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大佬渡劫陨落,重生为地球上的废材少爷

女生小说漫画合集 2018-08-09 09:50:06

1


叶欢重生了!


当叶欢躺在病床上仰望着天花板时,他终于清晰地意识到这个问题。


自己的确重生了,重生在这个叫作“地球”的偏远星球上。


叶欢的灵魂很强大,轻易融合了地球上“叶欢”这个脑海中的记忆。


说实话,窝囊废叶欢见多了,但像这具身体原主人这么窝囊废的,叶欢还是第一次见。


原本的“叶欢”好歹也是个大家族的的子弟,他老爹叶树仁更是叶家的领军人物,说起来这具身体的主人比一般的富二代牛逼多了。


可架不住这原本的“叶欢”花样作死,吃喝嫖赌,无恶不作,整个一个纨绔子弟。


关键是脑子还蠢,差不多等于弱智,在燕京上层社会是个人尽皆知的笑话。


这下可好,他老爹叶树仁对他失望的透顶,给他送到青城市,找了个媳妇儿就彻底不管他了,反正他也不止叶欢一个儿子。


“兄弟,你活得太窝囊,剩下的日子就让我替你翻身吧。”


叶欢悄悄地自语道,他虽然夺舍了这个人的身体,但内心没有丝毫的愧疚,因为叶欢本来不是什么好人。


叶欢嗜杀,在宇宙中纵横时,死在他手上的各族不计其数,被称为……杀神!


叶欢因为杀戮过多,体内形成了嗜血丹,修为大进,修为堪比不朽。


但也是这样,叶欢被嗜血丹影响了心智,疯狂杀戮,最终死于天劫!


不过最后还好嗜血丹救了他,在天劫之下硬生生包裹住他的灵魂,在地球上夺舍重生了。


叶欢闭上眼感受到体内的嗜血丹,那是一颗看上去普通的布满裂纹的暗红色珠子,此刻静静地悬浮在叶欢的脑海。


叶欢叹了口气,对嗜血丹他是又爱又恨,是它让叶欢修炼神速,成为无敌杀神的。


可同样,也是嗜血丹让叶欢迷失心智,只知道杀戮,最终被天地绞杀!


当然,最后也是嗜血丹救了叶欢!


所以,叶欢现在对自己体内的嗜血丹是爱恨交织。


“醒了?醒了就换上衣服,跟我走!”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没有丝毫的感情。


叶欢转头一看,一个漂亮的女人站在病房门口,精致的面容带着一丝憔悴,即便是不施粉黛,也比电视上的女明星好看不少。


叶欢有这个女人的记忆,他的便宜媳妇儿……墨青语。


叶欢从原主人的记忆中知道两人的关系,自然知道以前的叶欢是怎样对待墨青语的,所以明白莫青语为什么会是这个态度。


墨青语嫁给叶欢的时候,叶欢已经……不行了!


可能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也可能是被人下药了,但叶欢那时候的确有难言之隐了!


娶这么漂亮一个媳妇儿什么都不能做,叶欢对她的态度可想而知,所以也不怪墨青语会这样的冷淡。


至于墨青语为什么会嫁给叶欢的这种货色就很简单了,叶家有权有势,就这么简单。


叶欢也不多话,淡淡地看了墨青语一眼,就自己默默的换好衣服,跟在了墨青语的后面。


墨青语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在车上一句话没说,就回到了碧月山庄。


碧月山庄是青城市不错的别墅区,这里的别墅是他老爹叶树仁给他买的,给他这套别墅后,也就再也没有管过他。


进了别墅,叶欢看到院子里空空如也,只剩下一些破败的花草和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


等墨青语开了门,叶欢走进门一看,才发现原来客厅里也是一副萧条,就一个普通的沙发,冰箱,和一个老式电视。


搜索了一下记忆,叶欢才知道这些东西已经被原来的叶欢卖了,为此不知道和墨青语吵过多少次。


叶欢心里顿时一阵无语,这兄弟也太窝囊了,这么可怜的富二代真是少见。


墨青语完全没有搭理叶欢的意思,自顾自上了二楼,她的卧室在二楼。


叶欢的卧室在一楼,不是原来的叶欢愿意这样,而是原来的叶欢被酒色彻底掏空身体后,发现和墨青语打架竟然占不到任何便宜……


叶欢也是无奈,他感受了一些这具身体,真的是好弱,虚弱到甚至一不小心就会死亡,不然也不会被已经残破不堪的嗜血丹带着他的灵魂夺舍了。


不行,真的好弱,叶欢觉得自己累了!


虽然没走几步路,但叶欢觉得自己现在好累了,没办法,他只好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这副身体也太弱了,不行,我得赶紧修炼恢复身体了。”


这是叶欢躺在床上最后的一个想法,他太虚弱了,要睡觉,修炼什么的都等睡醒了再说吧。


……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叶欢终于睡舒服了,大脑清醒了一点,可是觉得肚子好饿啊!


