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最火小说:《我在抖音上撩了个极品小姐姐》(1)

电影杂志 2019-09-10 16:23:11

点击上面收听语音版


(图片:伍小欠儿)


原创小说,正在连载中......


《我在抖音上撩了个极品小姐姐》

又名:《心动设计师》

作者:纯小白

个人微信号:chunxiaobai2018  


第1节


一进办公室的门,我就发现情况不妙。


梦想总的破锣声音一点也没有超出我意料的冲着我吼起来,这货早上一定没刷牙,飞过来的唾液中, 都有一丝淡淡的臭鸡蛋味。


“蠢小白,你怎么搞的。看看你昨晚做的头条内容,阅读量才只有5万哎。我们是一个新媒体公司,内容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围绕10个字来做,内容,流量,爆款……你还要我重复多少遍才能记住,内容,特么的还是内容,啊?”


我心下不服。抓热点,做流量,质量算什么,阅读最重要。若为10万+,节操皆可抛。自从微信成为一个超级流量平台后,无数的小公司依附于平台而生存。微信+各大新闻客户端,仅仅是靠广告收入,大点的公司几百人一年做好几个亿的有,小点的个人一条枪年赚几百万的也很普遍。人心浮动全民创业,一夜成名比比皆是。这个是一个流量比媳妇还要美好的时代,一切都是为了抢夺眼球……


梦想总看我似乎有点心不在焉,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声音越来越严厉,“你任何时候都要记住,我们是谁,我们想做什么,我们要向何处去。还要我再重复一遍公司的宗旨吗,我们……九个人新媒体,内容流量为王,服务屌丝用户,心怀远大理想,梦想有天上市。我们不要高大上,我们要接地气,什么叫接地气,就是大家爱看什么,我们就提供什么。用户爱看鸡汤,我们就天天熬。用户爱看八卦,我们就天天编。我说小白同学,你好歹也曾经是个作家,出过几本书,编个豆腐块文章,对你来说不是杀鸡用了洲际导弹嘛,怎么就连这么点事都做不好呢,你告诉我,你心里到底在想啥,你的梦想是什么?”


又来了,从这公司成立第一天起,老总就喜欢跟大家顿不顿谈心,每次都是问我们的梦想是什么。问你千遍也不厌倦,每个人的梦想像春天。只要有梦想,就能打鸡血。母猪飞上天,麻雀变凤凰。一个没有梦想的人注定将被时代的潮水所抛弃,注定将成为一个可耻而可怜的人,一个永远也改变了阶层身份的人。现在告诉我,你的梦想到底是什么……所以,我们都亲切的称呼他为梦想总,以至于忘了老总原本姓朱,猪八戒的猪。


每次一说到这个问题,我都是底气不足,但又不能不回答。按照历史经验,别的问题都可以应付,唯独梦想必须回答。要不然,这场谈话就变能从早上一直持续到12点了。用猪总的话说,这是一个明性见心,自我认知的严肃问题。只有从根上谈清楚了,想清楚了,才能心理改变预期,实现自我驱动,然后拼搏吧,骚年。时不我待,再不努力2000后就把你踩脚底下啦。


有梦想的话我就是又纯又白的小屌丝一枚,没有梦想的话就是又蠢又白的啥都不是。所以根据我的个人梦想状况,梦想总变着法儿的给我起名字。犯错误了,就呵斥我为蠢小白。喝酒的时候,很亲热的叫我小纯白。他看上某个姑娘的时候,让我告诉他如何白小纯。以及,体现老总工作能力的时候,除了他其他人都是纯小白。


我斟酌了一下词汇,先奉承,后立意,再批判,总之一定得改变谈话的走向,“咳,这个,梦总。我的梦想,还是有的。无梦想,毋宁滚。这不你一贯都这么谆谆教导的嘛……我梦想有一天改变潮水的方向,让文艺的旗帜插满大地。情怀,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欠缺的东西。我要做有情怀的内容,要让情怀的10万+成为稀缺资源。我们要做一家独一无二的一家内容创业公司,我们不贩卖焦虑,不做饥饿营销,不做肤浅的逃离北上广,我要让那些鸡汤们死无葬身之地……”


