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潮 第213期 小说散文版

北方潮 2018-10-13 14:18:24



《北方潮》刊发各类小说、散文、诗歌、游记、美术、书法、摄影等文学艺术作品。欢迎各界文学艺术爱好者关注北方潮、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

来稿请发: ypcw126@126.com




导读:

本期二版

第一版  小说散文版

第二版  诗歌艺术版




作者:李玉生





英烈忠魂

——谨以此文献给抗日战争时原平阻击战的姜玉贞及其196

 

李玉生(山西原平)

 

抗日战争时期,原平经历三次大的战役:崞阳保卫战、原平阻击战、忻口战役。崞阳守军将领是王靖国。王靖国声称与城共存亡,死守几日后,发现情况不妙,便弃城东走。前头一走,身后骂名颇多,至今还不绝于耳。遥想当初情况繁复,对王守城或褒或贬亦有,我不想深究。忻口战役是日本进入华北后第一大战役,战场展开五十里,守军百十团有余。总指挥、前方总指挥机构庞杂。战役打响后,攻与被攻,战与被战拉据相持二十三日之多。正面战场军长郝梦岭、师长刘家骐、旅长郑庭珍及无数将士用血肉和意志筑起的钢铁长城剿灭了敌人速战速决的嚣张气焰。忻口战役的血战史迹已经写成小说,搬上银幕,也不多说。原平阻击战,守军将领姜玉贞。全旅5000官兵4300多人阵亡,两次完成死守七天、三天任务,姜玉贞最终在突围之际中弹殒命。姜玉贞及4300多人血肉之躯迟缓了敌人的进军步伐,为忻口战役布防争取了时间。此次战役敌人死伤1000余人。姜玉贞及196旅功绩巨大,事迹感人至深,我要写写他及他们。

原平阻击战是怎样的情景?英烈忠魂今安在?半个多世纪七十多年后的我才来追问。


身材高大、身穿黄尼制服,膀挂两颗大号手榴弹。弟兄们劝他脱下,说:太显眼。他说:就是为了显眼。

 

七十多年前,原平绝对是一个弹丸小镇。镇靠东有一座土城。土城东临滹沱河;西有大部分住户及太同公路、火车站、装备库和小学校;南通忻口、太原;北达崞阳、雁门。19379月下旬的一天,日本侵略军队攻破阳高、天镇直驱南下来到原平。姜玉贞旅本驻防阳泉,先接命令直上大同驰援,后又受命挥师南下崞阳联防。死守原平七日,脚跟未稳又急驰原平。敌人尾追而来,当天下午战火就在原平大地燃烧起来。

原平阻击战注定是场恶战。日军华北主力板垣师团及关东军两个师团,一个混战旅团共出动7万余人,配有飞机数架、坦克150余辆,大炮250门长驱直下,意在直取太原。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闫锡山大同布防落空后,又把阻碍防线放在忻口。他万万没有想到天镇、阳高等防线如此不堪一击,小日本军队如蝗虫一样一夜之间如此神速来到原平。是时,忻口战役驻防军队正在驰奔路上,工事布防根本没有着落。军情如山,十万火急。闫锡山不得不临时调防军队在忻口以北40里后的原平、崞阳阻击,以企迟缓敌人步伐。晋绥军19军王靖国率三个旅死守崞阳十日,晋绥军姜玉贞独立旅死守原平七日。

姜玉贞在晋绥军中是员虎将,他所率领的196旅是甲种旅,下辖三个团,每团有一个迫击炮连,每营有一个重机枪连,全旅5000余人。强将手下无弱兵,将领个个善战,战士人人勇敢。可面对 板垣师团也不可小觑。论两军从装备、人员对比来看,敌强我弱十分明显。死守原平七日。这六个字的份量和责任,姜旅长非常清楚,要想完成任务只有用鲜血和生命做赌注。5000生命系于一身的他丝毫不敢含糊与怠慢。几日急行军部队疲劳至极,但他来到原平未进城就下命令,全旅人不解甲、马不下鞍构筑工事,准备和鬼子决一死战。他命令炊事班,羊肉大葱包子晚十二点前必须送到战壕里战士手中。绝不能让战士卖命还啃冷窝窝头。姜玉贞身材高大魁梧,一米九以上的个头,身装黄尼制服,膀子上挎着两个大号手榴弹,他已做好和敌人死战的准备。是夜,他连续三次视察工事构筑情况,并不断给战士鼓舞士气。他说:保家为国,是军人的天职,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上峰命令我们死守原平七日,七日之内天塌下来,我们196旅也得顶住,有196旅在,日本鬼子休想从原平过。七日之内谁要退出原平一步,我姜玉贞军法伺候,我姜玉贞要是退后一步,全体官兵让我吃枪子儿。我们就是要与敌人决一死战,让小日本知道我们196旅是好样的,不是孬种。