是的,叶欢同学觉得自己要饿死了,真的要饿死了。


要是他一个堂堂的杀神,就这样被饿死的话,就成了宇宙中天大的笑话了。


他来到客厅打开冰箱,没想到里面什么都没有,连冷菜都没有剩一点。


他又来到二楼,想在墨青语的房间里找点钱,好去买一点吃的。


只是没想到墨青语的房间被反锁死了,叶欢也没办法打开,顿时心中一阵气馁。


心道这位兄弟到底做了什么孽啊,他自己的妻子这样防着他。


叶欢有这具身体以前的记忆,知道如果不是墨青语防着原来的叶欢,这个家早就被他败光了。


当然,这个家已经被叶欢败光了,以前的叶欢好吃懒做,全靠墨青语上班才能维持生活而已。


话说墨青语虽然讨厌叶欢,但一日三餐还是要保证叶欢的,这次居然一点剩菜都没给叶欢留。


叶欢无奈,只好出去看看,希望能找到一点吃的。


叶欢出了碧月山庄,朝着墨青语的公司走去,他想在路上看看有没有吃的,如果没有就只有去公司找墨青语了。


“青涩果,居然有青涩果!”


在路过碧津公园的时候,叶欢的眼睛露出了一丝兴奋,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这种低级灵果。


可惜,这棵青涩果树还没有完全成熟,里面蕴含的灵力并没有完全绽放。


叶欢数了一下,一共有17颗青涩果,他摘下了7颗,还剩10颗在树上。


他看了一下,剩下的青涩果树就快要成熟了,到时候他再服用,应该就能达到炼气初期,可以开始修炼了。


青涩果的灵力都蕴含在果核之内,叶欢把外面的皮肉的去掉,然后拿起青色的果核开始吃起来。


一丝丝灵力似有若无的进入叶欢的身体,没成熟的青涩果,本身就是最低级的灵果,灵力实在太少了。


不过,叶欢还是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恢复。


他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身体机能都快被掏空了,居然连墨青语一个女人都打不过。


这时候是中午,在碧津公园门口来往的人不多,但也不少。


看着叶欢在一颗树下吃着野果,也是投来了怪异的眼神。


严格说来,叶欢还是蛮帅的,富家子弟,长得也算清秀,可惜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大家看着一个长得还算帅气的小伙子,居然就站在树下吃野果,还只吃果核。


不少人悄悄摇摇头,可惜这么年轻的小伙子了,这么帅气居然是个神经病。


“咦,那好像是……叶欢。他在干什么,是在吃野果吗?”


慕容小开是墨青语的表妹,和墨青语在一个公司,本来是出来买点东西,没想到看到了自己的表姐夫叶欢。


慕容小开对自己的表姐太同情了,被强制嫁给这么这个人,要是一般的纨绔少爷也就罢了,关键是还是个弱智。


她对自己这个表姐夫叶欢还是有一点了解的,不是纨绔,是傻,是蠢,吃喝嫖赌都是被人带着玩的。


本来以为他只是有点弱智,没想到蠢到了这种地步,居然在果园门口吃野果。


她想上去阻止叶欢,这样实在太丢人了,但想了想。还是先去通知表姐比较好。


叶欢吃得比较慢,因为果核比较硬,实在很难嚼碎。他还要一边吸收果核蕴含的灵力,虽然很少,但也一丝不能浪费。


墨青语听了慕容小开的话,连忙跑到公司旁边的碧津公园,没想到真的看到叶欢真的在这里吃野果。


她叶欢拿着一颗野果,小心翼翼的去除果肉,他拿着果核放进嘴里嚼起来,果核明显很硬,叶欢却吃得津津有味。


墨青语心头一堵,突然难受起来,叶欢虽然坏,但那是因为他笨,被周围的人带着干各种坏事。


尤其是最近几个月,叶欢的智商像是越来越低了,现在居然在路边吃起野果了。


实在有些太可怜了。


墨青语突然想起,自己中午忘了给叶欢做饭了,以前中午她都会给叶欢做饭的,因为这几天叶欢住院,她都是在公司食堂吃的,所以今天也忘了回家给他做饭了。


怪不得他会在外面吃野果,一定是太饿了,墨青语有些内疚,不管如何,这个人也是自己丈夫。


看着像疯子一样吃着野果的叶欢,墨青语的眼泪不经意就流了出来了。


叶欢的确有些可怜,她又何尝不是呢,嫁给了一个弱智,失去了真正的爱情,她又何尝不希望遇到一个真正宠爱自己的白马王子。



2



伤心以后,墨青语还是决定先带叶欢去吃饭,等她抬头一看,却发现叶欢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有点担心,怕叶欢出事,想去找叶欢,但现在是上班时间,肯定是不能长时间离开的。


