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美国各大排行榜,一本值得通宵读完的动情小说

新华一城书集 2018-09-08 14:14:40


这是一个美丽的故事,却残酷得如此真实,狠狠地击碎你的心! 


他叫芬奇 是位深深着迷于死亡话题的男孩,他经常思考各种自杀方法。但他每一次尝试,都会遇到鸡毛蒜皮的小事,阻扰他的自杀计划。


她叫薇欧拉 总盼着未来,她每天都在倒数毕业的日子 。因为毕业后,她就可以逃离从小生长的小镇,逃离姐姐过世带来的巨大伤痛。



各自怀有秘密和伤痕的两人,在学校的钟楼平台上邂逅了。虽然无法分辨到底是谁先拯救了谁,我们只知道,当两人决定结伴探索所有的“自然奇景”时,他们竟有了更意想不到的发现:


只有当彼此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才能自在地做自己。只有在欧薇拉身边,芬奇才会从热爱死亡的怪胎,蜕变成一位奇特有趣而又正向乐观的男孩;


而只有在芬奇旁边,欧薇拉才能暂时忘却忧伤,活在当下。


电影《所有明亮的地方》中的芬奇与欧薇拉


她对他说:

如果你没吻我,就不准去死


他对她说:

你需要我时,我随时随地都在

我,因你而爱

我们会找到那明亮的地方


《所有明亮的地方》,《纽约时报》畅销作家詹妮弗·尼文代表作,横扫美国各大排行榜,法、德、日、韩、荷、意、挪威、丹麦等50多国争相引进!



媒 体 评 论

感人、美好、令人心碎又萦绕心头,本书用优美的文字将芬奇与薇欧拉描绘得栩栩如生,让人掩卷后仍久久不能释怀。

——《西雅图邮报》


这本书的关键,就是这对看似不可能在一起的、心灵残缺但又超级可爱的孩子,共同谱成的一段美丽恋曲。

——《纽约时报书评》


书中让人爱不释手,薇欧拉和芬奇感人的故事让人垂泪。他们努力寻找“明亮的地方”的旅程,让每一个翻开此书的人,都心有戚戚焉。

——《纽约每日新闻》


我喜欢书中每一个机智、严肃、真实、有趣却又让人心碎的字眼。

——凯伦·库须曼,纽伯瑞文学奖得奖作家


这本书十分特别,这是一则爱情故事,又不只是一则爱情故事。书中包含了悲伤、家庭与精神疾病等元素,故事有喜也有悲,是最值得一读的好书。

——《浪漫时代》


《所有明亮的地方》,一本值得你通宵读完的动情小说。



今天是去死的好日子?

文:詹妮弗·尼文

摘自《所有明亮的地方》



第六天,我再次清醒今天是去死的好日子吗?这个问题,我在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问自己;在第三节课努力睁着眼睛,听施罗德先生没完没了嗡嗡嗡嗡的时候问自己;在餐桌旁把青豆递给别人的时候问自己;在晚上躺着睡不着,胡思乱想停不下来的时候问自己。

就是今天吗?如果不是的话,会是哪一天呢?现在,我站在一条离操场六层高的窗台上问自己。我站的地方非常高,几乎与天空融为了一体。我低头看着下面的人行道,整个世界都开始倾斜。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或许这一次我真的要让风将我带走。像漂在游泳池里那样,一直漂下去,直到再也没有感觉。我不记得是怎么爬上来的。


事实上,星期天之前的事情我都不怎么记得,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冬天都没给我留下什么记忆。每次都是这样,一片空白,睡不着觉。我的状态和那个一把胡子的老头瑞普·凡·温克尔1差不多。


现在你明白我了,不,你会认为我已经习惯了,但是这一次的情况是最糟的,因为我已经不是睡了几天或者一两个星期—而是睡了一整个假期,包括复活节、圣诞节和新年。


我说不出这一次究竟是哪里不一样,我只觉得我醒来的这些天里,比从前更像个死人。没错,我醒了,但是我整个人都是空的,就好像有人吸干了我的血。今天是我醒来的第六天,是我从十一月十四日以来回学校上课的第一个星期。

我睁开眼睛,地依然在下面,坚硬而永恒。我站在高中的钟塔上,站在一条大约十公分宽的窗台上。这钟塔其实很小,从挂钟算往外大约只有十公分的水泥地板,然后就到了我身后的矮石围栏,翻过栏杆后,我就站在了现在的地方。我时不时用腿去碰栏杆,提醒自己它就在那里。


我张开双臂,好像自己正在布道,而整个不算很大、死气沉沉、沉沉死气的小镇就是我的听众。“女士们,先生们!”我喊道,“欢迎来参观我的‘死亡’!”你或许以为我会说“生活”,毕竟我刚刚醒来,可是我只有在醒着的时候才会思考死亡。


我大喊着,像传统牧师那样,伸长脖子,故意让每句话的尾音上扬,结果我差点摔下去。我连忙扶住身后的栏杆,幸好没人发现,因为,事实上,当你像小鸡一样紧紧抓着栏杆的时候,很难让自己看起来大无畏。


“本人,西奥多·芬奇,以一颗不健全的心智,特此宣布,将我遗留于人间的全部财产,都赠予查理·唐纳修、布兰达·杉克卡拉维兹以及我的姐姐和妹妹。至于其他人,都去—他妈的吧。”


在我家,妈妈很早就教我们要婉转地说那个“不可描述的”词(如果我们必须要说的话),或者,最好是,根本不要说,而最悲催的,就是这种说半截卡壳的情况。


虽然上课铃已经响了,不过有几个同学还在钟塔下面溜达。这是高三第二学期的第一周,他们表现得好像已经完成学业,快要毕业了。其中一个抬头朝我的方向看过来,好像听见了我刚才的话,但是其他人没有,要么是因为他们没看见我,要么就是他们虽然知道我在这里,但是想着:哦,不过是怪物西奥多·芬奇而已。


随后他的脑袋从我的方向转开,伸手指着天空。一开始,我以为他是在指我,但后来,就在那一刻,我看见了她,那个女孩。她站在离我几尺以外,钟塔的另一边,也跨出来站在窗台上,一头金褐色的长发随风飘舞,她的裙摆被风吹起,像降落伞一样。


尽管现在是印第安纳州的一月,她还是光着脚只穿了丝袜,两只靴子拎在手里,她盯着下面,可能是在看自己的脚,也可能是在看地面,都不好说。她似乎僵在了那里。

我用自己平时那种不怎么像牧师的声音,尽可能冷静地说:“你听我说,你最不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往下看。”她非常缓慢地转过头,朝我看过来。我认识这个女孩,或者说,至少我在走廊里见过她。我忍不住问:“你经常来这里吗?这里似乎是我的地盘,在我的记忆里,我没见过你。”


......


《所有明亮的地方》

詹妮弗·尼文著 定价:39.80元

全场包邮 75折扣价:28.66元

当日发货(16:00前订单)


(包邮地区:江浙沪京粤)

官方正版  全场折扣

当日发货  退款无忧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进入小店购买更多好书75折全场包邮(包邮地区:江浙沪京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