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妃入账王的第五王妃[穿越小说]

午夜福利小说 2019-09-21 13:24:23

《诱妃入账:王的第五王妃》现代外科整形医生一朝穿越成了丞相府最为唾弃的野种,姨娘将她吊起毒打,长针扎入指甲缝,血肉剥离,逼她给五十岁的将军做续弦夫人!先去看几章吧。

第437章我很想你

“皇后手里还有钟离弦的把柄吗?”卫鸢尾也开始担忧起来了如果这样,她做的岂不是功亏一篑,这不是重要的,如果钟离弦死了,那慕瑾的复仇大计很有可能便会推迟。

    可是又有谁能保证,钟离弦没有将慕瑾的身份告诉了其他人,并且叮嘱那个人,自己只要出了事,便将慕瑾真实的身份散播出去。

    “只要钟离弦做出对皇后不利的事情,那么便会马上到皇上跟前告发钟离弦早已有谋反之心,而且也将谋反的证据准备好了!”这也是慕瑾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调查,才查到的:“而小允子就是那一枚关键的棋子,只要皇后落难,那么小允子便会将钟离弦最为关键的谋反证据呈上去……皇后为了在钟离弦身边埋下这个棋子,可以说是下了不少的工夫!”

    卫鸢尾的眼睛大大的睁着,万没有想到小允子竟然会是皇后的人,也更是没有想到皇后竟然在背后设计了这么一出。

    “小允子是皇后的人有些不可能吧?钟离弦可是十分的敏锐和谨慎!”

    “所以皇后只交给小允子两个任务,第一、任何时候对钟离弦必须保持忠心且不需要小允子传递任何消息,第二便是在皇后落难的时候,将证据呈到皇上的跟前!”小允子一直都是皇后的人,但是就是因为皇后从不与小允子来往,甚至是让小允子传达任何钟离弦的消息,所以钟离弦想要发现小允子是皇后的人,十分的难。

    卫鸢尾是越发的觉得这权谋宫斗可要比宅斗涉及的知识面和心机以及脑洞都要广。

    这一刻她觉得,她是多么的天真。

    这权谋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也更不是她所能玩动的。

    不过……

    卫鸢尾却是一下将眼前的阴霾扫去,真正的小允子已经被黎楚代替掉了。

    “鸢尾,本来我想陪你一起过新年的,但是现在,我必须去阻止皇后,钟离弦他不能死!”慕瑾十分的肯定和坚定,不是为了他的复仇大计,而是因为卫鸢尾。

    如果钟离弦死了,那卫鸢尾也活不成了,他绝对不能失去卫鸢尾。

    卫鸢尾却是拉住慕瑾的衣袖:“如果没有小允子那关键性的证据,那钟离弦会死吗?或者会被扣上谋反的罪名吗?”

    “是,小允子提出的关键性证据也十分的重要,如果小允子不作证,不拿出物证,钟离弦便不会有事!”慕瑾眸光一片漆黑,浓稠如墨。

    小允子作为钟离弦身边的心腹,自然皇上也会更为相信小允子的话。

    皇后在很早之前就设计出了这么一出戏,只要皇后生命受到危险,皇后定会与钟离弦鱼死网破。

    皇上若是在世,便会给钟离弦扣上一个谋害皇上的罪名,然后献上一大堆钟离弦其实早已经知道自己并非皇后亲生的证据,并且为了防止这个太子之位最后落于他人之后,所以便迫不及待的准备毒害皇上,好让自己早日登基。

    而皇上去世的话,皇后便会给钟离弦扣上一个谋反的罪名,然后皇上的各位皇子,以及重臣在看到小允子以及其他人提供的种种证据,必然会再次掀起一番血风血雨。

    最后的结果就是钟离弦被其他皇子杀死!

    皇后与大将军设计了两套方案,而其中最为重要的自然便是小允子的证词和证物了。

    “那就好,你不是无意间听到小允子说的,而是小允子故意说给你的,因为现在的小允子,其实是阿青假扮的!”卫鸢尾看着慕瑾,神色淡淡。

    “阿青?”慕瑾淡雅的眸光微微的皱起,但是眸底的阴谋却也慢慢的消散开来:“你确定?”

