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血管的特效菜,30岁后一定要多吃!否则后悔就来不及了!

凯旋 2018-11-21 08:09:26

点击

【1】女性长期没有夫妻生活的危害?你知道吗?

【2】睡觉时身体突然抖一下?知道答案吓一跳!

【3】你的姓名注定今生和谁是一对?

【4】算出你和另一个人的关系,不准你揍我!

请点击上方绿色图标收听






  就在弓箭手的利箭准备发射之际,   “啊?竟有此事?”朱孟达闻言大吃一惊。

    “属下岂敢欺瞒大人?这才前来请示大人。”蔡天霸恭声说道,心里却是暗暗得意,嘿嘿,我不欺瞒你这个脑子简单的武夫,岂不是对不起我的妙计?朱孟达啊朱孟达,你就好好地给我当打手去吧!

    “那细作如今何在?”朱孟达出言问道。

    “据属下安排的人查探,那厮应该还没有离开卢家村,迟则生变,还望朱大人速速定夺啊!”蔡天霸没说是卢七的报告,而是说成是自己的安排。

    “定夺?定夺什么?哼,传我军令,召集军士,申时发兵,随我一起前去卢家村,朱某倒要看看,是什么倭寇的细作,竟敢在我这一亩三分地生事?”朱孟达果然勃然大怒,立马下令道。

    蔡天霸闻言欣喜万分,忙起身应道:“属下遵令!”

    且说卢大柱一家人吃过丰盛的中午饭之后,一家人围坐在桌子前,开始了“家庭会议”。

    “春生,你和你姐姐出去躲上几天吧!”卢老根首先说道。

    “嗯?为什么啊?坏人不是已经被这位大侠赶走了吗?为什么还要躲啊?”春生有些疑惑都说道。

    “你这傻孩子,今天那姓蔡的什么总兵吃了这么大的亏,他能和咱们善罢甘休吗?怕是不久之后,就会卷土重来,到那时,只怕咱们卢家三代单传,就要绝后了啊!”卢老根担忧地说道,这几天的折腾已然让这位年过六旬的老汉更是多了不少的白发。

    “不是还有大侠在吗?我不怕!”春生嘴一撅,却是不赞同。

    “唉,大侠再厉害,也只是单枪匹马而已,而且还受了重伤,到时都不知道能不能再来得及醒过来,还是你们姐弟先出去躲些日子吧,万一出了事,咱们卢家也好留个根啊!”卢老根语重心长地说道,民不与官斗,在他心里,这场横祸只怕是再也躲不过了。

    “要躲让弟弟一人躲去,我要和娘在一起!”春红这时插话道,她紧紧地挽着她娘的胳膊,眼睛却是不时地瞟向那个白气氤氲中的风小天。

    “不行!你也走,你弟弟还小,姐弟俩在外面也好有个照应!”卢大柱瓮声瓮气地说道。

    “爹,为什么我们不全家一起走呢?反正咱这家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大家一起逃命啊,量那什么狗屁总兵也找不见咱们!”春生建议道。

    “唉,我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只是这位恩公看似受了重伤,恐怕一时半会还醒不来,他刚刚救了我们的命,我们又岂能置他于不顾,自己逃生去?所以你们走,我们几个老的留下陪着恩公,即使送了命,也没什么遗憾了!”卢大柱看了风小天一眼解释道,以他朴实的心地,自然不会将风小天抛下。

    “爹爹说的对!我们不能扔下他不管!”春红闻言情不自禁地插话道,却感觉这话有些太过表露心情,说完后便将头一低,两片飞红不知不觉地抹上了脸颊。

    “反正你们不走,我和我姐姐也不离开!”春生倔强地说道。

    “嗯,我也不走!”春红也抬起头,坚决地说道。

    “你们两个傻孩子,难道也气死爷爷不成?”卢老根气极道。

    “爷爷,你就不要让我们走了,我们什么也不怕,就想和你们在一起,再说了,这天下之大,你让我和弟弟去哪儿呢?毕竟这卢家村才是我们的家啊!”春红软声哀求道。

    “唉,爹,算了,既然他姐弟二人如此坚决,就让他们留下吧,也许我卢家命该如此啊!”卢大柱一声长叹,满脸愁容地说道。

    “是啊,爹,就让春红和春生留下吧,说不定还有活命的机会,他们这么小,就这么出去,我也不放心啊!”春红娘也说道。

    “唉,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只能是听天由命了,但愿菩萨保佑我卢家平安吧!”卢老根也不再坚持,长叹一声道。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到了掌灯的时候了,卢大柱一家人便坐在屋里静静地等待着厄运的到来,他们也没点灯,因为风小天身上发着荧荧的白光,比那油灯却是亮堂一些。

    突然,春红看着炕上的风小天惊“咦”了一声,几人都纷纷看去,只见坐在炕上的风小天身上的白气缓缓地收入了风小天的体内,紧接着风小天的双眼微微睁开,而屋子也随着白气的消失变得暗了下来,几人只能看见风小天那双精光闪闪的眸子。

    卢家几人顿时喜出望外,此时的风小天可就是他们的救星啊,卢大柱忙不迭地摸索着火石要点油灯,而卢老根已是颤声问道:“恩公,你的伤可是好了?”

