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想啪了都会有什么反应?

知心话聊吧 2018-09-04 15:54:38


    周末,好不容有个双休,楚雨寒起了个大早,迅速收拾了一下脸,草草地弄了份早餐,三下五除二解决掉,便下楼往两里之外的地铁口走去。


    地铁口有一座楚州城全城瞩目的大厦,占地好几亩,有着几十层高。这座大厦属于现在风头正劲的云灿梦大陆传奇网络游戏公司的。里面整整几十层全是游戏厅,都是一些单间,因为玩《云灿梦大陆传奇》这个特别仿真的游戏,必须有一个非常安静的环境,而且也有着特别的机子。当然也可以在自家电脑上玩网络版,只是,这样哪有去《云灿梦大陆传奇》那儿亲身体验舒服呢。


    《云灿梦大陆传奇》本是一本玄幻小说,是一个名北月西的小伙子写的。这本小说曾在大陆的众多网站上,引得众多小说迷追捧,特别是年轻人,莫有不知道《云灿梦大陆传奇》的。小说是以古老的云灿梦大陆一段非凡的历史为蓝本,想象奇特,内容丰富,情节曲折,场面更是恢弘庞大。


    后来有一个公司高层为《云灿梦大陆传奇》所迷,出巨资把其改为游戏,更是用现代的高科技,量身定制了一款高仿真的游戏。


    游戏内测之时,便为玩够富翁、玩够美女等游戏的年轻人所推崇。


    主要是因为这款游戏内容丰富,里面的职业多种多样,再就是玩够现代生活的游戏的人,难得有这样一个古老大陆的体验。


    只要到得《云灿梦大陆传奇》公司所开连锁店,进到房间里,戴上特制的头盔,身体各处插上各种触感器,然后就能亲身进入游戏的场景中,好像穿越古代一样。只是,这种穿越是意识穿越,身体自然还留在游戏连锁店的游戏间里。


    但是,各种体验却是非常真实的,就好像现实中经历一样。你可以在游戏中尝尝做将军的滋味,你也可以在古老的大陆中肆意驰骋,享受现实中所不能享受的。这也是这款游戏疯迷整个大陆的原因。


    自然,有这么好的感觉,玩一次的价格也不菲薄,一小时得好几十大毛。不过,处身紧张工作生活中的现代人难得一回享受古老大陆非凡人生的机会,所以尽管价格不菲,还是有很多上班族一到周末就奔往游戏连锁店。如楚雨寒,就是其中一例。


    楚雨寒来到游戏连锁店,将游戏卡拿出充好钱之后,在服务员的建议下,坐电梯来到十九楼。


    来到十九楼,楚雨寒在楼层服务生的指引下,来到一个房间,将卡往刷卡机上一放,听得滴一声,收回放进口袋,然后弯身躺在房间里的合金盒里,服务生为他接上各种线头。不一会,各种线头都已接好。服务生轻声道:“祝美女穿越旅途愉快。”而后轻轻合上了盖子。


    楚雨寒只觉眼前一黑,紧接着整个人眩晕了好一阵子。早已熟知过程的楚雨寒平静地等待着。不一会,楚雨寒眼前便出现一个游戏界面,上面密密麻麻地排列着许多文字:南州区、中州区、西州区、楚州区……


    楚雨寒站直身子,在楚州区的按钮上按了一下。只听一声轰响,界面又换了一个,上面密密麻麻地列了一些数字。楚雨寒在数字“九”上按了下。又是一声轰响,界面上打出一行文字:请出示你的身份证。楚雨寒拿出身份证,放在指定的地方一照。界面上紧接着打出一行文字:已满十八岁,可以进入游戏。美女你好,如你已有帐号,请在登陆处对应你的指纹。如你还没有建立帐号,请你在注册处对应你的指纹,请随我一起为你建立一个不朽的人生。


