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解《湮灭》上篇,击败《三体》的神片来了,今年最佳科幻片!

图解经典 2018-05-15 14:24:37


根据杰夫·范德米尔畅销的科幻小说《遗落的南境》三部曲中的《湮灭》改编而成。《遗落的南境》三部曲包括《湮灭》《当权者》《接纳》三部,围绕解密神秘X区域而展开。

14年该作品打败《三体》拿到星云奖,改编成电影后,由娜塔莉·波特曼出演女主角,这期待值不用说,妥妥的。


豆瓣评分7.4,导演是亚历克斯·加兰,他在《机械姬》中开拓出未来极简主义风格,引发了对未来人工智能的隐忧。这次的《湮灭》又是不走寻常路,非常惊艳的一部作品,完全打破了你的世界观。水水以为豆瓣的这个分数给低了。


下面我们来图解以下这部影片,如有异议,共同探讨。


女主出现,穿着一身白衣服,坐在一个房间里。

(娜塔莉波特曼饰演,代表作品《这个杀手不太冷》、《黑天鹅》、《星球大战》等)


房间外面围观着一群穿着蓝衣服的人,这里貌似是医院。屋子里除了女主还有三位穿白衣服的人士,戴着密封的面罩。


女主应该是在被问话。


白衣男问女主在里面吃什么,她只带了2周的补给,却在里边呆了4个月。

女主似乎有些记不清了,她不记得自己有吃东西,也不知道自己呆了多久。



白衣男问女主另外几个人的情况,女主表示自己不知道。问道另外一人时,女主说死了。





不知道。女主似乎失去记忆了,白衣男问她,那你知道什么呢?


女主开始回忆。(注意下下面的内容都是女主的讲述哦)





浩瀚的星空中,一团高能量的不明物体飞速移动,最后撞向地球,朝着一个白色的灯塔飞去。



灯塔处出现一团五彩斑斓的亮体。


片名出现。


镜头切到一个细胞分裂的过程,只见一个细胞变成2个,2个变成4个,4个变成8个。







女主在讲课,她是医学院的生物学教授。


女主讲述细胞这种一分为二的过程,构成了我们地球上每一种生物的体系。



女主为大家安排了下节课的任务,讨论癌细胞与自噬活体。





下课了,女主准备回家,被黑人同事叫住。


黑人同事表示中午吃饭时没看到女主,女主说自己在忙报告的事。同事相约女主周末聚餐,女主拒绝了,表示自己要装修房子。





女主一直在借口推脱黑人的邀请,这黑人小哥对女主有意思啊。

黑人小哥有些无奈,表示已经一年了,女主应该参加参加派对什么的,这对他的怀念算不上背叛。



女主没有说话,离开了。



女主的家,家里有些暗沉的感觉。



墙上挂着的是女主的丈夫的照片,曾经的美好仿佛历历在目。


女主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她没办法不想自己的丈夫,可是现在丈夫已经消失一年了,音讯全无,

看着项链上丈夫的照片,她忍不住泪流满面。





生活还得继续,总得找点事情做,女主准备粉刷一下他们的房间。




这时来了一个人,看了看墙上的照片,走上楼梯。



女主也意识到有人来了,等她看到这个人时,惊呆了。



眼前站着的正是她日夜思念着的丈夫。她紧紧拥抱着他,但是丈夫似乎没什么反应,他的表现很冰冷。

女主发现丈夫有些异样。






她问丈夫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丈夫消失的那段时间她联系了所有可能知道下落的人,但都没有消息。现在丈夫回来了,却没有给自己一个交代,他到底去哪了?




女主猜测可能是秘密任务,但是丈夫的回答也是模棱两可,他一会说是,一会又说可能是。




丈夫说自己也不知何是在哪里,发生了什么。

女主觉得这怎么可能,那个地方冷不冷?下雪吗?人们讲什么话?总有一个可以肯定的东西啊。




丈夫依然沉默。女主可能觉得自己有些急躁,丈夫说不定经历了什么,她可能太心急了。女主坐下来温柔地安慰丈夫。







女主握着丈夫的手,前面放了一个水杯。一个很有深意的镜头。



丈夫说,自己在外边,那个有床的房间,他看见了女主的脸。

女主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在说什么。






女主怀疑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丈夫吗,为什么他的举止言行这么怪异,和以前判若两人。

丈夫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结果杯子的边沿沾上了血迹。



画面出现一辆救护车,

女主的丈夫嘴里开始喷血,女主在一旁紧张安慰着。




出现了几辆黑色的车,围堵了救护车。女主和她丈夫被强行带走。










画面一黑,X区域。


女主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屋子里,外面一个女的看着她。





女主觉得自己的肚子里不舒服,去厕所吐了。

外边的女人进来告诉她,这是镇定剂的作用。





女人自我介绍她是文崔斯博士,是一名心理学家。(这个女的演过《八恶人》,演技也是很了得)



女主有些懵逼,我为什么要和心理学家谈话?我在精神病院?自己的丈夫又在哪?