姜玉贞说起话来声音洪亮,走起路来动动作响,打起仗来冲锋在前。103日,敌我双方共同发炮,整个阵地炮声隆隆,浓烟滚滚,火光闪闪。敌人大炮的命中率非常高,沿房飞的飞机投弹十分中,一字排开的重机枪扑水般迎面扫射,很多196旅士兵连头还没抬起就被砸的粉身碎骨,骄横的敌人凭着优势武器掩护,饿狼一般发起冲锋。我196旅将士也是枪林弹雨打出来的,面对敌人的骄横气焰,毫不退让。炮兵迎头痛击,将士顽强抵抗。姜旅长则是哪儿枪响得最紧,哪儿打得最吃力,他提着冲锋枪带着特务排就冲到哪里他穿着一身黄灿灿的将军服,膀子上挂着两个大号手榴弹,他的特务排长黄洪友让他脱下黄尼制服,说:太显眼,日本鬼子枪法准,太危险。姜玉贞说:我要的就是显眼,要让阵地上的弟兄们一眼就能看到我,我姜玉贞在阵地上,说明阵地就在。他要求长官必须坚守在阵地上,长官在老兵就不慌,老兵不慌新兵就不怕,只要顶住鬼子的集团冲锋,打破皇军不败的神话,原平就保住了。196旅将士的拿手戏是甩手榴弹,从旅长开始,人人胸前挂着、腰里别着、背后背着都是山西太原兵工厂生产的大号手榴弹。骄横的敌人以为196旅不堪一击,平端着枪就冲上来了,196旅不是好惹的,100米、50米、30米,姜旅长一声令下,纷飞的手榴弹像雨点似的落下来,轻重机枪同时发射,敌人的骄横的气焰打下去了。

战争没有喘气的机会,刚打退敌人的冲锋,日本人的坦克轰隆隆地开上来了,姜玉贞亲自指挥直属炮兵营把山炮推到前沿阵地上,瞄准敌坦克直接打,又组织炸坦克敢死队,敢死队队员把集术手榴弹塞到敌坦克的履带里,敌坦克再不能动弹了,或是跃上坦克顶部揭开大盖塞进手榴弹,炸的敌人粉身碎骨,鬼子算真正知道196旅的厉害了。

姜玉贞确实是员虎将。自古交通枢纽是兵家必争之地,原平保卫战守火车站的是196391团,这个团的官兵们接连打败日军五、六次进攻,双方围绕车站这块阵地反复争夺,日军攻下,中国军队夺回,日军再陷。中国军队又组织反攻,反复拉据,最终因中国军队伤亡重大,已无力反击而失陷,姜旅长知道情况后,大吼传令兵,让每团派一个连火速到南门集结,十分钟后,由每团一个连组成的突击营立即向敌阵地冲去,身着黄尼制服、膀子上挂着两颗大号手榴弹、端着冲锋枪的姜旅长冲在最前边,火车站又回到196旅手里。

 

有我姜玉贞在,就有原平在,我姜玉贞誓与原平共存亡

 