    楚雨寒自然是有帐号的,她将左手大拇指放在指纹扫描处一按,界面上又显示出一些文字:你的帐号是楚雨寒2250,请你输入密码。


    楚雨寒按了几个键,界面隐去。随着轰隆一声响,楚雨寒面前呈现出一块甚大的液晶屏幕,上面闪动着一行血红大字:古老云灿梦大陆欢迎你,请进!随后,出现一条七彩的大门。


    楚雨寒一脚踏进。顿时一股莫大的吸力将她吸了进去。她只感觉整个身子如被龙卷风卷走一样。不一会就来到了古老的云灿梦大陆……


    楚雨寒在游戏中选择的是一个将军的职业。在现实生活中,她只是一个小小的职员,她想在游戏中尝尝掌控他人命运的滋味。在游戏中,她带领着一群将士驰骋沙场,攻占一个又一个城池。


    这天,她集合了一支军队,一阵急行军来到一座大城之下。这一座城池,在云灿梦大陆上算是较大的城池。有着几百万人口,驻守的军队也有几十万。


    楚雨寒早已属意这城好久了,但就是因为军队军力不足,不敢轻举妄动。上次玩时,她联系了一个玩家,一起攻打这座城池,说定在这个周末一起行动。


    楚雨寒带着军队在离城池三十里的地方,停止前进,联军还没来到,她自然不会冒然一个人行动。她打算在此等待联军的到来。


    可就在此时,忽然雷电之声响彻整个天空,一时乌云迅速铺满了天空。虽然不见下雨,但这样天气,又哪是一个大战的日子啊。


    楚雨寒心中大叫倒霉,好不容易联系上一个友军,却遇到这样天气。


    就在这时,一束强光向楚雨寒袭来,只是一瞬间,就将楚雨寒的几万军队弄得无影无踪。自然,楚雨寒也在这强光中不知去向。


    尽管这样,躺在游戏间的楚雨寒还是有着意识存在。她心里直骂,这是什么日子。我这是要被带到哪儿去。今天出来,定要向游戏店索赔,让他们加倍赔偿时间。


    在一个古老的森林之中,雷声阵阵,天上劫云满天。闪电一个接着一个往林中的一间小屋袭来。


    林中小屋里的一对金色头发的夫妇紧紧拥抱在一起,运足本身灵气,竭力抵抗着天劫的考验。


    这是他们九千之年的大劫,度过这劫,他们就可由妖上升为仙,然后上登仙界,遨游此生了。


    突地,一个满是火焰的劫云直扑过来。两人运起来灵气,将这个劫云快速包裹起来,然后又抛向空中。


    好一会,这劫云终于在他俩的攻击下,烟消云散。


    此下,上天之中响起了仙乐,一座七彩的虹桥出现在两人面前。两人对望一眼,回头望望林中的小屋,登上虹桥。


    消失之际,女人有些不舍地道:“小白,你得自己照顾自己了。”


    男的出声安慰女人道:“别担心,小白是神兽,再说,我算得有一人会来到这森林之中照顾小白的。”



    楚雨寒醒来之时,睁开眼一望,顿时傻了眼。眼前之景大不相同,在她的意识之中,她看到的应该是《云灿梦大陆传奇》游戏连锁店服务生那标准的笑容,以及轻柔的话语。而眼前所见却是繁荫蔽天,参差的虬枝在她头上天空弯来弯去。


    这是哪儿?


    楚雨寒跳了起来,左右一望,不由吸了口凉气。这是唱的是哪曲啊,她非常肯定地这是她从来也没来过的地方。而且,以她的知识,她敢肯定,这绝对是一处原始森林。


    且不说其他,眼前几株参天大树,那便是现代社会中所没有的。还有大树下不知多少年的青苔,也向她晓示,这是一个古老的处所。


    投诉!一定要投诉!投诉《云灿梦大陆传奇》游戏店一点也不负责任,将她抛在这儿连鬼都没一个的穷山恶水之处。


    投诉?楚雨寒心下一阵窃喜,自己莫非还是在游戏当中,并没醒来现实中去。她只记得自己率领一支军队在离城三十里地等候联军之时,遇到强大电流,之后就中断了意识……难道游戏中强大电流将她拉到此处。如真是这样,还得感谢上天,遇到那么强大的电流,自己居然毫发无损,这不能不说是一大奇迹。


    只是,这处古老的原始森林,在玄幻小说《云灿梦大陆传奇》中一直无从提起,这是哪儿呢?


