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山两教师写科幻小说 获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

璧山万事通 2018-05-27 12:16:41

点上方↑↑“璧山万事通”即可轻松订阅







第六届科幻星云奖颁奖典礼现场。


10月18日晚,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典礼在成都举行。来自中国、美国、加拿大、日本、新加坡等地的,华人科幻作家及科幻迷1000余人参加盛会。


在众多获奖作品中,长篇小说类有五部作品入围决赛。来自璧山的吴信才和秦建凭借《病毒纪元》和《终极失控》两部作品,分别获得了“最佳长篇小说人气奖”和“最佳长篇小说银奖”。成为中国科幻小说创作群体里的中坚力量。



璧山两位科幻小说创作者是如何与科幻结缘的?本期,记者带你一起走进他们的创作世界,听听他们的创作故事。


创作经验分享>

获奖者简介>

吴信才,笔名银河行星,现为青杠实验小学老师。1964年生于重庆,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代表作有长篇科幻小说《第三个太阳》、《病毒纪元》、《清洗人类》等。

此次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他著作的《病毒纪元》获“最佳长篇小说人气奖”。


创作经验分享>


璧山观察:如何创作出好的科幻作品?

吴信才:科幻小说的创作,情节和文字都要接地气。要想创作好科幻小说,保持对科幻的兴趣、热情,对整个人类甚至宇宙未来的遐想、好奇心尤为重要。


璧山观察:年轻人如何保持创作激情?

吴信才:求知欲和好奇心是创作的动力。年轻人要多读国际国内科幻巨著,并持之以恒,这样才能在科幻领域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他经常担心太阳会爆照 月亮会掉下来

10月18日,对于璧山区青杠街道的教师吴信才而言,是一个难忘的日子,他耗时5年撰写的科幻小说《病毒纪元》在“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中获得“最佳长篇小说人气奖”。


今年51岁的吴信才是璧山来凤人。他先后当过小学教师、教导主任、成人学校校长、教办主任,丰富的生活阅历为他从事科幻小说创作提供了丰富的创作源泉。


一篇科幻文章开启创作梦


说起创作科幻小说,吴信才说,是一个“意外”引发了他的“科幻情结”。当年,在来凤中学就读高中的吴信才,上了一节特别的物理课。课上,老师给全班同学读了一篇科幻文章。吴信才记得,那篇科幻文章是我国科幻作家童恩正的科幻小说《珊瑚岛上的死光》。当时就被书中描写的科幻故事,精彩的情节、奇妙的构思所吸引。


从此,吴信才开始做起了写科幻小说的梦。上世纪80年代,吴信才开始创作科幻小说,并通过《科学文艺》等各种图书杂志发表了不少作品。

然而1985年,因为各种原因,吴信才搁笔了。这一搁就搁到2000年。那天,吴信才在电视上看到阿来做客中央电视台,谈及《尘埃落定》创作出版过程的艰辛和成功后的喜悦。同样的艰辛,类似的经历,这一切都激励着吴信才,他决定重拾笔端延续“科幻作家梦”。


《病毒纪元》终获最高人气奖


也就是在这一年,吴信才开始了他的长篇科幻小说《第三个太阳》的创作。历经五年时间,32万字科幻小说《第三个太阳》手稿于2005年全部完成。这部长篇科幻小说在2007年获得了全国最佳科幻经典奖。


《第三个太阳》的成功并没有让吴信才停止创作的步伐。一向喜欢思考、探索的吴信才常常会一个人思考,他有时会说自己是杞人忧天,经常担心太阳会爆照,月亮会掉下来,浮想联翩。


也许正是基于这样的思索,从2008年开始,吴信开始创作《病毒囚欲》,讲述以人类为宿主SX病毒在世界范围爆发,人类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的故事。


2014年,一知名网站编辑因为看到《第三个太阳》的小说,深为其作者才华感动。几经周转,这名编辑找到了吴信才,也正是在这一机缘巧合下,吴信才开始了《病毒纪元》的创作,并将《病毒囚欲》改编为其上半部。


历时近一年,每天五六千字的写作对吴信才来讲不是折磨,而是幸福。每天晚饭后,吴信才在书桌前、在电脑旁,文思泉涌。


好奇心是创造的不竭动力


专注科幻小说30年,累计写出200多万字的著作。这一次,获得科幻星云最高人气奖,对于吴信才而言,并不是他创作的终点。


下个月,吴信才的《艾滋城堡》即将面世。现在,吴信才正忙着创作他的《终极真相》三部曲,吴信才说,目前,第一部《意识纪元》已经完成提纲。此外,因为中篇《宇宙的钟摆》的大热,他打算把这个中篇改编成长篇。预计明年之内,《宇宙的钟摆》和《意识纪元》都能完稿。

吴信才说,他感觉到当代的科幻作家们已经来到了中国科幻“黄金时代”的大门前,他鼓励有这方面兴趣、天赋的年轻人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同时,他告诫年轻一代,科幻小说也属于小说,科幻小说的创作,情节和文字都要接地气。要想创作好科幻小说,保持对科幻的兴趣、热情,对整个人类甚至宇宙未来的遐想、好奇心尤为重要。


他把重庆写进科幻小说 讲人与人工智能间的战争


获奖者简介>

秦建,笔名萧星寒,70后,现为大路小学教师。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已经出版《双鱼的秘密花园》《星空的旋律——世界科幻小说简史》《光明的右手——世界科幻电影反派集中营等多部图书。

此次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他著作的《终极失控》获“最佳长篇小说银奖”。

创作经验分享>

璧山观察:为什么要把重庆写进科幻小说?

