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就她那个娃娃亲老公,一直就是个面瘫,又冷又拽,有机会了这婚必须离37-39

祎吖吖 2018-11-07 09:48:09

 父亲车祸公司败落,家里欠了一屁股债,她妈居然想出了“卖掉她”来用聘礼来还债!娘啊,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就她那个娃娃亲老公,一直就是个面瘫,又冷又拽,这根本就不是她的菜好吗!
  不行,反正都是隐婚,有机会了这婚必须离!
  “老婆,今天中午吃什么?”
  “老婆,晚上我等你一起下班。”
  “老婆,妈问我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慕司珩,不是说了隐婚吗!你能不能别在我上班时间过来骚扰我!”

第三十七章 陆浅浅,过来

霍晋目光一沉:“反正你现在也在霍氏上班,这些事情慢慢自己也能知道。咱们先吃饭,以后再说吧。”

  她虽然对这件事情很好奇,可是他不说,她也不好继续逼问,只能暂时将自己心里的疑问压下去。

  吃完饭回到公司,依旧没什么事,她继续在办公室看简章。

  到了六点下班时间,艾浅和昨日一样,笑吟吟和同事们打完招呼后,就离开公司。

  谁知,还没走到公交车站,一道低沉的嗓音便传来。

  “陆浅浅,过来。”

  她闻声看去,只见慕司珩坐在一辆黑色迈巴赫中,放下的车窗露出他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

  默默上了他的车,陆浅浅刚要开口,他幽幽地问道:“中午的外卖,好吃吗?”

  她不敢作声,慕司珩的眼刀刷刷刷甩过来,细致的侧脸绷的紧紧的,“下次你再敢挂我的电话,我就把你唱两只老虎的事情说出去。”

  陆浅浅深深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她唱两只老虎怎么了怎么了,她不是想让他高兴啊!

  居然拿这种事情来威胁她,是不是男人!

  陆浅浅正腹诽,慕大总裁目光一暗,“不愿意?”

  陆浅浅哪敢反抗,接受了丧权辱国的条约:“知道了知道了。”

  回到慕家,慕母在餐桌上问起陆浅浅的新工作,她简单地回答了几句。

  又忍不住提了一句:“早上还有个小姑娘给我送早饭,挺好的。”

  慕司珩神色冷淡,直接道:“妈,明天让阿姨不必准备她的早餐了。”

  陆浅浅,“……”

  人家小姑娘带一次早餐是善良,难道还会带第二次?。

  慕母觉得小两口要吵架,咳嗽一声,开始打圆场:“浅浅,妈在x宝上新买了两身衣裳,你来帮我看看。”

  网购衣服的技巧慕母自然不知道,只是照着她平时的购物技巧搁网上买了几套衣服……

  陆浅浅年轻,大学那会儿被照骗的很凶残,想到慕母竟然买到好货,忍不住点赞。结果,等把去了卧室,那些衣服拿起来看了两眼,瞬间哭笑不得。

  “这衣服……全掉线的。”

  慕母是无聊了才会去干这种事儿,结果还被套路,“我说怎么那么便宜,连一个碗的价格都不到能买一套。”

  老人家倒是想的开,陆浅浅默默的也不多说什么。

  晚上,在慕司珩的强行命令下,陆浅浅搬回了主卧室。

  洗完澡,躺在柔软大床上,陆浅浅心里紧张又忐忑。

  慕司珩不咸不淡裹着浴袍走出来,淡淡水珠从他性感的锁骨处滑落。他淡淡扫了床上一眼,语气冷淡:“霍晋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陆浅浅干笑一声,眨巴着眼睛:“霍总人挺好的,不会给我穿小鞋。”

  慕司珩深吸一口气,深邃的眸光盯着她:“明天……不准再拒绝我。”

  陆浅浅慌忙点头,哪敢反抗。

  别墅外头,月儿高高。

  隔日中午,慕司珩再度邀约。

  有了昨天的外卖事件,陆浅浅不敢继续拂他的意:“不如我们回去陪妈吃顿饭吧,平时她一个人也挺无聊的。”

  她算了算时间,又补充道:“从家到公司半个小时,中午两个小时的时间应该够。”

