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仙界篇》第三十六章,三十七章

骑蜗牛上高速超速 2018-10-10 09:57:27


第三十六章偷梁换柱


就在两个炼虚修士兀自疑神疑鬼之际,那人影已出现在了一座黑色殿堂之中。   这殿堂空间不大,只有二三十丈大小,中间耸立着一根粗大白色玉柱,石柱上铭刻了无数符文,柔和的黄色的光芒从石柱顶管散发而出,形成一个倒碗型的黄色光幕,将一片区域笼在里面,依稀可辨里面放着十几个红光濛濛的石头柜子,但看不清里面摆放之物,显得有些神秘。   人影站在原地,没有迈步前进,仔细看着眼前的黄色光幕,双目隐现蓝芒。   片刻后,其一挥手,数十道黑光飞射而出,却是一根根黑色阵旗,错若有致的落在黄色护罩四周,接着双手一掐诀,一道道黑色光柱从周围的阵旗中飞出,在半空连成一片,形成一个更大的半球形淡黑色光幕,将整个黄色光罩笼罩在下面。   黄色光罩原本已经占据了大殿内近半的空间,淡黑色光幕更是几乎充斥了整个大殿。   人影张口喷出一股青气,落在黄色光罩上,试图和之前一样破开出一个洞来。   结果出乎其意料的是,当青气堪堪腐蚀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孔洞,光罩表面立刻光芒大放,无数黄色霞光凭空出现,赫然将这团青气包裹起来。   与此同时,光罩中心的白玉石柱上的符文图案猛地一亮。   黄色光罩表面光芒一盛,无数耀眼的纤细黄色光丝浮现,缠住了那团青气,然后狠狠一勒。   青气顿时被切割成无数块的碎裂飘散,而黄色霞光也飞快消退,之前出现的孔洞随之弥合如初。   人影眼见此景,无动于衷,似乎没有怎么惊讶,其目光盯着那白玉石柱看了许久,翻手再取出了十几杆颜色各异的阵旗。   其一挥手,所有阵旗尽数悬浮在半空,排列成了一个古怪的椭圆形阵列,看似杂乱无章,却又隐含玄妙。   随着人影两手飞快掐诀,手中黑光闪动不已。   十几杆阵旗也随之绽放出各色光芒,犹如一道道标枪般,纷纷击在黄色光罩上,如钉子一般朝着里面钻去,围出了一个丈许大小的区域。   黄色光罩表面光芒狂闪,使得阵旗前进速度大缓,同时一股颇为强烈的法力波动散发开来,但这些波动稍一触及外围的淡黑色光幕,便如泥牛入海般消失无踪,丝毫没有散发到外面。   随着人影口中晦涩咒语声传出,十几杆阵旗表面光芒一亮,速度徒增,终于完全镶嵌入光罩之中。   下一刻,被阵旗笼罩的丈许大小区域,表面黄色光芒飞快暗淡下去。   人影立刻张口喷出一股青气,落在这片区域中。   暗淡的光罩毫无抵挡之力,转眼间被青气腐蚀了大半。   然而中间白玉石柱上的符文此刻却尽数狂闪起来,黄色光罩其他区域光芒大放,更多的黄色霞光涌现,怒涛般朝着被十几杆阵旗所围的区域冲击而去,不过却被阵旗死死拦住。   激烈的法力波动散发开来,被周围的黑色光幕拦住,只是这次的法力波动实在太过激烈,黑色光幕也随之“嗡嗡”颤抖起来,并且愈演愈烈,似乎有些承受不住。   所幸,两三个呼吸后,那片丈许大小的区域便被青气腐蚀出一个大洞。   人影连忙电射而入,落在白玉石柱附近,张口喷出一股浓郁黑气,包裹住石柱,同时两手掐诀,一道道黑色法诀飞射而出,打在石柱上。   黑气迅速在石柱上蔓延开来,将上面的符文图案染成了黑气。   石柱上的光芒立刻飞快暗淡,黄色光罩上汹涌激荡的霞光也缓缓消退,一切恢复如初。   人影挥手一招,光罩的十几杆阵旗从里面冒了出来,飞射回此人手中,被其收了起来。   