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最佳小小说:《最后的通话》,看后难以忘怀!

墨儿心灵驿站 2018-08-14 07:38:58

提示:点上方↑↑↑墨儿心灵驿站 一键免费关注


《鱼头》


儿子从小就记得,但凡家里吃鱼,妈妈总是把鱼头夹自己碗里,因为鱼头肉少。


后来每次爸爸都把鱼头夹给她。


直到妈妈老了,依旧如此。


后来,妈妈病重,一天,家里又吃鱼了,妈妈跟他和爸爸说:我吃了一辈子鱼头,我要死了,让我也吃一次鱼肉吧。


爸爸痛哭:“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鱼头就酒,我以为你真的爱吃,才每次忍着口水把鱼头让给你。”

 


《最后的通话》


女儿去美国留学,毕业以后就直接定居美国。

 

一天夜里,妈妈打电话给女儿。

 

女儿:”嗯……妈,有事吗?“


妈妈:”没事,就是挺想你。“


女儿:”好啦好啦,很困,这边是凌晨,说多少次了,有时差。“


妈妈:”哦,我忘了,你接着睡,接着睡……“


5分钟后。


”哎呀,谁啊又打电话!“


”妞妞,我是你舅舅,你的妈妈妈住的胶州路楼房着火了!“


女儿立马回拨。


“妈!妈!快接电话啊!"


嘟嘟嘟嘟嘟.......

 


《下雨》


一场车祸,夺走了女孩很多东西,女孩变得又聋又瞎,男朋友也离她而去,只有妈妈一直陪在她身边。

 

女孩从小就喜欢下雨天,她喜欢在细雨中漫步的感觉。

 

妈妈知道她喜欢雨,就常扶女孩出去,让她感受雨水拍打双手。

 

所幸的是今年雨特别多。

 

一天,又下雨了,妈妈扶女儿出去。

 

“妈,我想回去了。”

 

"好。”

 

回去时女儿的耳朵突然有了剧烈的疼痛和反应,

 

模糊中隐约听到:“看,又是那两个人,大晴天的雇人洒水,真可笑,又不是拍戏......”

 

此刻,她强忍泪水,不让妈妈看见。 



《蜡烛》


一单身女子搬了家,晚上忽然停电,她赶紧点起了蜡烛。


忽听有人敲门。


原来是隔壁的小孩子,只见他紧张地问:阿姨,你家有蜡烛吗?

 

女子想:天哪,刚来就借东西,以后就更没完没了了

 

于是她冷冰冰地说:”没有!“

 

小孩笑了,还带着一丝得意:“我就知道你家没有!妈妈说你刚搬过来,肯定没准备蜡烛,妈妈怕你害怕,让我给你送蜡烛来了。”

 


《老伴》


退休在家后,老伴最爱从早到晚数落我又老又胖好吃懒做。

 

今早起床我突然咳嗽并吐出一口鲜血,他看到后整个上午没有说出一句话,闷闷的抽烟。

 

中午拉我去了医院,最后得知那是我牙龈发炎口腔出的血,

 

他立马就站在医院怒骂我:”你这个没用的胖老太婆……”


只是没骂完,他的眼眶已满是泪水......

 


《轮回》


母亲三十多岁的时候,孩子七八岁。

 

有一天,下着雨,儿子走在前头,母亲走在后面,因为路滑,孩子一不小心从桥上掉了下去,落到了水里。

 

母亲看见,像疯了般地跳进水,一把抓住儿子。

 

只可惜,母亲不会游泳,只知道在河水里拼命地托着儿子。

 

在危急关头,幸好有位水性很好的路人经过,救了母子俩。

 

几十年后,像是天意的安排一般,有一天,母子俩再次经过这座桥。

 

只不过这位母亲已经六十多岁了,由于多年的操劳,她行动已经很不便,但依然走在后头。

 

老母亲脚一滑,从桥上掉进了水里。

 

儿子回头看到母亲落水,桥离水面并不高,于是,他站在桥上,把手中的扁担伸进水里,喊母亲快抓住。


只可惜,老母亲连伸手的力气都没有,被水冲走了......

