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蒙小说(免费)

每天喜剧 2018-08-09 14:14:34


迷蒙小说小说平台推荐阅读及迷蒙小说公众号有书重磅荐读

本周迷蒙小说书库最受欢迎作品

《杀神》

(书号:2064

【推荐指数: ★★★★★ 5.0星】

《怪医圣手》

(书号:1214)

【推荐指数: ★★★★★ 5.0星】 

《傲天佛尊》

(书号:1244)

【推荐指数: ★★★★★ 5.0星】   

《逆天保镖》        

(书号:1074)

【推荐指数: ★★★★★ 5.0星】       

《魔尊狂少》 

(书号:1268)

【推荐指数: ★★★★ 4.0星】          

《大魔王》

(书号:892)

【推荐指数: ★★★★ 4.0星】        

《相思引》

(书号:2134)

【推荐指数: ★★★★★ 5.0星】          

、、、、、、          

-----------------------------------------------

所有的热门小说都在这里

-----------------------------------------------




    这四大家族之,都有许多级别极高的官员在京任职。其的核心官员,几乎同一时间被双规起来,接受组织的调查。


    多年以来,这些官员为家族谋私利,犯下的案子可不止一件两件,一旦接受调查,身上没一个是干净的。于是,他们自杀的自杀,交待的交待。


    很快的,一个震惊全国的特大案件浮出水面。出乎民众的预料,这次整个审案过程居然相当的公开透明。什么人涉案,犯了什么罪,将怎么审理,都及时在报纸上刊登出来。


    这一举动让许多人意识到了国家惩治**的决心的魄力。


    对于这件大事,张均不怎么关心,他现在的角色是张神农,神农银行的老板,主要任务就是把神农银行发展起来。


    华投资以二百亿美元收购了神农银行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因此这家银行也就拥有了国资产背景。不过,这笔交易做得非常隐秘,外界并不知道。


    凭借这个背景,神农银行的业务当然也可以顺利地拓展到国内。就在前几天,神农银行就分别在香港、东海、海、京都三大城市开设了分行。


    另外由神农银行注资成立的东南银行,也是经营的重点之一。神农银行占有东南银行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这家银行一旦发展起来,利润可观。


    除了以上两大市场,神农银行还会向美国、北非、日本、韩国等地发展,将之打造成为全球顶级银行之一。


    当然了,银行业务的重之重,依然还是风险投资,这也“一号计划”老谈话之后,他就知道已被永久地被绑到了国家这艘高航行的大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正在张均野心勃勃地准备他的扩张计划时,一个坏消息传过来。葛小仙打来电话,说神农银行再次受到调查,一切业务必须暂时停止。


    张均心恼火,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一次,难道有人想搞掉神农银行?


    当天下午,他与葛小仙在一家酒店见面。葛小仙脸上带着忧愁,说:“这回麻烦了,调查我们的是欧洲银行监管委员会。”


    张均反而很镇定,问:“我们的银行,是不是真的存在问题?”


    葛小仙白了他一眼:“问题当然是有的,比如我们的资金来源就见不得光。不过许多银行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之所以屎次接受调查,是因为神农银行侵犯了瑞士某些富豪的利益。”


    “怎么说?”张均问。


    葛小仙:“我已经和三叔、四叔通过电话,他们说大伯曾想挡下这件事,可惜力量有限,最终没能阻止。事情的根源可能是瑞士联合银行,这是一家私人银行,也是欧洲最大的银行,它所管理的资产超过两万亿美元,在全球五十个国家设有分行,实力雄厚。”


    张均皱眉:“这样一个巨无霸的企业,为什么要和一家新成立的银行过不去?”


    “原因很简单,联合银行看到了神农银行巨大的发展潜力。特别近期华投资集团把大量的资产存入神农银行,这导致我们的储蓄额飙升,贷款发放量也急剧增加,让联合银行感受到了压力。况且,我们的利率远高于一肌银行,优势明显。”


    “联合银行幕后的几大股东都是欧洲的名门望族,绝顶豪门,他们做事一向未雨绸缪,当然不会眼睁睁看着神农银行强大起来,去抢夺他们的饭碗。”


    张均叹息一声:“这事就难办了,我还以为瑞士是个自由公平的地方,看来哪里都一样啊!”


    葛小仙:“眼下,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希望这件事能够尽快过去。”


    张均冷笑:“他们既然出手,就不会轻易停止,我们要商量出一个对策。”


    葛小仙苦着脸:“你对瑞士不熟,我三叔和四叔也没法子和那些豪门抗衡,咱们胜算不大。”


    张均冷笑:“他们想逼死我,我就先弄死他们!小仙你不要忘了,我有一位朋友叫做上帝之手,他是玩金融的老祖宗。”


    葛小仙吃了一惊:“你想干什么?”


