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从网小说在线

每日一狗i 2018-10-11 10:20:02




书从网小说在线晚上付靖吃过饭后并没有留宿,原因么,无非是付妈妈突然回来,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家了。

  付靖一走,海麟也懒得收拾房间了,碗筷什么的都没洗刷就扔在小出租房的桌子上。

  ‘义薄云天’完结后,前几天沈兰问过海麟要不要出书,跟杂志社合作的出版社看上了这本书,如果交给他们的话,条件能好一点。海麟想了想,杂志社受众面毕竟不算广,出版的话,看得人多,而且有爱好者一般也会收藏,收益应该不错。这样一来,出版也是件好事,再跟沈兰商量了一下细节,海麟很快就答应出版了。

  新文写了也有好几天了,点击收藏什么的倒是一直在往上涨,只是在海麟看来还是不很理想,毕竟以前看了那么多小说,这点成绩实在拿不出手。这倒不是海麟的书有多不受人喜欢,他看过收藏和点击,基本上最新发上去那一章的点击和总收藏差不了多少,这说明看到这本书的人大部分应该都是喜欢的。

  这样一来,就是书名不能吸引人看的问题,或者也有网站人流量不多的原因,不过注册这个网站是海麟自己选的,他本身有点认定了就不会轻易放弃或者后悔的性子,所以只能卯足了劲继续往下写。

  

  小出租房里什么都不错,就是只有一点不好,这还是海麟搬来后才发现的。

  头上挂着耳麦,里面播放着轻柔和缓的轻音乐,眼睛则盯着屏幕,海麟神情专注,双手以极快的速度击打着键盘却几乎没有发出多少声音,全副心思都放在电脑上。

  “叶卿拿着火把小心的沿着山洞往里走,并不时回头拉一把紧紧跟在后面,轻轻压抑着呼吸的兰馨,山洞两边的墙壁上用手摸去能感觉到潮湿的青苔……”

  “啊!嗯……嗯哦……快点……快……老公你好棒!……”

  “将火把插在石缝里,叶卿四处打量这个相对宽敞干净的山洞,靠着石壁的石床和中间的桌椅虽然十分粗糙,却依旧看得出明显人为的痕迹……”

  “嗯……啊啊!慢……慢点……哦……”

  “‘叶大哥,你看这里!’

  叶卿连忙走过去一看,墙壁上一块圆形的石头正凸起在膝下几寸之处,若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这应该就是机关了,只是是否是出去的却难说,就怕是什么陷阱。’

  ‘那我们就再找找看吧,反正外面的人一时也发现不了这山洞的洞口。’暂时安全之后有点放松下来的兰馨点头笑道,‘叶大哥,你说这里会是什么人呆过的地方?’

  叶卿沉吟,‘嗯,也许是哪位前辈飞升前的暂时住所吧,你看那边不是还有雷击的痕迹?’

  ‘也对,那叶大哥,我们……啊啊……嗯啊!’”

  海麟骤然停下键盘上跳跃的手指,脸上表情近乎扭曲的瞪着屏幕上的那行字,猛地推开椅子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墙边一脚踢过去。

  “能不能不要叫了!”

  隔壁的声音一停。

  “再叫麻烦出去租个旅馆好吗!?随便你叫一晚上也没人管你们!”

  “管得着吗你!?”略显青涩的男生嚣张的回了一句,“我还没说你听墙角呢,你嚷嚷什么!?听出火来就去找个妞灭火啊!哈哈!”

  海麟闭上眼,深深吸一口气。

  我不跟他生气,我怎么能跟这种没脸没皮的人生气呢!?我好歹活了大半辈子,怎么会跟这种人生气?!

  ——我不生气才有鬼了!

  好吧,这就是这房子不好的地方,隔音太差了!

  任谁晚上听到这种不遮不掩的叫·床声都不会无动于衷的,更何况这都好几晚上了!海麟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到极限了。

  ‘咚咚咚’!

  这时候找上门来的人让海麟格外想泻火,迁怒谁谁倒霉!

  “谁啊!”

  敲门声一顿,又响了几下。

  “敲什么敲啊!不会吱一声吗!?”话一开口,海麟也觉得有点过分了,暗叹自己竟然破了功,随即缓和了下语气,道,“等一下,马上!”

  将电脑合上,快步走过去,打开门。

  “你……祁迩煜?”

  讶异的看着门外低着头的男孩,海麟楞了一下,转过身一让,“进来吧!”

  祁迩煜慢腾腾的挪进屋里,抬眼看到桌子上那一堆乱七八糟的碗筷,抿唇。

  “坐啊!站在那里干什么?!”海麟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呃,刚刚付靖在这边吃饭,还没有收拾,我先弄一下,你随便坐吧!”

