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非虚构的暗夜行走

北哥伦布街 2018-09-19 14:17:40

站在视线模糊的雾气里,感觉热量中渗透着微凉,好像是夏天消失前最后的温度。

 

American Gothic


有一种今年冬天会很冷的预感。被MC BP问及圣诞节想去哪里,我想想说要去到爱荷华的Eldon看《美国哥特式》的原址,然后这个设想被义正辞严地回绝。

 

因为一点儿也不抗拒乡村的写实场景,这个出行愿望也算合乎逻辑,只是瞥见的游记中也不乏“此处甚是无趣”的评价。


 

这幅画创作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基于当时艺术家对欧洲抽象主义的抗拒,继而逐渐成为美国本土主义的代表作品。虽然被无数次恶搞过,但这并没有影响到褒贬不一但十分重要的历史地位。时至今日,这幅格兰特·伍德的这幅画作已然成为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

 

话说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官博君是个善良可爱的小伙子,此处提供无偿拉郎配服务,欢迎美美哒小姑娘垂询详情。

 

Bigotocracy


言归正传,如果说当年的本土主义是大萧条时期的特定产物,那么这个词汇放在当今的语境中可能会有不一样的含义。

 

早前看到一个叫做bigotocracy 的新词,是由偏执者bigot及表示政体或权力相关的后缀-ocracy应景而生。无论是矛盾升级中的总统与NFL互怼,还是波多黎各圣胡安市市长大呼I am mad as hell,加之耸人听闻的拉斯维加斯大规模枪击事件,这一切已然不再是个体性的担忧。

 


说来后怕。

 

凶犯Stephen Paddock曾在Lollapalooza期间预订芝加哥Blackstone Hotel的房间。与拉斯维加斯惨案极为类似的是,房间同样正对音乐节的举办地Grand Park。回想我在音乐节的自嗨场景,先是大草坪路转粉Phantogram,之后在Citi的VIP看台见识了The Killers的万人大合唱,最后还给大黄直播了一段DJ Snake的现场,现在想起只有不寒而栗。

 


最近恰逢希拉里发布新书,她将它命名为《发生了什么》,各大媒体对其评价各异。纵览之后,我最喜欢《纽约时报》的点评:它是一份描述,讲了她败给唐纳德·特朗普之后那段时间里的心情,充满坦诚与黑色幽默。它是一份验尸报告,她本人既是验尸官,也是尸体。它是一份女权主义宣言。它是一场秋后算账的狂欢。

 

在层出不穷的黑天鹅中,这可能会是后坐力最巨大的那一只。

 

The Handmaid's Tale


今年有两本非本年度上市图书因销量陡然上升而被再版并加印。

 


一本是George Orwell的《一九八四》,另一本是Margaret Atwood的《使女的故事》。

 

《使女的故事》剧集同步开播,流量一路飙升,第二季很快确认续订。在横扫艾美奖剧情类五项大奖后,我果断舍弃律政题材开始后知后觉看Hulu的年度巨制。

 

看上去这是一个关乎未来的故事。不夸张地说,我从没有看过压迫感如此之强的剧集。

 


起初故事的情节看似荒诞而畸形。女主角June(在书中原本她们并没有名字)在原教旨主义控制下的基列国失去了亲近的家人、独立的工作、甚至是原本的名字。使女的名字必须以of作为前缀,后面是她们从属的大主教的名字,于是June成为了Offred。

 

在环境急剧恶化、生育率严重下降的世界里,《创世纪》中拉结令使女比拉为雅各生子的故事成为新的规则,使女代替其大主教夫人为他们诞下后代。

 

自1985年出版以来,Atwood始终否认这部作品是科幻小说。她坦言,小说中展现的人类的种种行径并非杜撰,在某些历史阶段的某些地方,它们确实发生过;而在当下世界的一些国家,它们正是现实。

 

优质的内容与流媒体的传播使这部新剧在商业上取得巨大的成功,作品上映射出今日与未来。

 


Vera Wang 2018年春季款很鲜明地采纳了使女的着装特色作为设计元素,最直观的便是bonnet的造型。

 


在纽约的High Line也呈现出可谓“周边”的装置艺术,经过的路人可以从此获得一本原著,同时能够看到书中近乎警句似的对白或独白。

 

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情节是June被囚禁在房间中时无意看到早于她的那位Offred在木门上刻下的拉丁语Nolite te bastardes carborundorum. 她私会大主教时问起这句话的含义,他说,这句是学拉丁语的孩子都知道的一个笑话。

 

为了能继续感知到完整的世界,这是一句值得铭记的话语,Don't let the bastards grind you down.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