    这时油灯已然点燃,屋内又亮了起来,风小天坐起身来,下的地来,回答道:“卢爷爷叫我小天便是,至于我身上的伤吗?要想恢复还差的很远,只怕短时间内是难以恢复了。”他说的自然是实情,虽然经过了一天的疗伤,起码的行动是不受什么影响,但是若要和人动手,只怕仍是不能。

    “啊?”卢家全家人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恩公,啊……不,小天,恕老朽无礼,就叫你小天了,既然这样,那你骑着你那白马赶紧离开此处吧,只怕那蔡天霸不会善罢甘休,要回来报复啊!”卢老根劝说道。

    “卢爷爷,无妨,小天虽然不能再动手,但是要保大家平安,这点能力还是有的!再说了,小天若是跑了,您老一家子怎么办啊?”风小天自信地说道,经过一天的疗伤,虽然伤势仍然不轻,但是很明显风小天的精神状态比之前已经好了很多。

    “唉,小天啊,你伤势那么重,可千万不要再战了!老朽一家子本是挣扎着瞎活的小百姓,纵是死了,也没什么打紧,到是小天你,定然不是普通人,可不要因为我们连累了自己啊!”卢老根继续劝说道,他确实是一番好心。

    “呵呵,卢爷爷,您就放心吧,谁说非得要动手啊?”风小天乐呵呵地说道,脸上却是一丝担心的神色也没有。

    “不动手,那些官兵比强盗还不讲理,和他们是讲不通道理的。”卢大柱以为风小天是要和蔡天霸那些人评理,不由泄气地说道。

    “哎呀,卢大叔,听我把话说完。”风小天说着,心念一动,手上突然多了几晶石,这些晶石还是当日在百强争霸赛的比赛空间里千晓生所赠。

    卢家人发现风小天手中突兀闪现出几颗亮晶晶的石头,都倍感诧异,春生更是傻乎乎地问道:“咦?大侠,你还会变戏法啊?”

    “呵呵,春生,我也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和你姐就叫我小天哥吧,小天哥这可是比变戏法高级多了,这是阵法!”风小天解释道。

    “阵法?阵法能干什么啊?”春生虚心地问道,其他人也都竖起耳朵听,他们都不明白风小天此刻拿出这些亮晶晶的石头做什么用。

    “阵法,嗯,就是将这些石头摆在地上,阻挡敌人进来,能保护咱们!”风小天想了一下,简单地说道,他觉得和这些人讲阵法的高深理论无异于对牛弹琴,所以就概而论之。

    “啊?不会吧?就这几颗石子能挡住敌人?”春生惊异地问道,其他人的眼中也满是不相信,只有春红插嘴道:“小天哥说行,那自然是一定行的!”她这是第一次叫“小天哥”三个字,说完,便是自己也羞红了脸。

    “呵呵,春红说的不错,这种石头叫做晶石,里面蕴含着神奇的力量,大家可不要小看啊,不信的话,我给大家做个示范!”风小天看了一眼羞红了脸的春红,微笑着说道,说着,将晶石一颗颗地摆在地上,然后将身子往晶石中间一站,众目睽睽之下,风小天的身子竟然倏地原地消失不见,便是那些所谓的晶石也都一并不见了。

    “啊?小天哥,你到哪儿去了?”春生一见大急,忙扬声问道,其他几人也是东张西望,寻找风小天,却是没有发现风小天的踪影。

    就在众人惶急之时,风小天一声轻笑,人影就在原地闪现出来,嘴里说道:“看到了吧,这便是阵法的作用,可以把我们暂时藏起来。”

    “好神奇啊!”春生两眼放光地说道。

    “小天真乃奇人也,老天开眼,这下我们卢家总算是有救了!”卢老根激动地老泪纵横,颤声说道。

    “爹,这哪里是老天开眼?这分明是小天的功劳啊!哈哈!”卢大柱也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不禁开怀笑道。

    春红则是痴痴地看着风小天,心里充满了甜蜜的感觉。

    “好了,为防万一,我就在这整个院子里布下隐身阵,将整个屋子都隐起来,不管谁来,却是我们能看见他,他看不见我们!”风小天说完,便步出院子开始忙碌起来,一边布阵一边心中感叹,当日偶然从千晓生处学到的阵法,今日竟然派上了大用场,造化还真是弄人啊!此时天色已然大亮,卢家一家人守在风小天的身前等了许久,却见风小天没有动静,反而身周的白气越来越浓,几乎将风小天的整个身影都笼罩在内。


    春生此时却是叫道:“娘,我饿了!”其他人等这才都回过神来,觉察到已是整整一天一夜一家人是米水未进了,便开始分工合作,春红和她娘两人开始生火,而卢大柱和卢老根二人开始收拾凌乱不堪的院子,春生则继续守着风小天,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

    当卢大柱来到破烂的院门前得时候,却见门口不知何时放了几个各式各样的篮子,篮子里面分别放着鸡蛋、咸鱼干、蔬菜等食物,分明是好几家人送来的,不由心里一热,向周遭看时,却是未见一个身影,卢大柱也不客气,将几个篮子提回了家里,交给春红一并做熟了,在卢大柱心里,自己家的日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到头了,该吃就吃吧,不要省着了。

    中午时分,靖海县城,总兵衙门,副总兵蔡天霸的房间内。

    蔡天霸正一个人坐在桌前喝着闷酒,昨天夜里的无功而返,令蔡天霸很是憋屈,他一边喝着酒,一边想着该处理这件事。可以确定的是,凭着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对付那个叫风小天的小子的,可是若是去找总兵的话,是不是又有点儿小题大做了?

