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岩:科幻文学给儿童想象的空间

我的空中楼阁 2018-12-07 12:03:30

者   弓立新

来源  《少年儿童研究》杂志

  

 吴岩,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科幻与创意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科幻小说作家。创作各类科学文艺作品30余部,其中长篇科幻小说2部,中短篇小说集5部,主编和翻译文集3部科幻理论专著15部。一些作品被翻译成英文、日文和意大利文出版。在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开设科幻文学理论研究、中西科幻的比较研究、科幻名著选读等研究生课程。

 

 在知识爆炸的社会人们必须要有想象力

 

少年儿童研究:曾经有报道提到,中国学生在某项国际测试中“计算能力第一,想象力倒数第一”。您觉得这种说法可信吗?想象力是可以测试的吗?

吴岩:因为没有看到这项调查是怎么做的,也没有看到相关的测试题目,无法确定这些题目是否在测想象力。所以,盲目地说“中国学生的想象力倒数第一”,我是反对的。

关于想象力是否可以测试,严格地说,各种心理能力都可以通过某种方式去判断。但是目前成型的想象力的测验是很少的,好的我几乎没有见过。

 

少年儿童研究:有些调查问卷的题目是询问孩子是否觉得自己想象力差,但是每个人心理的标准可能就是不一样的,那么孩子的这种自我判断可信吗,有说服力吗?

吴岩:应该说是可信的。我们常常会感到,别人的作品好,有很多奇思妙想,但是自己的就没那么新颖,象拷贝前人的,没有新鲜想法。人自身确实是能够体会到彼此作品的创意差别的。当然,造成这种差别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某些人很有想象力,也可能是因为有更多的生活体验,或者看过更多的素材。

 

少年儿童研究:中国人的想象力是比外国人差吗原因何在呢?

吴岩:从创意上看,我们的产品创意数量和质量都不如国外。我对想象力的理解是,它现实了思维的跨界能力。人们的思考问题一般是有边界的,而且很清楚在边界之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可以做哪些事情。但有想象力人的作品,总是会跨出这个边界,总能让读者感到陌生化,让人感叹:噢,我怎么没见过没想过,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这种陌生化、跳出边界的思考,就是想象力。

我们的教育很少有培养这种跨界思考能力成分,多数是让大家界内思索。而且,中国文化一般是局限在社会关系和人际关系范畴,人和自然的关系在那些经典里是少有的。但在人和自然的关系中想象力是绝对重要的。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中,也需要一点想象力,但不是很强。有人说《西游记》不错,是有一定想象力的吧?可它不是中国原创的,是来源于印度的创意啊!

以跨界思考为特征的想象力,过去没有是可以的,那时社会变化不大。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是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后,通讯更加便捷,交通更加发达,这使得人与人之间的接触非常频繁。所有的新思想、新产品都是人与人接触,思想碰撞产生的。一个人闷在那里,可能有点创意,但是没有和他人交流更有启发。现在的微博、电子邮件、网络会议,可以说是成百上千倍的思想碰撞。因此,知识爆炸,人们必须应对更多各种各样的信息,就越来越需要想象力这种跨界的思维去整合与拼接。

 

教育要创设氛围鼓励孩子跨界思考

 

少年儿童研究:您在一次采访中谈到,中国儿童想象力不够丰富,是因为教育教育体制造成的。那您觉得现在的情况是否有所改观呢?

吴岩:创造力或者想象力,有一部分是个性的,有的人就习惯于用这种方式思考和办事,遇到事情就靠想象和创造来解决问题,有的人就是比较墨守成规。所以个性的培养也是一个方面。同时,还有基本技巧的培养,这些都是在教育上可做的。

中国教育应该重视孩子想象力的培养,给思想以更大的跳跃空间。想象力培养有两个部分。第一个就是个性培养。在广东职业技师学校,有一门个性培养的课。我听的时候,课堂任务是让学生做禁烟的宣传,做舞台剧、图画、产品都可以。每个学生都在做,每个学生都会到台前展示自己关于禁烟的创意,在改变个性方面效果确实很好。在此之前,老师出特别简单的题学生都不会做,也不跟着教学程序走,上课就睡觉。于是老师改变教学思路,鼓励学生想象和表达。学生敢想和敢说,然后跟着动了,再培养他们的想象和创造力。而北京人大附中的科幻物理课,则属于培养思维技巧的。他们通过科幻作品再把物理的知识加进,让孩子在想象中学习物理学。我去那天,他们讲的是蜘蛛侠。老师问那些蜘蛛丝荡来荡去,否能加快行进速度。他们还研究了超人怎么拯救飞机,老师问学生能否算出超人有多大力量。学生们提出各种模型,匀速运动、减速运动等等,不同的模型算法真的能算出它有多大劲,教师再点评每个小组的做法是否合理。两个课程都是重要的。从个性和思维方法上培养跨界,方法非常值得借鉴的。

 

    少年儿童研究:想象力对孩子的学习会有直接帮助吗?