    “我非常确定,你放心好了!”卫鸢尾十分肯定说着。

    慕瑾却是摇头:“不行,我要确认一下,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做出什么傻事来!”说完慕瑾便吹了一声口哨。

    霎时,一个黑色的身影便出现在窗口。

    殇离站在阴暗处,目光低垂,只大致的能看到他一个轮廓。

    慕瑾将大致的事情跟殇离说了一下并且嘱咐殇离进宫打探一下钟离弦现在如何了。

    殇离应了声,便飞快的出去了。

    卫鸢尾距离上次见到殇离,似乎是一件很久的事情了,久到她都快忘记这个人物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殇离之所以一直让自己隐在黑暗中就是因为他的鼻子是塌的,让人看上去十分的怪异。

    “王爷,我怎么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钟离弦能够安全的将我送出宫,就说明他还有自保的能力,而且那个小允子确实是阿青易容的,阿青的易容手段是真的越发高明了,如果不是他自己跟我说,我都没有察觉的出来!”卫鸢尾知道慕瑾并非是不信任自己,而是慕瑾更加怕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希望小允子是阿青吧!”慕瑾抱着这一个希望,眸光深远的看着窗外的月亮,淡如远山的眉头轻皱着。

    直到许久,殇离便又折了回来,事情要比他们想象的好很多,不过也的确如慕瑾所说,钟离弦现在的处境不好,皇后和大将军的人已经鼓弄一些大臣质疑钟离弦早已经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并且有意要对皇上下毒手,并且还列出了一些所谓证据。

    但是没有小允子手里掌握的那些证据,而且那些证据也必须由小允子提供,所以一时间双方都僵持不下。

    而钟离弦却在那些所谓证据呈上来的时候,很快便让皇上相信,这些都是捏造出来,以用来陷害自己的。

    在朝堂杀光钟离弦更是直言不讳的说,愿意被贬为庶民,离开皇宫!

    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杀伤力是十分大的,一旦被贬为庶民,那么钟离弦就连皇子的身份都不是了。

    并且钟离弦说得十分恳切,且下的决心十分的大。

    语气更是不容置疑。

    当皇子和一干大臣质疑钟离弦这些话时,钟离弦却不做任何解释,只是跪下身来请求皇上下这一道圣旨。

第438章试验一下

最后皇上还是相信了钟离弦的话,不仅没有将钟离弦贬为庶民,暂时也没有废掉钟离弦太子的身份。

    目前钟离弦一直在御书房中,似乎正在恳求皇上下旨赐他一个远离皇城的封地,并且自愿远赴边境,守卫边城。

    “守卫边城?看来钟离弦现在也是孤注一掷了,本来不想谋反的,现在恐怕也被闭上谋反的道路了!”慕瑾听完殇离所说,也差不多明白了钟离弦的用意。

    边城可是南岳国和西陵国的边境啊,而且皇上一旦下旨让钟离弦守卫边城,必然要给钟离弦兵权,到时候钟离弦在做一些小动作,让朝廷相信南岳国有意攻打西陵国,那朝廷必然会派兵前往边城。

    然后钟离弦便和他一起对付南岳国,待钟离弦攻入南岳国时,便也是钟离弦谋反的时候了。

    “若是这样的话,钟离弦也更是不敢将王爷的真实身份公布出去了,因为到了那个时候,钟离弦只能选择与王爷并肩作战!”殇离低垂下的面容,冷不丁的勾起一抹邪佞的笑意。

    卫鸢尾也不知道这一步棋到底如何,但是听到殇离这样说,便知道目前为止钟离弦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只能选择与慕瑾合作,且也不会在耍任何花招。

    因为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保住自己的皇位,之后才是怎么对付慕瑾!