    正在这时,手下一位亲信兵士进来通报,说是卢家村卢七求见。

    蔡天霸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这次出马颜面扫地,俱是拜自己这位表侄所赐,如今又来,说不定还是没什么好事,一拍桌子,大声说道:“不见,让他滚回去,告诉他,他那点破事我管不了!”

    手下兵士还没有出去,门外便传来了卢七的声音:“表叔,何必声这么大的气呢?昨夜的事小侄也是不知情啊,小侄实在不知道那个年轻人竟然是个高手,让表叔受惊了,今日小侄前来是特意赔礼道歉的!”随着卢七的说话声,两个短褂打扮的人抬着一副软椅走了进来,卢七半靠在软椅上,陪着笑脸说道,后面还跟着一个人,抱着一口一尺见方的箱子。

    “哼!谁让你进来的?出去!”蔡天霸看见卢七着实生气,没好气地说道。

    “别啊,表叔,小侄今日就是赔礼的,表叔您就消消气吧!”卢七说着,给后面抱箱子的那个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将箱子放在桌上,打开箱盖,只见满箱子白花花的银元宝,卢七接着说道:“这些薄礼,不成敬意,是小侄专程带来给表叔您压惊的,还请表叔笑纳!”

    蔡天霸一见银子,刚才的那些不痛快很快便抛到了九霄云外,面色一缓,说道:“嘿嘿,卢七啊,咱们可是叔侄,弄这些可是有些见外了啊!”嘴里虽然客气,可是却是朝着那位立在一旁的亲信兵士一使眼色,那亲信自然心神领会,忙将那装银子的箱子搬起,转入了后堂。

    卢七见蔡天霸收了银子,一张笑脸笑容更甚,示意抬软椅的人将自己放下,恭声说道:“这是小侄应该孝敬表叔的礼数,哪里是什么见外啊?”

    “嗯,也是,卢七啊,昨夜那事,你可是让表叔栽了个大跟头啊,这事弄不好就会成了别人的笑柄啊,我蔡天霸堂堂靖海县副总兵,带着百多名士兵却是被人及打得灰头土脸地跑了回来,可是丢人得很呢!”蔡天霸有些怨气地说道。

    “这个是小侄的不是,不过小侄今日来,便是要告诉表叔一件事,既可让表叔挽回面子,也可以大大地出一口恶气!”卢七神秘地说道。

    “呃?什么事?不会是又要我去你那村子丢人去吧?”蔡天霸有些不信地说道。

    “不会,这次绝对不会,昨晚小侄离开那卢大柱家的时候,发现那个年轻人竟然吐血昏倒,今早我派人在那卢大柱门前暗中查探,却是没有发现那年轻人的踪迹,估计是还未醒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啊,不若我们趁此良机,将那厮灭了,岂不快哉?”卢七阴阴地说道。

    “你说的可是实情?”蔡天霸一听,霍然立起,惊喜地问道。

    “刚才所言句句属实,小侄岂敢欺瞒表叔?还请表叔当机立断!”卢七抱拳说道,不料动作太大,牵动了伤口,“啊呀”一声,面部扭曲,表情甚是诡异。

    “嗯……卢七,你伤势不轻,且下去休养,待我好好想想!”蔡天霸本欲立即下令,可是沉吟一下,却是改口吩咐卢七道。

    “表叔,此事时间紧迫,可千万不要耽误良机啊,否则一旦那厮恢复伤势,可就难说了!”卢七见蔡天霸依然犹豫不决,不禁急声劝道。

    蔡天霸却是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说道:“嗯,此事我已知晓,你且下去,待我整顿兵马,到时叫你。”

    “嘿嘿,好嘞!”卢七闻言大喜,便叫手下人抬起软椅,就要离开。

    而蔡天霸嘴上虽如此说,心中却是暗自思忖,这卢七手下也有二三十号打手,他明知那风小天昏迷,却是自己出手,反而又来叫我,分明是自己没有底气,把我叫上做他的打手,哼,我可得小心些,不能白白地区出丑,不如也学卢七这厮,找个打手去,自己的顶头上司总兵大人朱孟达却是个不错的人选,只是这朱大人不似自己,素来行事正直,不喜黄白之物,怎么才能拉他下水呢?

    “卢七慢走,还有一事你须记牢!”想到这里,蔡天霸叫住正欲坐着软椅离去的卢七,吩咐道:“我恐怕一人之力不够,准备将我顶头上司朱孟达大人一同叫上,你可准备些厚礼,完了送到我这儿,我代你转交朱大人!”

