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大逃杀贴吧写过的同人小说(没发出去的草稿人设)

斯莱特林继承人和她的小伙伴们 2018-12-05 15:32:54
大逃杀背景,死前花式秀人设的片段2333



---------人设:石川敏三--------

石川敏三是两年前来到岩城的,在这之前,他在一个名字都叫不上来的乡村里。

在那里,父母不符合年龄的老去,也难怪,经济落后,家里就靠那点土地种菜撑着,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姐姐什么忙都帮不上,更别提瘦小的自己了。
终于有一天,石川敏三又一次拿着模拟中考优秀的成绩单回到了家里,伴随着母亲的哭泣和父亲低沉的咆哮,姐姐率先站了起来。
“我不读书了,我送弟弟去岩城,然后去那边打工带弟弟。”
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姐姐认真的说,接着不管家人再说些什么,她都倔强的不肯再改变主意。
就这样,敏三来到了岩城。
岩城虽然不算大,不算十分的繁华,但对于什么都没见过,用塑料袋包裹着课本而来的敏三来说,这里是个新世纪。
这里有他见都没见过的大型游戏场所,五光十色的提示灯和滴滴作响的动听的音乐,这里有光闻味道就让他垂涎三尺的小吃,这里有光怪陆离的展示厅,有整洁干净的网咖,有各种令人爱不释手的游戏机。
敏三憎恶他刚进入教室时格格不入的样子和别人看他的眼神-----带着再明显不过的鄙夷和同情。

初中成绩优秀的敏三一开始想要努力学习保持优宜的成绩,却在第一次入学考试发现,这些城市的孩子不但玩的很好,学习也很好,他们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碾压了自己。
无论是认真的不能再认真的北条和也,忙于处理各种班级事物,周旋与教师之间的草矢千鹤,还是看起来总在神游千里根本没在学习的红叶美奈和哑巴一样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安腾虎,甚至沉迷于游戏机上课还在抽屉里玩的小泉幸和没有性别意识跟谁都能开得起无耻的玩笑的绿川惠…全部都已碾压般的优势踩在他这个夜夜通宵达旦做题的人的头上。
一次又一次的考试下来,他的成绩节节衰退,后来连平谷,安达这种人他一直看不起的不学习半吊子光凭聪明混个差不多分数的女人都排名跑到了他前面。
老师叫他来办公室十来遍谈心后依旧没有任何起色,在高二上半学期果断放弃了他。
绝望的敏三就是在这个时候接触的网络游戏。
一开始他只是想在心烦意乱中找回一点平静,后来他就彻底的没走出来。
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跟他现在所处的世界不同,在这里他不再身材矮小瘦弱遭人耻笑,而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大勇士,他有着跟自己截然相反的英俊的脸,挺拔的身姿,和身后威武的长剑。
他转身一个技能,深红镶金的披风就漂亮的挥动起来,连带小妹妹粉丝的尖叫也一起传到他的耳朵里。
“哥哥你好帅,做我男朋友吧。”
他沉迷于这种莫名的虚荣,越发喜欢把更多的金钱投入到这个游戏。
他本来就不多的生活费不再能够支撑他玩这个游戏,他需要装备,需要金币,需要各种游戏里让他有面子的东西。
他开始一次又一次的向租房里的姐姐伸手,骗她的理由不外乎是书本文具学杂费,当然姐姐的钱从哪里来他也并不清楚,他只知道,没钱,伸手,就得到了,多简单。
他厌恶这样的自己,鄙视这样的自己。可每每想到同学看他的眼神就气愤的不行。不行,他必须跟他们穿的一样,吃的一样!凭什么!凭什么他们都有的我没有!
虚荣就像毒品,瘾上来时,他会这样想着,然后竭力体会着他之前从来体会不到的生活。
终于有一天,敏三晚上打游戏回来的路上,肚子饿了,想买点最近十分流行的鳕鱼芝士三明治。
排着长队,他百无聊赖的玩着从二手市场买回来的手机刷游戏攻略,周围有几个人吵吵嚷嚷,大概在打架吧,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敏三头也不抬的想。
“你个臭婊子!老子的钱什么时候还回来!”他听到有男人凶狠的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有急事!”是女人的苦苦哀求“我爸妈病了,我弟弟要上学,我现在真的拿不出来…”
石川敏三抬起了头。
这声音太熟悉了,他眯着眼向身后看去,然后觉得身体一阵寒冷。
果然,果然。果然是姐姐。
她穿着他从来没见过的性感的吊带金色裙子,廉价的布料贴在大腿上,漏出一大片引人遐想的白肉。
她哀求着,却不忘摆出诱人的姿势。
那个男人喉结上下抖动了一下,像是咽了咽口水。
“这样吧,你陪老子睡一晚上,不要套,直接来。”
姐姐慌忙点头,连说谢谢。
男子不屑的说“便宜你了,反正你本来就是做这个的。”
敏三回过了头,慢慢退出了长队。在他身后,他听到一对小情侣鄙夷的谈论着她。
“好恶心啊,你不会趁我不在找她们吧?”女孩说
“当然不啦宝贝!”男子忙解释“你看她们那么脏谁都能上,我怕有病,我病没关系,传染给你怎么办?”接着就是女孩咯咯的笑声。
敏三不敢向后看一眼,他像懦夫一样跑出了那条长街。他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总之他在租房客厅的行军床上坐了很久,大概天快亮了吧,姐姐回来了。
“你在干什么?怎么起这么早?”姐姐关心的问。
“想事情,睡不着。”敏三说。“不用管我了,姐姐你睡吧,我一下就好了。”
姐姐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把一个包装袋递给他。
“姐给你买了寿司,你最爱吃的那家,你快吃了上课去吧,累了可以再休息会。”
他接过寿司点点头,小声说了声“晚安”
姐姐直接躺在了床上,三秒钟后,小声打起了呼噜,她的衣服不再是昨天那身金色的,而是普通的工作装,就像是白领刚下了夜班似的。
敏三打开塑料袋,寿司还有点热,他拿起一个放在嘴里,嚼了嚼,眼泪就流了出来。


