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就她那个娃娃亲老公,一直就是个面瘫,又冷又拽,有机会了这婚必须离58-60

青春无悔快乐永远 2019-09-13 09:44:49

 父亲车祸公司败落,家里欠了一屁股债,她妈居然想出了“卖掉她”来用聘礼来还债!娘啊,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就她那个娃娃亲老公,一直就是个面瘫,又冷又拽,这根本就不是她的菜好吗!
  不行,反正都是隐婚,有机会了这婚必须离!
  “老婆,今天中午吃什么?”
  “老婆,晚上我等你一起下班。”
  “老婆,妈问我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慕司珩,不是说了隐婚吗!你能不能别在我上班时间过来骚扰我!”

第五十八章 这里很穷

陆浅浅和慕司珩到达这个山村唯一的小学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周围天色也有些昏暗下来,只有几间孤零零的学校土房坐落在那里,显得格外孤单。

  学生基本没有,只有最里面一间土方里亮着晕黄色的电灯,几个炭笔在门上写着的大字,宣告了那个房子的主人“校长室”。

  不得不说,陆浅浅从未想到,就连校长室都简陋到这种地步。

  一旁的司机上前敲了两下门,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出来的,腰背有些佝偻,但是一双眼睛晶亮,显得精神也矍铄起来。

  “请问你是这个小学的校长?”司机站在门口问道。

  校长似乎有些被惊到,良久才点点头:“你们是……”

  “这位是慕氏集团的总……”

  “你好,我是慕司珩!”慕司珩打断司机的介绍,上前看着校长,“因为一些事情,所以想要来拜访您一下!”

  校长最终点点头,将他们迎了进去。

  一旁陆浅浅看了一眼慕司珩,这个男人隐瞒自己的身份,不知是因为什么。

  校长室里的陈设简陋的可怜,只有几个木制的椅子和一个桌子,一旁便是一个长长的办公桌,凹凸不平,上面堆放了一些小学生的简陋作业本。

  “我这里……也没有现成的热水,就不招待三位了。”校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我们只是问您一些事情的!”陆浅浅率先说道,她看了一眼沉默的慕司珩,将自己给小金写信,却始终没收到回信,甚至还被驳回的事情和校长说了一遍。

  “请问您知道小金住在哪里吗?”陆浅浅最后问道。

  “小金……”校长皱眉思考了一下,“实不相瞒,两位,咱们小学学生不多,但也有百十来号人,姓金的也有四五个……”

  “就是之前被霍氏接走接受采访,皮肤黑黑的眼睛大大的一个孩子!”陆浅浅匆忙补充道。

  “你说的应该是村西头老金家的孩子吧!”校长的神情了然,可紧接着他眉心再次紧皱,“可那些接受采访的孩子们还没有回来啊!”

  “什么?”陆浅浅诧异叫出声。

  一旁,饶是冷静的慕司珩眼神中都精光一闪,看向校长的方向:“您能具体说一说吗?”

  “没什么不能说的,”校长搓了搓手,“大概四十天之前吧,说要捐助我们的老板说要接几个孩子去接受采访,因为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我们就挑选了几个跟着去了……”

  看校长的神情,不像是撒谎的样子。

  陆浅浅心中却越发困惑,她亲眼看着那些孩子上了回来的大巴车,没道理一个月的时间还没回来啊。

  “捐助方最近有没有和学校联系?”一旁慕司珩突然问道。

  “没有啊!”校长看了一眼二人,“我倒是听说,东边最里面的山村,也是这个老板捐助了,接了一些孩子去城里接受采访,便留下他们继续在城里上学了,大城市嘛,大家都喜欢也很正常!”

  留在城市……

  陆浅浅皱眉,虽说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但是……怎么可能不说一声便留在大城市了呢?

  “校长,在此之前,学校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没有啊!”校长茫然的看着二人,“究竟怎么了?”

