,几个黑衣人被警察追赶,一个叫黛西的女孩跑到我身边,用手指在我手掌上写了几个字,然后就跑掉了。我辨识出来这几个字是一个地址,然后半夜奔了过去。(故事进行到这里,射出一只丘比特之箭。)




随后呢,我在一个阴暗地下室发现了一个组织,大家围成一圈,手拉手坐着不说话,就还蛮恐怖的。


这时候温柔的黛西出现了,依旧用手指在我手上写字,告诉我这个组织是通过手指来传递信息的聊天会,在这里大家可以讨论很多很有趣的、很尖锐的话题。(这时候要配那种“哇,打开新世界大门了”感觉的背景音乐。)



第二天,我照旧前往聚会的地点,却发现地点被封了(故事继续转折)。我不开心,回到家,竟发现黛西在我家。黛西告知我聊天会发生了分歧,明天可能要去市政广场游行示威(我不管我不管我不想涉及任何政治我只想看到黛西!!!)


黛西还说,她觉得光头大叔有魅力,她还接受我所有的优点和缺点,令我直面我的童年阴影。(在电影里,这时候男女主应该深情对视了。)


为了黛西,于是我就真剃了个光头。




(大场面来了)第二天,聊天会成员聚集还是去了市政广场示威。然后所有人全部被捕入狱。


(额~示意一下。其实呢,这个故事里大家是用手指聊天的方式示威)


在监狱中,在别人的指引下,我了解到了一个关于“以太”的阴谋。所谓以太,就是一种纳米微技术,通过侦查识别对政府有害的文字信息以及语言等等,悄无声息地用无害的无聊话题来代替,这也就是为什么现代生活变得如此无聊。(导演,要不要考虑炫下特效?)




而以太呢,有一个bug:它无法监测人类的触觉。所以,手指聊天成为了人类发表真实感想的途径。


并且偶然间有人告诉我,隔壁女监狱的一个女孩对性感的光头大叔进行问候(擦浪黑我的黛西!!!),然后就happy ending了(泪眼相见对视拥吻……都给我狠狠来一遍!!!)……




《以太》目前在云莱坞APP上可出售的版权包括:


全版权 | 电影 | 电视剧 | 网剧 | 游戏


当然,关于《以太》的影视改编话题,其生父张冉也是有话要说的:


云小坞:《星际迷航:超越星辰》为了融入中国市场,宣传方找了张杰作为在中国宣传的形象代言人。年初上映的《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也是拉来了鹿晗来造势。好莱坞科幻电影文化的这种扩张和渗透,你觉得能多大程度地刺激、提振本土科幻产业?


张冉:本土科幻产业如果指电影工业,那这些科幻大片的的影响肯定有两面性。好的方面说,好莱坞在培养用户群体方面下了大力气,用接地气儿的方式聚集了一大群粉丝,这些接受了视效大片声光电洗礼和长寿顶级IP世界观灌输的观众会主动消费更多的科幻电影,无论是进口科幻还是本土科幻。


另一方面,大伙受到好莱坞模式的熏陶,对美国式的电影叙事、特效技术、人物塑造和情节建立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中国电影人要想用科幻的方式说服这部分观众,难度被大大提高了。


云小坞:电影《三体》跳票了,闹得沸沸扬扬。科幻文学界元老王晋康接受采访时说“关键是它是第一部国产科幻片,走得又稍微有点仓促,这一步迈得有点大,作品不太成熟……”当时得知《三体》电影版跳票的时候,你自己是啥想法?


张冉:喜忧参半吧。跳票有时不是坏事,万年跳票王暴雪的作品部部经典,卡梅隆拍《阿凡达》十二年磨一剑,多花个一年半载好好打磨作品,大伙肯定愿意继续等下去。不过《三体》既没有詹姆斯·卡梅隆掌舵,也没有维塔和工业光魔助阵,种种迹象告诉我们,应该把对《三体》电影版的期待值再调低一点了。




云小坞:今年有两部科幻戏引入注意,一部是TFBOYS主演网剧《超少年密码》,主要还是偶像剧路数;另一部是陈正道导演的《记忆大师》,《催眠大师》续作。你认为当下国内的科幻影视市场,在摸索中前进到了一个怎样的阶段?


张冉:今年有个显著现象就是科幻网剧、网大的集中爆发。这些作品大部分是加入轻科幻元素的擦边球作品,剧本粗糙,特效辣眼,有的卖腐,有的卖肉,主要靠主演的颜值和事业线吸粉,质量如黄河万里,泥沙俱下,说市场摸索显得太客气,应该是群魔乱舞。资本嗅到科幻的热度蜂拥而来,留下一堆畸形的私生子,这局面相当糟糕,只希望观众的耐性被糟蹋完之前,能有一两部严肃认真精心制作的电视剧、电影来撑起科幻影视的大旗。截至目前,还没等到。


云小坞:《以太》拿到“银河奖”,并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在海外出版,如果被改编成影视作品,这是很多人期待的结局。电影、电视剧在本质上是都市属性,要把人气给炒起来。有关《以太》影视改编作品在宣传方面的造势,你是否冒出过一些零星的想法?


张冉:谢谢。我这个人没啥可以拿来炒作的特点,宣传上可能费点力气,有人说上一次《非诚勿扰》可能是个好办法……可惜结婚了。




云小坞:好莱坞科幻电影常常会走成“高概念”(High Concept)路线,上面提到的《星球大战》、《星际迷航》系列都具备了高概念电影的风格元素,包括形象、明星、音乐、角色和类型等。你觉得《以太》适合被改编成一部高概念电影么?你如何看待它的改编前景?


张冉:高概念电影一般是有充分视觉表达空间和简单情节的,这两点《以太》似乎都不太符合,它比较适合走菲利普·迪克小说的改编路线,如《银翼杀手》、《少数派报告》这种具有独特世界观、独立美学体系和开放情节的作品。




以前跟制片人和导演聊过《以太》拍电影的问题,得出的一致结论是影像化要素比较鲜明,但在中国挺难搞,西方的故事搬到中国来不太对劲,让中国人演也有点别扭,这种需要东西方文化混合成立的科幻电影,我记得只有《黑客帝国》成功过。


云小坞:《大鱼海棠》票房止步于5亿多,和《大圣归来》最终票房相比差了好大一截。有人说部分原因是《大鱼海棠》前期“卖情怀”太过高调,拉高了观众的期望值,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你曾赞许过《以太》版权方微像,说“很喜欢微像的情怀、胆略和做事方法”,你怎么看《以太》作为一个本土科幻IP,它背后所凝聚的一些情怀上的东西?


张冉:从一个普通观众的角度看,《大鱼》是一部刚到及格线的动画电影,卖到5亿算是挺好的成绩了。《大圣归来》释放了国人的悟空情怀,《大鱼》有12年积累的人气支撑,接下来的动画就要各凭本事挣饭吃,这才像个理性的电影市场。


情怀是个包袱,背着上路心里会安定一点,但累。像《三体》天天在聚光灯下烤着,显微镜里摆着,一举一动都是新闻,这对宣发当然是好事,可在主创团队方面,都是压力。


《以太》(以及尚未成书的《以太2》长篇)是我最珍视的作品,如果进入影视化流程,希望能放空所有的期待,踏踏实实把东西做好,那才是对所有读者的最好回报。P.S.再说一遍,微像是个好公司,谢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