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小说《贯耳阁》022

安隐灯塔 2018-11-07 10:15:21



【022】鹌鹑

 

韩路非学生时代,也在游戏里碰到过,男生用变声器或伪音开玩笑,但那种类型多听一会儿,就能感受到很不自然的破绽;也有男声模仿略像的声优,但效果就很二次元,带着浓郁的动漫风。

 

可张晴这种好听且天然的嗓音,既不是假声小嗓来唱歌唱戏,又不是因药物而改变的ladyboy,也不是野路子声优令人不适的太监音。眼前的张小索,看上去就是个普通小伙子,绝不可能发出张晴那么好听的声音,还跟他在生活中聊了这么久。

 

看着韩路非的表情,何旻边笑边点头为他作证,“他这种情况据说几千万人中才有一个,刚认识他那会儿玩配音,我也被吓一跳。小索人很好的,其实就是很欣赏你,借着你过生日,跟你开个玩笑,你千万别介意,来嘛,吃点东西,他忙活了一下午呢。”

 

韩路非梗着脖子,哪儿还有心情吃东西,见何旻的神色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张小索心一横,清了清嗓,分别用“张晴”和“张晴哥哥”的声音说了两句:“他下午才飞过来看我的,是吧哥?对啊,我来看我妹夫。”

 

心里那个粉红的气球,一瞬间炸了,韩路非只觉得这个房间里,像是有某种看不见的冰冷介质,把他和周遭的世界隔离开来。想起这几个月的陪伴,想起自己从觉得“她”有趣直到动心,想起在梦里“她”拉住自己的手,想起这么久以来的希望、寄托、以及对今天的期待……

 

“去你妈的!我招你惹你了!你这么骗我!”韩路非把杯子使劲摔在桌上,何旻和张小索脸上的表情也瞬间严肃了。

 

张小索苦着脸说:“哥,哥,你别生气,我那天后半夜挂了机,才想起是愚人节,本来想早点跟你坦白的,但……哎,怪我怪我,全都怪我,你真的别生气,这不是给你……”

 

“愚人节的玩笑开到儿童节,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你知道你……”他又气张小索的欺骗,又因为自己的愚蠢而懊恼,又觉得连何旻也是帮凶,还因为这段美好的“感情”破碎而感到委屈,喉头有些发紧,捏紧了拳头,两条膀子不自控地颤抖。

 

何旻本想说在五一的时候,其实他那个叫齐曼的室友,也加入了这场“阴谋”,但看他咬牙怒视的模样就没敢提,一个劲给两边都说着好话,边责怪张小索玩起来就没个谱,这顿不算还得连请韩路非几顿,边让韩路非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她这个可怜巴巴的死党。

 

张小索再也不敢直视他冒火的眼睛,赶快切了块蛋糕,双手捧到他面前,“路非哥,好歹我也给你拉了那么久的怪,加了几个月的血,特意为你准备过生日,玩笑开过头是我的错,你就别生气了,以后我多多的给你介绍美女……”

 

此刻的张小索,如同巨型猫头鹰面前的一只小鹌鹑。

 

“介绍你大爷!”韩路非腾地一下站起来,本想给这小子两拳。看他个子比自己矮,身形比自己瘦,表情像个犯错的孩子,整个儿一智障加弱鸡,都不屑打他。而且他刚才竟能发出两种声音,简直是奇葩又逆天的怪物,可面对眼前精心准备的一切……终归没能下得去手。

 

短短两句话的过程中,韩路非内心经历了一系列复杂纠结的起伏,但随后听见“介绍美女”四个字,张晴的脸仿佛就在眼前晃,顿时又被火上浇油。他一把抓住张小索后脑壳的马尾,张小索还没反应过来,何旻也没来得及阻止,张小索的整个脑袋就被他摁进了蛋糕里。

 

“去你妈的死骗子!”韩路非气冲冲地抬腿就走,猛一开门,张小索工作室的一个灰发哥们刚到,正在掏钥匙,彼此都吓了一跳。韩路非气鼓鼓的挤出去,没说话也没回头,听见张小索还在解释着追了出来,可该死的电梯还在三层。

 

如果不是冒充女神,让韩路非动了心,他自问可能也不会这么生气。但他对张晴的期望,几乎是这几个月以来,生活中最大的乐趣,甚至工作上最大的动力。他幻想了太多太多关于将来,一起幸福生活的日子。没想到却像个小丑一样,被人玩弄,还当着同事的面。

 

他嘴里大声骂着“臭傻逼、死骗子、人妖号”,挥起拳头就要揍追过来的张小索,张小索一缩脖子,韩路非大骂一声“滚!”转身进了楼梯间,几乎是用跑的方式,远离了“惊喜”的事故现场——他再也不想看到这个怪物了。

