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剑争锋》蜜蜂创作的短篇小说,已完结,没看过的都来看看吧.

善良的蜜蜂后援会 2019-01-15 22:00:44

第一章 傻子


“英雄,有话好说,不要杀我。”


  尸山血海之中,一个疤脸汉子跪在黑衣人的面前,苦苦哀求。


  这汉子姓刘,人称斧子刘,乃狂风寨首领,手下弟兄近千人,靠烧杀抢掠为生,横行一方已有数载。此方百姓只要提及狂风寨,都会为之色变,深怕不已。


  不料今日,一位黑衣人来到山寨,大开杀戒。短短片刻便斩杀狂风寨三十余人,杀伐果断,残忍至极。


  为保性命,斧子刘才跪地求饶。


  “吃下丹药,饶你们一命。”黑衣人拿出一个黑色玉瓶,丢向斧子刘。


  斧子刘不敢怠慢,接过玉瓶便向弟兄发放丹药,别看玉瓶不大,但容量不小,斧子刘取出九百多颗指甲大的丹药后,玉瓶中竟仍有丹药。


  此刻,斧子刘已经意识到,这黑衣人绝非寻常之辈,怕是修仙之人,否则不能有这样的宝贝。因此发完丹药,他便立即下令,让众位弟兄与他一同吃掉此丹,以保性命。


  “此丹乃是毒药,七日之内你们若无解药,必死无疑。”黑衣人说道。


  “英雄,不是说好吃下丹药,便放过我们吗,您怎能食言?”听得此话,斧子刘吓得瘫坐在地,不知如何是好。


  “我说了,无解药必死无疑,但有解药,保你们安然无恙。”


  “只要你们按我说的做,这瓶内的解药,便发放与你们。”黑衣人又取出一个白色瓶子,在斧子刘等人面前,摇了一摇。


  “英雄,我等乃是凡夫俗子,求您不要为难我们。”斧子刘哀求道。


  “放心,这件事对你们来说,一定不难。”黑衣人发出一声轻笑,随后取出一张画卷,以及一些信号符,丢向斧子刘,道:“封锁你势力内的各个路口,务必寻得此人,只要寻到便传消息给我,我会来接应你们。”


  “记住,要偷偷的传消息,不能惊动他们。”说罢,黑衣人袖袍一挥,已是消失不见。


  黑衣人走后,斧子刘为保性命,不敢不做,派出所有狂风寨的兄弟,把守各处,无论是大路小路,都有他的人马,就连他自己也是亲自出马。


  而经过足足三日的把守之后,斧子刘终于找到了那画中之人。


  那是一对少年男女,少女长得很是俊俏,活脱脱的像个仙子,但少年却长得很丑,又矮又矬,在仙子少女的反衬下,就像癞蛤蟆一般。


  斧子刘行走江湖多年,经验老辣,心想别看这少年男女看着柔弱,但是此二人能入那黑衣人的法眼,绝非善类。所以他故意假扮成受伤的百姓,借故与少年少女同行,与此同时,暗中放出消息,让那英雄前来拿人。


  那少女很好说话,不但没有拒绝,反而让斧子刘乘坐她的马匹,而她则是徒步行走。


  少女此行此举让斧子刘颇感意外,他为祸一方多年,心狠手辣,所有人都很怕他,躲他远远的。但是这少男少女,与他萍水相逢,却这般帮他,倒是让他的铁石心肠,稍有融化。


  感动之际,斧子刘便与二人闲聊起来,这才发现,少年竟是一个傻子,更让斧子刘意外的是,这个傻子竟还是少女的主人。


  得知此事,斧子刘倒替少女不值,这么一个美貌的丫头,却服侍这样一个傻子,简直就是糟蹋了。


  “姑娘,敢问芳名?”


  “婉儿。”


  “那你家少爷呢?”


