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我作 第25期——《来自非洲小哥的哭诉》

北京市昌平区天通苑学校 2019-10-09 16:44:18

我读·我作

带你去聆听属于我们自己的经典

作者简介:我是北京市昌平区天通苑学校九年级(3)班的杜昊哲,在班级中担任语文课代表。我平时就喜欢读小说,尤其是刘慈欣大神的科幻小说。可能是经常读科幻小说的缘故,我对于各类书中故事的后续常有畅想;对于书中各类人物心里的想法,也有着自己的见解。

 

创作背景:这次,我读了我国四大名著之《水浒传》。读完后,我对李逵的遭遇有些不满,恰巧我的同学宋存慰在漂流笔记上,以宋江的第一视角写了他临死前的心理活动及一些往事,我觉得这个写作手法很新颖,也能很好的突出人物的“心里戏”,便以同样的形式,在漂流笔记上自顾自地替李逵——这个“非洲小哥”,写了一封伸冤的“遗书”。



来自非洲小哥的哭诉

          ——李逵的遗书

大家好,我是李逵,李逵的李,李逵的逵。俺娘给俺起的小名是铁牛,江湖人称黑旋风。大家都说我是梁山好汉中最草莽的,其实我内心十分的不乐意,但是表面上,我不能跟其他107个好汉硬着作对,只好就这么接受了。只是,有时我真的怀疑我是一个非洲的爹生出来的,半夜里除了耗子和猫,没什么人能看得见我。在运气这件事情上,我的脸也不是一般的黑。

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的家庭,我的父母……算了,不跟你们扯这些闲话。刚才我还跟宋江那玩意在喝酒,叙着旧,谈着我们梁山泊的过往与心酸,一转眼,我就到在了地上,然后是胸口传来一阵阵绞痛,嘴里已经说不出话的我,心中吐出四字真言:这酒,有毒!想着大限之日已到,往事一下子浮现在了眼前。现在看看,当初认识宋江,还是那个不争气的玩意题反诗,我提着两柄板斧去劫法场。遍地的血为他和戴宗在我的板斧下流了许久,风光一时的我,现在又被这玩意分了毒酒。在这使人愤怒的时刻,我真的很想对他说:宋江,你伤透了老爹的心!然而,胳膊都抬不起来的我,只能勉强地使手指动了动,却也没能引起他的注意。哎,也是很无奈,我怎么能落得这样一个结果。风光的我,在以前也曾闹起过满城风雨。往事的画面又如连环画般在脑海中浮现,我来到了梁山大本营,后来……

噢噢!后来我就回沂山接我的老母亲,法场那么多人都让我干掉了,做个保镖我应该也是没问题的吧?然而事与愿违,在我们翻沂山的时候,我亲娘被老虎吃了。那真是伤了个大心,想都不带想的,我提着板斧,旋转,跳跃,闭着眼……濒危动物就又少了四只。只是有一件事我很不理解,就是武松这个人,人们一提起打虎这事就想起了他,可是我打的虎是他的四倍啊,怎么没人为我喝彩啊,现在想想,脸黑体质无疑,唉……

说回宋江,他正喝着酒,一脸忧愁,扭头看了看我死没死。我现在很是无力,我要是有劲,非得站起来把他掐死!当初我就特别反对招安这种事,因为我就知道,朝廷里没一个好东西。这不,我们梁山大军破大辽,战幽州,又擒王庆,收方腊,为宋朝立下赫赫战功,还封上了官,算是让我的老母亲可以瞑目了。然而,最终的结果还是宋江怕我造反,坏了梁山泊的忠义名声,把毒酒分了我一半。其实我也很理解他,他把眼光放的很长远,才会做出这个令人伤心的决定。今天能跟兄弟一起死在这里,一起拼过,干过几票大的,值了!

我这辈子的时日,大概就要到此结束了,闭上双眼,我仿佛还能听到宋江的叹息。渐渐地,意识模糊了起来,我的母亲拉住我的手,一起向天国走去。

指导教师:刘金荣  杜笑涵


教师评语:

在宋存慰以第一人称独白的手法写完《宋江的遗书》后,本文作者杜昊哲紧接着以一篇《李逵的遗书》对其进行呼应。这篇文章同样以第一人称的视角进行叙述,表达了对宋江杀死自己的愤怒、伤心与不甘,呼应了宋江的内心独白。本篇文章文笔生动有趣,内容丰富而独到,展示出小作者不凡的写作水平。总的来说,两篇文章交相辉映,成为《水浒传》漂流笔记中最精彩的系列文章!



促进阅读 热爱写作 表达心灵世界

通知:“我读•我作”是专门为天通苑学校学生展示优秀习作的有声平台。“我读•我作”中“读”既是读书也是朗读,“作”既是写作也是作品。这个名字的有两层含义,一是我借读书来写作,二是我朗读的是我的作品。“我读•我作”栏目不断成熟,精彩不断,现面向广大学生征集优秀作文。欢迎你将优秀作文投给你的语文老师,说不定下一期“我读·我作”的主角就是你哟!如果你的文章被采用,会获得栏目组颁发的奖状以及由电子工业出版社提供的精美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