一大堆的问题,文崔斯博士没有回答她,看着女主的个人档案。



原来女主曾经是在部队服役过7年,女主说自己只是某大学的教授,只想知道自己现在在哪?


文崔斯已经把女主的资料摸透了。终于谈到了女主关心的话题,文崔斯问女主她丈夫什么时候回家的?

(女主丈夫叫凯恩,是一名军人)





当对方提起丈夫时,女主意识到丈夫的异常可能与这里有关,她想要见律师,对方拒绝了她。



文崔斯博士继续问女主她丈夫的问题,

他有没解释过他怎么回家的?-没有。

他在外出期间,有没和你联系过?-没有。

回来后,关于任务怎么和你说的?-什么都没说。

他走之前有没提到要去哪里?做什么?-没有。


女主之前一直从丈夫的指挥官处获取丈夫的情况,直到半年前。看来文崔斯把女主的情况摸得很透。

文崔斯问女主是不是觉得自己的丈夫死了?为什么之后不打听丈夫的情况了?








现在轮到女主问了。

文崔斯直接告诉女主她丈夫病得很重,体内大出血,多功能器官衰竭。女主猜测他可能是被辐射了,或者中了某种病毒。

最关键的是得知道他去了哪里,才能知道怎么回事。





接着文崔斯把女主带到了一个地方。





女主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一个巨大的五彩斑斓的透明体出现在眼前,这个泡泡还在流动,并不是固定的。


这里是一个科研基地吗?




宗教事件?外星人活动?更高维度?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



文崔斯博士向女主解释,大概是三年前开始的,某报道称一座灯塔被某种东西包围,称作“闪光”。

一管理员去调查,再也没回来。这都被称作机密。

之后他们又通过陆路、水路派无人机、动物、人进去调查但都有去无回。





最可怕的是这个东西一直在扩张,他们以化学品泄漏的名义疏散了当地居民。

但是这种事瞒不了多久,闪光很快就会扩散到现在他们在的地方,然后就是城市......





女主看了看身后的闪光体,觉得不可思议。



女主的丈夫被安置在另外的房间。



文崔斯表示他快死了。对于女主的处置他们需要达成一个协议。女主想留下来陪着自己丈夫。






女主陷入回忆。


任务出发前,女主和丈夫躺在床上聊天。


丈夫说起白天看到月亮总是很奇怪,女主表示可是上帝犯错了。

丈夫表示不会的,这是上帝的旨意。




女主说如果拿一个细胞规避海佛烈克极限,就能避免衰老。

意思就是这个细胞不会变老一样,它会永生,一直分裂下去,不会死亡。

人们把死亡试做一种自然现象,但实际上是我们基因里的缺陷。




这个时候,女主意识到丈夫这次的任务可能有些奇怪,因为他只字没提,之前的任务他都有提到些。




两人开着玩笑。



回到现实,女主伏在栏杆想着事情。



一女的过来和女主搭讪,她看到女主总是一个人。




女人自我介绍叫安雅,她邀请女主(女主叫莉娜)过去认识一下她的队员。



自我介绍中,另外两位就是长发女和眼镜女。


长发女是地质学家,她从一开始就参与了,她一直在测周围的磁场。




安雅(为方便记忆,就叫胖女,她在这几人中相对有些胖)表示自己来这里10个月了,芝加哥来的医务护理人员,她之前想申请加入非政府组织,结果被他们看到,就来南境了。


眼镜女是物理学家,读完博士就直接过来了,来了2个月了。


女主介绍自己是生物学家。


原来这3个人在赌女主是什么职业,结果眼镜女猜对了。




女主从她们的谈话中听出了什么,长发女表示她们几天后就要进入闪光区域了,她们3个,再加上文崔斯博士4个人,文崔斯博士是小队领导。前一对是军方人员,所以这个选的女科学家。(女主丈夫应该就是前一批军方人员进入的)