算了,他这么大一个人应该不会出事的。


墨青语还是放弃去找叶欢的想法,她本来就没有多在意叶欢,只不过今天看到叶欢这个样子有些可怜罢了。


“青语,你在这里干什么?”一个拿着公文包,长相还算阳光的年轻人走过来问道。


“没什么,出来走走。”墨青语不想搭理这个人,转身就回公司了。


这个人叫邓扬,是墨青语公司市场部的经理,和墨青语不在一个部门。


邓扬喜欢墨青语,这件事公司很多人都知道,墨青语是个结了婚的人,也只有邓扬还敢去追求墨青语。


一是墨青语实在很漂亮,他太喜欢墨青语了,还有就是因为他知道墨青语的老公是个傻瓜,这才敢追求墨青语。


这不,他就是听说墨青语的老公居然在旁边的公园门口吃野果,吓得墨青语赶紧跑了出来,他就是出来看墨青语老公笑话的。


墨青语回到公司,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她看到叶欢这个样子,还真觉得有些可怜。


“表姐,你没事吧。”慕容小开走过来说道。


她现在心里讨厌死叶欢了,表姐太可怜了,嫁给了这样一个傻瓜。


“没事……”


墨青语揉了揉太阳穴,一想到叶欢她就觉得好累,她不想再提起叶欢。


叶欢吃完青涩果后,就跑到了一个无人的郊外,他现在体内有一丝丝灵气,他要开始修炼了。


这一丝灵气在叶欢的体内运转,叶欢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这点灵气虽然不能让他多厉害,但至少能修复他虚弱无比的身体。


墨青语下班回到家,发现叶欢果然不在家,心里不由得慌了一下。


叶欢现在看着越来越傻,居然在路边吃野果了,一个人在外边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


不一会儿,叶欢开门回来了,墨青语莫名的松了口气,可能今天看叶欢的样子实在有些可怜吧。


叶欢没有说话,绕过墨青语就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墨青语看着叶欢,总觉得他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欢好像更精神了,和以前那副病殃殃的样子不一样了。


“哐!”的一声,叶欢关门的声音才让墨青语回过神来。


她发现叶欢不仅精神不一样了,连态度也改变了,对周围的一切都漠视,好像什么都不在意。


她突然想到,叶欢还没吃饭呢,今天他也是因为太饿了才回去吃野果的吧。


墨青语做好饭,本来想去叫叶欢吃饭,但却有些叫不出口,她和叶欢的关系本来就不好,虽然今天看他有些可怜,但也不愿意去叫他吃饭。


自己吃过以后,墨青语就把剩下的饭菜放在了饭桌上,要是放在冰箱的话,她怕叶欢都不知道自己热一下饭菜。


叶欢在房间里倒是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只是他中午吃过了青涩果的果核,有灵气在体内,暂时对普通食物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一夜没睡,叶欢消化了最后一丝灵气,他孱弱的身体也算恢复了不少。


虽然外表上没有直接的改变,但内部的机能却是变好了,力量速度都增加了。


墨青语起床下楼以后,发现桌上的饭菜居然没有动,因为放了一夜,已经有些坏掉了。


她突然有些担心,叶欢不会真的傻掉了吧?连饭都不知道出来吃了。


她想进去看看叶欢,不会真的饿死在房间里了吧。


走到叶欢门口,墨青语又收回了敲门的手,这样的家伙,就算饿死又怎样呢?


他的父亲都不管他了,自己有何必担心他的死活。


如果叶欢真的死了,自己不就……解脱了吗?


她没有和叶欢发生过任何关系,还是清白的身子,如果叶欢死了,她也许还会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银牙一咬,墨青语转身出门了……


等叶欢走出房间时,又快到中午了,他有些饿了。


看了一些桌子上的饭菜,都已经坏了,他只好都倒掉。


叶欢打开冰箱,还好,墨青语还剩了一些青菜和番茄。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叶欢反复翻看了一下,冰箱里都是素菜,没有一点肉。


唯一算作荤菜的就是冰箱里的那几个鸡蛋了吧。


叶欢有些无奈,好歹这位之前也是个大家族的富二代,怎么混得这么差了。


好在叶欢也不在意这些,肉和素菜在他眼里都是没有丝毫灵气的普通食物。


叶欢收拾了一番后,就自己做饭做菜吃了一顿,作为一个修士,弄一顿普通的饭菜不成问题。


吃过之后,叶欢就把剩下的饭菜就在了桌上,一般来说,墨青语会回来做饭的,这是留给她的。


弄好这些后,叶欢就出去了,他准备再去碧津公园逛一逛,万一能遇到和青涩果一样的低级灵果呢。


当然,以地球上稀薄的灵气来看,这种几率不大。


但叶欢也不能放过一点机会,他必须要抓紧修炼,不然就会困死在地球上。


他还要再回宇宙中闯荡呢,怎么能困死在这颗偏远的小星球上。


炼气,超凡,入圣……要离开地球,至少也要入圣境才能考虑离开地球这种事情。


叶欢离开后不久,墨青语就匆匆赶了回来。


她早上没有叫叶欢吃饭就离开,心里一直不安,害怕叶欢真的出事。


早上一到公司,墨青语就心神不宁,心里一直后悔没有叫叶欢吃早饭。


想到叶欢在路边吃野果墨青语就觉得心酸,而且他有好久没有吃饭了,肯定饿得受不了了。


叶欢已经傻成这样了,自己为什么还要这样对他,自己这样和一个心思恶毒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所以一下班墨青语就急忙赶了回来,她怕叶欢真的饿出毛病了,这样自己就真的成恶人了。