  “楚刑。”


  “楚刑!”听得这两个字,斧子刘顿时一愣,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一个人。


  距离此处千里之外,有着一个门派,叫做弈剑听雨阁。


  那弈剑听雨阁,乃是仙人居住之所,其中强大的仙人,更是能够御剑飞行,与妖魔匹敌,强悍至极。


  而他更是听说,弈剑听雨阁,近年来出现了两名绝世奇才,一个名为黄龙,年仅二十岁,已是少有敌手。


  另一个更是厉害,只凭一把神木剑,便单枪匹马,斩杀妖魔数千,名声比黄龙还要大,被外界誉为弈剑听雨阁的最强弟子。


  而最令人吃惊的是,那最强弟子,年龄比黄龙还小,只是一位少年,而他的名字,便叫楚刑。


  斧子刘只是一愣,并未多想,他可不觉得眼前的这个傻子,能与那位绝世奇才扯上什么关系。


  虽然一路走来,他与少女很是聊得来,但为了保命,斧子刘还是一直暗中使用信号符,不断的向黑衣人传递情报。


  嗖——


  深夜,远处一道霞光闪过,一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拦在了斧子刘三人的路前。


  斧子刘顿时大喜,因为来人正是那位黑衣人。


  “什么人?”婉儿怒喝一声,宛如雷霆炸响,很是骇人。


  这样一幕,可惊呆了斧子刘,他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反应竟然如此迅速,果然不是凡人。


  “楚刑,你命还真是大,这样你都不死。”黑衣人对婉儿的举动却并未意外,而是看向了少年,目光之中,满是戒备。


  “嘿嘿嘿……”少年傻笑,似是不会说话。


  “看来消息不假,你真的傻了,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必遮遮掩掩。”此刻,黑衣人不仅放松了警惕,还摘下了面具。


  这一刻,斧子刘才发现,这个可怕的黑衣人,竟只是一名年轻的男子。


  “是你!”婉儿更是发出一声惊呼,随后脸上浮现出了浓烈的怒意。


  与此同时,婉儿的手摸向背后的木箱,只听“嗤”的一声,一把银色长剑,已握于手中。


  长剑拽出,婉儿直接出手,宛如离弦之箭一般,径直的刺向了男子咽喉。


  “哼,一个侍女,也想杀我,真是不自量力。”


  面对婉儿的攻势,男子却是不闪不躲,只是冷笑一声,直到婉儿的剑距离他的咽喉不足半寸之际,他才忽然出手,竟用双指,夹住了剑尖。


  挡住婉儿的攻势之后,男子一脚闪电般抬起,只听“砰”的一声,已将婉儿踢出数米开外。


  婉儿再度站起之时,已是口流鲜血,但她仍是飞身一纵,紧紧的抱住了男子的双腿。


  “少爷,快逃。”婉儿高声呼喊,原来她是在舍身救主。


  “嘿嘿,好,打呀打。”可不曾想,少年太傻,不但不知逃跑,反而又蹦又跳,看得不亦乐乎。


  “滚开。”少年傻,男子可不傻,一脚便将婉儿再度踢开。


  “少爷,您快逃啊。”可不曾想,婉儿护主心切,不顾伤势,再度拦在了男子身前,任凭男子如何殴打,都不放弃。


  “英雄,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毕竟她还是个小姑娘。”眼见婉儿被打的浑身是血,就连斧子刘也看不下去了。