107日傍晚,死守原平七日任务完成,这颗用生命和鲜血凝聚成的堡垒终于被我顽强的196旅拿下。正当筹划突围之时,上级再次电令196旅继续死守三日。殊不知,就在这天,死守崞阳县城的王靖国三个旅已经撤出战斗,整个原平以北防线全部崩溃。攻打崞阳的小日本又将全部兵力压境原平。这时忻口战役工事与兵员还不完备,急得闫长官只好骂娘。而196旅全旅官兵已伤亡过半,弹药所剩不多。继续死守三天,这不是让我196旅官兵送死吗?继续死守,原平这座小城将会成为埋葬忠烈和见证英雄的小城。不守,命令如山倒,军法不容,也将对不起脚下的土地和人民。原平危在旦夕。这时有人主张撤出。身材高大,穿一身黄尼制服,脖了上挂着两颗大号手榴弹的姜玉贞旅长,快步走到高地上,圆睁怒眼,大声吼到:有我姜玉贞在,就有原平在,我姜玉贞誓与原平共存亡。他喊过报话员来当即向忻州闫锡山发报:我旅正与敌人逐院死拚,请长官放心,我已告忻口前线总指挥郝梦龄将军,在援军未到忻口,新阵地未布置好以前,姜某绝对死守原平。望长官绝不因原平危机而生顾虑。

跟上这样的旅长,还有什么说的,只有冒死硬拚了。当即组织了八十人的敢死队准备向敌人反扑,姜玉贞亲自要当队长。旅长,这个队长你不能当,你是全旅的主心骨,196旅不能没有你,我当这个队长。一个营长说。他觉得这个营长说的在理,他对全体敢死队员说,本来我要率领你们去杀这股鬼子,弟兄们不让,曹营长代我去,弟兄们是替我去先死,大家有什么说的请跟我说。仗打到这个份上,我们还要什么?还说什么?军人为国打仗是天职,此去凶多吉少,只希望抗战胜利后能在这儿立一块碑来纪念我们这伙为国牺牲的人们就满足了。
战争是无情的,也是残酷的,原平之战尤其残酷。

崞阳失守后,日军板垣师团部队全部赶到原平。这支部队是日军的精锐主力,他们除在平型关被我八路军消灭一部分外,从没吃过败仗。他们调集步兵、炮兵、飞机、坦克大举进攻。日军先用大炮、飞机轰炸,把城墙东北角炸开一个缺口;接着大批步兵簇拥着坦克向缺口猛冲过来。姜玉贞指挥官兵携带手榴弹埋伏在缺口附近,等日军一冲上来,就扔出手榴弹,炸得日军死尸遍地。接着日军再次轰击、冲锋,我守军再次用手榴弹打退日军。我196旅在敌人集中火力射击中,伤亡也不小,但我全体官兵背水死战,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敌人仍过来的手榴弹,战士迅速拿起又扔过去。伤病员无论轻伤重伤,都不下火线了。他们知道已经没有退路,因为在这之前,病员与后勤人员后撤之时全部遭到日军的屠杀,所以他们只有拚命杀敌了。他们腰里裹满手榴弹,等敌人冲锋来到眼前,引擎一拉,英勇的战士和罪恶的敌人在火焰中血肉横飞。敌人的坦克上来了,伤病员滚到敌坦克之下,用血肉之躯击破了敌人的钢铁之身,坦克死物一样不能动了。几日下来,城墙附近到处堆满了日军和196旅将士的尸体,但日军始终未能攻进城里。

108日,城池最终还是让敌人冲破了,战场在城内展开。

姜玉贞率剩余部队与日军展开巷战,每一条街,每一处院落都是战场。将士跟敌人反复拚杀,死战不退。但终因孤不敌众,最终东半 城让敌人占领了。这样,以街为界,敌我各占一半东西对垒。双方掩体内的枪口都能看见,常常展开肉搏之战,战斗打到白热化程度,城内一片撕杀的呐喊之声。日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不过我军伤亡巨大,日军接连攻破了西北城墙和南门。到了1010日,全旅只剩下不足1000人了。姜玉贞把剩余的部队集中起来,固守全城西南角的一片院落。他命令士兵爬上房顶墙头居高临下向敌人射击,日军占领致高点也以密集的枪炮还击,这样一部分战士中弹摔了下去,另一部分战士马上又英勇爬上来继续战斗。官兵们前赴后继,以血肉之躯捍卫阵地。到了傍晚,阵地上只剩下二、三百人,被包围在最后一个院落里,官兵们虽然精疲力尽,但在姜玉贞的带领下一直死战到深夜。


11日凌晨,死守原平三日任务超时完成,大家催促姜旅长尽快突围,姜玉贞命令幸存战士突围后说:战斗到这个份上,我姜玉贞是不走了。说着又进入阵地继续战斗,最后警卫排排长黄洪友硬是把他拉出战壕,拥出城外。