后来…并没有后来。
那件事后没过几天,石川就被送到了这个岛上。
长坂的话他听到了,过去真夜的话他也记得。每个优胜者都有很多奖金,他们家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奖金。
对啊!有了这个钱他就可以给姐姐买个房子,让她住进去,好吃好喝的对待她,让她吃好穿好,不用再去做那种工作!还有父母,他们终于不用挣扎在温饱线上。
而就算他死了,姐姐也是可以脱离苦海的吧!至少不用再被他这个败家子所拖累。

石川在停止呼吸前都是庆幸而欣慰的。


-------------红叶美奈人设------------

班里只有三个人知道红叶美奈原本并不叫红叶美奈,叫宫本美奈。
小时候和她一起长大的由里子和安爵桐树,还有岩崎桥姬。
如果让由里子来评价红叶美奈,那么六岁前的宫本美奈和六岁后的红叶美奈感觉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虽然她一向安静懂事,但是过去和现在展现给人的气质是完全不同的。
过去是乖巧,有点倔强的性格,而现在完全就是冷漠淡然的让人感到望尘莫及。

美奈没有换姓前是跟着母亲长大的,父亲爱她,却并不爱她的母亲,也许是厌倦了她长年一有事情就拜倒在神祇前上香的样子,虽然多年以前他就是被她那种虔诚的样子所吸引ーーーーー毕竟是男人嘛,总喜欢新鲜的事物,哪怕那个女人曾经是他叛逃家庭也要在一起的,哪怕那个女人也因此叛逃了世代都应该待在神祇祈福的家庭命运。