女主问他们遭遇了什么?胖女表示大家猜测了2种情况,不是有东西杀了他们,就是他们疯了自相残杀。眼镜女补充说有一名中士逃了出来,但是情况也不容乐观。(说的就是女主的丈夫了)女主没有说话。




丈夫一直昏迷不醒,但是的呼吸很平稳。



女主进来看自己的丈夫。




女主已经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她想要救丈夫,就得知道闪光里面到底有什么,坐着这里没有用的,于是她去找了文崔斯,申请加入队伍。


女主没有告诉其他人她的身份,她觉得这会让事情变得复杂。女主好奇文崔斯进入闪光的目的。博士解释此次的目的就是到达灯塔,获取数据后返回,她没有说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文崔斯继续说她观察这个现象有段时间了,她挑选团队,做心理评估,然后观察,她眼看着边界越来越近,所以她需要知道里面有什么。





女主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文崔斯表示非常欢迎女主加入团队,军人科学家,能战斗,还能学习,他们就需要女主这样的人才。




结束回忆,回到片头开始的现实中。


白衣男对女主进入闪光的动机很怀疑,女主知道之前的任务都失败了,还要进去,究竟是为什么。

女主非常坚定地表示自己欠他的.....

至于说欠自己丈夫什么,女主没有说。




就这样,五人小队踏上了生死未卜之路,美丽的泡泡下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恐怖?







文崔斯博士打前阵,回头看看了队员,然后毅然决然地走了进去。




其余几人依次进入。



下一章:闪光。


画面切到两人在做床上运动,背影看是女主,躺在床上的是位黑人小哥。这应该是女主的回忆,不是梦境,难道女主出轨了?所以之前她才说自己欠老公的......



女主从帐篷醒来,发现周围没有人,她警觉地拿起枪,去看周围形势。






看见树的周围都是一团团的彩色泡泡,在阳光的映衬下更加美丽。



终于看见人了,两位队员在清点食物。


女主表示自己有些迷失方向了,到达林木线之后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另外几人表示她们也是,从食物的消耗来看,她们至少呆了三四天了。







物理学家眼镜女这边也出现了状况,通讯设备和导航设备都不起作用了,它们的功能都很正常,就是无法将信号送出“闪光”。





传统指南针也不起作用了,受到周围磁场的干扰,指针不停地摆动,无法确定方向。



怎么办?没有坐标怎么前进呢?

长发女表示我们只要确定了方向往前走就好了, 手表时针对准太阳,找出时针和12点的中点,就是南方了。




文崔斯博士对于这些问题很乐观,她就没指望过这些设备。送进去的人员三年里都没送出过信号,这些情况她早就预想到了。博士命令大家赶紧出发了。






几人按照正确的方向前进,她们在的位置是国家地质公园,所以里面有很多树,绿色植被很多。





路过一片沼泽地,有个小房子半塌在水中。



放下行李休息一下,查看周围的情况。




各色的花爬满了木质板,美得像是举办婚礼布置的花海。但是女主最为一名专业的生物学家,发现了问题。



女主仔细观察,发现这些花很奇怪,它们明明不是相同的物种,但是长出来的分支结构都是相同的,所以应该是同一物种。好矛盾啊!




女主觉得它们处在连续变异的过程中,发生在人身上,就是一种变态行为。






几人都在观察周围环境,胖女发现一个可以当船用的运输工具,长发女在采集样本,女主在研究变异的花,博士拿着枪站在一旁。



眼镜女走进屋子,发现已经废弃很久了,刚走出来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不明物体拖了进去。



女主和博士赶紧跑进去救眼镜女,只见眼镜女被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拖着往下走,不停地挣扎着。女主二话没说冲下水就去拉人。



奈何自己一人的力量不够啊,另外几位小伙伴也赶了过来,终于把眼镜女拉上来了。





救人上来,几人赶紧撤离小黑屋,来到这边的草地上缓口气。其余几人仍不敢放松警戒,因为她们还不知道那个不明物体是个什么东西。







原来是一条鳄鱼。




鳄鱼冲出水爬上了岸,朝着胖女方向进攻。胖女举着枪不停地向鳄鱼扫射。眼瞅着越来越近,鳄鱼还没被打死。




这时,女主机智地转移了鳄鱼的注意力,把怪兽引导了她的方向,然后朝着鳄鱼的嘴巴不停扫射。


飒爽的英姿、冷静的判断力、精准的射击,女主不愧是当过兵的,鳄鱼终于被干掉了。




几人扒开鳄鱼的嘴看,发现鳄鱼竟然长了鲨鱼的牙齿,好奇怪!



