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折叠》国外获奖引争议,中国科幻奖得主:警惕科幻大跃进|科通社

科学加 2019-08-06 12:34:30



↑点击图片,开启星际穿越

继刘慈欣凭《三体》获雨果奖之后,中国女科幻作家郝景芳凭借其《北京折叠》再获这一奖项。但与《三体》众望所归相比,《北京折叠》却遭遇颇多争议,甚至有人认为这“不是科幻”。怎么看?


文/凌晨(科幻作家,中国科幻“银河奖”和“星云奖”获得者)


2016年8月21日,中国科幻小说爱好者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年轻的科幻小说作家郝景芳获得了第74届雨果奖中短篇小说奖,获奖作品是小说《北京折叠》。


▲郝景芳(右)与译者刘宇昆(左) 图片来源:人民网


2015年刘慈欣的《三体1》获得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故事奖时,中国科幻迷们奔走相告,欢欣鼓舞。这个奖,与其说是对《三体1》的肯定,不如说是中国科幻小说冲上世界科幻小说舞台的一声号角。果然,这才仅仅过了一年,2016年雨果奖中就又出现了中国人的身影。


不过,相比较于《三体1》获奖的众望所归,《北京折叠》获奖却遭遇颇多争议。有一种观点是《北京折叠》不该获奖,中文短篇科幻小说比它优秀的多得是。《北京折叠》不是新作品, 2014年发表在《文艺风赏》上,随即被《小说月报》转发,获得了当年的第五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入围奖,首届中国科幻坐标奖短篇类冠军。《北京折叠》的这段经历,说明小说还是有价值的,被科幻圈中的大部分专业人士看好。


小说最重要的价值就是它肯立足于现实,直接使用北京这个坐标,毫不避讳对社会当下的批判和揭露。这种批判和揭露,在当下的科幻文学创作中并不多见。郝景芳自己也说明,《北京折叠》虽然是一部科幻小说,但创作契机是自己的生活所见,是以现实中不存在的因素讲述与现实息息相关的事。


谈现实的科幻小说,这听上去好像不太对头,但任何小说都是基于现实,哪怕是《百年孤独》那样的魔幻主义作品,也有浓浓的现实的影子折射其中。优秀的科幻小说之所以优秀,就是将现实的人性和社会现状,放在未来或者特异的环境之中处理。雨果奖介绍《北京折叠》,也强调小说中构建了一个不同空间、不同阶层的北京,可像“变形金刚般折叠起来的城市”,却又“具有更为冷峻的现实感”。


有一些人不喜欢《北京折叠》是因为它“软”,没有多少科幻的成分。这是一种被类型化文学僵硬了的看法。科幻小说的“软”和“硬”,是一种毒害科幻小说创作的粗暴的分类方法。优秀的科幻小说,有奇妙的想象力,有远离现实的神秘感,有跌宕起伏的情节和个性鲜明的角色,还包含对科学的敬意和科学的逻辑思维。


但“软”“硬”该怎么区分?讲技术就硬,讲人物就软?在小说里谈情说爱是软,列方程式、画图表才够硬?科幻小说的科学性,体现于它的内在逻辑是不是自洽,它是不是用科学的方法来思考提出的问题;它所提供的故事内核是不是有科学性的,能不能用其他内核替换。《北京折叠》的两个基础:北京三叠的庞大工程是科,中国人固有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是文,交织在一起才有了文本的质感。这两部分都无法替代。这就是一篇合格且成功的科幻小说。


还有一些人讨厌《北京折叠》,是因为它“黑”了北京,如果小说写折叠东京折叠巴黎就很难说会得奖,政治因素决定了《北京折叠》会是讨西方读者喜欢的作品。这未免夸大了《北京折叠》中的社会描述。觉得外国奖对中国没有善意而仇视获奖作品,和大加追捧获得外国奖的作品,都是不理性和不成熟的表现。


雨果奖是1953年世界科幻大会上设立的,根据爱好者投票而授予的美国科幻小说奖。说白了这是英语科幻小说圈子中的娱乐,非英语写作的作品很难进入其中。亚洲直到2015年才有刘慈欣入选,难道是说2015年之前亚洲就没有优秀的科幻小说了?当然不是。但由此可以看出,曾经积聚过无数优秀科幻小说的这个雨果奖,对非英语写作的漠视。


 ▲雨果奖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那么现在,连续两年,作为重要的科幻奖项雨果奖都有中国作家获奖,是不是说明雨果奖开始宠爱中国了?不是,这只能表明中国的优秀科幻小说经过翻译后拿到英语世界中去,是有竞争力的。以前都是外国科幻小说翻译成中文后被读者优先选择,现在这个输出就会不再是单向的了,会有越来越多的中文作品进入西方人的书店。在作品翻译和版权输出方面,相信出版界会主动一些。