  “你觉得这样不好,那你替她挨打?”男子将那冰冷的目光,投向了斧子刘,杀意四射。


  “别别别……”见状,斧子刘赶忙摇头,他看的出来,男子很强,那也就是打在婉儿身上,若是打在他身上,只是一拳就能将他活活打死,他可承受不住。


  但说来也奇怪,虽说斧子刘作恶一生,也算是杀人不眨眼。


  可不知为何,看婉儿这个姑娘,被活脱脱的打成了血人,他的心却宛如刀割一般的疼,实在不忍。


  “傻小子,你就逃吧,别辜负了婉儿姑娘的一番心意啊。”无奈之际,斧子刘看向了傻子,在心中默念起来,他可不希望婉儿这么好的姑娘,为这个傻小子,白白搭上了性命。


  “嘿嘿,好,打的好。”可不曾想,那傻子是真傻,一直在拍手叫好,全然不知已是大祸临头。


  “看来你很喜欢看,既然你这么爱看,我就让你看个够。”男子的嘴角,掀起了一抹邪恶的弧度。


  随后,他双手猛然探出,竟抓在了婉儿的衣服上,用力一扯“撕拉”一声,便将婉儿的衣服撕裂开来。


  “妈呀,这……”此刻,斧子刘目瞪口呆,眼睛倍儿亮。


  虽说婉儿姑娘浑身是血,但是那诱人的曲线,配上红色的肚兜,仍是相当的诱人。


  “哈哈,婉儿,当初我追你,你主子不给,今日你不还是我的?来吧,给你一个机会,好好服侍我,我就放过你。”男子口水直流,一边打量婉儿的身体,一边无耻的说道。


  “休想。”婉儿挡住身体,一口拒绝。


  “哼,你若不从,我立刻杀他。”男子冷哼一声,竟来到傻子身旁,拿着婉儿的剑,横在了傻子的脖颈之上。


  “不要。”见状,婉儿顿时吓得惊呼一声,被吓坏了。


  “若想救他,就自己脱掉衣服。”男子指着婉儿胸前的红色肚兜,无耻的说道。


  “你……”尽管,婉儿很是不甘,但是看着自家的少爷,还是红着眼睛,探出双手,去解开自己的肚兜。


  啪——


  可是,就在将要解开肚兜之际,一只有力的手,却紧紧的抓住了婉儿的手腕,阻止了她。


  与此同时,一个沙哑的声音随之响起:“为了我,真的值么?”



第二章 背叛


“这……”


  见到这一幕,斧子刘目瞪口呆,因为此刻抓住婉儿手腕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傻子,只是他的神态变了,似乎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那傻子,呆滞无比,配上那丑陋的外表,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癞蛤蟆。可是此时此刻,他外表虽然与傻子没有分别,但却目光凌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势。单是这股气势,便足以令人臣服,在这股气势之下,他的外表已无关紧要。因为,只是这气势,就足以征服所有人。


  “楚刑,你在装傻!”忽然,男子吃惊的声音响起。


  “我是在装傻,只不过你发现晚了。”少年淡淡的笑了,但却笑得很是诡异。


  唰——


  眼见大势不好,男子一跃而起,脚下竟出现一把大剑,那大剑光芒闪闪,浮空而去,他竟在御剑飞行。


  “呜哇……”


  然而男子还未跑远,却忽然从天而降,摔倒在地。原来是少年,他竟用掌力,隔着虚空,硬生生的将男子给拽了下来。


  “楚刑师弟,别杀我,都是黄师兄指示的我。”男子惊慌至极,竟跪地求饶,全然没有了先前的强者风范。


  “你刚刚打了婉儿三十三下,我要十倍奉还,就刺你三百三十剑。”


  然而,少年却根本不理会男子,掌心摊开,将婉儿落地的剑吸入手中,随后只听“噗”的一声,便刺入了男子的体内。


  “啊……”长剑入体,男子顿时一声惨叫,撕心裂肺,悲惨至极。


  然而,这却仅仅是一个开始,一剑过后,少年并未收手,反而猛然拔出,对着男子的身体又是一剑。


  一剑一剑又一剑,足足三百三十剑之后,他才停手。


  “杀……了……我,你杀了我!”


  此刻,男子早已成了筛子,浑身上下,全是被剑刺穿的窟窿,就连骨头都被刺穿了。


  少年的手段,就连斧子刘都不敢再看了,可想而知,此刻的男子是多么的悲惨。


  “想杀你,如同踩死一只蝼蚁,但现在的你,还不能死。”


  少年说话之间,取出一个金碗,金碗光芒一闪,竟将男子吸入其中。


  将金碗收起之后,少年又将婉儿抱入怀中,随后他脚下竟出现一把长剑,随后脚踏长剑,如同流星一般,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此处,死一般的宁静,先前还哀嚎四起的这里,便只剩下了斧子刘一人。