    卢七闻言心中暗骂,这个贪得无厌的家伙,谁不知道朱孟达那厮根本不会要这些黄白之物,恐怕是你自己又要趁火打劫了吧?罢了,若是真能将朱孟达也叫上,恐怕那风小天醒来也不怕了,想到这里,只好一拱手说道:“小侄明白,小侄这就派人回去准备,有劳表叔了!”说完,赶紧吩咐手下人抬着自己离开了,蔡天霸这厮吃人不吐骨头,再呆下去,自己恐怕是要倾家荡产了。

    “哼!害我颜面全失,先不说事情成不成,先将你搜刮一番再说!”蔡天霸望着卢七离去的背影,心里暗自思忖道。

    “该怎么办呢?”蔡天霸背着手在地上踱来踱去,抬头看着墙上绘制的海边地图,灵光一现,击掌道:“嘿嘿,我咋就没想到这呢?好,就这么说,量那朱孟达不得不出兵帮忙!”说完,匆匆出了门,朝着衙门后的一排精舍走去。

    总兵衙门后院内,烈日炎炎下,一个如铁塔一般的汉子正抡着一柄大锤“呼呼”生风地舞着,他精赤这上身,两柄重约千斤的大锤在他的手中竟然轻若鸿毛,舞的是密不透风,煞是威猛。

    便在此时,院门传来一阵拍掌的声音,一个恭维的声音传了进来:“朱大人果然好武艺,这番成就,属下便是再练二十年也赶不上啊!”正是那蔡天霸走了进来。

    那汉子闻言,锤势一收,站定当场,竟然连气也不喘,额上没有一丝汗迹,只见他将双锤往地上一扔,砸出两个深坑,哈哈一笑说道:“哈哈,蔡兄弟过奖了,这大中午得,跑到为兄这里可是有事?”原来这个舞锤的大汉正是靖海县的总兵朱孟达!

    “朱大人啊,岂止是有事?出了大事了!”蔡天霸闻听发问,连忙故作大惊失色地说道。

    “哦?出了什么大事?难不成是那倭寇打来了?把个蔡兄弟吓成这个模样!”朱孟达却是不惊,从一旁的兵器架取下步衫,披在身上朝着屋内走去。

    蔡天霸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回答道:“虽然不中,却已不远矣!”

    “嗯?真的有倭寇?”朱孟达未料到自己的一句戏言竟然言中,霍然一惊,回头紧盯着蔡天霸问道。

    蔡天霸看着朱孟达那双精光熠熠的眸子,心中不免有些发虚,可是想一想自己昨日的糗状,便将心一横,出言道:“朱大人有所不知,昨天夜里,属下接到海边卢家村的里正卢七的汇报,说是在村内一家渔民的家里发现不明来人,怀疑可能是倭寇的细作,属下见事情紧急,便来不及通知大人,点起百余军马前去查探。”

    “哦?此事我已知晓,正要问你呢,不知结果如何,可是抓住了那细作?”朱孟达插话问道。

    “属下无能,还请大人恕罪!”蔡天霸闻听发问,忙单膝跪倒,朝着朱孟达请罪道。

    “什么?难不成那细作竟跑了不成?”朱孟达惊问道,他没有想到一百多的兵马竟然无功而返。

    “唉,大人不知,那细作竟然厉害非常,是个高手,属下等人……等人大败而归!”蔡天霸羞愧难当地说道。卢春生却是胆气大增,  “你,姓风的小子,你也太狂妄了吧,区区一个江湖草莽人士竟然敢如此对本官说话?难道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蔡天霸恼怒地说道,他实在是有些不明白对面这个姓风的年轻人是怎么回事,软硬不吃,难道就凭着自己的一身功夫,就不怕朝廷,不怕官兵了吗?

    “呵呵,你的废话还真是多啊,草莽人士又怎么样?反正是不用仰朝廷的鼻息就是,你若是再不离开,那便我出手打着你走!”风小天微微地喘了口气,好似几欲站立不住,口气却是大得很。

    蔡天霸看这风姓年轻人的脸色异常苍白,脚下虚浮,再联想刚才卢家人说的什么刚刚醒来的话,心中恍然,敢情是这厮身有重伤未愈,这才要说些大话将我等唬走,我若是胆怯就此离去,恐怕是中了他的计,不如一哄而上,管他是什么身份,先拿回去再说,若有什么差池到时或灭口或补救也容易。

    想到这里,蔡天霸不再犹豫,大吼一声:“儿郎们听令!”

    那手下的近百士兵闻声齐齐大喝一声:“在!”

    一唱一和,这阵势倒也惊人的很,卢家众人俱是一阵心惊胆战,齐齐将目光投向风小天,却见风小天好整以暇地倚在门框上,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把眼前这近百如狼似虎的军士放在眼里。

    蔡天霸却是将心一横,手一挥,下令道:“给我将眼前这些人全部带走,一个不留!”