不过想到昨天晚上剩的饭菜还在桌上,墨青语心里还安心一点。


虽然那些饭菜有些坏掉了,但总比野果好吧,也不至于饿坏身体。


当墨青语走进家门,看到桌子上的饭菜时,心里咯噔一下,叶欢没吃?


这个傻子不会连热一下冷菜吃都不会吧,墨青语急忙跑过去,打开了叶欢的房门。


“不在家,他去哪里了?”


墨青语看见叶欢的房间没有一个人,又回到饭桌上,发现这根本不是自己做的饭菜。


一个清炒小白菜,一个番茄炒蛋,这是……自己剩下的菜做的?


墨青语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些菜,这是谁做的?


难道是叶欢?


墨青语很快在心里排除了这个想法,不说叶欢现在已经傻了,就是以前他那个又懒又笨的样子,哪里会做饭!


可又是谁做的呢?


此时桌上的菜还有些温热,墨青语盛了一碗饭,然后尝了一下清炒的小白菜。


嗯?


没想到一个清炒小白菜都这样美味,墨青语觉得味道好极了。


墨青语觉得这甚至是最顶级大厨的味道。


肯定不可能是叶欢,墨青语完全否定了叶欢。


就算叶欢会做饭,也不能做得这么美味。


难道是叶欢的爸爸叶树仁专门派来的高级厨师?可他叶树仁已经好久没有管过叶欢的死活了。


墨青语吃过后,收拾了一下就去公司了,她懒得去想,等叶欢回来再问他吧。


果不其然,叶欢在碧津公园没有任何收获。


地球上的灵气这么稀薄,灵果哪有这么容易遇到的。


他又吃了一颗青涩果,这样一来,就还剩9颗青涩果了。


他乘着青涩果蕴含的灵气,在树下练起了拳脚。


他现在身体太弱,一些普通的舒展身体的拳脚功夫,有助于他修复身体。


等叶欢回家时,墨青语已经到家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叶欢没有招惹墨青语的意思,准备安静地回自己房间。


“等等。”


墨青语叫住了叶欢,然后看了他一眼,她觉得叶欢好像又精神了,而且身上还多了些莫名的气质。


“今天中午的饭菜是谁做的。”墨青语也没有和叶欢多话,直接问道。


“我做的。”叶欢没有隐瞒的意思。


墨青语漂亮的秀眉瞬间皱了起来,她当然不相信这是叶欢做的,肯定是吹牛。


难道叶欢还能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厨?如果是真的,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你做的?呵呵,这些菜你能做出来?”


墨青语忍不住嘲讽道,不知道为何,她就是受不了叶欢现在这个漠视一切的样子。


要是以前那个样子,她才懒得搭理叶欢呢。


现在叶欢这个样子实在太令她厌烦了,明白是个好吃懒做的窝囊废,却突然装得这么风轻云淡的样子,恶心!


叶欢懒得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他也不想招惹墨青语,一声不吭地回房间了。


看到叶欢这么拽的样子,墨青语心头更是气节。


明明是一个傻瓜,窝囊废,干嘛装得漠视一切的样子!


叶树仁都不管他了,全靠自己养他,他凭什么这么嚣张。


墨青语心里更加讨厌叶欢,这几天都没有搭理他。


她也没有给叶欢留吃的,自己都在外面解决了,她就想看看叶欢会不会求饶。


她就是看不惯叶欢现在这种淡淡的态度,比以前更加讨厌!


墨青语不搭理叶欢,叶欢自然也不会没事找事去招惹墨青语。


只是这几天没什么吃的,他也没钱,只好每天吃一个青涩果,靠着灵气维持生活。


叶欢心里觉得有些可惜,他本来想等着这些青涩果成熟了再服用的。


叶欢能够推测出来,青涩果就快成熟了,就是这两天的事情。


墨青语不明白,叶欢到底是在哪里吃饭的,这几天他不仅没有挨饿的迹象,反而越来越精神。


他到底是在哪里吃饭的?他不会真的会做饭吧?还能做得这么好吃?难道是他父亲在接济他?


这天,墨青语终于忍不住了,下了班之后对叶欢说道:“你陪我去买菜吧,你做饭。”


既然你死活不承认,那就当面拆穿你,墨青语倒是想看看叶欢到底会不会做饭!


“好。”


叶欢倒是没多想,淡淡的答应道。


叶欢答应得这么干脆,倒是让墨青语一愣,难道叶欢真的会做饭?还是这么高的水准?