  “御剑,少年,楚刑……天哪,那个傻子,竟真的是弈剑听雨阁的最强弟子,楚刑!”斧子刘惊慌失措,他瘫坐在地,望着天空,如疯了一般,口中喃喃,反复重复着这样一句话。


  楚刑,并非弈剑听雨阁的第一弟子,但他的确是弈剑听雨阁的最强弟子。


  前些时日,弈剑听雨阁与其齐名的三大势力,天机营,云麓仙居和翎羽山庄相约,组织四个门派中的得力弟子,合力斩杀一处妖魔。


  这次行动,由弟子独立执行,但考虑到四方势力弟子,皆是自命不凡,怕会群龙无首,乱作一团。因此在此之前,让四方弟子先在九黎城聚集,切磋一番,其中最强者,封为天下第一弟子,率领四门弟子,斩杀妖魔。


  楚刑奉命,与众位师兄前往九黎城,争夺天下第一弟子名号。


  而楚刑虽实力强大,但却无争名夺利之心,他虽前往,却不准备出手,想让自己的师兄黄龙获得此荣誉。


  奈何,他无心争名利,却无法避免别人嫉妒他的心。


  他的师兄黄龙,一直视楚刑为眼中钉,此次更是趁楚刑不备,想致楚刑于死地。


  黄龙本不是楚刑的对手,可不曾想,楚刑竟遭受爱人的毒害。


  原来,楚刑深爱的师妹江晚月,早就与黄龙狼狈为奸,暗中在楚刑饭中下毒,使得楚刑实力受损,这才被黄龙得手。


  若不是楚刑的侍女婉儿,在危机之际出现,带着楚刑跳入雾之悬崖,楚刑早就死在了黄龙的手中。


  而那位追杀楚刑的中年男子叫做王强,乃是楚刑的师兄,也是王龙的心腹。他料定,楚刑与婉儿若是活着,定会逃回弈剑听雨阁,向掌教告密,所以他守住必经之路,想截杀楚刑。


  至于楚刑,为何装傻,那也是事出有因。


  当日楚刑身受重伤,迷糊之间,听见婉儿说爱他之话。想到婉儿从小与他一同长大,相处多年,不想婉儿竟对他心生爱意,只是婉儿将这份情深埋心底,从未对楚刑有过丝毫透露。楚刑很是为之动容,那一刻他才发现,原来他也爱着婉儿。


  只是,经过江晚月的背叛之后,楚刑不敢再相信女人。


  不过他也知道,黄龙定会暗中截杀于他,所以才故意装傻,想要看看危难之际,婉儿会作何反应。


  但是,他没有想到,婉儿真的会为了他,而舍弃自己。


  “婉儿,对不起,我的一己私心,让你受苦了。”


  在灵丹的帮助下,婉儿伤势已有所好转,但楚刑却是一脸的愧疚。


  “少爷,您这是说的哪里话,只要您没事,婉儿就算受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婉儿很是懂事,从小到大一直这般,楚刑的记忆中,婉儿就从来没有说过他一个不字,这……怕才是真爱吧。


  “婉儿,我保证,再也不会让你受苦。”忽然,楚刑抓住婉儿的手,深情的说道。


  而此刻,婉儿双眼通红,两行泪滴已是滚落而下,她没有说话,却开心的笑了。


  过了两日,婉儿的伤势终于彻底好转,楚刑与婉儿,也再度启程。


  “少爷,您走错方向了,那边是去九黎城的,这边才是回弈剑听雨阁的。”婉儿笑着说道。


  “傻丫头,谁说要回听雨阁了,我是要去九黎城。”楚刑说道。


  “什么,您要去九黎城?您不要命了,黄龙他们如今可都在那里。”婉儿被吓得不轻。


  楚刑却是淡然一笑,看着九黎城的方向道:“我知道他在那里,所以我才要去。”



第三章 赐死


九黎城,威严壮丽。


  城下人山人海,却并非此城本就如此繁华。乃是因为天机营,云麓仙居,翎羽山庄,弈剑听雨阁四大门派之弟子聚集于此当众比拼,才吸引了如此多的看客。


  眼下,这场天下第一弟子的争夺战,已经进行到了最后的时刻。


  擅长箭法的翎羽山庄,和擅长法术的云麓仙居,都已落败。


  进行最后对决的,是天机营的最强弟子司马烈,与弈剑听雨阁的弟子黄龙。


  天机营的最强弟子司马烈,可是一号人物,战斗力极强,有以一敌万的实力,他在四个门派之中的名声,是最响亮的,连楚刑也是不如。


  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把金钢盾,更是被他用的神出入化,防如堡垒,攻如战车,攻防兼备,简直无懈可击。


