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低俗小说”到“欲望风景”,他想让这个时代看见什么?

诗歌岛 2018-07-10 08:04:51

 “诗的”巡展@长沙 

特邀创作人 · 王海龙




王海龙,1989年生于山东青州。

2007入中国美术学院先后获得美术教育系学士,油画系硕士学位。

生活于杭州。

 

获奖:

2016年 “天地云间-中国美术学院林风眠创作金奖”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 杭州)

2014年 靳尚谊基金会优秀奖 (大都美术馆北京)

2014年 M50 年度全国青年艺术家新锐奖 铜奖 (M空间上海)

2012年 获2012 新星星艺术节 艺术大奖 (三川美术馆南京)

2011年 作品获得“林风眠创作金奖”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杭州)

 

出版与收藏:

何香凝美术馆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

神州数码集团




据说“精分”是王海龙挂在嘴边的形容词,可能我们见面的时间不长,没能听到他亲口这么形容自己。但确实,网络上的他和现实里的他,是两个王海龙,前者闷骚,后者热情,我承认在巡展长沙站见到海龙本人之后,重塑了对他的认识。


性格以外,王海龙的“精分”,还体现在他的艺术创作中。海龙的参展作品,是一幅富有浪漫想象力的风景绘画,而2012年他一举夺下“新星星艺术节”艺术大奖的成名作,却是一套女性屁股绘画装置?在6年的时间里,艺术家的转变,想让这个时代看见什么?


低俗小说的零件


低俗小说的零件 绘画装置 尺寸可变


低俗小说的零件 局部 (左右滑动查看图片)


《低俗小说的零件》是王海龙在大学时期就开始创作的作品,名称借用自

美国导演昆汀·塔伦蒂诺的电影《低俗小说》。这是一套多幅画作拼接而成的绘画装置,利用丝袜、手套、高跟鞋等富有情色意味的道具,结合露臀、抽打、偷窥的画面,讲述了一个关于暴力、色情、道德冲突的庸俗故事。圆形画幅的排列组合,犹如紧密咬合的机器零件,跳跃地将破碎而雷同的电影情节送到观众的眼前。通过这种非线性叙事结构的呈现,《低俗小说的零件》以一种诙谐的方式,解构了好莱坞电影工业批量生产的风格套路。

《低俗小说》电影海报与《低俗小说的零件》作品局部


关于创作中对“性”的暗示,王海龙并不避讳,他喜欢女性身体的线条,艺术家能够发现客观对象的美,并在再现的过程中,享受创造美的快感。和时下的年轻人一样,王海龙的审美经验,一半来自虚构的影视、网络,一半来自现实的生活经历。



九溪烟树


九溪烟树-再入深处 布面油画 系列作品


《低俗小说的零件》之后,王海龙创作了一系列情感上更为私密的风景绘画。九溪是杭州西湖的一个景点,王海龙经常去玩,林子里的神秘感吸引着他,阳光透过枝丫,斑斑点点地洒落,他决定用“点”的形式,去捕捉这瞬间的视觉印象。以点作画,在西方有点彩派的先例,注重色彩的叠加,而王海龙的点,是通透而清新的,有着中国水墨画的笔触特质,其笔下架构的丛林空间,可以呼吸。


描绘的对象从人体转移到自然,王海龙何以变得“佛系”?“其实这些枝条的东西,在某种意义上是我原来对女人体那种线条美的追求,树的枝干的美符合了那种人体美。”在艺术家的眼中,人体和山川树木一样,都只是线条色彩这些审美元素的载体。



一吨风景


一吨风景 布面油画 系列作品


王海龙去年举办了一场具有相当规模的个展“欲望的风景”,除了展示《低俗小说的零件》以及《九溪烟树》系列作品,更推出了一批他近年的新作《一吨风景》。风景的量词何以是“吨”?王海龙的解释是这样的:“吨”是质量单位,也是能引起触动和联想的一种感觉。风景是日常现象,但如果一直深入、放大,它会变得很复杂,也有质量。


艺术家眼中风景,有着怎样的质量?王海龙从树木的生长脉络中,找到某种秩序感,将它强化为有如电脑制图般的图案序列,并施以迷离的光色,在《一吨风景》里,王海龙创造了富有魅惑感的新兴电子媒介时代的风景。