美奈记得母亲哭泣的样子,她与自己一样,有着雪白的,晶莹剔透的面庞,还有丰满的嘴唇,她落泪的样子很美,透明的泪垂在几近透明的皮肤上,像一望无际的冰川一样安静而绝望。
美奈穿着母亲做给她的嫣红的长裙,头发已经在同龄女孩中算很长的,束成古代女人的姬发式,缠着雪白的绢布蝴蝶。她乖巧的跪在母亲身边,仰头看着眼前一尊金色的神像,被香薰缭绕的烟雾遮盖的看不清脸。
真是无情啊,无情,还高大,却摆出悲天悯人的样子来。年幼的美奈想,转头看着安静痛哭的母亲。
美奈学着母亲的样子虔诚的拜倒在地,恭恭敬敬的上了一株长香,她想,如果这样能够不让母亲那么难过也好。
她厌恶自己的父亲,她并不想姓宫本,这个姓让母亲痛苦。
母亲也许是后悔的吧,她想回家族,母亲说她的家族人已经很少了,从很远古的时候就有,充当着神使,一代一代,等到了美奈母亲这代时,只剩下美奈母亲一个人了。
可她却走了,为了一个没有见过几面的男人,那个男人有一双高挑的勾人的眼睛,挺直古典的鼻梁,冠着人尽皆知宫本的姓氏,这些后来都赐予了美奈。
男人后来回来过,他想要回美奈,他强带着美奈去最大城市中心的游乐场,可是做过山车的时候,美奈却吓得直哭,他带美奈看动画电影,美奈毫无兴趣,他给美奈买巧克力,可是美奈吃不下,只吃着从口袋里掏出的自制的麦芽糖,巧克力扔到了草坪。
最后美奈不肯吃饭,她要妈妈,宫本弘一没有办法,只好把美奈送了回去。
妈妈跪在宫本面前,想宫本把她带回岩城,宫本冷冷的甩开妈妈的手,然后在美奈的口袋里塞满了糖,是精工制作各种口味的麦芽糖,不同于妈妈在家自制的。
美奈理也不理,跑到妈妈旁边抱住了妈妈的手臂。
妈妈在哭,宫本却在怒吼,他告诉妈妈无论如何不能带着美奈回去,回家族,美奈一定要留下来,起码把义务教育读完。

最后妈妈还是走了,六岁的冬天,美奈早起去院子里摘梅花时发现母亲跪在雪地里,一动不动,她的眼睛闭着,身上落满了洁白的雪,人和雪融为一体,宛如一尊雕像,美艳而不详。

美奈的哭声引来了安爵的奶奶,很快院子里就围满了人,最后宫本挤了进来。他看也不看母亲,直接抱起了美奈
“美奈乖,跟爸爸回家”
美奈不哭了,她看着父亲,说“我想找外公,妈妈说红叶家没有人了”
幼小的美奈成熟的不像同龄人,她安静,偶尔透出一种儿童独有的机灵劲和好奇,而在这年,美奈只剩下了安静,她高挑的眼睛平淡而认真,小嘴紧抿,她端正的跪在地上,给自己梳好了母亲经常梳给自己的祭拜的发型。
宫本没有办法,坐了很远的车带着美奈来到了外公家,那是个神社,现在只有外公一个人。
宫本和外公商议,假期美奈可以待在这里,但是无论如何美奈必须上学,起码读完国家义务规定的。
美奈改姓了红叶,她是红叶家唯一的继承人,尽管她很多方面并不合适。
比如她有宫本家外姓的血统,比如她接触的“凡尘”太多,比如她的祭拜方法不够规矩ーーーー起码没有祭拜的人应有的虔诚。
但也没有其他办法,到了岩城,红叶坚持自己独自住下来,宫本有钱,给红叶找了保姆,家里还有一个大院子,这在岩城中心可不容易,红叶没有感动,她在院里种满了梅花。