  别看黄龙不弱,但是遇上司马烈,却是非常的吃力,从一开始,就落入了下风,一直被司马烈压着打。


  “唉……”


  此刻,弈剑听雨阁的弟子们,都是哀叹连连,甚至就连长老的脸色,也是非常的难看,就如同得了重病一般,萎靡不振。


  他们之所以这样,倒也并非是黄龙不敌司马烈,最主要的是,他们得知了一个天大的坏消息。


  那就是,他弈剑听雨阁最引以为傲的天才弟子楚刑,在赶往此处的路上,被妖魔袭击,不幸去世了。


  这个消息,对于弈剑听雨阁来说,绝对是个晴天霹雳,所有人都接受不了,他们难过,已有好多天了。


  “轰!”


  “噗!”


  忽然,一声巨响猛然响起,与此同时一声惨叫,也是一同传来。


  仔细一看,人们才发现,黄龙已然倒卧在地,不仅口中大口大口的鲜血喷洒而出,胸口更是血肉模糊。


  败了,黄龙不敌司马烈的天机阵,直接被打成了重伤,已是无力再战。


  “看来这一次,是我天机营胜了。”天机营的长老,开心的笑道。


  与此同时,天机营的战士们,也是发出了欢呼的吼声,声音如雷,震聋欲耳。


  “哼,得意什么,如果楚刑师弟在,赢的未必是你们。”弈剑的弟子,不甘的说道。


  “怎么?你的意思是那个叫楚刑的家伙,强过于我?”


  “我告诉你,别说他已经死了,就算他活过来,我也可以让他再死一回。”司马烈高傲的说道。


  “你说什么呢,会不会说话?”听得此话,弈剑听雨阁的弟子,也都是勃然大怒,对于他们来说,楚刑可是他们的骄傲,怎能容忍他人这样侮辱。


  “我说什么你们听不清?那好,我就再说一次,就算那个叫楚刑的,没被妖兽杀死,他来到了九黎城,我也会将他活活打死。”司马烈一字一顿的说道。


  “逝者已去,司马小友,你就积点口德吧。”弈剑的长老开口了,语气中有着些许不满。


  “话是这样说,但是司马烈说的也是事实,就算你派的楚刑还在,你们也是难逃战败的命运,这是早已注定的。”


  “老一辈的不敢说,但如今的小一辈之中,我天机营的弟子,绝对是四大派之中最强的。”然而天机营的长老,不但没有责备司马烈,反而帮着司马烈自吹自擂。


  听到这样的话,弈剑听雨阁的众人,别提多郁闷了,天下间哪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人。但是考虑到,他们此次还要联手对付妖魔,再加上天机营的确是赢了,所以他们也都压住了怒火,没有再说什么。


  “四大派最强,这话你说的未免太早了一些。”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响亮的声音,忽然在远处的天际炸响。


  与此同时,一把飞剑也是从天而降,落在了这比拼的看台之上。


  “天哪,这是……”


  而当弈剑听雨阁的众人,见到这来者之后,顿时大喜,因为此刻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楚刑以及婉儿。


  “楚刑,你……他们不是说……你……”见到楚刑安然来到,就连弈剑的长老也是又惊又喜,他看了一眼黄龙,又看了一眼楚刑,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长老,我怎么了,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已经死了。”楚刑笑着说道。


  “楚刑,你竟然没事,这实在是太好了,没事就好,快让我看看,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忽然间,一位弈剑的女弟子走到近前,一把抓住了楚刑的手,拽着楚刑就往抬下走。


  这名女子,长得很美,可以说拥有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但她却也有着一颗毒如蛇蝎的心,而她正是楚刑曾经深爱的女人,江晚月。


  “呵……”


  看着这位自己曾经深爱,但她却背叛了自己的女子,此刻为了自保,竟还在做戏,楚刑则是冷笑一声。


  啪——


  突然,楚刑大袖一挥,一股劲风猛然掀起,将那死死拽住他的江晚月,狠狠的甩到了看台之下,摔了个脸着地。


  “楚刑师弟,你这是……”


  奕剑的弟子被吓傻了,这是怎么回事?江晚月不是楚刑的爱人么,楚刑怎么会这般对她?