  “我们来之前,亲眼看着那些孩子上了……”

  “那些孩子暂时还被安排在酒店呢!”慕司珩打断陆浅浅的话。

  陆浅浅诧异转身,不懂他为什么这么做。

  但显然,校长始终坚定不移的认为那些走进大城市的孩子是去享福了,也得不到什么有效的信息了,二人最终缓缓走了出去。

  “慕先生,我在这里找了一家远房表亲,他们不住在这里了,您今晚可能要委屈一下……”司机看了看天色,为难说道。

  “恩。”慕司珩的反应,只是冷淡应了一声。


第五十九章 消失的孩子

司机这个远方表情,可以看出来在这个山村中,生活条件还算是不错的,还有沙发和超大的板床。

  司机收拾完一离开,陆浅浅便迫不及待看着慕司珩:“你刚刚为什么不让我说出来?”

  “说什么?”慕司珩斜睨她一眼,伸手将衬衫最上方的纽扣解开,“说那些孩子早就应该回来了?你确定?”

  陆浅浅一滞,她的确不确定:“可是那校长显然相信了那些孩子留在大城市了啊!”

  “对于他而言,也许大城市就是天堂,所以他以为那些孩子肯定不愿意离开了!”慕司珩淡淡解释,“所以你无论说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的!”

  “那我们怎么办?就在这里干等着?”总不能来这一趟一无所获吧。

  “明天下午我们回去!”慕司珩思索好一会儿才缓声应道,“最起码不是一无所获,我们知道了,那些孩子始终没有回来!”

  “你是不是猜到了什么?”气氛突然沉静下来,陆浅浅猛地看向慕司珩,这个男人此刻怎么会这么冷静。

  “说什么呢。”慕司珩轻笑一声,“咱们得到的信息是一样的,你猜到了什么,我就猜到了什么。”

  “可我什么都没有猜到啊!”陆浅浅无奈。

  “那我也是了!”慕司珩看她一眼,目光旋即落在一旁的板床上,眼神中浮现一丝纠结。

  “估计这是这里条件最好的了!”陆浅浅看他一眼,率先倒在床上,“只是可惜今天不能洗澡了啊!”

  慕司珩看着大咧咧倒在床上的女人,眼神挣扎了半天,方才坐在床上。

  “喂,你没睡过这么简陋的床吧?”陆浅浅突然坐起身来,看着纠结的慕司珩。

  慕司珩看她一眼,没有说话。

  “有什么不好承认的!”陆浅浅耸肩,“毕竟你可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没经历过这些艰苦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说着,她对着他挑眉,十足调侃的样子。

  “在我的物质可以保证我不用承受艰苦的时候,我没必要给自己制造麻烦!”慕司珩看她一眼,最终还是躺在床上,手臂交叠垫在脑袋下方,看着房顶。

  陆浅浅一滞,想不到这样都能被这个男人找到理由:“你再怎么说,也改变不了你是大少爷的事实!”瘪瘪嘴,她不服输说道。

  “嗯。”这一次慕司珩竟然毫不在意的承认了,陆浅浅睁大眼睛转头看着他。

  “你口中的大少爷,用了三年将大学图书馆的书全部读完,并在毕业创办了自己的个人企业,后一齐并入慕氏。”说着,慕司珩轻飘飘看她一眼,“慕太太,术业有专攻,你也算是名校毕业,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陆浅浅:“……”她在慕司珩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深深的鄙视,但偏偏……她好像没有理由反驳。

  “哼!”最终,陆浅浅傲娇的冷哼一声,转身背对着慕司珩闭上眼睛。

  一旁,慕司珩则始终睁着眼睛看着房顶,了无睡意,陌生的地方,他很难睡着。

  他并没有说谎,就是因为他是慕家的少爷,所以从小,无论他完成了什么事情,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

  第一次创办企业,别人家的孩子打个平手,家人都为之自豪,他赚了十倍,却还是被家中嫌弃企业小。

  确实,比起慕氏这个商业帝国,他之前的企业不算太大。

  所以,他若真的想要得到认可,必须付出比常人千倍万倍的努力来证明自己,而现在,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他的确做到了让所有人仰望他,但……高处不胜寒。

  “自恋狂……”一旁突然传来几声呓语。


第六十章 她做梦了

慕司珩微愣,随后才意识到身边的女人正在说梦话,唇角无奈勾了勾,这个女人恐怕是在说自己吧。

  “好想吃螃蟹啊……”女人还在说着,随之还砸吧了一下嘴。

  慕司珩有些失笑,果然她还是和小时候差不多,还以为她真像曾经说的那样,会变得优雅大方了呢。

  “螃蟹没有了!”他突然有些幼稚起来,顺着女人的梦话应道。

  “那小龙虾……”

  “睡你的吧!”