红叶七岁了,她上了小学,上了初中。成绩一直很好,她安静,不爱说话,大部分时间都是乖巧的,所以老师也不会太关心她长年都穿着红色的裙子,同学敬慕她优秀的成绩和漂亮的脸,却始终对她倔强和冷淡的性格望而却步。
冷淡的红叶终于在高中遇到了年幼的朋友,由里子和桐树,她露出了难得的笑,可是弧度太小,估计他俩也没有发现。
桐树还是那个桐树,他好看,温暖,声音刚过了变声期,有点低,但很好听,他偶尔给红叶带一包麦芽糖,装糖的布袋上绣着漂亮的花纹。
“奶奶还记得你呐,她说你爱吃麦芽糖”桐树笑嘻嘻的说,“今年暑假要不要来我奶奶家玩”
红叶摇头拒绝了,她还要回外公的神社学着照顾。
桐树不开心的走了,红叶心里暖暖的。
宫本偶尔也会来学校看看红叶,宫本细声细气几乎要鞠躬一样讨好的给女儿说话,红叶爱答不理,后来宫本有一天课间来到教室,那天天气突然变冷,他本来是来给红叶送大衣的,可是进了教室突然像看到了什么,面色古怪,落荒而逃。
红叶没有关心,她面无表情的把扔在桌子上贵重的呢子大衣丢在抽斗里,没有看到身后桥姬愤怒而嫉妒的眼睛。
事实上,红叶高中以后谁都看不到了,因为有了他,安爵桐树。
他勾起了她童年时那一点依恋,那时候他会拉着她的手跑去河边摘花,然后乐滋滋的插在她的头发上。
那时候桐树会和男孩子一样的由里子打打闹闹,然后她就在一边安静的看着他们,抿着嘴笑。
那时候他每年会让奶奶做很多麦芽糖,然后大半都包裹起来分给她。
那时候他们在树林里迷路了,桐树会牵着她,走过小溪,踏过干枯的树叶,最后桐树亲了亲她的脸,说你真好看,我奶奶也说想娶你做我新娘。

红叶笑了。
也许桐树不记得了,那也无所谓了,这么多年,只要自己一直记得。
最后的最后,红叶倒下的时候,也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她只在小腹被纪子捅穿的时候,突然遗憾的想:子宫是在这里吧,如果以后能跟桐树结婚,也不能生下孩子了。
接下来的一刀在心脏,而对于她也无所谓了。