  她不过是关心楚刑而已,就算楚刑心情再不好,也不应该这样吧?


  “贱人,你还要演到什么时候?”楚刑指着江晚月,怒声骂道。


  楚刑此话一出,更是惊呆一片,如果说先前人们还能猜想些什么,那么现在他们责是彻底迷糊了。


  “楚刑,你们来此的路上,是否发生了什么?”此刻,倒是奕剑的长老发话了。


  身为弈剑听雨阁的长老,他比寻常人更具智慧,第一时间猜想到,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否则楚刑不会这般。


  “这件事,还是由他说吧。”楚刑并未回答,而是取出金碗,将王强放了出来。


  “长老大人饶命,长老大人饶命啊,都是黄龙和江晚月,都是他们逼的,是他们逼我做的。”


  见到奕剑长老,王强便知大势不好,赶忙爬到对方脚下,磕头求饶。


  “王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从实招来。”奕剑长老听出了苗头不对,冷声逼问。


  而在这种情况下,王强哪里敢有隐瞒,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


  ……


  真相大白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颇为无语。


  兄弟残害,爱人背叛,这实在是太狠了一些,这样的所作所为,绝对是四大派所不齿的事情,但就是这样的事情,黄龙等人却做了出来。


  愤怒,不仅是奕剑,就连天机,翎羽以及云麓的人,也都是一脸的怒意,这不仅是丢了奕剑的人,还是丢了他们四大派的人。


  “楚刑,黄龙乃是传承弟子,他还要带回去,交给掌教亲自处理。”


  “但是江晚月,以我的身份,倒是可以立即对其进行惩罚。”


  “你想怎么惩罚他,我今日在这里为你做主。”奕剑长老说道。


  “楚刑,救命,救命啊。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看在我还爱你的份上,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江晚月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甚至开始对楚枫磕头作揖。


  她真的不想死,但她越是这样,越是让楚刑看清她,让楚刑明白,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他爱。


  “赐死。”楚刑脱口而出,冷酷无情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不……”听得此话,江晚月歇斯底里的大喊起来。


  噗——


  然而,她话还未说完,奕剑长老已然出手,飞剑掠过之际,江晚月已是性命不保。


  看着那美丽的女子,如今已经是身首异处,在场之人却没有一个心疼,他们都觉得,此女罪不可恕,理应当诛。



第四章 第一(完结)


“唉,还真是一个悲情的故事,不过既然家事处理完了,也该回归正题了。”


  “三位长老,此次四派弟子比拼已分胜负,是时候拿出各自的这块令牌了。”


  天机营的长老,取出一块金色的令牌,那令牌上刻着一个字,“第”。


  见状,翎羽山庄与云麓仙居的长老,也是各自取出了一块令牌,分别是“子”和“一”。


  而奕剑听雨阁的令牌,则刻着“弟”字。原来四个门派各执一块令牌,胜者可以得到败者的令牌,最后四个令牌会汇聚到最终的胜者手中,合成“第一弟子”。


  “等一等,这场比拼,似乎还未结束。”奕剑长老说道。


  “还未结束?”三位长老都是一愣。


  “没错,我奕剑听雨阁,还有弟子未登场,这场比拼怎能算是结束?”奕剑长老说话之间,看向了楚刑,问道:“楚刑,你可愿代表我弈剑听雨阁,争夺这天下第一弟子的封号?”