    军令如山,众军士不敢迟疑,齐齐向前冲去,要捉拿卢家众人和风小天,卢家人忙不迭地向后退去,风小天却是夷然不惧,双手伸出,朝前微微一伸,一道磅礴无匹的力量从那看似孱弱的身体中勃发,一时间院子里狂风大作,院子里的草根树枝都齐齐被卷起,朝着众军士倒卷而去,那众军士竟然齐齐感到身前一股巨力加身,推着自己朝后不停地退去,心中大骇,空自摇着手中的刀剑,根本不能前进一步。

    蔡天霸见状,“哇呀呀”大吼一声,仗着自己练过几日的功夫,将腰间大刀抽出,脚一顿地,粗壮的身子高高跃起,越过众军士的头顶,手中大刀化为一道匹练,朝着风小天的头顶狠狠劈去,这一刀兼备狠、准、毒,声势煞是惊人,春红吓得是惊呼出声,生怕这个风小天被蔡天霸一刀劈为两半。

    风小天见状则是朝着春红微微一笑,示意她安心,接着伸出的手掌竖起,一掌掴了出去,正掴在那劈至身前的大刀之上,蔡天霸本已暗暗得意,只以为眼前这人一定会被自己这惊世一刀劈为两半,不料见对方一巴掌打来,顿时感觉一股大力从刀上传来,虎口登时震裂,大刀斜斜飞出,“咣啷”一声掉在不知哪家的屋顶上,而自己的身子则是朝后翻滚而回,再次越过众兵士的头顶,伴随着一声杀猪般的惨嚎,落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

    蔡天霸定睛一看,自己正趴在自己的表侄卢七身上,把个卢七压得是惨嚎连连,本来包扎好的伤口处,则是又鲜血沁出,看看又是被自己的表叔压成了重伤。

    蔡天霸暗道侥幸,幸亏有个垫底的,不然自己也会挂彩啊,连忙爬起身来,看着那依旧弱弱地靠着门框的风小天,如见鬼神,心中大骇。

    “表……表叔,这……这厮会妖法!咱……咱们还是跑吧!”卢七忍着痛结结巴巴地说道,他只感觉自己是倒霉透了,竟然招惹上这么一个变态。

    蔡天霸则是没好气地说道:“什么妖法啊?这时内力,你个王八蛋,给我招惹了这么一个强敌!”蔡天霸心中那个憋屈啊,本以为这趟的事极为容易,无非就是抓几个渔民而已,没有料到半路杀出这么一个程咬金,弄得自己如今是颜面全失,不知该如何收场,顺便也埋怨起这个卢七来,给自己带来如此大的麻烦。

    风小天这时似乎知道蔡天霸心中所想,清朗的声音再次响起:“蔡大人,这次该带着自己的人马离开了吧?记住本人的话,这次饶了尔等的小命,若是再敢骚扰良民百姓,休怪风某大开杀戒!”说道最后那句话,一股无比肃杀的杀意传了过来,将蔡天霸逼得又是连连退了几步,蔡天霸只觉自己的脖颈处一阵凉意传来,不禁心胆俱寒,他毫不怀疑,这风小天确实是起了杀意。

    想到这一点,蔡天霸哪里还敢多留半步,自己还要这大好的脑袋享受美好的人生呢,可不想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赶紧是一挥手:“撤!”说罢,也顾不得自己那匹仍然瘫倒在地上不起的高头大马,也不去寻回刚才被掴飞的大刀,率先转身拔腿朝着县城的方向跑去。

    手下的众兵士见头儿都跑了,更是一窝蜂地涌出院子,跟在蔡天霸的身后狼狈地逃跑,火把、刀剑扔了卢大柱家一院,最后只剩下那躺在担架上“哼哼唧唧”的卢七无人再管,急的卢七是连连大喊:“还有我呢,快把我也抬走啊!”

    没有蔡天霸的命令,众兵士哪里还顾得上管他,不一会儿,院门口只剩下躺在担架上吓得脸色大变的卢七,满头大汗地看着风小天和卢家众人,用手撑着爬下担架,倒退这向着院门外蹭去。

    “你这奸贼!”春生见状却是不肯轻易放过他,从地上提起鱼叉,便要上前收拾卢七,把个卢七吓得连连求饶。

    “春生,让他走吧!”卢大柱回头看看风小天什么都不说,便出言说道。

    “爹,这厮害的咱们家差点家破人亡,难道就这样放过他吗?”春生闻言有些不满地说道。

    “春生,你爹说的对,放他去吧,量他也不敢再来捣乱了!”风小天这时也出言道。

    对于风小天的话,春生却是不敢反对,只好将鱼叉扔到一旁,走了回来,那卢七闻言却是大喜,口中连连说着:“多谢饶命!”他怕卢家众人改变主意,双臂同时用力,不一会就爬出了院门,朝着自己的家里爬去,前面一个师爷模样的人却是悄悄地闪了出来,将卢七搀起,正是那个苟师爷。

    而这时,卢老根一拉卢大柱,二人同时在风小天面前跪倒,卢老根颤声说道:“多谢少侠援手之恩,保全了老朽一家性命,老朽给你磕头了。”说罢,就要磕下头去。

    风小天见了哪里肯受,手一伸,赶紧要上前相扶,不料他重伤未愈,刚才又妄动真力,早已是支撑不住,竟然身子一歪,软软地倒了下去,一旁的春红和春生大惊,姐弟连忙上前将风小天搀住,春红更是口中惊呼:“公子,你怎么了?”