红叶安静的闭上眼睛,视线越来越来越亮,雪白一片。

-----------早田奈奈子人设-----
b班很团结,早田奈奈子是个例外。
从刚进班级的第一天起,她就沉着脸,径自走到最后一排坐下来
她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只是直挺挺的坐着,面容冷漠,看不出感情。
北条已经是班长了,他入学成绩全校第一,长得又很端正,看起来很和气干练,总之,一副班长面相。
他对班里印象很好,对奈奈子也很好奇。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她,这个女孩浓眉大眼,薄嘴唇,头发又黑又密,皮肤是健康的麦色,有一种青春的运动感,很合乎他的审美,她身材高挑凹凸有致,有点这个年纪女孩都没有的性感,但是摆出一副谁都别理我的冷淡表情。
北条好心的跑过去问她有没有签到,她只嗯了一声,就没说别的了。
如果要让一群人迅速的团结在一起,最好的办法是让他们树立一个共同的敌人。很久很久以后,北条想,B班之所以很快被评为最有友谊感的班级大概就是因为大家在那天以后一起排挤了早田奈奈子。
最开始只是说她没礼貌不友好,随后她初中小学的各种黑料也被好事者挖了出来。
北条从其他同学口中得知,奈奈子是个社会少女,在校外有很多男朋友,抽烟喝酒坑蒙拐骗无恶不作。
“那个女的啊,小学就不是处了。”
“我听我哥们说,她跟很多人那个……就是那个”
北条听到身后的菊地城猥琐的对身边男生耳语,回头瞪了他一眼,后者哂哂的笑了。
“真不知道这种人怎么会跟我们一个班!”田野惠子是北条同桌,她听到了菊地的话,恶心的抱怨道。
坐在最后一排的奈奈子依然没有朋友,没有人跟她说话,也没人敢惹她,传言里她的社会男友大哥太多了,大家唯恐避之不及。她的成绩也不好,次次垫底,大部分情况下老师也懒得管。
北条偶尔会在校外看到她,她站在校门口,面前每次都是不同的男人。
北条也见过她在街边小烧烤摊角落里呕吐的样子,那时候他正上过补习班回家。
认出是奈奈子以后,他跳下单车,快速跑过去拍着她的后背
“你还好吧?”
奈奈子吓了一跳,她警惕的回过头,发现是班里的好好大人班长。
“不用你管。”她冷冷的说,满身酒气,眼睛通红,推开他的胳膊。
“那个……老师让我给你家长带话,如果你方便的话…我看这都好几天了……我……”北条有点尴尬,支支吾吾的说。“我看明天周日……能不能……”
“不能。”简洁干脆的回答,斩钉截铁。
奈奈子用手背擦擦嘴上的呕吐物,胡乱的擦到裙子上,然后直起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北条慌忙推起车子跟着她
“我送你吧,你这样不安全,你家在哪里?”
“关你什么事啊?”
“啊?!”
北条看着奈奈子瞪圆的眼睛,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
奈奈子穿着不同往日校服的紧身黑色裙子,胸口漏出让人遐想的一片,越发衬出她性感的身材曲线。
北条脸腾的红了。
其实一直以来,北条都不是这样这样不善言辞腼腆的人,他口才很好,彬彬有礼温文尔雅出口成章,朗读大赛总是拿到很好的名次,大大方方,还有点严肃,很有领导人的感觉。
北条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天那么怂。
奈奈子见北条不说话,转过头继续往巷子深处走。
“我没家长,告诉老师带的话已经带到了,剩下的我自己解释就好。”
她丢下这样一句话,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暗里。
这是北条对奈奈子第一次印象深刻的事。
第二次对奈奈子的记忆,是他亲眼看到奈奈子对着两个男人大打出手,把他们揍的毫无还手之力。
那天正好路过书店买书的北条看到了她和两个比她高一头的男人厮打在一起,他以为她在被欺负,于是赶忙跑过去,结果走近了才发现躺在地上呻吟的是两个男人。
“哇!”北条颇受震撼的说。
奈奈子看到他,突然哈哈笑了。
她笑的真漂亮,就像北条总喜欢看的运动类比赛女网球选手在赢得开场分时笑的那样,阳光单纯,充满活力,那一瞬间,北条觉得奈奈子不是那个沉默寡言的差等生和不良少女,而是另一个人。
北条跟奈奈子聊了一会儿,这次奈奈子是在自己车子的后座上,奈奈子笑的前俯后合,给他讲打架的来龙去脉。
“…他们还想找我麻烦,哈哈哈哈哈哈我就骗他们说我答应把钱给他们,但是要先找到我的朋友,他们竟然等到了下午!”
北条也咧嘴笑了起来,然后问她。
“上次考试成绩没签名,老师让我叫你家长那件事呢?你现在方便么?”
奈奈子清脆的笑声像是被按住了暂停键。
“你能别煞风景么?”奈奈子生气的说道。
这次哈哈大笑的是北条。
他们又聊了好一会,有的没的,甚至还有小说,北条万万没想到,这样的奈奈子是喜欢诗的。
优雅的散文诗和不良少女奈奈子,怎么也是让人结合不到一起的。
“也不是什么深奥的诗啦!就是二战以前那种有点古朴的诗,我觉得文笔很漂亮,反正内涵什么的也不懂。”奈奈子解释道。
北条觉得那天快乐极了,他甚至还翘掉了晚上的补习班跟着奈奈子一起跑到了城边的河道上。
“谁都想不到,好学生班长也会翘课。”奈奈子调侃的说。
北条笑了笑。
“以后你要离他们远一点。”北条突然说“很危险。”
看着他严肃的脸,奈奈子不置可否,只是短促的笑了一声。
“那么你觉得我在做什么呢?”她问。
“你……”北条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就说班级疯传的那些话:奈奈子,你在卖淫,你是个妓女,你每天都去,然后吸毒偷东西,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他当然不能这么说。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奈奈子说“我不在乎,可是我还是想让你知道,他们说的一半对了,一半又错了。”
比如哪一半?北条没有问出口,天已经黑了,月色下的奈奈子眼神看起来很温柔。
“我给你看个东西!”奈奈子突然跳起来,开心的拉着北条的袖口。
北条跟过去,在桥洞的一角,北条看到了五只小奶猫,白的和黄的,软软的挤在一起,洗的干干净净,可爱极了。
“这是……”
“这是我的猫。”奈奈子说,语气也很温柔。“我每天放学都会过来喂它们,早上早起半个小时跑来喂它们……我家就在附近,不过我不能在家养。”
北条挠着一只小猫的耳朵,静静的听奈奈子说怎么养它们,怎么把它们捡回来。
“它们的主人不要他们了,母猫生太多,养不下,又送不出去,于是它们就被丢到了垃圾桶,是我把它们掏出来,就是你摸的这只,当时头上还挂着泡面。”
“它们就像我。”奈奈子高兴的说。