  楚刑并未说话,而是环视了一圈,最终目光在司马烈的身上停了下来,说道:“弟子愿意。”


  “好,那你就去与司马小友,比拼一场。”奕剑长老说道。


  “不行,先不说楚刑来迟,那比拼时间已然过去,他若现在上场,怎么说都不合规矩。”


  “两位长老,你们说对不对?”天机长老,对云麓与翎羽的长老说道。


  “这……”两位长老彼此看了一眼,这才笑着说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你们两家愿意,我们倒是没有意见。”


  “你们……”眼见云麓与翎羽偏袒奕剑,天机长老很是不爽,于是他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行,规矩就是规矩,不能违背。”


  “这样吧,让楚刑于司马小友比一场,若是楚刑输了,我们心服口服,老夫还以这盘龙刀,赠予司马小友,以作奖励。”奕剑长老拿出了一个金色的大刀,这大刀不仅绚丽,上面还盘着一条金龙。


  那金龙栩栩如生,宛如活的一般,一股古老而强大的气息,也是从中散发而出。


  正是这股气息,使得这大刀,异常强大,甚至比司马烈的金钢盾,还要强大不少,乃是神兵。


  “长老,要不我们就给他们一次机会吧。”司马烈已有神盾,只缺神兵,如今见到自然动心,所以赶忙向自家长老求助。


  “虽然,我对司马烈有信心,但是我还是想问问,你拿盘龙刀这样珍贵的神兵做赌注,那假如是司马烈输了,楚刑胜了呢?你想要什么?”天机长老谨慎的问道。


  “若是楚刑胜了,我们什么都不要,毕竟他证明了自己,这就足够了。”奕剑长老回道。


  “那好,既然你如此有诚意,我就给楚刑一个机会,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若是楚刑输了,你可别千万赖账。”天机长老说道。


  “若不信我,交你保管。”奕剑长老,明白天机长老的意思,将盘龙刀丢给了天机长老。


  “哈哈,好,这样才像话。”手握盘龙刀,天机长老的脸上都乐开花了,就仿佛这盘龙刀,已经属于他们一般。


  “来吧,快点结束这场没有意义的比拼,我也好尽快率领你们,去清除妖魔。”司马烈以挑衅的语气说着,他全然没有将楚刑放在眼里。


  “呵……”


  楚刑轻笑一声,随后猛然出手,他这一动,速度极快,宛如闪电一般,瞬息便掠到了司马烈近前。


  “吼——”而那夹带阵阵劲风的手掌,更是发出猛虎般的咆哮,向司马烈胸口拍去。


  不过,司马烈也绝非简单角色,眼见不妙,身形一边后退,一边抽出金钢盾挡于胸前。


  铛——


  如钢铁碰撞般的声音响起之际,火花四溅,涟漪肆虐,司马烈虽身形爆退,但却成功挡住了楚刑的攻势。


  “怎么样,你的手还能用么?”司马烈冷笑道。


  楚刑抬起手掌,这才发现,掌心不仅发紫,更是出现道道血痕,赤手空拳对战金钢盾,的确吃亏。


  于是,楚刑将手伸向背上的藏剑箱,而当手掌收回之际,一把长剑已是握于手中。


  这把长剑,与众不同,虽然微光闪闪,气势不凡,但却像木头打造一般,若是没有了那微光和凌厉的气势,这绝对就是一把普通的木剑。


  “这便是那件神兵,神木剑!”人们惊叹出声。


  就是这把剑,让众人眼前一亮,他们都知道,楚刑成名的兵器,正是这把神木剑,它的力量,可绝非外表这么简单。


  “这下公平了,那就让我们分个胜负吧。”司马烈出手了,并且这一出手,也并非试探,而是直接施展出了王牌,天机营的天机阵。


  天机阵一出,司马烈不仅实力大涨,他手中的金钢盾更是如同战车一般,夹带凛凛杀机和碾压一切的力量,向楚刑压迫而来。


  不过楚刑可不是黄龙,本就极强的他,又有神木剑在手,根本就不惧怕司马烈的天机阵。


  一时之间,二人交战在一处,足足半个时辰,竟然难分胜负。


  “司马烈,磨蹭什么呢?快结束这场战斗。”天机长老高声喝道。


  “楚刑,这就让你见识一下,天机阵的真正威力。”而在天机长老的命令下,司马烈的天机阵竟威力大增,比先前还要猛烈,原来这才是他的真正实力。


  “轰!”