  海麟端着碗筷到外面的水池很快就洗漱完端进来摆在桌子下面,然后拿毛巾擦了手,坐到祁迩煜对面的椅子上。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你今天过来……有事?”看祁迩煜一直不吭声,海麟只好先开口。

  “……我被我妈赶出来了!”

  “……”海麟皱眉,“你做了什么阿姨要赶你出来?”

  “……”

  “干嘛不说话?”海麟道,“你打算一直坐在这儿吗?”

  祁迩煜迟疑道。“我……去找了那个人……”

  “那个人?谁?”海麟奇怪,随即恍然,“你是说你哥帮着顶罪的那个人?”

  “……嗯”

  海麟沉默了片刻,忍住心头升起的担忧,继续问道,“那现在被阿姨知道了?”

  “嗯。”祁迩煜抬头看了他一眼,“我今天跟蒋飞虎去……打架,被我妈看到了。”

  打架?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

  “然后你回家就被赶出来了?”看他点头,海麟沉吟道,“这件事,我是说你去找……蒋飞虎的事,你哥知道吗?”

  “……知道,但这是我自己的打算。”

  “你自己的打算……那,你跟我说说你去找他的原因吧!”

  “……我哥是顶罪进去的,等他出来不知道得什么时候,就算减刑也减不了几年,我……一开始找蒋飞虎是想看看他有没有办法把我哥尽快弄出来,可他说,他没有那么大的势力,所以……”

  “所以,你就想靠他尽快掌握足够的势力?”海麟几乎想叹息,“你有没有想过,蒋飞虎的势力还是他努力了大半辈子才得到的,你有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还另说,就算你能,等你的地位比他高的时候你哥也差不多出来了吧?这样你的努力还有什么用?还不如踏踏实实的工作,到时候还能养你哥呢!”

  “我想过!本来我也觉得没什么希望了,可是,前几天帮里来了个人,那人……是京里的人,虽然地位不高,但足够给我一个机会了。”祁迩煜像是找到了理由一样,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看着海麟,“我哥能在里面过的好一点也是蒋飞虎出的力,这种事正规渠道是走不了的,而且如果不是我哥太弱小,也不会有被人拉出去顶罪的机会!”

  海麟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对这里面的事也是知道一点的,混黑哪里是那么好混的!

  “进了那里面,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而且一旦失势,你的仇家和政府绝对不介意干落井下石的事,到时候,生死未知,你又还能帮你哥多少?”

  “祁迩煜,不要进这里面……”

  “我已经决定了!”祁迩煜瞪着他,近乎执拗的开口,“从村里搬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如果我以后不想受制于人,不再听人诟病,只有站在足够高的地位上才能做到。”

  “而我要想变强,这条路是最快的!”

  “可是这条路可能也是最短命的!”海麟冷眼看他。

  “有什么关系?轰轰烈烈的死了总比窝窝囊囊的活着强!”

  “你的轰轰烈烈招的骂名可比窝窝囊囊活着多不知多少倍!”

  “只要我活着,就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骂我!至于死了之后,我不在乎!”

  “……”

  海麟怒瞪着他,“那你还到我这里来干嘛?!去追求你的轰轰烈烈去吧!”

  “……”祁迩煜又焉了,“我……我想住在你这边……”

  “……你不是还要去找那个什么蒋飞虎吗?我这儿可装不了你!”

  “飞虎帮没住的地方了……”

  “……你骗鬼呢?!”

  “……”祁迩煜忍不住撇嘴,嘴里嘟囔,“你都让姓付得来住,老子来就不行了……”

  海麟被气笑了,“付靖怎么能跟你比啊?!你可是将来要……”

  “老子真的没地方去了,你难道要让我睡大街上吗?”

  哭笑不得的看着祁迩煜理直气壮的瞪着眼,却难掩里面浮动的心虚,海麟想到他从进屋就一直在示弱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心软了。

  算了,以后再慢慢劝吧,或许他见得多了自己就怯步了呢!?

  “想住在这里明天就去买洗漱用品!还有,以后你要分摊一半的饭钱,不答应就算了!”

  “切!老子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就算全部的饭钱也没关系!”

  祁迩煜说完就后悔了,经过今天这一次,他妈以后会不会给他生活费还两说呢!

  海麟看他明明后悔不迭却强装大爷的样子,心下喷笑。

  “好了,你先睡觉吧!我还要忙一会儿。”

  想起今天还没完成的字数,海麟郁闷,又得熬夜了!

  “对了,蒋飞虎跟蒋旭……没什么特殊的关系吧?!”

  “……父女,不算特殊吧!?”

  “……”海麟无语,“她真的是你女朋友?”

  “……不是,她说她对自恋狂没兴趣……老子这样的人还用得着自恋了?”

  海麟心说,你这还不是自恋嘛!

  “老子那是自信!”

  “……噗!”                        





