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兽

喵三三的杂货铺 2018-09-17 12:50:24

一道闪电从我头顶划过。


        我站在人流之中,旁边都是穿着校服的学生。我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但是想不出任何站在这里的理由,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大脑中突然有个声音冷静的说:“你再不快跑就要迟到了!”身体突然跟着这个声音开始运动。“我靠!我变成机器人了?!”没办法停下脚步的我开始思考我为何出现在这里,因为脑海中一个声音开始往不知名的目的地跑。

       “那个没穿校服的,你几班的!别往里走!过来站这让你班主任来领你!”一个突兀的男声从我身后传来,“快进班,不然就迟了!”我依旧在奔跑,想要转过头给保安大叔说一声对不起我都做不到。这是一所高中,看起来像是封闭式的那种,我读高中?我特喵的不是在上大学吗?现在不是暑假吗?“ding……”我突然停在一个班的门口。“还行,回来第一天上课没迟到,进去坐下。”老师撇了一眼我,扬了扬下巴示意我进去。靠窗空着一个座位,那应该是“我”的位置。

      “来,我们讲一下周末考的理综,对答案,ACDB…”“你的卷子在课桌里,最上面那张。”坐我旁边的女生边对答案边给我说。“好嘞,谢谢你。”我翻出卷子,装模作样的开始听老师讲课。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脑海里的声音是谁的?为什么他说我要迟了?我不是没迟到吗?突然我被人推了一下,从自己的思绪中脱离出来,我假装思考问题一样的抬起头看看黑板再看看卷子,胡乱画两笔。想要对付一下这个课堂。老师看了一眼我,接着讲课。反正他也不管我,那我接着思考我的事情。'2014年衡水调研卷…'

        “哎,今天几号啊”

        “3月11,下周末一模。”

        “我靠!我不都上大学了么,还要再考一遍高考?!”在心里骂完之后,我还是乖乖的坐在座位上,毕竟,也不能在老师眼皮子底下翘课是吧。


        “哎哎哎,你这出去这一个月去网吧通宵了啊,回来就睡觉,醒醒醒醒,讲一下你这一个月的经历呗。”下课铃声仿佛是催眠曲,刚刚趴在桌子上准备睡觉的我被人摇醒了。抬眼看把我叫起来的人,真熟悉,我都能记起和他一起翻墙出去打LOL,可我怎么也想不起他的名字。“没啥事情好讲的,你先让我睡一会儿,我想想再给你讲好吧。”用这种理由敷衍看起来像是“我”朋友的人不太好,可是我总不能说我醒来就发现自己从大学回到高中了吧。

        趴在桌子上几分钟,睡意全无。算了,去厕所抽根烟。

        “你去哪啊?”摇醒我的那个卷毛说到。

        “卫生间,咋?咱们像小姑娘一样牵着手一起去?”

        “打铃前从厕所,不然就麻烦了。”卷毛一脸严肃的看着我,我心里有些没底但还是说了好。

        “连隔板都没有,抓就被抓吧,鬼知道我现在哪里。”我从裤兜里摸出已经压扁的半包南京,既然来了顺便干点再厕所才会做的事情吧。

        “叮…叮…叮…”

        浪费了半根烟,真可惜。当我掀开厕所门口帘子的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可能我是在做梦吧,教学楼的走廊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破旧昏暗的走廊,像是那种废旧的土楼走廊。“艹!老子还不信今天走不出去了!”我点上一根烟按着记忆往教室走去。

        我按记忆往教室走,拐过最后一个转角看到的不是教室,而是一片长满杂草的空地,就像是盗墓漫画和玄幻小说里画的那种在青石之间长满杂草的空地,我抬头往远处看,一栋压抑的古楼出现在我面前。

        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回头却发现刚刚走过来的走廊一片漆黑,像是黑洞一样。我打开手机往里面照,光都被吞噬了。我惶恐的往后退了几步,“快往前走!你已经被发现了!”刚刚操控我往学校跑的那个声音又出现了,不过这次好像他只能说一下,没办法控制我的身体。我愣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我看着我走来的走廊,仿佛里面有什么在吸引我。“你快去楼里躲起来!你要是死了一切都就完了!”声音在我脑袋里突然爆开,我像是逃命一样的冲进那栋压抑的古楼里。

        这是栋上世纪六十年代建的教学楼,楼外都被已经黑色的爬山虎包裹起来,我从未见过黑色的爬山虎,可是它们没有死,这不是枯萎的颜色,这些植物还活着,我仿佛能看见它们抽出新叶子,一点一点吞噬这栋楼。冲进楼里,一个巨大的楼梯出现在我面前,我仿佛能看到下课时学生从两边汇集到这个楼梯上,往那个空地跑的情景。楼里贴的标语、被砸坏的桌子还有被撕烂的书满地都是,铁门锁住了一楼的走廊,我只能硬着头皮往楼上走。“艹!本来还想着躲在一楼等下好出去往回走!”我骂了一句接着往上跑。

        我往上跑,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离开楼梯,因为每一层都是黑色的,不,应该说我看到的每一层都是黑洞。我看到了一个窄窄的还透着光的走廊,像是白色墙壁反射的光一样,我开始玩命的往那里跑,仿佛抓到那束光就能回到教室里一样。

       是空房间!我顺着光找到了空房间。“别关门!关门你就要被发现了!”那个声音在我执行关门这个动作之前警告了我。我缩到门背后,无力的坐了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更别说去知道那个声音是谁的。“你,你是谁?”我尝试和我大脑里那个声音说话,他既然能让我听到,那我说话他应该也可以听到。在我礼貌问候完他家所有亲戚后他还是没理我,看来这是单向联系啊。

       手机屏幕亮了,一个陌生号码。这种鬼地方都能有信号?真牛逼!

        “你是不是没按时出来?”

        我听到声音都快流下激动的泪水了,居然是卷毛的声音。“对…我都不知道几点上课,再说……”

        “现在是不是困到知行楼里了?就那栋被黑色爬山虎包住的楼?”

        “对…我该怎么出来?”

        “别挂电话,我现在来找你,把你整个人藏到黑暗的地方,别让光照到你。”

        我把手机放回兜里,转身看到了一张脸,一张被泡到发白的脸…



    

       我睁开眼睛,一片黑暗,摸索着打开了灯。

       现在是凌晨四点,我穿着睡衣坐在我的房间,我的床上。后背都是汗,我能感受因为紧张而张开的毛孔。

        就是个梦啊,没事的。

        

       从厕所出来的我重新躺在床上,窗帘只拉了一半,我盯着黑色的天空发呆,意识慢慢模糊。在我彻底失去意识前,我突然想到刚刚路过爸妈的房间没有听到他们的呼吸声。我努力睁开眼睛,只看到了一束闪电划过我的窗口。




我是Scott,这是我暑假做的一个梦,抱歉拖了这么久才更新。最近我和三三状态都不是很好,争取下次更新不会太迟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