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该看书了 2019-06-26 06:21:34

 蓝语走了,离开了医院,离开了这个城市,甚至没有回老家,和她的父母一起,去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凌云直到第三天才知道这件事。  蓝父并不是个凶残之人,要不是被凌云和安洛溪刺激的失去了理智,他不会捅那一刀,但是那一刀,捅的也并不深,安洛溪输了一点O型血,很快就渡过了生命危险期,被送回了普通的病房。  蓝语果然让蓝母将一份离婚协议书送给了凌云,协议表明,蓝语愿意净身出户,也不需要凌云支付她任何的精神赔偿等,她只想与凌云彻底断了关系!  凌云却当场撕碎了那份离婚协议书。他红着一双眼睛:“她当初逼走了洛溪,还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来道歉,就想离开?做梦!”  他的声音颤抖着,这样的理由,连他自己都不信!可是如果他不这么说,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理由,将她留下来。  蓝母却只是很冷漠的看着凌云,看深痛恶绝的仇人那样的眼神:“你将我的女儿害的那么惨,却还不同意离婚?不同意也没关系,那就直接丧偶好了!”  蓝母离去的脚步将巨大的锤子,一步一锤,狠狠的敲打着凌云的心。  他“砰”的一声,甩门而去,任凭着安洛溪如何叫喊都没有回头,他想去外面的花园里透透气,却在半路,被自己的好友韩子昱截住了。  “我刚刚听说,安洛溪回来了,蓝语的父亲刺伤了安洛溪,你为了安洛溪,要将蓝父送去坐牢?”韩子昱望着凌云,眼里有些着急:“我是不是来晚了?”  “不晚,”凌云说:“我没有那样做。”  韩子昱松了一口气:“没有就好。”  “但是,我逼蓝语给洛溪输血了,”凌云的情绪忽然彻底的失控,眼里竟然落下了泪来:“可是医生说,蓝语患了癌症,不能给洛溪输血,子昱,你知道她患的是什么癌吗?”  没等韩子昱答话,他又说:“是胃癌,喝酒喝出来的胃癌,你说,这是不是报应?谁让她当初用阴谋诡计逼走了洛溪的,这就是老天爷对她的惩罚!”  韩子昱的脸色一下就黑沉了下来,怒气冲冲的说:“凌云,我早就劝过你,要珍惜身边的人,可是你……”  他将手里的文件袋塞在了凌云的手里:“好好的看看吧!你信仰的是什么,你失去的又是什么,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人比蓝语更爱你了!”  “我查这些东西,原本是觉得你对蓝语太过分了些,想让你回头的,但现在……晚了,一切都太晚了,那不是老天爷对蓝语的惩罚,是对你的!”  凌云下意识的觉得,这文件袋里的东西会颠覆他所有的认知,他竟然心生胆怯,不敢打开看。 如果,这份东西,是其他的什么人给他的,他一定不会相信,可韩子昱是他最好的兄弟,更是这个城市最知名的刑警,没有证据的事情,韩子昱都不可能会告诉他。  所以,他还是颤抖着打开了文件袋…… 上一章凌云做梦也没有想到,五年后,他还能在自己的公司,亲眼见到安洛溪。  他几个大步上前,紧紧的抱住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声音都有些颤抖:“洛溪,这几年,你到底去了哪里?当年,为什么不告而别?又是为什么,要写那样的一封信给我?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的都快要疯掉了?”  失而复得的感觉,太过于美好,以至于凌云完全忽视了安洛溪那张有些僵硬的脸和她并不自然的表情。  “云,对不起,我当年也是……被逼的,还被人送去了国外,你知道的,我当时并没有毕业,英语又那么的不好,所以,在国外处处碰壁,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攒了一笔钱,又学好了英语,才问到路到了机场,一回来,我就到处打听你的消息,然后,来找你了!”  安洛溪垂下眼皮,藏起里面阴毒的算计,说的好不可怜。  她确实是刚刚才回来,是看了有关于蓝语的车、震门丑闻,才知道凌云竟然已经变成五百强上市公司的老板了,而且,凌云虽然和蓝语结婚了,却也一直对蓝语极尽折磨,为了她。  哈!有这么一个有钱又痴情的男人等着她,她当然要回来了。  回来之前,也想好了各种骗过凌云,算计蓝语和凌云离婚的计策!  “洛溪,你说你被人逼迫,还送去了国外?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蓝语?”  果然,凌云抓住了安洛溪话里面的“重点”。  “嗯,”安洛溪一脸难过的低下了头:“我也没想到她会是那样的人,不过,我理解她,她都是因为喜欢你。”  “果然是她!那个该死的毒妇,竟然还死不承认!”凌云的心里满是怒火。  “云,不要怪蓝语!”安洛溪却装模作样的劝说着凌云:“爱情让人疯狂,五年都过去的,我也回来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听说你们结婚了,我……恭喜你们啊!”  嘴里说着恭喜,安洛溪的眼里却又适时地滚落两行晶莹的泪水,并接着说:“其实我这次来,就是想看看你好不好,你好好的,我也就安心,那……我走了!”  说完,她果真转过了身。  “洛溪,别走!”凌云马上抱住了安洛溪:“我等了你五年,想了你五年,你终于回到我的身边了,你怎么还能走?”  安洛溪又说:“云,蓝语当初那么对我,我确实也是很难过的,可是我……我真的不想做破坏你们婚姻关系的小三儿,我……”  “洛溪,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是我和蓝语之间并不像你想的那样,我虽然娶了她,但只是因为你在信里面说要我和她在一起,我以为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你就会出现的早一点,我从未将她当成过我的妻子!只有你才是我心中唯一的妻子!”  “洛溪,你放心,我马上就回去向蓝语提出离婚,她不过是一个连婊子都不如的贱人,你不必在意她,更不要再将她当成你的朋友,她不配!” 上一章