    龙马也是凑上前来,马的大眼中全是关切的神色。

    风小天脸色苍白,有气无力地说道:“没事,将我扶回炕上,我休息一会儿就好……”话未说完,一口鲜血涌了上来,洒在胸前的衣服上。

    “公子……”春红见状,一颗芳心几欲破碎,眼泪夺眶而出,凄声呼道。

    “春红,先扶少侠进屋!”卢老根这时也反应过来,说着,和卢大柱一起,抬起风小天,进了屋子,而这时天色已然蒙蒙亮,就在卢家人手忙脚乱、一阵惊慌的时候,风小天跌倒吐血的这一幕却是都被那位苟师爷收在眼底,他阴阴一笑,扶着卢七慢慢离开了。

    屋内,风小天被扶在炕上,他轻轻地一摆手,有气无力地说道:“大家不要担心,我醒来之前,大家谁也不要动我的身体。”说完,风小天勉强盘坐起来,开始了艰难的疗伤。

    风小天嘴上说着没事,心里却是有苦自知。原来以风小天目前的伤势,根本就不宜出手,只是担心卢家人会有什么不测,那就追悔莫及了,所以强撑着出了手,可是由于这次出手太过勉强,他体内本来就残余不多的真气,现在更是只剩下了一丝,若是那蔡天霸再冲杀几次,风小天都没有把握能够抵挡得住,只怕到时自己真的油尽灯枯了。

    盘坐好的风小天不敢怠慢,双目紧闭,开始内视,他发现自己这几天辛辛苦苦地疗伤是前功尽弃,那好不容易才连接起来的一些经脉,又开始出现了断裂,五脏六腑间更是鲜血溢出,若是普通人,只怕早就死翘翘了。

    风小天将仅余的一丝真气调动起来,开始游走于全身,所过之处,风小天只觉浑身如同刀绞一般,额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看得一旁的春红是一阵心疼,本欲给他轻轻拭去,却是碍于风小天刚才的吩咐,犹豫着没敢动手。

    风小天强忍疼痛,开始吸纳周围的灵气入体,他伤势虽重,但仙体的作用却仍是不可小觑,周遭的灵气纷纷入体,开始滋养起他的五脏六腑起来,不一会,在卢家人奇异的目光下,风小天身周顿时白气氤氲起来。

    风小天也不敢大量地吸收灵气,怕万一吸收不及,那可就有爆体身亡的危险了,到时候这整个卢家村只怕也会化为灰烬。

    慢慢地,疗伤逐渐进入了轨道,风小天终于放下心来,深深地入定了,不过他为防不测,还是留了一丝神识在体外,因为他隐隐觉得那蔡天霸也许还会卷土重来。一个箭步跑到龙马身前,将龙马护在身后,大声说道:“你们不要伤害白马!”


    军令如山,那些弓箭手哪里肯罢手,只听得“噌噌”弓弦声响起,一只只利箭朝着春生和龙马射来。

    “春生!快躲!”

    “春生!”

    “春生啊!你们这些畜生!”

    卢家人几声凄厉的惨呼,纷纷抢上前去要救回春生,可是他们哪里快得过离弦之箭的速度,眼看着春生和龙马就要变成刺猬惨死当场,便是春生自己也是心生绝望闭目等死的当口,那些射到春生和龙马身前的利箭却是好像碰到了无形的墙壁,纷纷落下。

    “咦?”在场的所有人都一下子惊呆了,春生自己更是睁开眼睛,不可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身子,卢大柱、卢老根更是赶紧将春生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他们都呆呆抵看着掉在地上的利箭,只觉得这事情充满了不可思议。

    那蔡天霸也是一呆,却也没有多想,回头朝着弓箭手们骂道:“你们没有吃饭吗?竟然连只箭也射不远,一群饭桶,给我射,把这一家刁民都给我射死!”

    弓箭手们却是满脸的无辜,虽然心中诧异,却也不敢怠慢,只好又都搭箭上弦,齐齐指向了卢家全家人,现场的气氛骤然又紧张起来。

    龙马却是大怒,正要埋头冲锋,屋里却是传出来一个清朗的声音:“蔡总兵吧?好大的威风啊!身为朝廷命官,便是如此草菅人命吗?”

    蔡天霸一听,哪里能按捺得住,厉声问道:“谁在里面?藏头缩尾的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地滚出来!”他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妙,恐怕刚才的射箭未中便和这个声音的主人有关系。

    龙马闻得此声却是目露惊喜之色,不由地仰天长嘶了几声,谁都能听得出,这嘶鸣声竟然是充满了喜悦和兴奋,可怜蔡天霸骑来的高头大马,刚刚缓过神来,在一名士兵的牵扯下勉强地站了起来,一听这嘶鸣声,又四蹄一软,“嗵”的一声,趴在地上不起了。

    “呵呵,蔡总兵,莫急,在下这便出来!”随着话音,一个瘦瘦弱弱的身影扶着屋门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出了跑到此人跟前亲昵地蹭着的白马,在场人却都是大大地吃了一惊。

    卢家人一看,竟然是那位昏迷了三个多月的年轻人,不知何时已经醒来,而且还出言相助,只是看他身子尚弱,恐怕多了他也是无济于事,春红更是满眼焦急之色,她虽然盼着这位年轻人早早醒转,可是这醒得也太不是时候了,自己家中目前的这中状况,恐怕是会连累到他啊!