墨青语不信,打死都不信!



3



叶欢跟在墨青语后面,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和叶欢一起走在路上,墨青语总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和以前的叶欢截然不同的感觉!


虽然内心非常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墨青语觉得走在叶欢旁边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是怎么的一种舒服,墨青语又说不上来。


她赶紧用力的摇摇头,驱散心里的杂念,她不愿意对叶欢有一丝好感。


“墨青语,你怎么了?”叶欢看墨青语的动作怪怪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没,没什么。”墨青语突然加快了步伐,三两步走到了前面。


其实这只是一个修士的普通能力,修士周身会蕴含灵韵,让人觉得舒服。


虽然叶欢现在连最低的炼气初期都没有迈入,但已经隐约有一丝丝灵韵了。


这足以让靠近叶欢的墨青语感到灵韵带来的舒适了。


两人走在半路上,突然一个人走了过来。


“青语,你怎么在这里?太巧了!”


邓扬很高兴,没想到在路上还能遇到墨青语,真是好运。


他看到了叶欢,问道:“这位是?”


“我老公,叶欢。”墨青语不咸不淡地说道,她虽然讨厌叶欢,但也不喜欢掩盖什么。


再说,这样最好能让邓扬死心。


“你老公,挺帅的啊,不知道兄弟在哪里高就啊。”


邓扬故意看着叶欢,他可是听到有人说叶欢在路边吃野果的,估计真是个傻子。


“无业游民。”叶欢淡淡地说道。


“哟,兄弟谦虚了,这是怀才不遇啊!”邓扬笑嘻嘻地说道,他早就猜到了,哪个公司会要一个傻瓜啊,最多在工地上搬砖。


“叶欢,走了。”


墨青语看不惯邓扬的嘴脸,说着就要走。


没想到邓扬却一把拉住了墨青语的手臂,说道:“青语,难得遇到了,不如一起吃个晚饭吧。”


“我有老公了,邓扬,请你自重!”墨青语声音冰冷地说道。


“得了吧,就你这老公,谁不知道是个傻……”


“啪!”


邓扬的话还没说完,叶欢平静着脸,一巴掌打在了邓扬脸上。


叶欢下手极重,邓扬的半边脸瞬间就红肿了起来。


“神经病!你找死吧……”


邓扬捂着脸大叫着,然后还没说完……


“啪!”


另一半边脸又承受了一巴掌。


邓扬快哭了,叶欢下手太重了,你就不能等人把话说完再打吗?


邓扬怒火攻心,想要上去和叶欢拼命,却突然和叶欢对视了一眼。


叶欢的隐隐有一丝红光闪过,邓扬心头猛然一跳,连忙停了下来。


他突然想到,叶欢这个家伙是傻瓜,是神经病,神经病杀人也是不犯法的。


他连忙退后几步,指着叶欢叫道:“你个神经病,你等着,我早晚找人弄死你!”


说完,邓扬就赶紧跑了,他才不会傻到和一个疯子硬碰硬。


墨青语被刚才发生的一切吓得愣住了,她没想到叶欢这么暴躁。


她指着叶欢吼道:“叶欢,你疯了吗?你干嘛打人啊!你是神经病啊,你知不知道他可以直接报警抓你啊……”


叶欢没搭理墨青语,手插在裤带里,走在了前面,说道:“快点,去买菜。”


叶欢刚才体内的嗜血丹苏醒了一下,所以才突然出手。


如果没有必要情况,他完全不想去触动嗜血丹。


虽然这东西能够让他修炼神速,但也会让他变得疯狂,变得狂暴嗜血。


所以,叶欢对体内的嗜血丹十分忌惮!


要压制嗜血丹,修炼的事情就必须要加快进度了!


墨青语买好了菜,一个人提着菜走在前面,叶欢双手插兜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墨青语心里觉得无限委屈,她每天都要照顾这个弱智又纨绔的老公,现在他却是这样一切都与他毫不相干的样子。


她为了测试叶欢到底会不会做饭,特意买了很多菜,双手都提满了,没想到叶欢完全动手帮忙的意思。


墨青语心里越想越觉得难受,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才会嫁给这样的老公。


纨绔,弱智,漠不关心……墨青语在叶欢身上找不到一丝优点。


一时间,墨青语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双手提着菜,没办法抹眼泪,只好忍住,悄悄加快了脚步。


一回到家,墨青语就把菜放到了厨房,然后朝楼上走去。


“你自己做饭,我去洗澡。”


墨青语此刻心里埋怨叶欢,不想和他多说话。


叶欢也不多说,点点头就去厨房操作了。


等墨青语洗完澡下楼时,叶欢已经做好了,桌子上摆满了5份菜,有菜有汤,看上去卖相不错。


墨青语一脸诧异地看向了叶欢,这些真的是他做的?


绝对不可能!