 


《存折》


老人得肺癌住院,家里几乎掏空了,

 

最后实在没办法,家人只能眼睁睁看着老人受着病痛的折磨。

 

老人临走前的一晚,将孙子叫到床前,

 

小心地从怀中掏出一本存折,

 

小声对孙子说:这是我留的一点私房钱,就知道那傻老婆子会把自己的养老钱拿出来给我看病,这钱是我偷偷藏的,等我走后就留给她养老吧……

 

小声对孙子说:这是我留的一点私房钱,就知道那傻老婆子会把自己的养老钱拿出来给我看病,这钱是我偷偷藏的,等我走后就留给她养老吧……

 


《生死兄弟》


插队时,我们是生死兄弟。回城后,我们是生死冤家。

 

局里一名科长调离,我很想去补那个缺。

 

去找他借钱打点局长,一向慷慨大方的他却一反常态挥挥手说,你小子要真是当科长那块料,就自个儿凭真本事硬拼去,想借钱去行贿,门儿都没有。

 

幸亏还有单位一帮兄弟鼎力相助,我最终如愿以偿。

 

副局长要退下来,我又想去补那个缺。

 

刚开始秘密行动,他不知从哪儿听到风声,你小子要真是当副局长那块料,就自个儿凭真本事硬拼去,要是还走竞争科长那条老路,小心……

 

组织上派人来局里考察,因为局里只有他一人持不同意见,我又如愿以偿。

 

县里换届,要在一帮局长中酝酿一名副县长候选人,我怕他又从中使绊子,便提前以提拔的名义,让他去基层网点当了一名负责人。

 

我再次如愿以偿。

 

后来,我去了市里。不久,又去了省里。再后来,我又去了一个更遥远的地方......

 

我离那帮兄弟越来越远,那帮兄弟也离我越来越远。

 

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倍感孤独。我很想念他们,希望他们能够抽时间来看我。

 

然而,他们不但一次也没来看过我,连电话也没打过,像集体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那个处处和我作对的生死冤家,却每月都会准时来看我,还开始大方起来,每次都带来不少东西。

 

隔着探视窗厚厚的玻璃,他在电话里说,谁叫我们是生死兄弟呢!

 


《孝子》


老人一辈子没过过好日子,

 

临走的时候也不想给子女增加什么负担,一直拖到了最后。

 

儿子大骂自己没本事,不能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

 

看着老父亲哆嗦得手想要抚摸自己的头,他痛哭流涕,终究那手还是垂了下去。

 

大家看他沉痛的表情,不禁称赞真是一个孝子。

 

老人走后,儿媳在走廊里悄声对他说:“刚才你跪在了爹的氧气管子上!”


“嗯,我看见了,爹也看见了”

 


《雨还在下》


哗,一道闪电;轰,一个响雷。

 

暴雨倾盆,天地间浑沌一片……

 

老大扑腾腾坐起来,心也跟着扑腾腾地跳。老大拉亮灯,推推身边的媳妇。媳妇一骨碌爬起来,咋?屋里进水了?

我是担心咱爹咱娘……

 

说梦话吧?爹娘不是住在咱家吗?咱住的可是爹娘的老屋。要塌,也是这里塌。咱那屋,结实着呢!

 

结实归结实,可那边地势低,万一进了水,也不是闹着玩的……

 

门前有土埂,屋后有排水……哪能呢?睡吧,睡吧。

 

哗,一道闪电;轰,一个响雷。

 

暴雨倾盆,天地间浑沌一片……

 

老大扑腾腾坐起来,心也跟着扑腾腾地跳。这回,媳妇没用推,也跟着坐起来。

 

你到底折腾个啥?还让不让人睡觉?

 

我还是不放心……咱爹咱娘都七十多岁的人了,屋里一旦进了水,跑又跑不得……

 

要不,你去看看?

 

嗯,看看。老大麻利地穿衣,下地。

 

把我一个人撇屋里?我也去!

 

穿好雨衣,摁亮手电。老大和媳妇拧开门,一头扎进暴雨里。

 

哗,一道闪电;轰,一个响雷。

 

暴雨倾盆,天地间浑沌一片……

 

老大和媳妇跌跌撞撞来到自家门前,一切安好。

 

媳妇说,我说没事,你偏不信。这回安心了吧?

 

老大和媳妇磕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