  最终,慕司珩第一次这么迅速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陷入睡眠,虽然第二天很早便醒了过来。

  身边的女人还在睡着,一点都不认床。

  简单洗漱一下之后,陆浅浅已经醒来,眼神依旧朦朦胧胧的,却在看见他的时候勉强笑了笑:“早啊!”她说。

  慕司珩冷静的看了一眼腕表,声音平淡:“不早了,已经八点了!”

  “……我就是礼貌一下。”陆浅浅小声嘀咕。

  “我们再去一下学校。”慕司珩简单解释了一下。

  “哦。”陆浅浅应了一声便要朝门外走。

  “你干嘛去?”男人突然伸手将她拽了回来。

  “你不是说去学校吗?”陆浅浅疑惑。

  “你就这样出去?”慕司珩眼神微眯,突然有些生气,直接伸手将女人有些歪斜的衣服弄正,拿过一旁的薄外套硬披在她肩膀……

  做好了这一切,慕司珩猛地反应过来,他在做什么?帮这个女人收拾狼狈的样子?

  “你自己收拾!”最终,慕司珩粗暴的将手中方巾扔在陆浅浅怀中,大步流星走了出去,动作潇洒好看。

  关门声传来,陆浅浅方才小心的呼出一口气,手轻轻拍了拍胸口,刚刚,慕司珩帮她整理衣服的时候,她竟然听见自己的心脏一声又一声有力的跳动……

  “妖孽啊……”最终,她默默感叹一声。

  没错,慕司珩就是妖孽。

  洗漱完毕后,陆浅浅直接走到门口,慕司珩正站在那里,司机似乎在同他汇报着什么,他的神情十分专注。

  听见身后的动静,慕司珩瞬间转身,司机识相的退了出去。

  “我们现在离开这里!”慕司珩看着陆浅浅说道。

  “什么?”陆浅浅困惑,“我们不去学校了?”

  “不去了,先回去。”

  慕司珩说完,便径自朝着山村出口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土路格外崎岖,周围有早起的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们。

  直到走出这个山村,陆浅浅才终于有机会问出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突然就离开?”

  慕司珩的表情,很紧绷。

  “霍晋有可能在调查我们的行踪!”慕司珩简单解释一句,二人已经到了来时的小山包。

  “他调查我们做什么?”陆浅浅莫名。

  “你出现在霍氏资助的山村做什么?”慕司珩看她一眼,旋即闻到。

  陆浅浅词穷,好吧,她的确是对霍晋单独设立公益部有所怀疑:“不过,你为什么要怕霍晋?”她看了一眼慕司珩,“慕氏应该比霍氏有钱吧?”

  不然,霍晋怎么会那么高度赞扬慕氏?

  “不是我怕!”慕司珩心中些许无奈,偏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最终颓然一言未发。

  他是担心霍晋对这个女人出手而已。

  他这样的人,身边有了陆浅浅就相当于将自己的弱点公之于众,偏偏这个女人……

  “怎么样,还有没有力气?”慕司珩斜睨一眼她,记得来时的时候,这个女人脸色不好看。

  “还好啦!”被莫名鄙视的陆浅浅恹恹回答。

  “先回临市,你可能还要忍一下!”慕司珩轻声说道,无非是忍晕车的痛苦。

往期精选

虐心小说:

晚安小王子 (回复21,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哥哥,请再等等我!(回复22、23,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回复9-12,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夏有乔木(回复13-20,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极品萌卫(回复24,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两小有猜(回复25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天空不要为我掉眼泪(回复26,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今世欠你三寸光明(回复27)

郎骑竹马来(回复28)

昏婚欲睡(回复29)

从此余笙没有你(回复30,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弟弟再爱我一次(回复31)

推理之王2:坏小孩(回复32)推理之王1:无证之罪(回复33)

校草虐心恋(回复34,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锦瑟流年错 (回复35)

airy sang 肌本纯粹护肤、美容、美发、瘦身,欢迎加盟

产品展示:淘宝搜索桑屿南蔷祎吖吖

商务合作QQ:451760431

微信号:zhuer451760431

所有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