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折叠 | 一本不够科幻的科幻小说

WE律聚人 2018-05-15 07:20:00


《北京折叠》的结尾,老刀终于凑足择校费,把女儿送进更好的幼儿园。

希望它没有三种颜色。

希望老刀能有家可归。


今天律聚人给大家推荐一本书,获得过第74届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的,郝景芳的中短篇科幻小说《北京折叠》。


22世纪的北京,空间被分为三层:上层500万人口,生活24小时,随后被封入胶囊沉睡。城市折叠,变出另一个空间;中层2500万人口,大多是白领,生活16小时。当他们睡下后,城市再次折叠,又出现一个空间;下层5000万人是清洁工和个体户,生活8小时。这是一套空间和时间的双隔离模式:500万人享用24小时,7500万人共享另外24小时。

 

主人公老刀为了给收养的女孩交幼儿园择校费铤而走险给人送信,在三个空间走了一遭,在这个过程中他看到了第一空间的小姐对第二空间才子的背叛,也被从第三空间爬到第一空间的领导出手相救,最后终于有惊无险地返回自己的第三空间。

郝景芳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曾经居住在北京的城乡结合部,楼下就是嘈杂的小巷子、小苍蝇馆子和大市场。有时候我在楼下吃东西会和店主聊天,听他们说着远方其他省份的家人孩子,听他们在北京看不起病的忧伤困扰,感觉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而作为清华的毕业生,她又得以成功地进入“上流阶级”。她做过IMF兼职经济学家,在国务院研究中心工作过。她有机会参加一些重大会议,社交到很多能够改变世界的人。



书中还谈及底层劳动力的失业解决方案。随着人工智能发展,未来机器人必将在一些简单机械劳动的工作岗位上取代人类,大批失业人口的消费能力下降导致社会整体需求量下降,经济会进入到萧条期。


《北京折叠》中提出一个方法,那就是彻底减少这些人的生活时间,再给他们简单的机械化工作,统统塞到夜里做清洁工。在这里甚至不存在阶级间的冲突对立,三个层次的人类从价值观开始差异分化,最终在空间上实现彻底隔绝。

 

《北京折叠》的结尾,老刀终于凑足择校费,把女儿送进更好的幼儿园。老刀希望女儿能成为一位真正的淑女,实现阶级跨越的美梦。


《北京折叠》的精彩在于,这分明是一个与现实截然不同的世界,充满幻想与架空,但在字里行间逐字逐句中,你却能隐约窥探到一个你熟悉的现实世界。


“第一空间”的上层人类,也会精神压抑焦虑成疾。社会底层的“第三世界”,人们凌晨方才收工,会在路边摊上嗦着酸辣粉,把自己藏在万家灯火的温馨中。


刻画残酷现实的作品并不少见,但在历经百转千折,依然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寥寥无几。


在感恩节过去的三天里,魔幻现实,浮世群像。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希望与君共勉。


最后,欢迎阅读本公众号今天的二条,一个法律人在北京的一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