那么《北京折叠》的获奖会不会带来国内科幻创作的热潮?起码宣传的热潮是带动起来了。《北京折叠》获奖的消息与女排奥运会夺冠的消息并列,将另一件重要的文学大事——曹文轩获国际安徒生奖的消息挤到了一边。


好的小说一定有产生它的创作土壤。中国科幻小说的土壤并不丰厚,曾经只有《科幻世界》和《新科幻》(原名《科幻大王》)两本科幻专业杂志长期培育。进入本世纪后,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国民科学素养的提高,科幻文学渐渐不再是“儿童”和“科普”读物,许多文艺类杂志和网络媒体愿意刊载科幻小说,这扩大了科幻文学的受众面和影响力,也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科幻的方式构架自己的文学世界。《北京折叠》由《文艺风赏》发表,被《小说月报》选中,说明文学圈已经接受科幻文学这种一贯被“边缘”了的文学形式。


国内科幻创作比起二十年前,创作环境和创作收入都好了很多。创作环境上,主流文学已经拥抱科幻文学,科幻小说有地方发,科幻作家也不再是“神经病”,可能面对的最难堪情况就是读者质问写的究竟是不是科幻。创作收入上,小说稿费有限,但影视游戏动漫都需要科幻作品,这些领域的报酬是惊人的。


随着创作收入的提高,会有很多人来写科幻小说。那些科不够魔来凑批着科幻外衣的作品会非常之多,读者已经发现,在淘宝和实体书店出现了很多听都没听说过的人写的科幻作品,这些作品打着科幻小说的旗号,却即没有科幻的精神内核也没有小说的艺术气质,一句话,就是想用“科幻小说”这个名头来赚钱。这样的作品如果泛滥,势必会劣币驱逐良币,因而需要科幻人警惕和批判。


还有一类科幻小说确实是科幻小说,但所采用的故事核心梗存在科技“代差感”,就是作者觉得他想出的新技术新观点,其实早已存在。用老梗写故事不自知还洋洋得意的作品最膈应人。科幻小说难的就是故事梗,高瞻远瞩时代未来的是神梗,提出新理论建造新世界的是大梗。想出这些梗来是需要掉几把头发和肉的,是最耗费心血的工作,还必须真正了解理解现代的科学技术发展脉络。


所以科幻小说创作起来其实门槛很高,不是什么人都能搞出来的。郝景芳本科和研究生读天体物理学,博士读经济学,知识积累非常丰厚。这是她能够创作科幻小说的基础。


但很多媒体宣传是忽略这点的,更多关注是“获奖了”。雨果奖是重要的科幻文学奖,但这说到底是美国的奖项,反映的是美国人的想法。中国有自己的科幻文学奖项银河奖和星云奖,媒体给的关注相比较之下就不是那么多。


不过,这种情况到了九月份就会不同了。2016年9月份,中国科幻史上的头等大事—中国科幻大会将举行。还没有哪种类型文学曾经有过这种殊荣。国家对科幻的重视,即令我欢欣鼓舞又让我有些担心。虽然科幻比科幻文学要涵盖更广阔,但毕竟文学是基础。我们的文学创作能不能在新时期繁荣昌盛,为中国科幻之崛起努力?


《北京折叠》的初稿2012年年底就写出来了,但2014年才发表。郝景芳用了很长时间修改润色。刘慈欣写作《三体》三部曲,足足花费了三年时间。每一部好作品都需要时间沉淀和打磨。对于中国科幻文学创作来说,太需要时间了。


旁观者短时间的加油喊好固然需要,但中国科幻文学创作更需要整个社会长期的支持,以建立起一个完善的科幻文学培育体制,培养更多的优秀科幻创作人才,而不是一提科幻就是《三体》,就是刘慈欣。现在多一个,郝景芳和《北京折叠》。


下一个获得雨果奖的中国科幻作家会是谁?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科幻文学需要不断有新鲜的血液加入,老作者能出新作,新作者能出佳作,携手并肩,共同缔造中国科幻的黄金时代。 

            

(本文由北京科技报社全媒体中心采编制作,原创作品,未经授权谢绝转载。图片源于网络。新媒体编辑/黄珊)


 赞 赏 

你觉得小编记者不容易,就打个赏吧!


下载“科学加”客户端,阅读和搜索更多精彩内容


中国女排夺金,“高人”是怎样炼成的?

神农架神秘N年后才申遗成功,不是因为野人,竟然是因为它……


《神奇校车》全集:BTV主持人用科普好故事唤醒你的耳朵

有疑问或寻求帮助,快加入"科学来帮忙"群!

科学通讯社科通社 scipress)

提供每日新鲜科学与生活资讯

组织各类有趣活动

主办:北京科技报社 | 北科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