墨青语和叶欢结婚这么久了,她了解叶欢,一个好吃懒做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做饭!


可是事实就摆在面前,让墨青语不得不信!


“吃饭吧。”叶欢盛来了两碗饭。


墨青语再次被叶欢的厨艺惊到了,太美味了!


这一次的食材更丰富,叶欢也做得更用心,墨青语觉得太好吃了,根本停不下来。


吃着吃着,墨青语的眼泪却忽然流了出来。


她心里觉得我委屈,叶欢明明会做饭,还做得这么好,却没有一次要做饭的样子,每天都是她做饭给叶欢吃。


墨青语越想越委屈,这个男人到底怎样一个丈夫,没有一点责任感。


他现在又是要怎样?故意做出来打我的脸吗?


墨青语心里难受得不行,眼泪更是唰唰地流了下来。


“墨青语,你怎么了?”


叶欢迷茫了,他好歹是个修士,做得有这么难吃吗?


要不是他现在没能入门,他用灵力炒菜那才是真正的好吃。


即便是没加灵力,我做的饭菜也至于难吃到哭吧,叶欢心里尴尬的想到。


“要你管!”


没来由的,墨青语现在看到叶欢就烦,比以前更烦!


她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就转身上楼了。


叶欢也不知道哪里有招惹这个女人了,他上辈子就是个杀神,只知道杀戮,哪里懂女人的心思,也懒得去搭理墨青语。


这几天,两人之前形成了一种默契,墨青语买菜回家,叶欢负责做饭。


当然,两人谁也没找对方说话,这倒是一种无声的默契。


“墨青语,你能不能先借我2000块钱?”这天,叶欢忍不住对墨青语说道。


“你要干什么?”


让叶欢率先开口了,墨青语有一种获胜的喜悦。


“赚钱。”叶欢知道,在哪里没钱都是行不通的,所以必须要先赚钱。


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打算了,只是需要一点本钱。


听到叶欢的话,墨青语差点笑出来,你还会赚钱?想要钱就直说。


墨青语自然不相信叶欢赚钱的鬼话,知道他肯定是拿出去花了。


要是以前,墨青语肯定不会给叶欢,但现在叶欢好像很以前不一样了,而且也做了这么多天的饭。


墨青语还是给了叶欢2000块,就当是他这几天做饭的工资吧。


叶欢的手艺真的很好,对得起这个价。


“还有……我可以用一下你的电脑吗?”叶欢说道。


家里只有一台电脑,在墨青语的房间里,是她上班自己买的笔记本。


墨青语本来不想让叶欢用的,但看到叶欢,竟然鬼使神差地说道:“好。”


叶欢毫不犹豫地上楼打开了墨青语的电脑,墨青语连忙跟了上去。


她要看着叶欢,不然鬼知道他用自己的电脑干什么,要是看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中毒了怎么办!


叶欢打开了笔记本,在网页上搜索“中药药材”,然后自顾自开始浏览起来。


墨青语看到叶欢在浏览中药的药材,也是一愣,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难道他要用这些中药材赚钱?墨青语联系到叶欢刚才说要赚钱的话。


这样能赚什么钱?倒卖中药材?


墨青语不懂,她也不认为叶欢真的能赚钱,装模作样吧。


叶欢的浏览速度很快,几乎一直在滑动鼠标的滚轮,所有的药材的介绍都在他的眼里一闪而过。


一个网站看完,叶欢飞速地换下一个网站,仿佛要将所有的药材浏览完一样。


这样墨青语就更不信了,滑这么快能记住什么,墨青语看都看不清楚。


墨青语甚至觉得叶欢的精神病又犯了,心里有些后悔,自己干嘛要答应借给他电脑。


是的,叶欢已经想好了赚钱的方法,就是炼药。


利用合理的药材,加上灵气注入,叶欢有把握他炼制的药物能够治疗大部分人类的疾病。


当然,这些还需要些时间,他至少要迈入炼气初期才行。


炼气初期,很快了……


叶欢每天都会到碧津公园门口,守着那棵青涩果树。


树上还有5颗青涩果,这就是叶欢迈入炼气初期的关键。


青涩果的成熟服用的最佳时间很短,只有一个时候左右。


只有在那时,青涩果才会爆发出最强大的灵力。


这天清晨,叶欢早早地来到了碧津公园,根据他的推算,今天,就是青涩果成熟的日子。


他不放心,要一直守着,这5颗对他太重要了。


只要服用了这5颗成熟的青涩果,他就能迈入炼气初期了。


这样不仅有了一点自保之力,他也可以正式开始修炼了。



4



“青涩果成熟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在一个小时内它的果核会变成一颗红色的核仁,那才是我要的灵果。”

“一旦这一次错过了,我就要再等一年,一定要把握好时间。”