天已亮起来。姜玉贞身材高大,身穿黄尼制服,膀子上挂着两个大号手榴弹。只因目标太大,马上就被日军发觉。敌人围追上来,再次发生战斗,敌人一发炮弹打在了姜玉贞的左腿上,黄洪友等警卫排战士立即要背他走,我很怕是不行了,放下我,你们快走。黄洪友不肯。这是军令,留得青山在,报仇杀敌人。警卫战士们只好隐藏在高粱地里。姜玉贞目标太大了,膀子上挂着两个手榴弹,身穿黄尼制服,身材高大,一排炮弹又打在他的身上,他还没来得及拉响随身带的手榴弹的引擎,就倒在了血泊中,敌人上来又是一阵排枪,最后割下首级提走了。

 

国和家不能两顾,忠和孝不可两全,打日本义不容辞,上了前线绝不当孬种

 

传统文化中,讲到的五福,寿终是其中之一,意思是平静、安祥的走到生命尽头谓之福;在民间里语中,骂人最恶毒的一句话:你死不在枕头上即枪打、刀劈、溺水、雷打,意即不是自然死亡。这是战争频仍留给人们的心里结淀,也是内心反对战争的强烈意愿。谁不想,安然平静地躺在枕头上,在家人和子女的守护下祥和的闭上眼睛。可是战争,可是完全由日本一方负全部责任的侵略战争,把邪恶的烽火烧到中国的土地上,就注定这块土地上人们不能安宁,注定有一部分人不能正常的走到生命的终点,享受寿终的福分。

姜玉贞是因为战争死的,没有享受五福的福分,但他是为了大多数人能够享福,说的具体点就是为了原平人民享福,姜玉贞没有死在枕头上,并且身首异处,但他是为了全中国人民平安度过晚年,享受寿终

姜玉贞出生在山东荷泽一个战乱年代的贫困家庭,在他出生前四个月,战争就夺去了他父亲的生命。战争频仍,在他童年、少年眼里到处是硝烟、死尸、残垣;到处是豪夺、霸占和欺凌。所以他从小痛恨战争。

战争还须战争来医治。长大后,他很想当兵。可母亲怕他这根独苗夭折在战争的魔掌之中,他知道母亲不肯。一次部队在荷泽招兵,他偷偷报了名,母亲知道后,硬是从招兵的人群中把他拉了回来。他不想违熬母亲,他知道,母亲生怕他有个三长两短,那时家就没了,天就塌了,香火就断了,母亲就没盼头了。可他还是想去当兵,他坐下来常常向母亲唠叨当兵,唠叨他的志向和目标。知儿莫如母,母亲也知道他的心事。连年战争,专在家里东躲西藏,生活没着落也没盼头,还不如让孩子出去闯闯。好男儿志在四方,或许出去还有出息。当他再次提出当兵时,母亲满口答应了。


1913年秋,姜玉贞当兵出走陕西。19166月,又随商震投奔山西。姜玉贞在外时刻挂念着孤苦伶仃的母亲。可千里之外,音讯全无,又能怎样。他只好把对母亲的思念,变作积极进取向上努力的动力,权作对母亲的安慰和回报。他在部队不图安逸,认真操练,倍受战士和长官的爱戴和信任,很快提拔为排长。到山西陆军第一混成旅干部营学习受训时,他刻苦学习军事、文化、学业优秀,很快提拔为连长、营长。北伐战争胜利后,姜玉贞到中央军校受训,结业后,任陆军三团上校团长。以后,他又参加了国民党在庐山举办的军官训练班学习。1930年,在闫、冯讨蒋的中原大战中,他率领全体官兵,英勇作战,在一次战斗中,肺部受伤。1934年,姜玉贞晋升为晋绥军三十四军一九六旅少将旅长,驻防阳泉。