第20章信不信我弄死你?

审讯室内。

 无论两名警察问什么,沈浪都一一回答了,毫无压力的样子。

 两人都想不到沈浪竟然这么配合,何国兵也是满脸戏谑,心想这小子真够脑残的,要给这种傻叉安排罪名,简直也太好弄了。

 “小子,你刚才殴打了何涛,对吗?”高大民警问道。

 “对。我是殴打了他,不过这是他自找的。”沈浪不紧不慢的说道。

 何国兵勃然大怒,猛地拍了下身前的桌子,怒吼道:“你他妈反了天了,打了我儿子,还敢这么嚣张?”

 沈浪呵呵一笑:“你儿子可比我嚣张多了,顺带一提,你儿子就是欠揍!放心,下次被我看见了,我还会殴打你儿子的。”

 话音一落,审讯室里的所有警察不禁倒吸一口寒气。

 见过嚣张的,还从没见过像沈浪这么嚣张的。

 何国兵脸上的筋肉都在跳动,气极反笑:“好好好,你这小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这份材料,你赶紧给我签字,敢耍花样,老子会让你死的很惨!”

 说完,何国兵扔来一份早就准备好的认罪书摆到沈浪面前。

 沈浪拿起来一看,眉目一掀,上面的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加起来,足够让他牢底坐穿。

 “警官,给我安排这么多罪名,你官威好大啊,这警察局难道就没有王法了?”沈浪阴冷说道。

 “在这里,老子就是王法!你别挑战老子的耐性,赶紧给我签字!”

 何国兵四十多岁,属于资格比较老的干警,这些年什么功劳都没有,欺负老百姓的本事倒是越来越有长进。

 坐到区治安大队长这个位置完全是凭年龄熬的,这人平时是嚣张跋扈,匪气很重,说话做事都很粗暴。加上沈浪打了他儿子,何国兵怒火膨胀到一种境界,必须拿这小子开刀。

 “我要是不签呢?”沈浪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何国兵勃然大怒,自从坐到这个位置上,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胆子这么大的贱民!

 不让这小子吃点苦头,还当他是吃素的啊?

 “不签,哼,老子就让你先尝尝嚣张的后果!”说完何国兵就起身朝着沈浪走了过去。

 沈浪坐在审讯室的铁栏内,左手被铐在审讯室的铁栏上,完全固定住了,按理说是没有挣扎的可能。

 何国兵绕着沈浪走了一圈,抬起右腿,狠狠地往沈浪背上踢了下去。

 “咚!”