其动作不停,翻手又取出一沓黄色阵旗,化为十几道光芒飞射而出,从里面打在了黄色光罩上。   这些阵旗毫无阻力的没入了光罩中,消失不见。   整个黄色光罩微微波动了一下,随即恢复如初,先前被青气腐蚀的丈许大洞也飞快复原。   人影这才转过头,看向分布在石柱周围的那十余个石柜。   每个石柜赫然都被一层深红色光罩笼罩。   人影走到一个石柜前,没有多犹豫什么,张口喷出一股青气,落在了光罩表面,那片区域立刻剧烈波动,红光飞快变淡,眼看便要被突破。   就在此刻,红光表面蓦然浮现出星星点点的白色晶光,红白两色光芒交相辉映,顿时抵挡住了青气的侵蚀。   与此同时,一阵刺耳钟鸣从大殿深处响起。   人影周身虚空一阵波动,似乎也大吃了一惊。   但下一刻,其口中传出低沉咒语声,手中不停变化起来。   那团青气立刻翻滚起来,变幻出各种形状,飞快冲击红白两色禁制,不过任凭青气如何变幻,始终无法突破。   人影忽的一招手,果断的召回了那股青气,随后两根手指往眉心一点,眉心突然裂开一道黑痕,然后裂开,浮现出一只漆黑如墨的眼珠。   眼珠略一转动,里面隐现黑色符文。   咻!   一道手指粗细的乌光从中飞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打在石柜外的禁制上。   红白两色禁制在乌光面前仿佛纸糊一般,立刻便被穿透,“砰”的一声碎裂开来。   人影眉心晶光一闪,散发出一股庞大神识之力,并且分裂成十几份,各自没入一块玉简中,飞快探查里面的内容。   而随着方才的钟鸣声一响,藏经阁外面的禁制立刻狂闪起来,发出阵阵示警之声。   “不好!有人闯入藏经阁了!”   “什么人如此胆大包天,简直找死!”   “莫非是前两天潜入天符堂的贼人?”   随着一声声怒吼传来,一个个身影从四面八方朝着藏经阁汇聚而来。   有了天符堂的前车之鉴,这些巡逻之人没有丝毫犹豫,一面派人通知宗门高层,几个实力最强的队长则立刻闯进了藏经阁。   黑夜中,冷焰宗各处也纷纷亮起光芒,变得骚动起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其实是内阁门口的那两名炼虚修士。   警钟一响,两人立刻跳了起来,脸上露出惊怒交加之色。   竟然真有人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潜入了内阁!   “难道真是大乘期修士?”   这念头在二人脑中一闪即逝,但此刻却也顾不得其他,立刻分别取出一块玉符,一块形如弯月,另一块却是一个扁圆。   两块玉符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完整浑圆,二话不说的贴在了大门某处。   门上水波禁制光芒闪烁,飞快消失,石门轰然打开,两人二话不说的飞射而入。   看到里面的淡黑色光幕,二人便是一怔。   白胖僧人心中念头急转下,猛一咬牙,翻手取出一面圆镜法宝。   他手中掐诀,圆镜上灰光狂闪,喷出一道粗大灰白光束,打在黑色光幕上,发出震耳欲聋的猛烈爆裂声。   光幕立刻剧烈翻滚,水波般剧烈起伏,不过没有被立刻击溃。   几乎是同一时间,高瘦男子身上也飞出四柄青色飞剑,略一盘旋,化为了四朵青色莲花。   无数青色剑气猛地从四朵青莲中飞射而出,纷纷斩落在黑色光幕上。   噗噗!   黑色光幕终于支撑不住的被撕裂开来,露出里面的情况。   “大胆贼子!”   两个炼虚修士看到里面若隐若现的淡银色人影,心中一松的同时,不禁是又羞又怒。   这人影身上散发的气息,不过区区元婴期的样子!   然而此人却丝毫没有理会外面两个炼虚修士的意思,他此刻刚刚看完第一个石柜中的玉简,身影一晃,来到旁边另一个石柜旁。   其如法炮制的从眉心独目处射出一道乌光,击碎了石柜周围的禁制,随后十分从容的放出神识,再次探入上面的玉简之中。 