    张均冷冷道:“在金融领域没有仁慈,退缩没用,乞求也没用,只有反击,用雄厚的资本和高超的金融手段去打垮对手,这才是王道!”


    葛小仙也攥紧了拳头:“好!我们背后可是一个大国,根本不需要怕,狠狠出手就是了!”


    当晚,张均与投资集团的三位理事会面,对方答应如果张均需要,集团愿意向神农银行拆借三千亿美元。要知道神农银行也是集团的利益所在,如今张均需要反击,他们当然不会坐视不管。


    此后张均电话联络老德普,老德普最近非常忙碌,前段时间刚干了一票大的,赚了五十亿美元。接到张均的电话,他非常高兴,张均把事情详细说明。


    听了张均的计划,老德普这等金融巨擘也是大吃一惊,说:“张,你够狠!瑞士这个国家的金融秩序很健康稳定,下手的机会不多。”


    张均问:“瑞士银行的国民生产总值是多少?”


    老德普道:“大概在六千亿美元左右。”


    “如果你想撬动这个国家的经济,需要多少资金?”他又问。


    老德普思索了片刻,道:“一千亿美元足够,但考虑到瑞士的经济特点,我认为至少需要两千亿美元,而且还必须准备几百亿美元的备用资金。”


    “这就容易了。”张均道,“我给你四千亿美元,你帮我把瑞士联合银行搞垮!”


    老德普一愣,道:“张!你以为我真是上帝吗?”


    张均道:“怎么,没机会?”


    “不是没机会,而是你给的时间不足。要做成这件事,至少给我三年时间准备,一年时间执行。”老德普道,“可你只给我一个月时间,上帝也不可能成功的。”


    张均沉吟道:“可如果不还击,他们就会不断找麻烦。”


    老德普笑道:“张,在金融领域,你还是个门外汉嘛!这件事,其实有其它的解决办法,只是你没有想到。”


    张均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欧洲银行监管系统里面,至少有一半是我的朋友。当然了,他们也有联合银行的人。不过任何一个机构内部,都存在正反两种力量,我们大可联合他们的敌人。所以,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好了,只需要一百亿美元就能搞定。”


    张均皱眉:“一百亿美元,白白拿去喂那群家伙吗?”


    “当然不会。”老德普道,“神农银行以后想要发展就离不开这批人的支持。砸出一百亿美元,他们未来就是你的忠实盟友。张,这是买路钱。”


    张均思索了片刻,道:“这样好了,一方面由你出面贿赂那些监管委员,另一方面由你筹备对联合银行下手,我想这应该有利可图吧?”


    老德普这次答应得非常痛快:“好,只要时间足够,别说瑞士,我能把欧洲翻一个底朝天。好吧张,我这就开始准备,不过你那边的资金必须到位。”


    张均道:“我本来攒下一千亿美元做其它事,现在全部交给你,你看够用吗?”


    “完全足够!”老德普非常兴奋,“上次南洋那一票由于参与者众多,我赚到的钱有限,这次我可以大赚特赚一回了!一年之内,我大约能筹备一千亿美元,咱们合伙干一票大的!”


    张均心一动,他想到了小强。每逢有金融上的事情,他都要请老德普帮忙,是不是可以培养一下小强呢?思及此,他道:“老德普,你想不想带个徒弟?”


    “徒弟?”老德普笑了,“我这辈子带过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可惜没一个成才的,只有我身边的五根手指还勉强凑和。”


    张均道:“老德普,我保证他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家伙,而且学习能力极强,你一定不会后悔。”


    “哦?我倒是想见一见他了。”老德普来了兴趣,说道。


    “我看这样,你找一台安装超级系统的电脑,就通过络教它点东西吧。如果感觉不合适,那就放弃好了。”张均道,小强是一台智能电脑,当然没法跟在老德普身边,只能用这种办法学习。


    老德普倒爽快:“可以。”


    一天后,老德普把他的操作电脑换成了超级系统,然后把ip地址发给张均,这是他的要求。地址才发过去,老德普屏幕的左上角就打出一行英:你好,德普先生。


    老德普一愣,脑袋里就闪现出“黑客”两个字。随后,他的耳机上响起一个悦耳的男子声音:“德普先生,感谢您传授我金融知识。”


    老德普回过神来,问:“你就是张介绍的人?”


    “是的,我叫张小强,你可以叫我小强。我是一位电脑专家,冒昧侵入了您的电脑,请不要介意。”小强很客气。


    “没关系,你是张的人,我当然信任你。”老德普很大度,“你要做我的徒弟,就必须听我的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明白?”