几十年的戎马生涯,东奔西忙。现在住地一方,稍微能喘口气了;升任将领,功名有了,也应抽出点时间陪陪母亲,妻子儿女了。然而祸不单行,早在七年前,日本帝国主义就侵占了中国的东三省,而现在狼子野心不改又大张血盆大口吞并华北乃至整个中国,正当姜玉贞请示血战,报效疆场的时候,他的妻子病逝了。他只好回去草草葬埋了爱妻,带着三个年幼无知的孩子和体弱多病上了年纪的母亲从家乡荷泽来到山西。就在他刚操办完丧事身在山东家乡时就接到命令:速回驰援大同。行伍出身的姜玉贞懂得命令的份量,他也预感到了大战在即命运难卜的结果。是夜,他一夜不能成眠。他陪伴在老母亲身旁说话、唠嗑。临行,他跪在母亲脚下,泣不成声,不能自已。回想早年,父亲早逝,家贫如洗,是母亲含辛如苦,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大;战争频繁是母亲背着他、带着他东躲西藏相依为命;长大后当兵在外,身不由己,一直不能守在母亲身旁尽孝。而如今,母恩未报就要去前线打仗,战场莫测,生死难料,一旦……倒是老母亲把他扶起来替他擦干眼泪说:放心去吧,国和家不能两顾,忠和孝不可两全,你是国家忠臣,打日本义不容辞,上了前线狠狠打,绝不当孬种。家里请你放心,儿女一定给你带好带大。那夜,姜玉贞又带上三个不懂事的孩子到妻子的坟头上培了土,焚了香,磕了头,第二天就火速赶回住地,立马就上前线了。

和母亲这一别,竟是永别;和孩子一别,竟让他们永远成了孤儿。

姜玉贞将军对待将士和蔼可亲。行军途中,他的战马常常让给伤病员骑。每在外扎营,他就和将士们同吃同住,原平保卫战中,他时刻命令后勤处,每天必须按时把肉包子送到战壕里,绝不能让将士在前方送死还啃冷窝头。在他最后突围之中,他把生留给了别人,把死留给了自己。他对将士的爱护,换来了将士们对他的拥护。原平一战,4300多名将士血洒原平,就是最好的证明。19371011日下午,忻口战役还没有全部打响,守卫忻口的晋绥军将士已经得知姜玉贞阵亡的消息,他们全部站在云中河的南端,面北低首垂泪,他们为他默哀、沉痛。

姜玉贞壮烈殉国后,国民政府明令褒扬姜玉贞将军,褒扬令称:查姜玉贞久历戎行,夙称忠勇,此次奉命抗战,苦战经时,坚守围城,竟以身殉。眷怀壮烈,轸悼实深。应予明令褒扬,并追赠陆军中将,交行政院转饬军政部从优议恤,以彰忠烈。

1938312日,毛泽东在《纪念孙总理逝世十三周年及追悼抗敌阵亡大会上的演说词》中说:从姜玉贞诸将到每一个战士,无不给全中国人以崇高伟大的模范。


更为罕见的是日军在1939年农历七月十五在原平建立了一座中国无名战士慰灵塔。碑文译文如下:为了永远悼念原平战中战死的四千三百余名中国无名战士的灵魂,建设慰灵塔。民国二十八年中元节,柳下部队长大田熊太郎,此碑现存放在原平范亭广场上。

敌人塑碑是怎样想的,是为彰显功德?是为东亚共荣?还是日本特有的武士道精神对壮烈的崇拜和尊荣?但不管是出于何种思维,敌人赞美,也是赞美。

 

姜玉贞身首异处,4300名将士英勇献身,事过七十八年以后,原平终于塑起英雄的丰碑。

 

七十八年前,身首异处,撒骨扬尘的姜玉贞就这样走了!

他走时,没有鲜花,没有鼓吹,更没有雪压青松、傲寒红梅。

他走时,残阳斜照,硝烟弥漫,零乱的高粱杆,横陈的尸体,原平城的残垣断壁。

他就这样走了,地作床,天作被。天地就是他的棺柩,敌人的炮火为他送行,身下是鲜血浸染的黄土地。

就在当天,他的部下、同乡、警卫排长黄洪发返回来寻找姜玉贞的尸体,天空已经布满乌云,大地到处是强盗的铁蹄,怎么能够找到呢。

从此再没有人找过。

从此原平大地留下了他的尸骨,原平天空游荡着他的魂灵。如今他魂飘何处?

