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一,除了是高校,还能是什么?

钢琴老爹老陶 2019-01-10 11:49:30

图片:外婆家的落叶



词:老陶

曲:老陶


不是每个2月11日都必要隆重

也不是年年有今朝

38年你不善其身 不做榜样

冲冲杀杀到各种地方

 

年轻时你常常挨揍 被说没前途

你选择无奈蛰伏

你说人生就像顽皮飞蛾去扑火

但你说你绝不妥协

 

你坚信自己的价值躲在欲望背后

虽然没经过选秀

你漂洋过海有人说你是逃避的

但你走了条更难走的路

 

你走时最小的孩子刚刚才7岁

刚刚走上明天

人们总要最小孩子 以你为戒

也真的不要怪他们

 

平步青云 一马平川 并没有蛰伏

这样是否算英雄?

没有尝过欲望滋味最小的小孩

什么才叫做最坏?

 

当他尝到挣脱枷锁欲望后的堕落

选秀成功又如何

哪个孩子不在孩子的时候犯错

你和他谁才是落难者?

 

多少年 你从未忏悔过你的过失

你说你会用昨天自嘲

雁过长空 你不安眼神 投向东方

你说他早该跟你一样

 

雁过长空 不安眼神 投向东方

他本跟你一样



沉寂半年左右。尽管新年首歌已经送给了我的女儿,然而新年首帖,还是将送给全球非常重要的非著名词作者,我的表哥——古大师(简称“老古”)。这首《211》词取自我2005年就写好的长诗,曲是2017年3月所做,虽然其中有些内容超于现实,但整体还是符合实际情况。


老古,生于改革开放后的第2年,并没有挤进80后。自我很小的时候就记得关于他的二三事,为我所恐惧、所不齿、不能忘怀。

一件是关于他小时候对我“施虐”。那时候我大概2岁,他9岁,他在我头顶心触摁把玩,并腆着脸召告我爸妈,说这样小孩子会变成哑巴。我爸妈从小疼我疼得那是不得了,赶紧制止。却就此留下这可怕的传说。

二件是关于他读书不好。那时候我已上了小学,我们家老古、表姐与我,三人都上的是一所小学,老古大表姐5届、表姐大我2届,有一天一位好像是教导主任的老太太跟只有1年级的我说,你是老古他弟弟吧,他小时候还好,后来就变皮了读书不好啦,你可得引以为戒啊。于是我便又记住了。

三件是关于他出国的零零总总。老古于1993年前后出国,追随几年前已赴美的大姨。大姨走时我大概3、4岁,还记得当时家里齐齐相送,都哭了,大姨还亲了我们每个人。但老古走的时候,悄无声息。似是有人道:老古高中没考上,不得已走到他乡。


由于这些事,我小时候对于老古没什么好印象。从小学读到中学,还一直把他作为“引以为戒”的对象。然而慢慢地,却又发生了有几件事,让我恐惧、不齿和不能忘怀。

一是老古的来信。老古到了美国经常来信,还会给表姐和我各一封。拆开来一看,语句颇觉有趣,譬如“开个小会、快如飞、慢如龟”等(其实还有很多,时间已久不记得了),读来新鲜,有时他的信我甚至会收藏起来,多多品读。

二是关于茄子。我小时候对茄子嗤之以鼻,却听说老古甚爱。没料到小学时有天学校吃饭,上了份茄子,我一吃还真像那么回事,盖家中做法不当耳。从此极爱茄子,直到如今,无论去什么新馆子,必点茄子,爱得无以复加。

三是关于王杰。1997年,已呈衰败之相的王杰出了首《我爱你》,那时我在表姐家听的,她告诉我,老古最喜欢王杰。2000年,我初中时,老友S搞来盘磁带,我一看《伤心1999》,又一看是王杰唱的,就想听听看看,谁料一听上瘾,我从《我想她》“结束这段流浪”开始,到2003年已经收集了10余盘王杰旧日CD(由于正版已绝版,只能收合集和盗版),再通过网络补齐98年前所有他的国语歌曲mp3(那时候酷狗、酷我还没有,收集难度可想而知),不但听还唱,还自弹自唱,还找王杰的故事研究。整个高中时间我大概已经把王杰自己都忘记的歌曲唱会了。