    “明白!”


    “那好,我这里有一份书单,上面有二十三本金融巨著,你先把它们读完。”说完,他迅在屏幕上拉了一个书单出来。


    “德普先生,这些书我都读过了。”小强道,“还有其它的书吗?”


    老德普当场石化,都读过了?他哪里知道小强在他罗列书单的时候,就趁机在互联上搜索到相关图书,并迅把书读完,用时连一秒钟都不到。


 香港地下势力


    “小子!我之所以教你,完全是看在张的面子上,所以你最好诚实一点!”老德普的脸拉了下来,他是上帝之手,自负且孤傲。他对张均客气,并不代表也对其他的人客气。


    “德普先生,我没有说谎。”小强有点委屈。


    老德普哼了一声,明显不相信。这二十三本金融巨著,连他都没全部读过,更不要说别人了。


    忽然,小强开始从第一本书开始背诵,吐字清晰,语飞快。老德普听了一会,确实是书上的内容。他没有制止,而是顺手从旁边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然后翻开了对照。


    小强的背诵的内容与上面一字不差,老德普冷笑,道:“现在,你给我背诵另外一本书,《经济学原理》第十三章第六段。”


    小强几乎连停顿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就转到了那一段字,仍旧是一字不差。这一下,老德普终于震惊了,看过二十三本书没什么了不起,了不起的是能够把二十三本书一字不落地背诵下来。


    他眨了眨眼睛,又陆续追问《资本论》、《国富论》、《利息理论》、《企业的性质》、《经济学》等著作,小强张口就来,倒背如流。


    老德普非常的高兴,只有这样的天才,才会让他全力传授金融知识,成为他的关门弟子。他用一种温和的语气说:“小强,你是个聪明的小伙子,我会全力传授你!”


    “谢谢德普先生,我不会让您失望的,一定会成为全世界最优秀的金融大师!”小强信心十足,这就更让老德普欢喜。


    小强拜师老德普,张均自然高兴,他期待着有一天小强能够横扫全球金融界。


    这一天是林娴的生日,他买了生日礼物,并订做了蛋糕,等他去西点店取蛋糕回来,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头罩乌光的年人,这表示他不久即将丧命。


    年人行色匆匆,与之擦肩而过之后,就住进了一家酒店。张均本不想过问,因为这世上的事并非表面上那样简单,他已不再是当初那个书生意气的少年了,做事谨慎。


    这位即将大难临头的人,未必就是善类,救下他有可能反而害到别人。当然,他也有可能是一个善恶皆有的普通人,运气不好了该当要死。或者,他确实就是一个好人,值得相救。


    以他多年的经验,最后一种可能的机率并不大。曾经,他以望气术看到一名女子死期将至,于是好心将之救下。当他把人救下之后,几天后就看到了一则报导。


    那名女子用暗性毒药毒死了自己的婆婆,然后事情被年仅六岁的女儿发现,她又害死了自己的女儿。案子告破之前,她甚至又在谋划害死她的先生,因为她在外面有了情人。


    就是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他却救了她,害死了两个无辜的人。张均对此深深自责,这件事教训了他,救人务要慎重,有时候救了一个人,可能会让=给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略一犹豫,张均也就拎着蛋糕跟了进去。年人身上有一股血煞之气,看样子不是普通人,有过刀口舔血的经历。这样的人身上一定有故事,张均准备关注他一会,以确定他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


    年男子刚进入酒店不久,就打出去一个电话。十分钟后,另一名年人进入酒店,在房间里与年人会面,两个人谈了很长时间。


    通过两人谈话,张均得知他是香港人,由于帮会冲突,才被迫逃离。这次来大陆,是为了投奔一位早年的朋友。他告诉他的朋友,香港的几大黑帮,现在正被一个叫阳天横的年轻人统治。


    他有一次醉酒,不小心说了一句得罪阳天横的话,结果就遭到追杀,于是吓得逃离了香港。听他的口气,这个人在香港奸过良家妇女,杀过无辜民众,恶事没有少干,绝对算不上善类。