78年后,我在他的断魂处,寻找他曾经走过的足迹,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当年他动动作响,地动山摇的脚步声早已淹没在商业的叫买和霓虹灯下何日君再来的狂热声中。隔江犹唱后庭花的红男绿女们怎么知道足下这块土地曾经上演誓死不当亡国奴的血染的风采?

我走进历史的故纸堆,有时记录的历史不是历史的纪录,纪录的苍白文字与鲜活的生命截然不同。

姜玉贞及其196旅的资料很少,我在搜寻资料时,除网络上看到一点外,纸质的来自田家德:曾任196392团二营少尉副官;王三林:曾任196391团一营二连帮写;霍效昌:原平教育局退休干部;郝梦龄:曾任中央军第九军军长、忻口战役正面战场总指挥,写的《战地日记》,前三人资料整理时间大约都在1984年以后,从4人资料中看,突围时间、地点、存亡的主要人员就有差别,比如突围地点:霍说是东北角,郝梦龄战地日记中也是东北角;田、王两人却说西南角。突围时间:霍说是11日下午4时,郝说午后3点战斗正烈,田说11日凌晨4时,王说11日。人物:霍、田、王说是突围后谷树枫收编196旅,崔杰阵亡。郝却说崔杰收编。

资料孰是孰非,我作为后来者不想论是说非。就是这些可怜的资料,我应感谢他们,是他们填补了我知识的空白,是他们让我真切地触摸到姜玉贞的动脉,真切感受到了中国军队抗日的伟名,说实话在这之前,我的脑袋里原平保卫战一直是个空白。再说,突围时间相差不到一日,突围地点从西南变东北,以及人数多少、人物谁存谁亡,只是记忆的误差,丝毫不损于姜玉贞及其196旅的真实,丝毫不损于姜玉贞将军的壮烈和英勇。我这样写,只是想对历史真实负责。想说历史在某个阶段往往存在着缺撼,想说人因某个历史阶段局限造成对历史的了解、理解的缺撼。就说上面几个人的资料,除郝梦龄在距原平40里的忻口前线写的外,其它几人都是四十年、五十年以后写的,是亲历但这么长时间肯定记不那么清楚了。霍效昌老师曾费尽心血采访,又毕竟来自几十年以后的一手二手人口中。也难免有误。如果说,当时就有纪录、战后10年就有纪录、20年就有纪录……我知道,历史不能如果,我想说这就是历史的缺撼。

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曾到当年的城堡,今太平街走了一遭,问起上了年纪的老年人,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城门还有,墙上黑窟窿很多,是枪眼。问起一些细节,就说不清了。如今太平街早已没有了一点城堡的痕迹,只是一条南北街上的南门、北关等门店商号还可嗅到当年城堡的味道,嗅到战火硝烟的刺鼻和鲜血的腥味。

姜玉贞就死在这里,他的白骨就撒在这里,我想他的白骨和鲜血早已化为钙质,营养和滋润了脚下的土地,可姜玉贞呢?

当年与城同在,与原平共存亡的姜玉贞只是一个记忆,那么发展下去就会是一个传说了。


2571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曾经有他的呐喊、抗争、不屈、献身,如今就不能有一片立锥之地掩盖他的忠骨,安放他的灵魂。

中国有几千年的历史就有几千年的灾难深重。中国人太善于遗忘了,或许说从来就不敢记忆,连年战争、连年流离失所,连年疲于奔命,连年的揉搓欺凌,他们多想有一片净土存身,可是往往这片净土就是遗忘、乞怜、苟且偷生。于是就有了叛徒,于是在崞阳保卫战中王靖国的军队撤离的当天,就有人跪迎日本兵进城。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生存的权利就掌握在强盗手中,他们让你死,你就不能生,当即就用机枪打死了那些跪迎的人。

让跪迎的那些人死去吧!也许他们死前的一刹那还在疑问,当顺民也的死?这个疑问正是国人的疑问,因为他们当惯了顺民,因为曾经当顺民不死,因为中国几千年的文化的悲惨就在培养了一批批顺民,莫非王土,莫非王臣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君喜欢笑,你就开笑林,君喜欢颜色,你就开染坊,一切顺着权势来,成为国人的病和痛。