叶欢对这颗青涩果非常渴望,虽然这在以前是他完全瞧不上眼的最低级最垃圾的一种灵果了。


但今时不同往日,叶欢不是放不下身份的那种人,这颗青涩果对他太重要了。


叶欢闲来没事,就在青涩果树下打拳,虽然等他迈入炼气初期时,一般的拳脚对他就没什么帮助了,但活动一下筋骨也好。


“这位小朋友好拳法,刚柔并济,颇有气韵,老头我见识的各家拳法也算多了,居然看不出你使的哪家拳法,惭愧。”这时,这个精神健硕的老爷子走了过来。


叶欢的拳本是随便打打,可他前世的修为在这里,不自觉就比划出几分道韵。


叶欢没想到这样都能引起别人的注意,早知道就不打拳了,只好谦虚地说道:“老人家说笑了,我只是随便耍耍花架子,不怎样的。”


老头摇摇头,他是个内行人,看得出叶欢拳绝不是花架子,是有实力的,这个年轻人还蛮谦虚的。于是说道:“诶,年轻人不要太过谦虚,我叫张国仁,年轻的时候也学过几门拳脚功夫,不如我们来切磋一下。”


叶欢现在一心都是青涩果,哪里有心情搭理这个老头,只要能获得青涩果,他不仅实力能提升,他对嗜血丹的压制力也能提高一点。


“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不和你切磋,赶紧走吧。”叶欢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他怕这老头影响他获取青涩果。


老头一愣,他没想到原本谦逊的年轻人突然变得这么嚣张。


你不是我对手?


老头心中一阵不爽,他虽然上年纪了,功夫却没有落下,一般的习武之人还真不是他对手。


“嘿,小后生,你不要看不起我老头子,我给你讲……”


“算了,别说了,来切磋吧。我只有一个要求,输了你就赶紧离开!”


叶欢直接打断了张国仁的讲话,他感觉青涩果成熟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没空和他啰嗦了。


张国仁的脸色顿时像是便秘了一般,他从没见过叶欢这么古怪的人,半天他终于憋出了一句:“好。”


年轻人过刚易折,自己给他个教训,也好让他以后谦逊点,这是张国仁的想法。


砰!


叶欢动了,在张国仁话音光落的时候就动了,叶欢拉住他的手往前一带,然后轻轻往后一推。


张国仁只感觉一股大力操控着自己,他就像大海里的一叶孤舟,毫无反抗之力。


还没等张国仁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倒飞了出去,好在叶欢巧妙地控制住了力量,张国仁才没有受伤。


“好厉害……”张国仁喃喃道,他虽然有被叶欢偷袭的嫌疑,但他知道叶欢的实力一定远在自己之上。


因为叶欢太快了,而且在叶欢掌控他的时候,他没有一丝还手之力!


“请你离开!”叶欢没有给张国仁讲话的机会。


张国仁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盯着叶欢说道:“你……是不是武者?”


比自己强这么多,一定是一个武者,张国仁兴奋地看着叶欢,没想到自己遇到这么年轻的一个武者。


武者啊,这可是真正的武者,即便是最差的初级武者,那也是超越普通人的存在!


“愿赌服输,请你马上离开!”


叶欢没有给张国仁丝毫好脸色,青涩果成熟在即,要是他再不走,叶欢就只能打着他走了。


张国仁没有再多说话了,转身就走,留下了一句话:“我明天会再来找你的,有要事相商。”


呼!终于走了!


叶欢松了一口气,他才不管这老头有什么事呢,现在唯一重要的,就是提升实力。


作为一个修士,只有实力才能带个叶欢安全感。


“青涩果……成熟了!”叶欢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感受到青涩果的灵气变了,十分浓郁,它成熟了!


叶欢纵身一跃,就把5颗青涩果都摘了下来,剥开果皮和果肉,里面火红色的核仁就露了出来,这个东西一年可就这一个时辰才出现。


叶欢毫不犹豫一口将一颗红火色的核仁吞了下去,一个火热的力量瞬间充斥着叶欢的全身。


充满灵气的感觉实在太爽了,叶欢没有感受到这样充盈的灵气了,忍不住想要呻吟出来。


一口气把剩下的4颗成熟的青涩果果核吞下,叶欢体内的灵气才是如同爆炸般,瞬间充满了整个身体。


“灵气的感觉,太舒服了!”


叶欢站立着,感受着澎湃的灵气冲击着自己的身体。


“要赶紧找个地方修炼了……”


要抓紧这些灵气修炼,不然等灵气消散了,不能迈入炼气初期,叶欢才是真没地方哭去。


心念一动,叶欢朝着偏远的狂奔而去,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才跑到一个无人的郊区。


“就是这里了,开始吧。”


叶欢感觉再不修炼,体内的灵气都要爆炸了。


立马盘坐了一下来,然而这一瞬间,叶欢却犹豫了。


自己……要选择什么功法呢?