这也是一直老总对我不满的地方,只要有流量,就有钱。情怀算个毛啊。但作为一个油腻程度还不够的文艺青年,我还是多少有点节操的。这个原因甚至一度让我想要离职自己去创业。但一考虑到现实的问题,终归也只是想想而已。


这次直抒胸臆的结果,在我的预料之中,梦想总勃然大怒,“我说小白蠢,你知道一个公司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赚钱哎。没有钱,我们连公司都生存不下去,还谈个屁的情怀。你知道公司一个月的运营成本多少钱, 房租多少钱,你跟我谈情怀,好,我照顾你的情怀,这个月一分钱不给你发行不行。你用情怀来吃饭行不行,我去,你简直是……你还想不想在公司里干了,不想干了就给我滚。”


我默然无语,我知道,梦想总说的是对的。你说的所有的道理我都认可,唯独只有一个字,超出我的底线了。


贱人就是矫情,那个字叫:滚。


短短几秒钟后,我就做出了决定。


好了我滚,你随意。90后的世界就这么任性,爱谁谁。


在梦想总的热切挽留下,在同事们的一脸不解中,在对自己未来的懵逼中,我走出了这家自己已经从业三年的公司。


抬起头,天空一片雾霾。我忽然很怀念晴朗。


从今天起,我失业了,喂马、劈柴、放火,做一个社会人,跳一段抖灰舞。我想炒一个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卖给同样有梦想的人。从明天起,好好赚钱。


在离开梦想总的公司后,我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赚钱,生活真是如此充满可耻感。


在办公室楼下拨通了女朋友小艾的电话。最近几天一直在跟她冷战中,我犹豫着如果告诉她我辞职了,会不会让我们的关系更加糟糕。但迟早还是要让她知道的,失业可毕竟是大事。上次吵架是因为我最近迷上了抖音,一回家就刷手机。平台根据喜好算法推荐,满屏都给我推荐的大长腿美女。这让油腻大叔可忍小姐姐不可忍,小艾雷霆大发,把我在抖音上发的各种乱七八糟的小视频审查了一个遍,把上面仅有的两位数粉丝逐一关注进行调查,最后没有发现蛛丝马迹,更加怒不可遏,拂袖而去。到闺蜜家住好几天了,我又刷了好几天抖音美女,一直没有药停不下来。


电话通了,我尽量让自己情真意切,充满浪子回头金不换感,说,“小艾啊,不生气了吧。好了,我错了。我向你道歉,今天就把抖音给卸载了,把张一鸣的微信也拉黑。他求着让我安装都坚决不同意……咳,晚上你想吃什么呢,要不去你一直想去的那家鱼火锅店吧。刚好,我也有件事情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一片沉默,仅仅是短短的几秒钟,预感告诉我,出状况了。


小艾一定是考虑已久,几乎是字斟句酌,说,“纯小白,你听清楚了,我今天是在跟你很严肃的谈话,不是开玩笑,就谈这一次……你别说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努力了,你有想法,你有才华,你的未来一片光明,你能给我想要的一切……好了,我都知道了。跟你在一起,三年了,唯独我最需要的那三个字,你给不了。以前我一直给你时间,但这次吵架后,我终于彻底想清楚了。”


我知道,小艾说的是安全感,这也是我们的感情一直磕磕绊绊的原因。她一直想要一棵遮风挡雨的大树,而我却还在努力生长随风飘荡。


小艾的声音无比清晰,无比坚定,仿若穿越虚空,洞穿我所有的伪装与坚强,“纯小白,我们,分手吧。”


我毫不怀疑,这次,一定是真的了。


分手已经预演过很多次,结局终究会粉墨登场。在生活的舞台上你又打又闹,又哭又笑,大幕终于拉起,这不是你想要的,可是你无能为力。


伸出手去,指间抖落的,是那一地忧伤的碎片。


站在街头,四顾茫然。车流喧嚣,人来人往。但我突然觉得好像置身荒野,分外孤单。北京,这座硕大的城。它包容而广阔,它容纳一切,吞噬一切。它让每一个有梦想的人在这里放飞,也粉碎每一个人不切实际的幻想。它还能安放我这颗坚强而脆弱的心么,以及,那曾经所谓的梦想?


