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互联网折叠

青年投资家俱乐部 2018-11-03 09:47:56

“青年汇” 第三届青年投资家峰会

暨2016新锐青年投资家评选

累计报名人数:

9月4日,等你

欢迎点击文章最下方“阅读原文”报名


来源:42章经


“你听说了么,张峰自杀了。这是你们这批回来的人里第83个了吧?”


王贤坐在创业大街上一家卖米粉的店里悄悄跟郑直说。郑直抬头看了看他,说:“这家粉不错,够辣。”


郑直是王贤的好朋友,也是这次从“第二领域”回来的人之一。或者说,是被驱逐回来的人之一。传说中每隔20年就会有一大批人被从上层领域驱逐回来,郑直没想到就让自己给赶上了。


“我想去第一领域。”王贤突然坚定地说。


“那你要努力工作啊,你现在才25岁,再过十多年应该差不多。”郑直无精打采地回道。


这,是2186年的北京,整个城市被分为了三大领域。创业大街延伸出去的是第三领域,所有的互联网创业人员都在其中;望京延伸出去是第二领域,所有中大型互联网公司都在这里;最后就是所有独角兽公司,环绕北京,坐落在各个城乡结合处,合起来称为第一领域。


据说一开始的时候,政府如此规划是为了便于管理互联网公司,但后来过了几年,发现所有的公司都变成了互联网公司,所有的人都变成了互联网从业人员,传统公司都已经不复存在了。所以干脆就把整个北京市都分割成了三大领域。所谓的创业大街已经延伸到了整个北京市的西南区域,而望京已经是整个北京东北区域的代名词。


此外,为了整个社会的效率,在第三领域和第二领域工作的人都没有选择公司的权利。所有的人都按照职能被分到了工程师、产品经理、设计师等体系之中。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公司什么产品做什么事情,只是机械地完成被切割好的任务。据说,这样可以避免重复劳动或不必要的竞争,所以可以让北京的互联网公司更好的和国外的公司抗衡。


第三届青年投资家峰会倒计时11



并且,出于不知名的原因,不同区域之间已经禁止通行,要上升一个领域只能靠严格的筛选机制晋级,而每年大概只有万分之一的人能被选中。


如今,王贤和郑直就是在第三领域中对话。


“不,我是说现在,我现在就要去第一领域。”王贤这次甚至比刚刚更加肯定。


“你疯了吧,你去干吗?”


“我现在就要创业,做CEO!”


“你真是疯了。”


在2016年的时候,整个互联网界有一次倒闭潮,甚至于很多独角兽公司也都没落了,人们称那一年为“大溃败”年。后来政府为了避免类似情况发生,研究了很久以后,决定禁止没有经验的人创业,所以规定要做创业就必须从第三领域升到第二领域,再升到第一领域。有了独角兽公司的工作经验以后,才有资格创业。所以对于20岁出头的王贤来说,要马上创业就必须要尽快进到第一领域之中。


当然,这简直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同领域之间的通行证是居民手中的电子身份卡,身份卡中有个人的期权值信息。当期权达到一定程度以后,就会获得进入下一领域的通行证(期权也不再是和某个公司挂钩,而是和整个社会的GDP挂钩)。要靠正规途径马上积累到足够的期权,对于刚毕业工作的王贤来说,根本不可能。


“我知道你有办法,我知道你不是正常升上去的。”王贤紧盯着对郑直说。“你这次被驱逐出来肯定是有原因的,你告诉我,不然我就说出去让所有人知道。”


“你疯了。。。”郑直一直重复了这句话好几次,最后终于执拗不过,把秘密告诉了王贤。


原来在这个时代期权是根据打卡时间自动计算的,打卡记录的工作总时长越长,年底分得的期权就越多。而郑直找到了打卡记录仪的一个漏洞,每天半夜2点是打卡记录仪的结算时间,只要过了这个时间打卡,就会被计入新一天的工作时间内。


于是之后的一段时间,王贤都每天晚上待到半夜两点,他会在1点59分打卡一次,再在2点01分打卡一次,这样在打卡记录仪中,王贤每天都工作23小时58分钟。到了年底,他成为了整个第三领域中工作最勤奋的人,到手了大笔的期权和特殊奖励,一下子有机会跳过第二领域,直接进入第一领域了。



进入第一领域以后,王贤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被驱逐回第三领域以后不适应。第三领域的人每天法定工作时间是12小时,一周六天,第二领域的人每天10小时,一周5天,而第一领域的人每天只需要工作8小时,一周5天。此外,每个在第一领域的人,还都拿着高工资和期权,对于王贤来说,这简直是天堂了。


但王贤并没有想继续留下,他是想创业做CEO的人。于是,他来了以后的第一天就踏上了融资专车。在第一领域中,每天会有一辆班车,把想当CEO的人运送到国贸区域,这辆车就叫做融资专车。国贸区域内有一群年轻人,专门司职裁判,有权决定某个人是否有资格被批准创业并被授予投资。在国贸区域的这些年轻人,被称为核心领域继承者。


王贤下了车,刚走进国贸写字楼就被人带到了一个小会议室内。


“你要创业?看起来这么年轻?”


“是的,我要创业。”


“你才刚来第一领域,回去吧,不会被批准的。”


“为什么?很久很久以前,不是有很多人辍学成功创业的吗?历史书上都写着呢。”


“这个世界已经很久没有底层技术的创新了,没机会的。你还是回去吧。最近市场不好,第一第二领域都在裁员,你自己好自为之。”


于是王贤就这么被赶了出来。专车开到国贸区域以外就把王贤和其他融资失败者们放了下来。他们刚下车就被一大群人包围。


“要融资吗?渠道靠谱,童叟无欺。”

“免中介费,只收服务费!”


很多人西装笔挺,系着领带穿着皮鞋,把路堵得死死地。


这些人是融资中介,在国贸和第一层的交界处,有很多这样的中介公司,专门去拉拢从国贸出来的融资失败者们。他们会把人运到三元桥,那里有一个次核心领域,一般是些专门捡漏和碰运气的独立投资人。


王贤并没有兴趣给中介们解释他要做什么,他怕自己绝佳的点子被偷走,他觉得这是一个价值千亿美金的机会。于是,他又埋头回到了第一领域。


谁知道,王贤在第一领域工作了几周时间就再也受不了了。他的周围都是正常升到第一领域的人,大多是一群四十岁以上的大龄工作者,而这些独角兽公司里也充满了各种规则。传统行业都变成了互联网公司,而互联网公司都变成了国企。


王贤突然怀念起了在第三领域每天工作12个小时的日子。他终于明白那些被驱逐回去的人为什么自杀了,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三大领域之间禁止互通了。


对于仍怀揣梦想的人来讲,年轻和拼搏是一种自发的剥削,对于失去梦想的人来说,继续拼搏是对他们最大的惩罚。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2016第三届新锐青年投资家峰会”报名链接



青年投资家俱乐部 ∣成就新生代投资家

国内最大的青年投资人群体,涵盖几乎所有的投资机构,投资人找同行,创业者找投资人,就在这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