很久以前,大概还在上小学,北条在自然杂志上了解了毒品,也知道了毒品的原材料,罂粟花。
他从此远离了公园里那条姹紫千红的路,不管那条路再美丽。
直到有一天,比他大不了太多,还在上高中的小姨带他去公园放风筝,他故意绕远了那条路。
“为什么呢?”小姨问他。
他一五一十的告诉小姨,那是罂粟花,他不喜欢,虽然美丽,但是有毒,会害人,还会让人无法自拔,像魔鬼一样可怕。
“和也啊和也”小姨笑出了声“那是虞美人啊!只是长得很像,其实那是一种很美丽很有风骨的花,那不是罂粟啊。”

不知怎的,北条突然想起来那天的事,他看着奈奈子秀美的脸,想起了那天血红血红美丽而妖娆的一大片花朵,它们并不是罂粟,只是很像罢了。




--------早田奈奈子死亡人设片段------

天空下起了雨,滴滴答答的滴在她的脸上。
为什么会下雨呢?她想,这明明是个大晴天。接着,一种温暖的气息向她铺来。
那是一个拥抱,透过两层薄薄的布料传到她的身体里,还有好闻的气味。
奈奈子从不记得有谁这样拥抱过自己,就像妈妈,但是又比妈妈多了一些强硬的味道。
这样想着,她的鼻子开始变得很酸。
“奈奈子!”她听到有人这样叫自己,于是慢慢的张开眼。
引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秀的脸,一双温柔的,充满关切的琥珀色的眼睛。

奈奈子的眼睛从北条的脸上落到了肩上,那块一大片鲜红已经变成了红褐色,那是她这个游戏刚刚遇到他时留下的。
“对不起”她轻轻说,但很快发现自己声音嘶哑难听,她用尽浑身力气举起手,想触摸那里,她纤细的手指隔着他的衣服感受到他温热的体温,血迹已经干了,摸上去有点硬。
“没关系。”北条说道,眼泪流了出来。
他在为我哭,这个想法突然闯进奈奈子脑子里,让她浑身都温暖起来,于是她拼命挤出一个笑。
“和也,活下去好么?”