签约


  从祁迩煜住到海麟这里之后,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了一辆自行车,每天载着海麟一起上下学,而原本接送蒋旭的任务就落到了那天海麟看到的那个大个子身上。

  “嗨!二鱼,海麟!”

  蒋旭站在学校门口,笑眯眯的跟不远处过来的两个人招手。

  “嗨!”海麟从自行车后座上跳下来,勉强扯起嘴角回了一句。

  知道蒋旭是蒋飞虎的女儿后,海麟每次看到她心里都不太舒服,倒不是对她有偏见什么的,只是如果祁迩煜走上黑路,那么蒋飞虎就绝对会是那个推波助澜的人。当然,也许这大部分原因都在祁迩煜自己的选择上,但人总是下意识的向着自己亲近的那个人,海麟自然也不例外。

  “你不进去在这里干嘛?”祁迩煜单脚支地停住车子,皱眉看向蒋旭。

  “我在等你们啊!”蒋旭看了海麟一眼,说道,“我爸让你明天回去一趟,嗯,有事情要说。”

  祁迩煜想了想,刚要开口却被海麟截住了话头。

  “明天恐怕不行,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小煜帮我做。”海麟扫了一眼怔愣的看着自己的祁迩煜,笑着对蒋旭说,“不好意思,你还是回去跟你爸爸说一声抱歉吧!”

  “呃,这样啊……”看清海麟眼里点点的冷意,蒋旭淡去了脸上的笑容,看着杵在那里没有反应的祁迩煜,只好说道,“那好吧,我回去跟我爸说一声,二鱼你有空了再回去。”

  “好的,等他什么时候‘有空’了,我一定让他回去一趟。”海麟笑了笑。

  “那我先走了。”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祁迩煜,见对方还是理都不理自己,蒋旭撇了撇嘴只得转身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教学楼楼道里,海麟不禁冷下脸来。

  他不笨,知道了蒋飞虎的身份,听了刚才蒋旭说的话他就不可能相信蒋飞虎只是单纯让祁迩煜回去一趟,然后说点事便罢了。

  若他不知道也便算了,既然知道了这件事,那么他就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祁迩煜走上这条不归路。

  “走吧,你在发什么愣!?”海麟皱眉看向祁迩煜,“你不会是想回去吧?我先告诉你,如果回去了,那就别再回来我这里了!”

  “我没想……”祁迩煜控制不住的扬起嘴角,“喂,这还是你第一次没叫老子全名啊!虽然‘小煜’什么的听着也不是那么顺耳,但……以后就这样叫吧!”

  海麟楞了一下,挑眉。

  “刚刚你就是在为这个发呆?”

  “老子才没有发呆!”祁迩煜撇头,“快走吧,都要上课了!”

  海麟看着推着自行车自顾自往前走的祁迩煜轻笑,耳朵都红了还说没发呆!?

  “你还不快走,在那里干什么?”

  “你要去停放自行车我又不用,我要去教室了。”

  “……先跟老子一起去停车有什么关系?”

  “唔,是没什么关系,但是得多走一段路啊!?”

  “那还是我载你来的呢!老子就不累吗?!”

  “原来你是不甘心啊!你就那么想让我跟你走这段路?我们还不是同一个班的啊!”

  “……不去就算了……”

  “好吧,那我就跟你一起去,让你心里能平衡一点。”

  “……”

  “祁迩煜,如果我以后像今天这样再遇到这种事,依然不让你去蒋飞虎那里,你会听我的吗?”

  “……你刚刚不是这样叫的!”

  “……好吧,小煜,你会听我的吗?!”

  “……会!”

  “好,我知道了,记住你的话。”

  “嗯……对了,明天真的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吗?”

  “有啊!”

  “什么?”

  “打扫房间!”

  “……”

 

  ‘修真废柴’已经更新了二十万左右的字数了,但却还没有签约,并不是没有编辑联系他,可都被海麟无视了。

  网站不出名,人流量少,那么签约的起点就低,但这并不代表海麟认同这个起点,否则即使签了约,‘修真废柴’也不过是普通文中的沧海一粟罢了。这并不是说海麟全盘否定了这个网站上的其他作者,虽然有网推的功劳,但就算读者少,能被顶上去的一般也不会差,只是毕竟比不上大型文学网站读者的积淀,所以对新文取得的成绩海麟还是很难满意。

  网站的起点低,海麟给自己定的目标却足够高。若想凭这一本书一举成名,他必须按捺下心中时时升起的浮躁和急迫。

  如今,这篇文的收藏和点击在这个网站上已经算不错的,与那些签约上榜的文也差不了多少,海麟决定签约了。

  给编辑发了条站内短信,几乎是立刻的,那边就回了消息——加飞飞,56758488。

  随手打开飞飞号,搜索——我的上帝,加好友,通过。

  我的上帝:梦回两千年?

  麟漓尽致:是。

  我的上帝:上帝啊!你总算决定签约了!