还是回到前边来,正因为此,姜玉贞受冷落了。

姜玉贞是山东人,为了原平人民抗日牺牲,牺牲以后至改革开放以前有多少人知道原平保卫战、有多少人知道姜玉贞?我反正不知道,在这之前,晋绥军在我脑海里一直与抢粮、土匪划等号的军队,一直与人民为敌的军队,不知道他们抗日战争中仗打得是那么英勇,这能怨谁呢?我只能说这是我的无知和缺撼。改革开放后,曾经封冻的土地开始消融,但说到原平保卫战,说到姜玉贞,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上个世纪80年代修县志,有没有原平保卫战的内容我不知道,2014年完成的县志,原平保卫战只是一笔带过,人物传中就没有姜玉贞。据内里人说,姜玉贞不是原平人,不需要记。我不知道姜玉贞在天之灵能否听到,如果听到多么寒心,对的,我是山东人,打仗时为何不说我是山东人,牺牲时不何没说我是山东人,和平年代,不需要我们了。你们可以不给我姜玉贞立碑,不给我姜玉贞作传记,但不可以不为我手下4300多位弟兄们立碑啊!他们誓死杀敌时我曾答应过的!他们就是要个名分,如今看来这是多么可怜的要求啊!凭实而论,有人这样说,还是推脱之词,还是顾虑和禁忌。多少年没人问起,突然提出来塑碑立传,这颗烫手山芋烧的外黄里嫩拉个平,一旦夹生和烧焦味道就不那么好,吃不了还的兜着走。谁愿呢?我不知道为什么如今的人们考虑问题越来越复杂化呢?

长大了,喝过的稀饭多了,渐渐也明白了许多事理。成者王候败者贼的道理也懂。但一个家兄弟两个,一同建设,一同破坏,恩恩怨怨,几多争端。但一旦修谱记谍,丢开谁不说都是不完美的族谱。铭记历史,开启未来。事过七十多年了,该是笑纳那些曾经为国为民英勇献身的英雄们了。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前几年,就听说有一位退休的医院干部前后奔波,要为姜玉贞立碑,但几多春秋、几多风风雨终不能成行。最近,也就是825日,事过78年以后,原平终于为姜玉贞及4300名将士塑了碑,这是大鼓人心、大张正气的好事,是具有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的丰碑,我含泪叫好!撩起面纱,就会现出曙光,但愿将士们鲜血喷洒的壮举成为照亮我们生命前行的太阳!

历史需要铭记,

时代需要英雄。

人民永远记住他们,

让英雄死的其所。

插图摄影:王晋东 (山西代县)



作者简介:

李玉生,男,原平市上默都村人,现年59岁,山西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曾经的歌》散文集《走在路上》,现在市新闻办工作。





总编寄语:

为了培养和发现人才,推广优秀文学作品,经过我们深思熟虑、精心策划推出了大家有用武之地的公众平台——北方潮。

 

北方潮的宗旨是:

展现山西风采,繁荣北方文化,宣扬地方特色文学;传递生活信息,发现和推广优秀作品;彰显人生理念,诠释正确的人生观;培养优秀人才,激励大家的创作热情;为实现中国梦鼓与呼。

北方潮容纳的内容主要是:北方风貌与地方风土人情故事;对人生价值的探索与典故及外域的优秀作品等等。采用小说、散文、诗歌、游记、美术、摄影等文学艺术形式来反映。欢迎各界文学艺术爱好者关注北方潮、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

来稿请发: ypcw126@126.com

 

《北方潮》征稿及注意事项

投稿方式:凡创作的小说、诗歌、散文、故事、游记、杂谈、评论、摄影、美术、书法等首发的作品请发至北方潮电子邮箱。同时将个人高清照片和100一150字的简介一并发来。也可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通过群里发来。

注意事项:

1.必须是原创作品,严禁一稿多投。文责自负。来稿不支付稿酬。

2.请在邮件标题上标明:投稿北方潮。写清文体。稿子的题目下面写上名字。

3.发来的稿件如两个月内未采用,本人可自行处理。

4.打赏金将用于《北方潮》平台维护及《北方潮》编辑运作。

欢迎来稿感谢支持。我们随时热情等待你的到来。




《北方潮》编辑部

总编:侯兴生

编辑:陈太平  史华忠  王晋东  蔡咏梅


投稿信箱:ypcw126@126.com




欢迎关注《北方潮》文化杂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