北条和也记得这个笑,那时候是第一个学期结束,他路过书店买新到的参考书,顺便去上补习班预习新课程,在书店门口,遇到了把两个男人打翻在地的奈奈子。
她看到不敢置信的他,露出活泼的,快乐的,恶作剧得逞般的笑容。
现在想,那仿佛是很久远的事了,大概在一个世纪以前。
北条眼泪滴滴答答的落在奈奈子脸上。
“别哭,和也君……其实……我……我”
她没力气再说下去,也没有勇气。其实我很喜欢你,从第一次看到你开始,你穿着白色校服衬衫,整齐的打着黑领带,你端正的坐在前排,帮着老师记录人员名单,你演讲比赛为班级挣得大奖,你每次组织全班做事有计划的样子,你认真的脸,优秀的成绩,善良又正义的心……
可惜我还是不敢说,我胆子很小对吧,你那么高那么远,像太阳,而我尘土都不是,我是肮脏的泥。
“谢谢。”奈奈子最后终于说,她快乐的合上了眼睛,真困啊。
谢谢你还肯听我说话,谢谢你平日里对我的关心,谢谢你不理会别人的言语每次组织活动都会专门跑过来喊我,谢谢你和我一起喂猫,谢谢你,谢谢你一直陪我到现在……

北条哽咽道“奈奈子,你长得很好看,其实我很早就发现了,你不是他们说的那样的人,你很漂亮,所以我一直很喜欢你……”


后面的话奈奈子再也听不到了,她安静的躺着,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脸上还保持着那样欢快的笑容。
北条哭了一会,站了起来,呆滞的四下看去,他找到了一个被落叶堆满的小坑,刚好容得下一个人。
他木讷的掏出所有叶子,然后横着抱起了奈奈子。
尸体比活着的时候重了很多,但是北条还是把她放了进去。
阳光穿过树叶的间隙照在奈奈子脸上,恍惚间北条看到有很多绿色的小芽从奈奈子的身上长出,它们以光速长大,蔓延,然后伸展,开出血红色的漂亮的虞美人花,成片的覆盖在奈奈子身上。
新的奈奈子从花中间站了起来,她没有伤,笑的很干净,她穿着白色的像红叶美奈那种类型的裙子,她温柔的凝视着北条,慢慢走到他身前,踮起脚亲吻了他的嘴唇。
“加油,和也。”他看到奈奈子调皮的用嘴型说“活下去”。

“不”。北条想,疯了,都疯了。
远方传来枪声,不知道谁放的,可能还有尖叫,但不知道出自谁口,也许此时此刻正有人口吐鲜血倒下,正有人为着死去的朋友悲哭。

他想起去年这个时候有外班的朋友说很羡慕他们班的气氛,一定是那种就算Br也会全体活到最后一起被爆环的班。
真是讽刺。
活下去么?活下去,意味着还要继续逃下去,争下去,杀下去,他做不到,也没力气去做到。
枪,刀刃,疯狗,炸弹,电网。
够了,都够了。
累了,太累了。
真恶心。
北条这样想,也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奈奈子。
阳光透过树叶,形成光柱打在北条脸上,那么温柔,不像是这个世界的光。
仿佛是那天午后,奈奈子坐在他的车后座上,给他讲一些平时遇到的琐事,还会对班级里某个人做出好玩的评价。
他登着车登,一点也不觉得累,他咧嘴笑着,阳光撒在他脸上,风拍着他的身体,身后奈奈子的声音像黄莺一样好听。
时光永远永远停到那个时候,河道边的小路变得无穷无尽。
“哲也,你要好好照顾爸妈,不要再沉迷游戏了。”
最后他这样想,然后闭起眼睛,举起了枪。

一声沉闷的响,鸟儿呼啦啦的四散飞翔。
男子10号北条和也
女子19号早田奈奈子 死亡。








刨出来很多之前写的小说片段,都是散的,时不时发出来保存一下_(:з」∠)_省得丢了

早田奈奈子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人设,还丢了几部分,在家的本子上手写的。
那时候好喜欢不良少女x白月光乖班长的设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