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抢先看 《恰逢》

梦璐书殿 2018-10-10 11:44:08



    齐远山向老板报告:“欧阳先生、安娜小姐,楼下有个法国洋鬼子,自称皮埃尔·高更先生求见。”

    欧阳思聪点头道:“这家伙,我认识,请他上来。”

    秦北洋没来得及告退,法国人就上楼来了,看年纪四十多岁,留着修剪整齐的山羊胡子,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

    法国人会说简单的中文,寒暄几句,欧阳安娜冒出一串流利的法语。十二岁起,她就在法国人的教会学校读书,完全法语授课。高更如咳嗽吐痰般射出一团团法语,秦北洋差点要拿拖把去擦地板了。

    “高更先生听说我们家藏着一件唐朝的宝贝。如果允许,能否一睹真容?”安娜刚翻译完,便咬着欧阳思聪的耳朵说,“爹,他是怎么知道的?”

    欧阳思聪并未多问,高更是上海外国侨民中最富有的古董商,没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于是,私家博物馆的大门打开,无数件古物呈现在法国人眼前。

    高更略过其他宝贝,径直走向最深处的玻璃柜子。他的双腿在发抖,膝盖一软几乎要跪倒在地,还是齐远山扶住了他。

    面对修饰一新的幼麒麟镇墓兽,高更摘下眼镜仔细观察,仿佛能从每一片鳞甲里,每一根鬃毛中,看出某种千年不朽的门道。

    齐远山也是头一回目睹镇墓兽。他知道镇墓兽的存在,只是在太行山中,始终无法得见袁世凯的金蟾真面目。他后退半步,转头看向没有表情的秦北洋。

    高更低头片刻,右手塞在口袋里,仿佛用手指头计算,又盯着小镇墓兽那对雪白鹿角,用蹩脚的中文说:“我报价——银圆三千块!”

    气氛略僵硬,鸦雀无声。这价码足够买下一栋上海的石库门了。想当初,欧阳思聪花了一千块银圆买下已觉分外肉疼,短短两个月竟翻了三倍。当时青铜器市场还没形成,即便商周青铜器,市场价也不过几百银圆。

    “问问高更先生,为何独独喜欢这件宝贝?”欧阳思聪让女儿翻译。

    “Cest la vie.”

    高更说了一句法国人的口头禅,又对欧阳安娜说了一串法语。

    “高更先生说,在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第二个人会再出三千块银圆的报价。他是一位精明的商人,每次都会压价,让对方无利可图,但这次出价却几乎要让他破产了,必须抵押好多件珍藏的古董。不过,这是上帝决定的缘分,无法用理性与科学言说。”

    欧阳思聪回答:“感谢高更先生,但我现在不想出卖这件宝贝。如果,这间屋子里还有他喜欢的其他古董,请尽管报价。”

    翻译之后,高更摇头用中文说:“非常遗憾!但我还会再来的,Au Revoir.”

    不过,主人还是把这位法国人当作贵客,集体将他送到门外。

    秦北洋没忘记九岁以前学过的德语,暗暗骂了一声:“Arschloch!”

    高更的耳朵甚尖:“好像有人在说德语?该死的德国佬!愿上帝保佑法国必胜!”

    安娜摸不着头脑,再往门里看,只见一脸严肃的秦北洋。

    一周后,恰逢农历七月十五的满月,又是七月半,佛教徒的盂兰盆节,也是中国人祭祀祖先上坟的“鬼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