 第三十七章 脱身  



小贼尔敢!”   “胆敢偷阅我冷焰宗秘籍,受死!”   白胖僧人与高瘦男子目眦欲裂,口中同时一声怒吼,前者翻手取出一块黄色玉牌,猛地一晃。   “嗤啦”   玉牌表面射出一道黄芒,一闪即逝的落在黄色光罩上。   光罩顿时从中间分裂,露出一道两丈左右的通道。   二人身形飞射而出,扑向里面的那道人影。   就在此时,人影忽的一抬手,口中诵咒,一指点出。   一道黑光顿时从其指尖飞出,打在那中间的白色玉柱上。   玉柱上的禁制符文顿时尽数亮起,黄色光罩立刻光华大放,喷射出无数黄色霞光,闪电般卷中了两个身处半空的炼虚修士。   二人顿时仿佛陷入了沼泽中一般,身体陡然沉重了百倍,抬一下手都极为困难。   “不好,此阵被改动过了!”高瘦男子大惊道。   “你究竟何人?怎会操控此处禁制?”白胖僧人面色阴沉,怒喝道。   人影丝毫不理,神识飞快阅读玉简,两手则是不断掐诀,打在白色石柱上。   黄色霞光立刻波动起来,以两个炼虚修士为中心旋转起来,形成两个黄色漩涡,死死将他们的身体禁锢住。   两人怒吼连连,奋力挣扎,同时手中法宝光芒闪烁,打出一道道灰白光束和青色剑气,试图从黄色霞光中挣脱出来,不过任凭二人如何狂攻,也无法挣脱分毫。   二人心中是又气又急,这黄霞禁制原本是为了对付外敌,如今不知怎么竟变生肘腋,反而成了困住自己的大麻烦。   就在此刻,七八道身影从外面蜂拥而入,正是冲进来的几名化神期的巡逻队长。   几人一看到里面的情况,更是目瞪口呆起来。   不过他们很快反应过来,纷纷抬手祭出一件件法宝,朝着黄霞禁制打去,试图将其击破,救出两个炼虚修士。   “住手,打不得!”白胖僧人脸色一变,惊呼道。   不过已经迟了,七八道法宝轰击在黄霞上,黄霞立刻震颤起来。   但就在同时,黄霞上泛起一个个磨盘大小的鼓包。   “噗噗”几声,七八条触手般的霞光闪电般飞射而出,卷住了几人,然后猛地缩回,将其拖进了霞光之中。   几人修为不如两名炼虚修士,如今被霞光笼罩更是丝毫动弹不得了。   “该死!”白胖僧人怒吼。   “你们可通知了宗门此地的情况?”高瘦男子对那几个巡逻队长道。   “已经……通知……”那几个化神队长张嘴都很困难,艰难的说道。   两个炼虚修士闻言,脸色一松,转头看向那道人影。   人影还在不断的破开石柜禁制,飞快阅读柜子上的一块块玉简,速度极快,这片刻功夫,已把内阁典籍看了大半的样子。   二人虽然心中焦急万分,不过在场所有人都被黄霞禁制困住,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点办法也没有。   “何人如此大胆!”   就在此刻,一声打雷般的怒吼从外面传来,排山倒海而来,整个大殿空气剧烈震颤起来,黄色霞光也被吼声撼动。   黄霞禁制中的十几人双耳嗡嗡直响,脸色被震得苍白,不过神情却是大喜。   正站在某个石柜前的人影动作一僵,朝着外面看了一眼,随即眉心竖目黑光大放。   咻咻咻!   数道乌光飞射而出,将还没有来得及阅读的三个石柜的禁制同时击碎。   轰!   一个赤色人影从大门飞射而来,却是一个红发大汉。   此人身高足有两丈,雄壮的仿佛一尊铁塔,身穿一件赤红法袍,上面燃烧着熊熊火焰,整个大殿瞬间陷入可怖高温中。   