 一声闷响后,沈浪没事,反倒是何国兵倒吸一口寒气,他感觉沈浪的背部简直有石头那么硬!巨大的疼痛感差点没让何国兵倒了下去。

 不过何国兵以为是用力过猛,心想自己的腿都这么疼了,对方的感觉可想而知。

 但见沈浪依旧坐稳在座位上,并没有被踹倒。何国兵顿时又恼羞成怒起来,以前他踢贱民的时候,都是一脚就撂倒对方,这次居然失误了,让他感觉很没面子。

 何国兵猛的上前,狠狠抓住沈浪的头发,咆哮道:“小子,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签是吧?老子会让你知道后果的!”

 沈浪嘴角抽动了一下,本来他觉得事情可以处理,并不想太高调的,但现在这何国兵已经彻底把他激怒了。

 “你们过来,给我打!”何国兵对着审讯室一侧的两名警察吼道。

 两名高大警察立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些都是何国兵的人,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走进审讯间,两名警察几阵阴笑,其中一名光头警察暴躁的吼道:“小子,你要是想少吃点苦头,就赶紧在认罪书上签字!”

 沈浪面无表情,毫无预兆地伸出右手,在一名警察警帽的国徽上敲了一下,道:“亏你头上顶着这个国徽,你对得起这个标志吗?”

 那名高大警察名叫刘志刚,见沈浪竟然用手敲他警帽,他的脸色立马就黑了。

 自从刘志刚穿了这身警服,他就觉得自己变牛b了,平时除了在领导面前要装孙子之外,寻常老百姓见了他,哪个不是战战兢兢,敬畏三分?

 区区一个黄毛小子也敢这么嚣张。

 刘志刚二话不说,猛的动起手来,他一只手扣住沈浪手腕,另外一只手按在沈浪肩膀,他想单枪匹马制服沈浪,展现出自己过人的军事本领。

 沈浪面色阴戾,抓住刘志刚的手臂,一拉一扯,“咔嚓”一道骨头断裂的脆响声清晰入耳。

 “啊!!!”

 刘志刚发出惨烈之极的哀嚎声,脸色煞白的抱着自己的手臂,在地上翻滚不休。

 “你找死!”另一名警察咆哮一声,朝着沈浪打出一拳。

 沈浪冷不防的击出右拳,正好砸在了这名警察袭来的拳头上。

 两拳撞在了一起,那名警察指关节瞬间断裂,鲜血淋漓,发出“啪啪”的响声,惨叫声也随之传来。

 沈浪动作没停,飞快的踹出两脚,一左一右两名警察飞了出去,一头栽在地上,直接昏迷不醒。

 何国兵见状大吃一惊,脸色有些变了,大声咆哮道:“你!你敢袭警!”

 “你也算警察?”沈浪站了起来,面无表情道。

 稍稍一用力,右手上的手铐被他扭了下来,随手一扔。

 何国兵顿时有些发慌,飞快的从腰间掏出一把手64式枪,指着沈浪的脑袋,威胁道:“你敢乱动,老子一枪打爆你的头!”

 沈浪嘴角微微抽动,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

 推开审讯室的铁门,沈浪朝着何国兵走了过去,好像丝毫都没把何国兵手中的那把枪放在眼里一样。

 “你再往前一步,你他妈信不信我弄死你?”何国兵吓了一跳,这小子疯了不成!怎么连枪都不怕?

 沈浪脚步一踏,整个人化为一道影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何国兵手上的枪夺了过来。

 “呃?”见手上的枪没了,何国兵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

 沈浪将64式手枪随手一扔,而后一脚踹出,踢中何国兵的腹部。

 “呃,啊!”何国兵一声惨叫,身体飞了出五六米远,脑袋砸在墙壁上,眼白一翻,整个人昏了过去。

 撂倒三人,沈浪拿起桌上的那个认罪书,露出一丝冷笑,这些家伙平时就是这么坑害平民百姓的,估计没少用这种伎俩。

 “咚!”

 正好在这时,审讯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