这一刻,我竟然莫名的想起来梦想总问我的那三个终极问题,你是谁,你想做什么,你要向何处去。


人生三大悲催,失业了, 失恋了,没钱了。我的运气一向不错,三年赶一回,都赶一块了。人生不早不晚,出来混,就得有被生活抛弃的觉悟,这是你对自己所有过往不负责任的集中体现。你活该,蠢小白。


坐在小区楼下的烤串店,我脑子里千回百转。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忧桑是一个烤串不能解决的。如果解决不了,老板,再来10串。要辣,变态辣的那种我想不哭都掉眼泪的那种。举串四顾心茫然,几瓶啤酒怅流年。人生自古谁无败,你的青春不如狗。


在喝了6瓶啤酒,吃了30个烤串,解决了50个忧桑后,酒精上头,热血上涌。世界天大地大,不过都是头大。我醉眼茫然,冲着每一个吃串的人微笑。我喝多了,我存在。我想清楚了,我自由。我下决心了,我梦想。土豪首富,宁有种乎。宝马香车,唾手可得。我要让梦想总,让小艾瞧瞧,我不是你们所定义的那种人,哥,就算是喝醉了,也是个有梦想的佛系文艺青年。


告诉你们,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我已经想好了,我今年的三大梦想:抖音粉丝1000万,收入超过500万,撩上一个小姐姐。


我甚至发狠的想,如果到时候实现不了,还有终极大杀招,爬到正在修建的北京最高楼中国樽上,做好预告,架好手机,摆好姿势,纵身跳下。直播我的自杀,以死谢罪天下。我就不信到死我都火不了。


迷迷糊糊回家,稀里糊涂睡觉。我做了个梦,为自己的傻逼行为点赞。情不自禁,热泪盈眶,自己把自己感动哭了。梦中我正琢磨怎么拍一条自己哭的抖音视频,到底用那种姿势拍才能火,是跳火星舞、俄舞还是嘟拉舞呢。


电话突然响了。


古有岁寒三友,今有贱友屌叔。电话中,屌叔的声音其贱如名,“哥们,干嘛呢,别做春梦了,10点整,到我公司来,给你介绍一个胸大腿长的90后中年美少女……”


然后,我听到了一声屌叔的惨叫声。你活该。


我看看时间,已经是早上7点,这个点按照屌叔的工作习惯,应该还没有到公司,不知昨晚又在祸害哪个良家妇女了。


宿醉未醒,不想接客。我犹豫要不要去。屌叔的声音总算恢复正常,说,“嘿,好了,不开玩笑了。一听你就犯病了,一大早的伤春悲秋,病的不轻。得,哥给你治治,保证药到病除。我们今天开会,就公司的重大战略问题,广泛征求各界大V意见。这人不够了。你来凑个数。”


屌叔这点尤其贱,明明是一件好事,到他嘴里说出就变成另外一个意思了。尤其我跟他太熟,从来跟我都不好好说话。这么多年了,两人互骂成趣,有时候几天不见,也要打电话骂对方一顿才算心里舒坦,这估计就是传说中的贱友一对。


刚好也就我接下来的计划打算征求一下屌叔的意见,不,让他骂我一顿,骂的越狠,我就越觉得此事可为。他要是嘿嘿嘿什么都不说,按照以往的历史经验,那结果绝对不好。


看看时间还早,赖了回床,更觉得全身无力,起床后又无事可干。在房间里来回转悠,从主卧溜达到次卧,在客厅发了半天呆,又到阳台上看了一会停车场。脑海里一边琢磨我是谁,我为什么而奋斗,一边给自己不停的灌各种心灵鸡汤,在你最美好的年华,遇见最美好的你,给自己一个最好的安排……还是下楼去买根油条吃算了。


随便套件t恤,汲拉着拖鞋,出门下楼。穿过灰暗的走道,摁下电梯,迈过台阶,走出楼门。门口的玻璃上一个人影模糊,蓬头垢面,胡子拉碴,那是一个连我都陌生的自己。


咦,前面有突发情况……


明天继续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