    可那年轻人似乎是知晓春红心中的想法,冲着她微微一笑,好似叫她放心的样子,说来也奇怪,春红一见到年轻人对她的笑容,竟然心中一暖,似乎天大的事也难不倒他。

    卢七一见,却是喃喃说了一声:“竟然是奸夫,他还敢在啊?”

    而蔡天霸却是心中一松,他原以为卢家有什么强援,不料走出来的竟然是一位文文弱弱的年轻人,面色苍白,看样子连路也走不稳,只是这年轻人虽然穿着一声渔家人常穿的粗布衣服,而且似乎还很不合体,但是那一举一动中却是透露出一种出尘的气息,似乎这年轻人并非普通的渔民,这一点让蔡天霸心生不少的忌讳,他知道自己官微职小,吓唬吓唬这乡间渔民倒是可以,可是在真正的大人物的面前还是蝼蚁一般的人物,他可不愿为了卢七招惹上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想到这里,蔡天霸不敢造次,客气地问道:“阁下是何人?何故要趟这浑水?”

    “他是那卢春红的奸夫!”还没等风小天回答,担架上的卢七抢声说道,把个卢春红顿时羞得俏脸发红,一颗芳心小鹿一般“咚咚”乱跳,偷眼向风小天瞄去,却见风小天面色平静,并不着恼,心里一时也弄不清自己是羞是恼。

    “我没问你!”蔡天霸低声喝道,他心中微微生气,这卢七也太不识眼色了,不见自己这么客气吗,竟然还敢胡乱插话,自己可不想在没弄清对方的身份之前,就贸然和对法翻脸。

    风小天却是不以为杵,微笑着说道:“在下姓风,名小天,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就是乡间一草民而已,近日为卢家所救,此恩无以为报,便只好趟这浑水了!”

    “风公子,此乃是我家的劫数,公子既然已经醒了过来,便带上你的白马离开吧,莫要连累了你!”卢大柱见这位自称风小天的年轻人出言相助,心下甚是感激,但是他为人实诚,不愿因自己的事情牵连别人,遂出言劝道。

    “是啊,风公子,你的好意,老夫代全家人心领了,你还是赶紧离开吧!”卢老根也是真诚地劝道。

    “卢大叔、卢爷爷,快别这么说,你们就称我小天即可,离开之事莫要再提,你们就放心吧,有小天在此,不要说是一个小小的总兵,便是皇帝宰相也动不了你们分毫!”风小天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说话间,自有一股慑人的豪气从他身上勃发,看的春红又是一阵心跳加快,眼里放射出迷醉的光彩。

    蔡天霸还未开口,卢七却是注意到了春红的表情,心中是恼怒万分,听得风小天说完,便强撑着半坐起来,冷笑一声道:“哪里来的狂徒?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折了你的舌头,难道连皇上宰相都奈何不了你吗?”

    “呵呵,皇帝宰相算什么?在风某眼里,不过是蝼蚁一般!”风小天将手抄在背后,头微微扬起,满头黑发无风自动,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他倒是也没吹牛,当年大战血灵教长如真人的时候,战场便是在那赵国的皇宫内,要知道那赵国比风小天此时所在的大明国要强大多了,所以也更不会放在风小天的眼里。

    “大胆!竟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实在是罪大恶极,当诛灭九族才对!你快交代你是何人,不然的话,本官定要你血溅当场!”蔡天霸大喝一声道,他虽然搞不清风小天的来历,可是见他如此轻慢皇上,定然非达官贵人之流,说不定是江湖上的草莽之辈,这样的话,自己可就没什么忌讳的了,所以口气也变得强硬起来。

    “呵呵,我说蔡大人啊,在下刚才已然言明,只是一个山野草民而已,没什么可交代的,要杀要剐,请便吧!”风小天面露轻蔑之色,轻描淡写地说道。

    “好,好,那就休怪本官箭下无情了!”说着,一摆手,那蓄势已久的弓箭手们顿时将弦一松,一排利箭倏地直向风小天及卢家众人射去。

    卢家众人齐齐惊呼一声,将眼睛闭上等死,不料听得“丁零当啷”的声音响起,睁眼看时,却见那根根利箭齐齐落在自己身前,并未伤及自己分毫,而那位叫风小天的年轻人却是好整以暇地靠在门框上,笑吟吟地看着蔡天霸。

    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这位年轻人救下了他们,可是看着他那样子也不像啊,卢家人虽然侥幸保全了性命,却是都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之中,以他们的见识,根本弄不清这是个什么状况。

    这下蔡天霸确定了,这个看似文弱的年轻人敢情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竟然靠真气将利箭都挡在一边,这份本领非同凡响,看来单凭自己是敌不过啊,却也不愿就此败退,扬声说道:“原来阁下是个高手,难怪如此地狂妄,可是阁下也应该知道,即便是武林高手,与朝廷作对也是没有什么好下场得,希望阁下三思!”