“我的嗜血决是顶级功法,是远古传承下来的,即便在整个宇宙中也金字塔上层的功法……”


“更何况我现在体内已经有了嗜血丹,只要修炼嗜血决,很快就能修复嗜血丹。这样我的实力提升很快,恢复到以前的实力也不是不可能,甚至再进一步……”


然而,叶欢想到被嗜血丹支配的恐惧,那种迷失心智的杀戮。


叶欢不害怕杀戮,但他不愿意自己的意志被影响。


所以,叶欢犹豫了……


“斗战功法,安全,同样很强,为战斗而生,修炼之后肉体极为强悍,大成之后,肉身堪比仙金神石,无坚不摧!”


“这是我掌握的除嗜血决之外最强功法了,然而终究,比之嗜血决差了一筹啊!”


叶欢犹豫了。


他对嗜血丹忌惮,不愿意被影响心智,所以不想再修炼嗜血决了。


斗战功法,很强,相比之下就安全了许多。


只是斗战功法终究比嗜血决弱了一筹,叶欢不愿意重生一回却把潜力变得更弱了。


忽然,叶欢眼中猛然爆发出一道精光。


道决!


叶欢下定了决心,盘坐了下来,默念起道决的口诀,引导着体内的灵气以独特的轨迹运行。


道决,宇宙中公认的最完美的功法。


宇宙中修炼道决很容易。


因为道决的基础功法流传在外,要寻到并不难。


道决共分九层,基础功法就是第一层流传在外,余下的就不为人知了。


所以修炼道决的注定没有出路,只能修炼到第一层。


叶欢在宇宙中闯荡时,机缘之下,获得了道决前三层。


这也是他为什么敢修炼道决的原因。


……


道决的功法很繁杂,等叶欢睁开眼时,已经是一片漆黑了。


叶欢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身体顿时普通炒豆子般,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炼气初期了啊,这样就有了一点自保之力了。”


叶欢感受一身远超常人的力量,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不愧是道决,他感觉比他修炼嗜血决时的炼气初期还要强上那么一分。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后期的差距会越来越大!


就在叶欢准备回去时,一辆五菱宏光从叶欢面前开了过去,然后便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这么黑的晚上,这辆车居然没开灯,所以也没有看见叶欢。


叶欢的视力已经超出常人,他看到从车上下来,然后打开了后备箱,两人搬出了一个麻布口袋。


“呜!呜呜!”


口袋一打开,里面露出一个被捆绑着的女人,被堵着嘴挣扎着。


即便是黑夜,叶欢也看出了这是个漂亮的女人。


叶欢摇摇头,青城市的治安这么差么,居然还有绑架这种事。


“大哥,快点,华语集团的女总裁啊!想想就兴奋,我已经忍不住了!”说话的是一个光头。


被叫做大哥的是一个寸头,也是嘿嘿淫笑道:“真他娘没出事,这种美人,就要慢慢享受。”


说着,他一把扯开了女人口中的布条,笑道:“嘿嘿,大美女,叫出来吧,叫出来老子才兴奋!”


“不要,求你了,不要,我给钱,多少钱都行!”女人显然被吓到了。


“钱我要,你的身体老子也要享受!”


寸头强横地说道,然后顺着把女人的衣服一掀,雪白纤细的腰肢就露了出来,还有隐隐能看到一起黑紫色的内衣。


两个大汉更加兴奋了。


一行清泪顺着女人的脸颊流了下来,她已经预料到将要发生什么了。


她不知道,自己到时候有没有咬舌自尽的勇气。


叶欢其实对管闲事没什么乐趣,也不稀罕英雄救美。


可惜,这几人就堵在叶欢回去的必经之路上。


果然,叶欢没走几步就被发现了。


“谁!”寸头最先发现动静,一声呵斥,把女人和光头大汉都吓了一跳。


叶欢没有躲藏的意思,慢悠慢悠地走了出来。


女人看到叶欢,如同黑暗中遇到一道灯光,激动的“呜呜”叫了起来。


“呃,其实我只是路过。”叶欢坦白地说道。


女人心头一凉,心中顿时失落起来。


这个人,不过是没什么勇气和正义的普通人而已,他不会救自己。


如果可以,叶欢不愿意插手,虽然对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他没有因为对方是个漂亮女人就变得正义凛然的习惯。


叶欢自己都不是个好人,怎么会去打抱不平。


在宇宙闯荡时,叶欢杀戮无数。在宇宙中,杀人越货是常事,叶欢尤其是其中的佼佼者。


叶欢也同样曾经强行上过一个女人,因为她的体质,可以压制嗜血丹。


叶欢心智受嗜血丹影响,杀意控制不住了,就把那个女人强行上了。


所以,本质上叶欢和这两个大汉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他也没什么打抱不平的意思。


“路过?大哥,这也太巧了!”光头大汉显然不信。


寸头冷眼看着叶欢,这个年轻人明显不对劲,他虽然说着是路过,但脸上的表情却很淡定。


“不管是不是巧合,做掉他!”寸头寒声说道。


光头闻言,立刻掏出了一把三棱刺,毫不留情地朝着叶欢刺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