  慕司珩沉默许久,最后还是冷冷淡淡应了一声。

  小两口工作时间回家吃饭,慕母十分意外,提前吩咐下人准备了丰盛的午餐。

  陆浅浅吃完坐上车,肚皮都是圆的。整个人餍足的坐在副驾驶,可爱又慵懒。

  慕司珩眸光渐深,却一言不发。

  开车将她送到霍氏写字楼下,正是上班时间,四周都是进进出出的上班族。

  陆浅浅尽量降低存在感,刚下车走了几步,他突然打开车门走下来,“站住。”


 第三十八章 要收“利息”了

慕司珩上班穿的基本都是衬衫,高订的衣服没有牌子,他穿在身上比任何电影明星都要好看。尤其是那双大长腿,迷人又挺拔。

  陆浅浅转过头,奇怪又尴尬地看着慕,他又抽什么疯。

  “过来。”阳光下,慕司珩轮廓分明的脸上持着半分笑。他本就是眉目清冷如画的长相。那么笔挺地站在路虎车前头,矜贵优雅。简直就是漫画里的贵族,美剧里的吸血鬼,神话里的上仙。

  四周无数双眼睛刷刷刷投过来,陆浅浅几乎是小跑到面前,不满地看着她,“干嘛。”

  慕司珩看着她,伸手搂着她的腰往怀里带,两个人一下子抱在一起。

  他比她高出许多,这般低头看她,陆浅浅再次看到了他的睫毛,真的好长!

  慕司珩微微挑眉,俊脸神色不清:“还记得你欠我多少钱吗?”

  谈钱多伤感情。

  陆浅浅的汗毛一下子立起来,她眨眨眼睛,装傻充愣,“怎么忽然说这个。”

  慕司珩薄唇微勾,吐出几个字来,“自然,是要收利息了。”

  陆浅浅愣愣地看着慕司珩的唇压下来,忘记了反应,只瞪大眼睛。

  这个家伙干什么,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他疯了!

  他的吻并不用力,更像是宣示主权,清淡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

  一吻结束,陆浅浅面红耳赤。恶狠狠瞪他一眼,她憋屈的不知该说什么,转身匆匆回办公室里装了会儿鸵鸟。

  好半天,心情终于平复了些。

  她端着茶杯,起身跑到茶水间里想接点儿水,听到几个同事在那儿聊天。

  “今天公司好像有活动,我看到记者了。”

  “是啊,你不知道啊?今天公司捐的一家小学有些孩子要过来接受采访。”

  闻言,陆浅浅有些恍惚。

  她二十几年的生活都还过的去,家里富贵,衣食不愁。虽然后来败落,但她好歹没像那些照片上的孩子一样,经历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童年。

  同事看到她,有些惊讶,“浅浅?你什么时候来的?”

  陆浅浅失笑,“你们刚才说的采访的事儿是真的不?那些希望小学的孩子真要来咱公司接受采访啊。那我能去看看不。”

  同事a不忙,点着头领她去了采访的地方,就安排在公司顶层。

  他们去的时候,已经开始了,霍晋和很多高层都在。

  陆浅浅站在边上,果然看到二十几个孩子,站了两排,立在人群里。

  那些孩子最大的十来岁,小的才几岁。

  他们并没有像传说中衣不蔽体,可是那些衣服应该都是地摊货,反正是那种批发市场按斤称那种。

  让陆浅浅难过的,并不是这些孩子的家庭情况有多贫穷,而是这些孩子的眼神,怯怯的,有对陌生世界的恐惧。

  他们像是被命运踩进泥泞的野草,恐惧未来,又野蛮坚韧的生长。

  她看了一会儿,采访的媒体不少,内容千篇一律,应该提前写好的。

  陆浅浅回办公室的时候,意外在楼梯口内侧发现一个坐在那儿的孩子。埋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看衣着应该是那些过来接受采访的希望小学的孩子。

  陆浅浅好奇,走过去坐下来:“小朋友,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儿?怎么不去接受采访?你的小伙伴都在那儿呢。”

  她正要安慰他几句,小男孩平静地抬起头:“我不能去。”

  陆浅浅愣了一下:“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那个叔叔说我不太合适。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实在太黑了吧。”小男孩的语气失落下来。

  不说还不觉得,陆浅浅仔细一看,这孩子是挺黑的。

  小男孩皮肤黑是黑了点,可是却又黑的恰到好处,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的像颗黑宝石一般,怯怯看着她,着实令人喜欢。


 第三十九章 没有人嫌弃你

陆浅浅的心微微一软:“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金。”许是之前的事情打击到了这个孩子的自尊心,小金的声音都弱弱的。

  “小金,”陆浅浅从善如流叫着他的名字,“你听姐姐说,每个人的肤色都是上天注定的,所以你不用为了这些外在的东西自卑!”