庞大威压从大汉身上散发开来,赫然是一个合体期大能。   “贼子,纳命来!”   红发大汉目光一扫,看向人影,眼睛仿佛在燃烧,口中发出一声怒吼。   他单手一抓,一柄燃烧的巨剑飞射而出,一晃化为数十丈大小,带着开山裂海的气势斩在黄色护罩之上。   大片黄色霞光浮现而出,朝着巨剑迎去,试图抵挡,不过还没碰到巨剑,便被剑身的火焰燃烧撕裂。   “喀啦”   火焰巨剑狠狠斩在黄色护罩上,护罩立刻浮现出无数裂纹,但没有彻底破碎,挡下了这一击。   就在此时,人影单手一挥,发出一股吸力。   三个石柜上的玉简立刻飞射而来,稳稳的落在此人手中,被其翻手收起。   红发大汉眼见此景,勃然大怒,手中掐诀,火焰巨剑陡然涨大了一倍,腾起数丈高的火焰。   黄色护罩“砰”的一声,彻底碎裂。   那两个炼虚修士和一众化神修士只觉身形一松,终于恢复了自由。   火焰巨剑微微一顿,继续朝着黑色人影劈斩而下。   人影猛地抬头,眉心竖目光芒大盛,里面浮现出无数黑色符文,一道粗大乌光从中飞射而出,打在巨剑上。   “砰”的一声,乌光爆裂开来!   巨剑上的火焰猛地一顿,消散大半,同时周围空间泛起道道涟漪,使得巨剑停在了半空,无法落下。   “破灭法目!”红发大汉一惊。   人影两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体表陡然浮现出大片紫色电光,猛地扩散开来,以自己为中心化为一个雷电法阵,法阵内光芒大盛,发出霹雳巨响,使得人影有些模糊起来。   “哪里跑!”   红发大汉发出一声狂怒,巨剑上的火焰再次腾起,剑身一颤,突然一分为二。   一道和巨剑大小相仿的火焰剑影陡然斩下,速度竟比火焰巨剑快了数倍,劈在雷电法阵上。   “轰”的一声巨响,刺目之极的红光爆裂开来,一股狂暴气流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两个炼虚修士身躯大震,朝着后面连退几步才站稳身体,那七八个化神巡逻队长更是双膝一软的直接跪下,周身护体灵光狂颤,根本无法站立了。   红光飘散开来,地面被斩出一道深深深痕,不过那个黑色人影却已经消失。   所有人脸色一变,面面相觑之下,朝着红发大汉看去。   红发大汉脸色铁青,双目中怒火升腾。   此时此刻,韩立的洞府密室中央处。   地面上刻画着一个紫色大阵,丝丝电芒在大阵中流传,韩立双目紧闭,盘膝坐在大阵旁。   紫色大阵陡然光芒一亮,散发出耀眼的电光,一声霹雳巨响,一个被黑气包裹的人影在里面浮现而出。   韩立双目骤然睁开,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挥手打出一道法诀。   黑色人影身周黑气飞快消散,露出一个通体银光灿灿的甲士,双目木然,却是一个符兵。   银色甲士此刻半边身体毁坏,身上气息奄奄,已经近乎崩溃的样子。   韩立单手一招,二三十块玉简从甲士身上飞射而出,落在其手中。   他将这些玉简一收,然后伸手一指点在甲士眉心。   只见其眉心处黑光一闪,一个鸡蛋大小的黑色圆珠从里面飞了出来,里面有一股银色气流缓缓流动。   与此同时,甲士身上光芒一闪,形体崩溃,化为一张残缺银色符箓和一张紫色符箓,同时飘落。   这银色符箓正是甲元符,紫色符箓则是太一化清符,正是韩立前几日偷偷潜入天符堂,盗取里面的材料炼制而成的。   可惜这甲元符受损太大,已经无法再用了。【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