    卫鸢尾看着因在阴暗中的殇离,忍不住的走过去,尽管殇离可以的将头低下去,想要遮挡自己鼻子的缺陷,可是卫鸢尾却依旧看得清楚。

    殇离察觉到卫鸢尾的目光,脸色不由冷了一下,随后转身便直接从窗口飞了出去。

    “鸢尾,殇离不喜欢别人盯着他看!”慕瑾不由的说道。

    这若是换成别人,肯定会直接被殇离给杀了。

    “我是在想,有什么办法能够帮殇离将鼻子恢复!”本来这若是放在现代十分的简单,只要用玻尿酸填充鼻根就行。

    但是这里是古代,哪来的玻尿酸?所以,殇离这个缺陷简单也简单,难也非常难。

    只要找到合适的填充物,那殇离的鼻子就能治好了。

    “那你想到了吗?”慕瑾听到卫鸢尾这么说,不由问道,只要治好殇离的鼻子,那殇离便再也不用生活在阴暗处了。

    卫鸢尾摇摇头:“殇离的鼻根已经断了,必须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东西填充进去才行,我目前为之还没有想到能用什么东西填去!”

    “找东西填去?”慕瑾觉得这有些匪夷所思:“除了这个办法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他的鼻根已经断了,而且时间又过去那么久了,只能找东西填去将他的鼻子撑起来,只要找到合适的填塞物,不会对人体产生任何影响的!”卫鸢尾知道慕瑾在担心什么,显然他这个古人是不能接受除了身体以为任何东西留在身体内的。

    慕瑾沉下晦暗莫变的眸光,将卫鸢尾落在怀中:“殇离的事情,由他自己做决定!”

    “非要找到那个容大夫吗?”卫鸢尾倒是很好奇这个容大夫到底是何许人也,真的很想看看这个容大夫与她的整容手法是不是异曲同工之妙。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之前容大夫还是有消息的,但是现在却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了!”慕瑾在半年前还能收到容大夫的一些消息,不管是不是真的,至少还能收到,但是自从他们回到墨城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到容大夫的任何消息了。

    “那这个容大夫……”卫鸢尾似乎对这个容大夫越发的好奇起来,这么久没消息了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

    “鸢尾,我们好不容易见到,就不要在讨论别人的事情了好吗?”卫鸢尾的话还没有说完,慕瑾便轻声的打断了,烈目灼灼的看着卫鸢尾,似乎十分的迫切。

    卫鸢尾微微一笑,顺势依靠在了慕瑾的胸膛,忽而却是心上一阵悲凉,她都不知道以后还能否见到慕瑾了,甚至他们现在每见一次就少一次见面的机会。

    卫鸢尾想着双手便紧紧的了勒住慕瑾的腰部。

    “鸢尾,今晚我不走了,我好久没有抱着你睡了!”慕瑾白皙莹润的下巴抵在卫鸢尾的头顶,话语温柔如水,又带着点点的暧昧。

    卫鸢尾微闭的眼睛,听到慕瑾这句话一下睁开,眸光中迅速的闪过什么。

    慕瑾将卫鸢尾抱之后,卫鸢尾却顺势缠上了慕瑾的身。

    对于卫鸢尾突如其来的亲热举动,慕瑾倒是有些受宠若惊,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但是心底却不免的闪过一次警觉。

    卫鸢尾坐在慕瑾的身上,手指认真的勾勒着慕瑾的面容,淡如远山的眉目,淡雅出尘的眸光,精致的鼻子,薄削红润的双唇,每一笔每一画都是那么的巧夺天工,让人感叹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完美无瑕的容颜。

    即便是卫鸢尾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慕瑾,却全然看不出慕瑾肌肤上有任何瑕疵,触摸在手间的感觉,极为的细腻且,让人爱不释手。

    最为重要的是,慕瑾今年已有二十八了,可是在他脸上却全然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若是说他现在是十八岁也有人信,只是他眉宇间的稚嫩早已被成熟和责任代替。

    脱去了青涩,那股成熟的魅力却是更加的迷人。

    慕瑾接连在卫鸢尾的小嘴上轻啄了好几口,最后直接按住卫鸢尾的后脑勺,与她的香舌缠绕在一块儿。

    卫鸢尾一双纤嫩的手将慕瑾的腰带,顺着衣服的缝隙便探了进去,随后便按住卫鸢尾在身上游离的手:“别闹,我只是想抱着你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