  小金的神情开始变得懵懂起来。

  “而且小金黑的也很可爱啊,最重要的是,你这样才可以暗中保护那些你想要保护的人,成为一个有担当的小小男子汉,对不对?”说着,陆浅浅伸手轻轻摸了摸小金的头发。

  他的头发软软的,带着些自来卷,显得整个人更加俏皮了。

  孩子毕竟只是孩子,听见陆浅浅这番话,小金的神情明显雀跃了一些:“那我不丑了?”

  “当然不了!”陆浅浅也跟着笑了笑。

  “……可是。”下一秒,小金却又突然垂头,“可是我觉得那个叔叔很嫌弃我,而且还不让我上台……还说,我这个样子没人会喜欢的……”

  那个叔叔?陆浅浅皱眉:“小金说的是哪个叔叔啊?”应该不会是霍晋吧,他看起来温润无害的样子,还做了那么多的公益。

  “就是很高很壮,带着黑色墨镜的叔叔……”

  是保镖吧,陆浅浅松了一口气:“小金不要怕,那些叔叔没有审美,才会这么说小金的,小金想去哪儿,告诉姐姐,姐姐送你去。”

  “我想回家……”小金迟疑一下,唯唯诺诺说道。

  “你家在哪儿?”陆浅浅一愣。

  “在……很远很远的山里,我和同学每天都要爬山去上学……”

  “喂,这个小孩,你怎么在这里呢?”身后突然传来一人的叫声,陆浅浅都被吓了一跳,她匆忙转身。

  却只看见一个保镖模样的男人跑来:“抱歉这位小姐,这些孩子要回去了!”

  “姐姐,我怕……”小金突然站起身,缩到了陆浅浅背后。

  “小金不要怕,”陆浅浅安慰一句,方才看向保镖,“他还是个孩子,你这样吓到他怎么办?”

  “所有小朋友都集合了,之后才发现少一个,我才出来找的!”保镖随意解释一句,“这个小孩,你和其他几个小朋友都要回去了!”

  “……”可被吓坏的小金依旧瑟缩的躲在陆浅浅身后,没有作声。

  “小金乖,”陆浅浅蹲下身子和小金平视着,“先和小朋友们去集合一起回家,不然大人该担心了。”

  “……”小金却依旧固执的抓着她的袖口。

  “这样吧,”别无他法,陆浅浅从口袋中拿出纸笔,快速写上自己的电话和住址:“小金,不知道你那里有没有电话,这是我的住址,回家之后,无论如何都给我报个平安好不好?”

  小金终于怯怯伸手将纸条接了过去。

  “记得联系哦。”陆浅浅看着小金终于走向保镖的身影,心中突然一阵酸涩。

  她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不懂这些孩子的贫苦,可是看着小金那瘦小的脸上越发突兀的大眼睛,只觉得心脏似乎都紧绷在一起了。

  原来她唾手可得的生活,对无数人而言还只是奢侈品而已。

  想到这一点的陆浅浅,心情不自觉便陷入低落,她甚至不敢想象自己若是出生在那样的环境中会怎样。

  而这样的情绪,一直持续到下班。

  默默走到公司门口,一抹高大的身影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了,黑色劳斯安静停在那里,车牌是霸气的三个九,车身处站着一个穿着黑色正装的男人,禁欲又清冷。

  尤其是周身散发着那种呼之欲出的华丽,更是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香车美人,轻易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

  只是美人却我自孤冷,见陆浅浅出来,神情才微微软化一些:“陆浅浅,口水!”

往期精选

虐心小说:

晚安小王子 (回复21,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哥哥,请再等等我!(回复22、23,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回复9-12,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夏有乔木(回复13-20,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极品萌卫(回复24,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两小有猜(回复25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天空不要为我掉眼泪(回复26,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今世欠你三寸光明(回复27)

郎骑竹马来(回复28)

昏婚欲睡(回复29)

从此余笙没有你(回复30,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弟弟再爱我一次(回复31)

推理之王2:坏小孩(回复32)推理之王1:无证之罪(回复33)

校草虐心恋(回复34,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锦瑟流年错 (回复35)

airy sang 肌本纯粹护肤、美容、美发、瘦身,欢迎加盟

产品展示:淘宝搜索桑屿南蔷祎吖吖

商务合作QQ:451760431

微信号:zhuer451760431

所有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