    吴岩:想象力可以促进学习,促进生活质量的改善。在学习方面,重庆有个小学校长和我谈过这样的体会,说很多孩子写不出作文,因为作文题目常常是“我的父亲”“记一堂班会”之类的现实主义内容,孩子做不来。后来,老师发现,如果给孩子一个具有想象力的题目,孩子就能写出特别多的内容,比如让他们表达二十年后什么样。这位校长就想,让孩子先练习写想象作文,在写的过程先完成他们的语言训练,再中逐渐引导孩子和现实接触,处理现实材料。我觉得这个校长的想法特别好,把想象用在一个特别合理的位置。此外,小学阶段的孩子的想象力丰富,用这种方式可以适当保留想象能力。

 

 沉浸在对未来科技的幻想中能够让人忘记眼前的痛苦和烦恼

 

少年儿童研究:一些家长并不清楚什么样的作品算是科幻文学,请您帮助读者界定一下以下作品的区别,比如科幻文学、科普文学,以及像《哈利波特》之类的作品。

吴岩:科幻和科普不在各自单独在文学中出现的两种品类的作品。科幻小说是1818年雪莱夫人写的,那时还没有科普。科普是西方工业革命、特别是加强民主化后,为了增加决策的透明度,需要老百姓了解科学,赞助科学的时候才开始产生。科幻和科普在历程上是不一样的。到现在为止,科幻在西方一直属于文学,科普是附属于科学的。由于科幻属于文学,而文学是想象的天堂,是自由的领地,因此用来培养想象力创造力比较恰当。而科普是依附于科学的,是科学权力下的奴隶,它可以教会人具体的处理生活的实用技巧。两个内容读物都应该读。毕竟,人既需要想象力创造力,也需要现成的知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加拿大的达科·苏恩文对科幻有一个定义,说科幻是以疏离和认知为宰制的科学。疏离和认知是科幻的两个特点。疏离就是陌生化,科幻永远是给人陌生的场景、人物、故事和新科技。科幻的第二个特点就是认知,陌生到底是怎么产生的,科幻作品会给人解释。同时科幻还以创新为宗旨。疏离、创新、认知加起来就是科幻。奇幻作品只有疏离没有认知,就像《哈利波特》的魔法之类,都是陌生化的,但却不能通过认知解释这些陌生化,只能说是魔法。而科普作品,则是仅仅有认知却没有疏离,不做陌生化处理。因此科普作品读起来常常乏味。鲁迅就曾经谈到过这一点。

 

少年儿童研究:那是不是看科幻作品教育价值更大呢?因为包含了多种因素?

吴岩:我认为,每种作品的功能是不一样的,都应该读。读奇幻作品,可更加关注人格培养,其中的道德价值比较重要。读科幻作品,主要给孩子跨界的引导。读科普作品,就是扎扎实实获取科学知识和科学方法,从中感受科学精神。因此,作品没有高低贵贱。父母可以根据孩子的特点给予指导。

常常听到有家长抱怨孩子“想象太多了,不切实际”,听到这种说法我感到好难过。我觉得家长的这些观念要改变。想象力是人的整体素质的一部分。在某些时候,想象力很有用,除了刚刚说的创意性解决问题,想象力还有疗伤功能。遇到事情解决不了,很痛苦,看些科幻的作品,心情会恢复平静。科幻作品中会涉及到漫长的人类历史和地球历史,你就很发现眼前的困惑是非常短暂和微不足道的。世界上有那么难的问题都被解决了,眼前的苦恼根本算不了什么。不能小看这个疗伤的作用,这些都是科幻作品的价值。其实,科幻作品和奇幻作品都有疗伤的心理作用,但我觉得用奇幻作品疗伤,不如用科幻作品疗伤。看科幻作品时,孩子会不由得展望未来科技,这样能使孩子见多识广,更有帮助其成长的价值。

 

 

少年儿童研究: 父母如何引导孩子阅读科幻作品呢?

吴岩:孩子的阅读可以分阶段指导。科幻有两类,一类是少儿科幻,一类是普通的科幻。在当前的少儿科幻作家中,张之路、杨鹏、郑重等作家写得比较多,水平也不错。他们的科幻作品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是儿童文学体系的,很有教育价值,会给孩子世界比较稳定的感觉,其中没有那种颠覆世界的内容,比较适合低年级的孩子。小学高年级以后可以看普通的科幻,这种科幻想象就是无限的了,是可以颠覆现实的。

有一个很有名的美国天文学家叫卡尔·萨根,他小时候因为看了一套火星的科幻小说,于是对行星产生浓厚兴趣。他立刻找来许多相关的科普读物看,发现这个作家写的很多地方都错了。但是卡尔·萨根却不断跟人说:科幻作品很伟大,因为它让我爱上了火星,爱上了行星学。科幻小说中的知识是否正确是没有关系的,给人生活的动力才是最重要的。家长要明白,如果某一个作品能启动孩子的某种生活动力,那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人生里有什么比一种持久的动力更加重要的呢?

 

少年儿童研究:感谢吴老师有价值的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