    于是,当他谈完香港的情况,张均眼睁睁看着他的朋友却出其不意用绳子把他勒死,并取走他跑路携带的财物之时,他没有出手阻拦。


    人虽然死了,却留下了不少有用的信息。阳天横正在统一香港地下黑帮,而且他还要参加一年之后在香港举办的洪门比武大会。


    阳天一,阳天横!他顿时就意识到,这个阳天横很有可能就是圣子,看样子在香港是有所图谋。


    给林娴过完了生日,张均就把小强托付给了她,然后只身前往香港。圣教是他的大敌,敌人要做的事情,他一定要破坏,绝不允许成功。


    抵港之前,他从x那里拿到了一份件。件显示,香港这个地方的黑帮活动比回归前少了许多,但仍旧没有消息。香港有三家比较强大的黑暗势力,分别是忠义会、义安会、人和堂。


    光是三大黑帮,它下属的帮会成员就有三十万人以上,占香港人口的百分之五左右,这是一个让人非常吃惊的数字。


    为了掩饰身份,张均用了一个名叫鲁长生的名字。这个身份是一名国际刑警。


    在香港下机之后,他住进了一家酒店。进入酒店后,他习惯性地把整个酒店观察了一遍,结果意外地发现,张菲儿和小草居然也在这家酒店。


    两个女人就住在楼上的一个房间,此刻张菲儿脸色不太好看,她对小草道:“小草,你不该出手的。”


    小草淡淡道:“我是保镖,那个人明显有侵犯小姐的意图。”


    张菲儿苦笑:“你知道他是谁吗?忠义会老大的儿子,得罪了他,我们根本没法在香港立足了。”


    小草出身x大队,什么风浪没见过,依然平静,道:“小姐,安全起见,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好吧,只能这样了。”张菲儿无奈地道。


    这时,六名手拿硫酸、砍山刀的大汉进入酒店。酒店的保全人员看到他们,根本就不敢阻拦,反而躲到了一边去。


    六人上楼后,便朝小草和张菲儿所在的房间走去。张均没有动,他知道小草的实力,这六个人不是他的对手。


    果然,六人一靠近房门,小草就警觉了。她闪身躲到门后,随即房门被人“呯”得一声踹开,一群人就冲了进来。小草动作迅,上前连续两记手刀,就把两人砍倒在地。


    然后踢倒一个,挥拳打倒一个。剩下的两个反应过来,挥舞着砍刀劈过来。她冷静地微一侧身,挥拳打破一个人的鼻子,抬膝盖撞断一个人的肋骨。


    不到两秒钟,六条大汉就倒在了地上,小草展示出的实力不弱。


    打倒这些人,张菲儿一脸恼火,道:“看样子这些人是来报复的,我们马上离开!”


    小草点点头,她也知道危险。忠义堂的帮众数万,她就算功夫再好,也不可能与那么多人对抗,还是早走为妙。


    酒店对面的一家餐馆,一名青年男子一脸凶残之相,坐在正对着酒店大门的桌子旁。他的右眼乌青,耳朵上也包着纱布,看样子受伤不轻。


    他“啪”地一拍桌子:“妈的!怎么还不出来?”


    他身后,站着十几名大汉,腰间鼓鼓的,居然带了枪。其一人道:“咱们的兄弟办事一向利索,看样子是遇到麻烦了,我看还是带几个人上去看看。”


    青年人一挥手:“去十个人,给我活捉那两个臭婊.子,妈的,我要活活玩死她们!”


    于是,又有十名帮众闯进了酒店,直扑张菲儿所在的位置。这一切都没能逃过张均的眼睛,他知道面对枪手,张菲儿与小草都非常危险,他不能不出手了。


    张菲儿正在收拾行礼,小草守在门口。张均走进来了,小草眸光一寒,冷冷问:“你是谁?”


    张均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亮出警察证,道:“二位不必紧张,我奉上级命令,前来保护你们。”


    “保护我们?”张菲儿停止收拾行礼,走了过来,“谁让你保护我们?”


    “我的上级得到消息,有黑帮组织要对二位不利。张小姐是大陆著名影星,我的上级不希望你在香港出现意外,否则会惹出很大的风波。”张均道。


    张菲儿点点头,这话她倒是信,说:“好吧,麻烦你护送我们离开香港。”


    张均耸耸肩:“恐怕现在不行,外面来了一群枪手,我要先把他们解决。”


    小草上前一步:“我去。”


    张均看了她一眼,这小妞和当年一样,还是那种彪乎乎的性格。他说:“外面的人由我处理,你们换一个房间。”说着,他转身离开。


    十名枪手是坐电梯上去的,电梯一开,他们就看到一名青年男子挡在电梯门口。他们正要喝斥,张均就一闪身就挤进来。


    然后一股罡风暴起,十名枪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张均从容地走出电梯,重返小草和张菲儿所在的房间。


    这两个女人与他都颇有渊源,必须要把她们安全地带离香港。


    楼下,饭馆里的青年人派人过去再探,结果发现弟兄们全倒在了电梯里,也不知发生了什么。


    青年人得到消息,拍案大怒:“妈的!在香港,居然有人敢和我们忠义堂作对!来人,封楼!多叫兄弟过来,再把阳先生身边的高手请来!”


迷蒙小说小说平台推荐阅读及迷蒙小说公众号有书重磅荐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