 

这时的张小索,一脸的巧克力渣子和奶油,眼看这只发怒的猫头鹰,就这么夺门狂奔飞走了。心里是真的懊悔没听何旻的话,早点坦白再找机会和他见面。对门邻居一家饭后出去散步,张小索尴尬地打个招呼,赶快回到屋里。

 

张小索的先锋摄影类工作室,在帝都开了一年多,主要为一些情侣提供摄影、真人系动漫场景故事漫画或影片、人像沙画和沙画影片定制或表演等业务。刚才来的那位哥们,染着一头奶奶灰,就是他工作室的沙画师之一阿谷。

 

至于什么人在深圳、要来北漂创业等,都是张小索编出来忽悠韩路非的。阿谷和家里关系不好,过年也无处可去,十七八时就泡出来混,也算是个老江湖。张小索和他认识后,就把楼上让出来给他住,只有其中一间小卧室是张小索的。

 

阿谷忙完工作室的事就往回赶,碰见发飙的韩路非炸裂的一幕。阿谷有点喜欢何旻,但何旻的心上人是懿伍传媒的Daniel,张小索曾劝说她和自己一起干,但何旻舍不得离开。二人都知道张小索设计勾搭韩路非的事,阿谷笑他老板“扑棱蛾子烧了翅膀”。

 

张小索洗完脸敷个面膜,根本没心思吃东西,招呼他们俩吃喝别管自己。又想到韩路非正在气头上,什么都不敢说也不好做,得想个长远的办法挽回。于是在微信上,大概跟齐曼说了一遍晚上的情况。

 

“我早就说了,他那个性格一点就着,你非要把作死进行到底,这可好了,下周一见了面,我都觉得挺愧疚的,你的眼线这次算是彻底暴露,我也解脱了。”何旻说。

 

阿谷给何旻剥了好多虾,假装随意地推到她面前,脸却朝向张小索笑道:“你就别郁闹心了,你俩从根儿上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开开玩笑,以后当个哥们儿也挺好的,不一定非得发生点儿啥,你这就叫买炮仗的炸了手,自作自受。”

 

张小索摇头晃脑道:“‘爱到飞蛾扑火,是种堕落’,谁让我喜欢他呢。”

 

“他哪儿好了,平时在公司,感觉挺无趣的,跟我们招商部那个老大,都是大烟囱。直男审美,穿的衣服不是白的就是黑的,上回我们团建拓展,他还把裤子给崩了,就一呆毛逗比。哪儿像……”何旻歪头一笑不说了,她在心里是把韩路非和Daniel做对比。

 

张小索却以为何旻说的是她爱豆,“那种感觉你不懂,他呢,虽然不是惊为天人的天菜,不见得谁都会喜欢。但放在你们公司那群妖孽里,也是拔尖的好吗?男人又不是摆看的,主要得实用,有安全感,刚才他发火的时候,我了个天,简直爷们到不行,神雕大侠附体有没有?你们现在喜欢的都是什么鬼啊,一个个都弯里弯气的,娱乐圈就是被你们这种粉丝弄成牛郎店了,跟内谁似的——”

 

“打住哈,你说我可以,说我家宝宝我跟你急,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还想我以后帮你不?不说他,还是能愉快聊天的哈。”何旻突然认真了。

 

阿谷闷吃闷笑,赶快岔开话题:“那现在咋办?我觉着就算是哥们儿铁瓷,这么折腾人家也有点儿损,得想辙补救一下。”

 

张小索摁着眼睛下面的面膜,叹气道:“他这种双子座吧,又是AB型血,心里住着一个正方一个反方,又各自精分出来一个小人,总共住着四个类型的他自己。现在肯定又想揍我,又不理解,女神梦碎,幻想破灭,一时半会转不过弯,哎,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就是这话啊,你想啊,你说是愚人节开玩笑,刚才也解释了,他能理解不?是你假冒女生的事儿是个玩笑,还是说你作为男生喜欢他是玩笑?他又会咋想?我觉着他闹不明白,你也没说清。”阿谷忙着给何旻斟酒。

 

何旻拍拍张小索的脑袋,“听姐的没错,跟他就算了,我们公司青年才俊多着呢,还有个做设计的小凯,嘴挺甜挺可爱的,上次不给你看照片了么,不然我把他介绍给你呗。韩路非那种人,惹急了可什么都干得出,你可当心点儿,就别祸害人家了。”

 

“我去,你们就别乱撮合了,我跟那个什么凯型号一样,在一起干嘛?磨豆浆么?我们自己圈子的人吧,五百里开外就妖气冲天了,跟你们那苹果大妈是一方水土的人。不过……阿谷提醒到我了,还好我解释得比较笼统,找个机会就跟他说,当兄弟之间开玩笑,玩过火了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