  麟漓尽致:……

  我的上帝:啥也别说了,接合同!

  麟漓尽致:好!

  点击接受文件,海麟仔细的看了上面的每一条内容,不由挑了挑眉。

  麟漓尽致:作者约?

  我的上帝:啊哈哈!是啊,很好的条件啊!接受吧接受吧!

  麟漓尽致:我记得这个网站上好像大都是作品约的?

  我的上帝:呃,是啊,不过这都是因人而定的嘛,你知道的!

  麟漓尽致:其实我真不知道。

  我的上帝:(┬_┬)小麟麟,你太伤我的心了……

  看到这句话,海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麟漓尽致:你是女人?

  我的上帝:肿么可能!?我可是真真正正的男纸汉大丈夫!

  麟漓尽致:那你就是有一颗女人心!

  我的上帝:小麟麟,你是想说我是人妖吗?

  麟漓尽致:如你所想。

  我的上帝:::>_<::小麟麟……

  麟漓尽致:明天我会把合同快递过去,记得接收。

  麟漓尽致:下了。

  作者约也没什么不可以的,而且合同里的条件确实不错,跟一些大型网站签约条件也不遑多让,只是每开一篇文必须保证每天至少五千字更新,入v之后还不能坑了,这个海麟自然接受,毕竟如果想出成绩,更文速度和作者坑品也是条件之二。

  

  “Yes!”握起拳头在面前狠狠地一辉,杜斌凡兴奋的差点跳起来,接着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大声朝办公室里叫道,“老大老大!快点出来!有好事啊!”

  “杜宾,瞎嚷嚷什么啊!?我刚进去看了,老板昨天估计加班到很晚,现在刚趴在桌上睡着了。”旁边的同事皱眉开口,“什么好事啊?说出来听听!”

  “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杜宾,我叫杜斌凡,三个字的懂不懂?!”杜斌凡瞪眼,随即又兴奋起来,“哎,还记得上次老大让注意的那个作者吗?叫‘梦回两千年’的,他刚答应签约了!哈哈!”

  “你是说你负责联系的那个二十多万字还没答应签约的作者?”另一个同事插口道。

  “对啊!他刚刚已经答应了!”

  “谁答应了?”办公室的门不知何时打开了,一个顶着一头睡的乱糟糟头发的男子倚着门框站在那里,边询问边以拳掩口打着呵欠。

  “就是‘梦回两千年’啊!?写‘修真废柴’的那个!老大你不会忘记了吧?”杜斌凡瞪大眼,一副你敢忘记了我就给你好看的样子。

  “唔,没有,那篇文写得不错,怎么,他终于答应签约了?”徐然边说边走过去。

  “是啊,老大你看,这是刚刚我们在飞飞上说的话!”杜斌凡狗腿的让出位置。

  “麟漓尽致?”名字有点熟悉啊!

  “对啊!很奇怪的名字对吧?是麒麟的麟啊!难道说,小麟麟名字里有个麟字吗?”

  “小麟麟?”还是觉得有点熟悉……

  “呃,我是这样叫他的,听着很亲切嘛。”

  “是嘛,听着也很娘。”

  “……”

  “嗯,既然签了约就好了。”

  “老板,这个人的潜力有那么好吗,还要专门跟他签那么长时间的作者约?你不是说网站开始这几年除了特别好的作者其他都是先签作品约吗?”

  “这个人的潜力确实不错,这是我签他的一个原因,另一方面,从他写了那么长时间才签约来看,这个‘梦回两千年’很有头脑啊!”徐然摸着下巴点头,“好了,要准备工作了,杜宾狗狗,继续努力啊!”

  “老大!”他就说他讨厌这个名字!

  “啊哈!忘记了,说起来,其实杜宾是很聪明的一种狗,不要那么排斥这个名字嘛!”徐然耸了耸肩,趁下属发火之前迅速钻进了办公室。

  “它再聪明也只是‘它’,不带人字旁的!”杜斌凡怒。

  “噗!”

  “笑什么啊!再笑我就……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结结实实的撞在墙上,徐然面带惊诧的站在门口。

  “怎,怎么了?”被吓了一跳的杜斌凡咽了咽口水,“我,我也没说什么惊人的话啊……还没来得及……”

  “我想起他是谁了!怪不得觉得熟悉啊!”徐然笑起来,随即又皱眉,“唔,不过也许是同名呢?嗯,这样的话……”

  “老大,你想起什么了?”杜斌凡小心翼翼的开口

  “这样,等‘梦回两千年’把合同寄过来你先拿给我看看!”徐然扬唇笑,“杜宾犬,千万别忘记了啊,这位可是极有可能成为大神的人!”

  “呃,好。”杜斌凡楞了一下,点头,随即又大叫起来,“老大,你又乱叫我名字!”

  还有没有人权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