    “呵呵,蔡大人说的也太严重了吧,在下虽然不惧所谓的朝廷,可也并无意与朝廷作对,只要你蔡大人不再帮你的那位宝贝侄儿欺负乡民,在下自然也不会过甚!”风小天委婉地说道,他考虑的是,自己虽然是修真界的人士,可是得为卢家以后做考虑,他可不想等自己走后,给卢家带来隐患,所以也有心求和道。

    “可是这卢大柱一家乃是乡间刁民,若不惩治,本官何以向众位交代,还请这位大侠退过一边,不要再管这档子闲事,本官既往不咎,待本官处理完此间事了,本官愿与你把酒言欢,你看这样可好?”蔡天霸闻听风小天话中有言和之意,以为这人是有些害怕,不由软硬兼施地说出这一番话来,在他的想法中,自己愿意和他折节相交,这位江湖中人应该是倍感脸上有光,感激涕零,退到一旁才是。

    “哈哈,姓蔡的,你也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吧?风某再说最后一次,赶紧带着你的人马滚远,莫要再骚扰村民,不然的话,风某就不客气了!”风小天却是有些不耐烦了,脸色一沉,出言斥道。

血管遍布人体,是输送血压和完成营养物质转换的重要“管道”。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血管会自然衰退老化,增加心血管疾病发生的风险。


但如果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注意科学饮食,改进膳食结构,加强体育锻炼,便可清理和保护我们的血管,能让血管更年轻、更健康!


小白菜
= 保持血管弹性 =

小白菜中含有大量粗纤维,其进入人体内与脂肪结合后,可防止血浆胆固醇形成,促使胆固醇代谢物胆酸得以排出体外,以减少动脉粥样硬化的形成,从而保持血管弹性。



菜花
= 血管清理剂 =

中医素来有“白色入肺”之说,洁白的菜花无疑是一种适时的保健蔬菜,不但能预防感冒等呼吸道疾病,还是一种非常好的血管清理剂。



芥蓝
= 软化血管 =

芥蓝具有降低胆固醇,软化血管,预防心脏病等功效。


西兰花
= 血管清理剂 =

西兰花是含有类黄酮最多的食物之一,类黄酮除了可以防止感染,还是最好的血管清理剂,能够阻止胆固醇氧化,防止血小板凝结,因而减少心脏病与中风的危险。


西红柿
= 抗氧化 =

西红柿不仅各种维生素含量比苹果、梨高24倍,它还可提高机体氧化能力,消除自由基等体内垃圾,保护血管弹性,有预防血栓形成的作用。


茄子
= 增强血管弹性 =

茄子含丰富的维生素P,是一种黄酮类化合物,有软化血管的作用,还可增强血管的弹性,降低毛细血管通透性,对防止毛细血管出血有一定作用。


胡萝卜
= 排出毒素 =

胡萝卜是有效的排汞食物,它含有的大量果胶可以与汞结合,有效降低血液中汞离子的浓度,促进血液循环,加速毒素排出。


冬瓜
= 预防动脉硬化 =

冬瓜有利尿消肿、清热、止渴、解毒的作用。经常吃冬瓜,不但可以减少体内的脂肪含量,对动脉硬化、冠心病、糖尿病也有着良好的疗效。


玉米
= 软化动脉血管 =

玉米富含脂肪,其脂肪中的不饱和脂肪酸,特别是亚油酸的含量高达60%以上。有助于人体脂肪及胆固醇的正常代谢,可以减少胆固醇在血管中的沉积,从而软化动脉血管。


洋葱
= 抗动脉硬化 =

洋葱含有一种能使血管扩张的前列腺素A,它能舒张血管,降低血液黏度,减少血管的压力,同时洋葱还可增强纤维蛋白溶解的活性,具有降血脂,抗动脉硬化的功能。


大蒜
= 防止血栓形成 =

大蒜中的大蒜素可以减弱肝脏中合成胆固醇的酶的活性,从而降低体内胆固醇的水平,保护血液维持在健康状态。另外,大蒜中还含有一种硫化物叫做大蒜新素,可以减少血中胆固醇和阻止血栓形成。


黑木耳
= 排出有毒物质 =

现代医学认为,木耳所含的一种植物胶质,有较强的吸附力,可将残留在人体消化系统的灰尘杂质集中吸附,再排出体外,从而起到排毒清胃的作用。


海带
= 防止血栓 =

海带中含有丰富的岩藻多糖、昆布素,这类物质均有类似肝素的活性,既能防止血栓又有降胆固醇、脂蛋白、抑制动脉粥样硬化的作用。


花生米
= 清理血管壁 =

最后介绍的是花生米,它含不饱和脂肪酸,它有清理血管壁的作用,还能帮助软化血管、控制血压和血脂。


人在30岁的时候就应该呵护自己的血管了,赶紧把这些保护血管的食物告诉给身边关心你的和你关心的亲朋好友们吧!


阅读开智慧,分享积功德;分享越多,福报越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