不同的物种是不能杂交的。

女主猜测,和那些花一样,这里的有些东西扰乱了他们的基因库,才导致它们出现这样的变异。







回到审问室,女主继续讲述她们的见闻。

最开始的变异是很微妙的,离灯塔越近变异越明显。


形态的腐败、形态的复制...白衣男有些好奇,复制?



女主看了看手臂的印记一个 似无穷的符号“∞ ”,说道:回声。


白衣男怀疑这是不是女主一个人的幻觉?

女主表示自己也想过,但是她们都看见了,就像是一场梦一样。一场噩梦?NO,不仅仅是,有时候很漂亮。




画面切。透明的鱼在水中游来游去。


几人继续上路了,乘着船穿着这片沼泽地。



女主发现自己的手臂处有淤青,猜想可能是弄鳄鱼的时候弄到的,就没有在意。



长发女好奇女主怎么会射击,女主表示自己之前当过7年的陆军。然后又聊起了女主的丈夫,女主只是说丈夫阵亡了,并没有告诉长发女实情。







长发女表示自己猜得不错,如果家庭幸福美满怎么会志愿参加这个队伍呢?原来大家都一样,都受过伤。





胖女酗酒,眼镜女经常穿着长袖掩盖她手臂的伤疤(可能有只杀倾向)。

女主问那文崔斯呢?长发女表示博士没家庭没子女,没朋友没搭档,她的眼里只有工作,她了解到的只有这些。文崔斯博士好神秘啊!






长发女也是因为失去了亲人才加入的,她女儿得了白血病去世了。

长发女说从某种意义上自己失去的是两个人,自己的女儿和过去的自己。(好有哲理的一句话)




胖女在前边发现了什么,叫女主她们过去。


这里应该是军事基地什么的,标牌写的是禁止入内。



长发女说这里是南境的总部。


女主看到了更多的变异,而且是恶性的。



像壁画一样美丽的、五颜六色的似真菌体爬满了墙壁,女主隐隐预感这样的美丽下隐藏着更深的危险。



变态的美丽,就像肿瘤一样,它是无法控制的。


几人发现了食堂。




里面有床有背包,大家猜测曾经有人。





胖女发现了一台重机枪。



女主看见一个牌子,上面有她老公的名字。







博士说上面的名字都是上一批的作战人员。

看来他们用这间屋子作为作战基地,上面是他们的轮班时间表。

女主建议大家也按照这个时间来轮流守夜。

眼镜女发现其中有的名字被划掉了。






博士发现了一个用塑料袋装着的东西,上面写着“给后来者”,打开袋子,里面是一张记忆卡。







眼镜女把记忆卡放进录像机,看到有一段视频。



视频中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女主的老公。下面这位。



只见女主老公拿着刀子,询问坐着的人可以了吗?那个人表示可以了。

于是女主老公就开始解剖那人的肚子,然后出现了非常恐怖的一幕。





大家吓得都捂住了嘴巴,肚子里不是人类的肠子之类的,而是像蛇一样长长的蠕动的东西,这个东西还在快速地动。





看完视频,大家都吓怕了。

胖女说每个人身体里都有活的东西,视频里只是那些人的幻觉罢了。胖女还不相信,她说那人是休克反应而已。








女主显然也是被吓到了。


这时只见博士一人往另外的房间走,大家都跟过来。




博士看到了什么?


一副尸体壁画,这具尸体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分开了,周围是一圈真菌似的东西,分支还有树梢的结构。




眼镜女在水中发现了刀子,看来这具尸体就是视频中的那个肚子里长了虫的人。




真不是幻觉啊,眼镜女吓怕了,说自己不想在这过夜,但是博士口气强硬地表示她们没得选,只能在这里,因为时间很晚了。



女主在采集样本。



夜晚降临,这个地方更加诡异。



画面切到女主在睡觉,丈夫走过来对女主说自己马上就要出发了,本来说好的明天出发,但是提前了。女主略有不满,她今天的计划都安排好了。







女主发觉丈夫这次有些不一样,他很严肃地对女主说自己很爱她。


今天图解不完了,明天为大家放下篇。谢谢大家的观看。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