秦建:重庆是从我小生活的地方,更是发展快的国际大都市,写重庆,有亲切感,有浓郁的风格和特色。


璧山观察:如何权衡写作和工作间的关系?

秦建:有时候也会忙得分不开身。但会坚持把学校里的孩子放在第一位。


秦建一直对科幻特别痴迷,20年时间一直精耕细读,笔耕不辍。

2015年,他凭借《终极失控》获得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银奖”,他说,他还会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独狼原理》曾入围最佳长篇奖


秦建来自璧山大路,是个地道的农村孩子。1990年,读小学的他,无意间在电视台看到了一部日本科幻剧《恐龙特急克塞号》。这对于从小生活在农村的秦建来讲,一切都是新奇的。


就这样,科幻的种子在秦建的心底埋下。时光飞逝,转眼间二十多年过去,秦建毕业了,工作了,结婚了,当爸爸了,世事沧桑后,唯一没变的就是对科幻的痴迷。


1996年,秦建从师范学校毕业,分配到大路小学教书。从那时开始,他在教学之余,开始创作他的第一部科幻小说《独狼原理》。


一路跌跌撞撞,秦建凭着对科幻小说的痴迷,不改初衷,2006年,《独狼原理》终于得到出版,并在2013年的全球华语科幻星云颁奖晚会中,《独狼原理》入围最佳长篇奖。


他把重庆写入《终极失控》


《独狼原理》不是秦建创作的终点,他希望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2009年,随着刘慈欣《三体》的出版,秦建仿佛看到了科幻小说的希望,期间不断涉猎国内外各类科幻精典。


2012年夏天,那个炎热的重庆给了秦建火红的希望,他要创作新的科幻长篇,他更把故事地点搬到了重庆。他开始创作《碳铁之战三部曲》的第一部,也就是《终极失控》。短短180个日夜,2013年的2月,《终极失控》创作完成。


今年5月,秦建创作的《终极失控》正式出版。10月,他的《终极失控》获得第六届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银奖”,而金奖空缺。


对于银奖,用心耕耘的秦建有些许失望,些许不甘和遗憾,但他表示,《终极失控》属于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的作品,获得银奖,也给他今后的创作提供了更多的动力。故事全部发生在2029年的重庆,故事中有不少重庆方言,很有重庆的地域特色。在此之前,还没有谁在科幻里这样写过重庆。


时刻把学生教学放在第一位


作为大路小学教师,每天,秦建要为学校的孩子授课,还要照顾家里,这让秦建有时候也会忙得分不开身。尽管如此,秦建依然会平衡好本职工作和业余爱好,把工作,把学校里的孩子放在第一位。


“早上6点到7点是我雷打不动的写作时间。”没有多余的时间,秦建只能利用每天早上家人还在休息的时间,集中精力来进行创作。对于秦建来讲,最大的问题不是创作没有灵感,而是没有时间。


而争取这难得可贵的一点时间,已成为了秦建的难题,有时候灵感正佳,上班时间却到了。这个时候他会恨不得让时间停下来,或者让时间放大数十倍,好让自己把刚想到的点子或者故事写出来。尽管如此,秦建却知道学校的在孩子等着他,他又会精神百倍的出现在孩子们面前,他说,因为他是一个老师。


随着《终极失控》的成名,目前,“碳铁之战”三部曲的创作,秦建已经在写作第二部《决战奇点》,对于第三部,秦建说,目前还只有粗略大纲。


“我想先为双胞胎女儿写一部青少年科幻作品。”秦建想为双胞胎女儿创作一部青少年科幻作品——《恐龙牧场》。此外,他表示,也构想写作一些短篇科幻小说。


本报记者 张小林


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

新闻背景>


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成立于2010年,由总部位于四川成都的世界华人科幻协会评选并颁发,每年评选一次,至今已成功举办六届。它不仅已成为检阅华语科幻创作的标杆,还是观察华人想象力和创造力的窗口。


这次华语科幻星云奖共设立了12个奖项,重庆作家共有三人获奖,是内地获奖作家最多的一个城市。其中,有两位获奖者来自璧山。


据悉,本届科幻星云奖共设12个奖项,最佳长篇小说金奖出现空缺,中篇小说金奖由张冉的《大饥之年》夺得,陈楸帆的《开光》则摘得短篇小说金奖。


此外,最佳少儿图书奖金奖由左炜的《最后三颗核弹》夺得,梁清散的《散聊科幻之晚清科幻的草创风云》摘得最佳评论奖金奖。张冉、李克勤、孙悦分获最佳新秀奖、最佳编辑奖、最佳科幻迷奖金奖。


著名的科幻巨著《三体》的作者刘慈欣也在现场登台,领取了华语科幻文学最高成就奖。


来源:璧山观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