  天机阵结合金钢盾,威力无穷,一声巨响之下,楚刑倒退数米,险些跌落台下,在边缘处稳了下来。


  而他手中的神木剑,也是变成了两段,尽管手中那半,仍闪烁着微光,但却也只剩下了一半。


  “哈哈哈,楚刑你输了。”司马烈疯狂的笑道,甚是得意。


  “我可不这么认为。”然而楚刑却并未认输。


  “竟不认输?你的神兵都毁了,还拿什么和我斗?”司马烈问道。


  “神兵?这不过就是一把木剑而已,是你们自认为它是神兵的。”


  楚刑微微一笑,将手中的神木剑扔到地上,当木剑离手之后,微光不见,那股气势也不见,这竟真是一把普通的木剑。


  “你这是什么意思?”司马烈很是吃惊。


  “我的意思是,一把木剑我都能与你打这么久,我若换成神兵,你还怎么与我抗衡?”


  楚刑说话之间,又从藏剑箱内取出一剑,这把剑,与之前的木剑完全不同。


  宽两尺,长两米,蓝光闪闪,宛如宝石打造,不仅坚不可摧,更是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霸气。


  神兵,这才是真正的神兵,与之前的所谓神木剑,简直天差地别。


  “真是狂妄。”


  “我才不信,你刚刚真的是用木剑和我打的。”


  “你别想虚张声势的吓唬我,看我这就胜你。”司马烈怒吼一声,手握金钢盾,结合天机阵,再度向楚枫发出了攻势。


  然而,楚枫只是握着神兵,对着来势汹汹的司马烈,轻描淡写的轻轻一挥,只听“砰”的一声,司马烈的金钢盾,竟已经化成粉碎。


  “不可思议,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神兵,这样说来,楚枫之前的神木剑,根本就不是什么神兵,而是一把普通的木剑。”


  “是因为他剑术太强,才将一把木剑,用的如同神兵一样强?”


  “天哪,弈剑听雨阁,竟出现这样一位天纵奇才。”


  此刻,现场一片惊呼,这不仅是来自弈剑听雨阁的,更多的是来自其他门派,以及各位群众的,所有人都为楚刑的实力所折服。


  “看来我的盘龙刀,是要还给我了。”奕剑长老,笑着说道。


  “哼,给你。”而天机长老,虽然很不甘心,但也只好将到手的盘龙刀,还给奕剑长老。


  不过相比于他的语气,他的脸色,那才叫真的难看,这场比拼,他天机营败的可谓彻彻底底。


  而在此之后,这场四大派弟子之间的比拼,也终于落幕,最终胜者,乃是弈剑听雨阁的楚刑。


  此刻,天机,翎羽,云麓的三块令牌,都落到了奕剑长老的手中。


  他将三块令牌放到一起,竟然合成了一块令牌,而合成的令牌上面,则是写着“第一子”三个大字。


  奕剑长老,将令牌交给楚刑,问道:“之前掌教赐你奕剑第一弟子的称号,想要你做接班人,你都不接受,为何这一次想争夺这个名头了?”


  “之前我觉得,第一的责任太过重大,我不适合。”楚刑道,“尤其这天下第一弟子,还要领导那么多人,我就更不适合了。但现在我觉得,也许我不适合,但有些人更不适合,为了避免让不适合的人,坐在这如此重要的位置上,还是由我来承担这个责任吧。”


  “妖魔横行,幽都作祟,想要平定乱世,你一个人总是不行的。”奕剑长老说道。


  “我明白,这需要全天下人的力量,唯有同心协力,才能战胜妖魔。”


  “我不适合做领导者,现在不适合,将来也不适合,但我仍会坚守这个岗位,等待合适之人的到来。”楚刑说道。


  “呵……”奕剑长老笑了,笑得很是释然,但又忽然说道:“对了,这令牌还缺一块,将这块也合并,才算完整。”


  奕剑长老,将自己的那块“弟”字令牌取了出来,将四块令牌嵌在一处,形成一块长方牌匾,“第一弟子”。


…………


奕剑争锋是蜜蜂创作的一个短篇,只有四章,总共一万字,已经完结,所以不要问蜜蜂后面的章节了,因为根本没有后面的,已经完结了。


书慌的兄弟们,可以看看蜜蜂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也就是修罗武神的前传《修罗战神》,修罗战神在17K小说网就可以搜到。


至于修罗武神,明天蜜蜂就可以更新了,谢谢兄弟们的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