一吨风景 绘画装置 “欲望的风景”展览现场


而欲望,始终贯穿着王海龙的创作。展览中有一个大型的绘画装置,创作灵感来源于他对社会问题的关注。有一次王海龙去茶园,听人聊起因为水土流失和施肥过度,杭州龙井出现了问题。茶树表面郁郁葱葱的,其实土壤下的根部已失去生命力……这个绘画装置反映了王海龙对环保的反思:装置由两面组成,正面展现的是具有景观感的茶园,反面则利用一些发旧的废弃纸板,塑造出枯萎荒废的风景。在底座镜面的映照之下,现实的表象与真相形成鲜明的对照,深刻地表现出人类无节制的欲望,在改造自然中对环境造成的危害。


一吨风景-新的世界 布面油画


此次参加“诗的”巡展@长沙,王海龙创作的作品同样属于“一吨风景”系列。他选择了以德国诗安雅‧乌德勒的诗作为灵感,选诗的时候很是为难,想选的段落太多了。确实安雅诗作中的意象,大都与王海龙的风景有着巧妙的契合:



被包围的玛叙阿斯(节录)

[德]安雅‧乌德勒


4

蔓延——倾倒

 

条痕密布的肿胀纤维从内部释放

给遮蔽着:想要发芽,刺状细胞,

角质细胞:一层一层幼苗渴望绕着

自己即将得到的名字:一定数量的软线,花蕾:

倚着瘦骨嶙峋的山脊绽放:荆棘不断往外延伸

而那些所谓菱形、梯形的、

腹部的肌肉:将要脱落,使肋骨能上下移动

在肋骨之下的:赤裸裸的肺部仍然被捆住,

被空气挤压

——

外皮给剥掉了:如刀刃般锋利的叶片:在圆椎花形的,肋骨似的叶柄中

颤抖着—[tss]—夹在手指之间它们在气管里摆动

颤动分裂:气流—[ssh]—私语着那既像双唇,

又像圆椎花形的芦苇丛,分开然后脱落:再合而为一

——

 

(欧建梆译)



安雅的诗不好读,但配上王海龙的画,竟变得非常的形象、生动,闭上眼也可感知画面上的植物纤维在不断生长,更仿佛能听到细胞膨胀分裂的声音——因为这些相通的意象,画和诗就这样互相激活了。


在展览现场,巨大的画幅前配置了镜面地贴,令绘画装置成为拍照的热点。镜面映照了画中的风景,也映照了低头观看倒影的观众。再一次地,通过镜面的反射,王海龙把欲望直接呈现在了观众的眼前,从艺术家表达观念的欲望,到每个人顾影自怜的欲望。在这个流行自拍的时代,人们都习惯通过镜像,来寻找、呈现更美好的自己,却忽略了镜中的映像,总是扭曲而失实的。


一吨风景-新的世界 绘画装置 “诗的”巡展@长沙展览现场


凡人总有欲望,而艺术家对自我欲望的察觉,特别敏锐。“我喜欢的终极艺术,必须有孤独的感觉”,当王海龙在网上这样认真地对我说的时候,还是很难将这个严肃谈论艺术的他,和现实中那个有点“二”的他结合起来……他想把欲望看得透彻,原来向往的是孤独。


想起王海龙的微信签名,用的是以色列诗人耶胡达·阿米亥的诗句,“他的灵魂历尽沧桑,他的灵魂极其专业,可他的肉体一如既往的业余”(《人的一生》),这个“精分”青年,早已为人生添加了注脚。





展期:2018年3月10日-4月10日 09:30-21:00 (周一闭馆)

地点:当当梅溪书院(长沙市岳麓区枫林三路1099号梅溪新天地梅溪书院)

参展艺术家

阿烂 丁海笑 古菲 贺诗云 范围 刘超 LILISAY&霍飞 MEGA STUDIO 倪越慧 潘图 曲晶&张新宇 任上 王海龙 王纳博 肖诗颖 杨舒蕙 袁玮 叶梓洋 张铎瀚 郑轶 郑元无 自在 曾臻

主办方:诗歌岛 梅溪书院

特邀策展人:宋振熙

学术支持:当代艺术调查局

总顾问:北岛


【 展览免费,欢迎参观 】



▶ 本篇图文资讯由“诗歌岛”编辑制作,版权所有,转载请与本微信号后台联系。





 “诗的”美物2018 


便签 / 铅笔 / 冰箱贴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时刻创品微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