茫然间,尽管没有很多接触,老古与我还是产生了交集,从很少到挺多,没有刻意、没有强求,就这么来了。后来我还听说,他在美国上了UCI,又考上了北美排名前70高校的研究生,我当时还想,在美国大约大学人人可上,70名也没啥大不了吧。

2000年,我初中快毕业时,老古带着女朋友回来看外公外婆,让老人家安心。当时我们常聚,有了比较多的机会接触,聊得最多的还是王杰,有意思的是,他那位女朋友相貌甚美,也颇欣赏王杰。那年老古暂居国内,兼职新东方任教英语,他说,在新东方他不教英语,他教“否语”,他那“开个小会、快如飞、慢如龟”的怪话又有了听众,我们还留下了“Great fire catch fire”的经典对白。

之后一长段时间,他常在美国偶尔回来,女朋友也换了一波。那时候因为互联网大发展,我们交流得特别多,我们用着MSN跨洋聊,通过MSNspace直抒胸臆。他好诗歌,善现实主义、玄幻手法,《手机》、《忘魂汤》、《老杰小杰》等小说崩坏情感,《一块钱》、《思念》等诗歌爆裂灵魂。我呢,好像也没啥擅长的,不过20多岁时的那些认知、思索、得意、失意,种种情愫倒统统是老古最先得知、最先评论,我们有时互相讽刺谩骂,有时吹嘘赞美,思想交融达到了一个高峰。那时候方才明白,什么考试成绩、什么远走他乡、什么少年得志、什么名校高才,都是过眼云烟。人立于世,有太多无谓之事、之名要去争去夺去应付,但理想之根、快乐之源自在灵魂深处,确是少人问津。


2007年,表姐赴日本留学,老古回国送她,当时我们想必须有一个让她情感爆炸的东西送给她,思来想去打算写歌一首。也算是感情丰厚,只半日功夫,他词我曲,我们就整成了我们合作的第一首歌《小狼真棒》:

“新宿的霓虹 琦玉的月光 富士山下雪茫茫

名古屋的橱窗 东京的弯港 独自流浪”

表姐热泪盈眶,将歌词收于行囊、永久珍藏。


之后沉寂许久,2016年的某一天,我在创作完一首“正统歌曲”后,突然灵感迸发,翻出老古10余年前一首《无题》谱上曲写成歌,得名《无非》:

“无非是此岸 无非是彼岸

无非是无法穿越  无非是永不甘心

若相隔一条河流 虽万里我亦愿强渡

若相隔一声叹息 穷毕生也难以成行”

是夜,老古夜不能寐,将歌曲反复回放、发人共享。


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2017年算是一个高峰,我将老古旧日《光明大道》、《耳背的青春》、《圆》、《失恋的鱼》、《出塞曲》、《白天的世界》等共10余首诗歌全部谱好曲,用钢琴编了曲,用破锣嗓子唱了个遍,虽然小众,虽然简陋,但不卑微,全情投入。我曾对老古说,10几首歌,等到时机成熟,我们整张专辑,就叫做《桃谷韵》吧。


这些年,老古每年往返重洋之间,形孤影只却不羁自由,秉持着王杰的浪子情怀,撩拨着灵魂深处的深刻快感。表姐定居日本,相夫教子。从小为伴的三人如今身处三国。然而,这却并不足以令人悲伤和怅然。外婆年高而身体康健,父辈虽入老境然意犹未尽,家中四世同堂又添新丁。人各有各的际遇、性情和活法,唯不变是血浓于水、情谊久长。


但愿2019.2.11老古40周岁时《桃谷韵》之夙愿可以实现吧。



谨以此歌此文恭祝吾兄谷雨40虚岁快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