    对于玄幻小说《云灿梦大陆传奇》,楚雨寒再也熟悉不过了。为了玩游戏《云灿梦大陆传奇》,她后来又将小说从头至尾看了一次。尽管游戏与小说并不等同,但游戏是以小说为蓝本的,熟悉一下小说情节,自然没有错。


    然而,北月西一直没有写到这样一处森林,如果要说,这儿倒像泛滥的网络小说中那些有着魔兽的森林,让主角练级的地方。


    过了一会,楚雨寒突然觉得,自己应该不是在游戏之中。


    这款游戏,虽然一直打广告说是极其仿真,但是细细感觉起来,还是有着千差万别的。


    楚雨寒可说是《云灿梦大陆传奇》网游忠实的粉丝,每年花在游戏连锁店的钱,比买化妆品的钱多了一倍还多。


    如此经历也让她多多少少得到了一些经验。在她看来,游戏之中的景物绝对没有现在自己所看到的如此真实,那树干的皱纹,那树叶的纹路,那青苔的颜色……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游戏中所拥有的。游戏之中,要不就再唯美一些,要不就是颜色特别失真,连一片红枫叶看起来都像是黄色的了。


    想到这儿,楚雨寒为自己所猜测的情况惊异了。如果不是在游戏之中,那就是在现实之中。


    现实之中,楚雨寒可是在游戏连锁店里打游戏,难道是那道强大的电流将他拉回现实中,而且将她拉到了这儿?


    如果是这样,按理来说,也是一次穿越。


    穿越一想到这个词语,楚雨寒有些明白过来。自己肯定是穿越了,因为这样古老的森林,在现代社会之中绝对是不存在的。


    现代社会中的森林都是人工砍伐之后再进行植造的,哪有这样原始的植被。


    确定这样一个结论之后,楚雨寒拉着一张苦脸左右望了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道:也真是够倒霉的,在打游戏时竟然也穿越了。是不是因为穿越小说看多了……再说,穿越就穿越呗,也给我抛到一个好一点的地方,像无数网络作家所写的那样,穿越到皇宫,或是王宫之中,引得无数英雄无数帅哥竟折腰……自己却是穿越到这样一个穷山恶水之中!


    楚雨寒一脸无尽的懊丧。


    不过,她也不是一个认输之人,懊恼一阵之后,她觉得既然穿越了,既来之则安之。先弄明白这儿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再说。


    还好,楚雨寒所在的地方是一条山间小路,应该是这处原始森林中唯一的一条小路。


    楚雨寒抬眼望了望两头,确定一头毅然走了下去。


    果然,走了小半个钟头后,楚雨寒瞧见了一处平地,是森林中的一处空地,那儿有着几间小木屋。


    或许,这儿是住着一户猎户吧。楚雨寒心里想着,快步走向小木屋。


    然而,楚雨寒走到离小木屋几十步远之时,突然觉得撞在一个臌胀的气囊上,将她弹了开去。


    这是怎么回事,楚雨寒仔细看了看前面,没有发现什么。难道遇什么邪邪的东西啦。她可不信,再一次向前走了几步。这一次她稍许用了些力气。


    事实上她再一次被弹开,这次弹得更远。


    楚雨寒不信邪,猛然间又冲撞上来。只是,越是用力就越是弹得远。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一处结界?楚雨寒想到玄幻小说中的一个词语。


    楚雨寒轻轻走上前,伸手摸了摸前面。感觉到一个充了气的气囊一样,只是比气囊结实了许多。而且,是用肉眼看不见的。


    真是一处结界!无数网络小说中常常有高人用结界来保护着一些重要的东西。


    想到这儿,楚雨寒更想去小木屋看看了,且别说在这原始森林中,有一间小木屋避避风雨也好,现在知道小木屋中有着宝贝,当然更加激起了她的好奇心。


    于是,楚雨寒奋力撞击着眼前的结界。她就不信,经过长时间的风雨洗理,这结界还一如既往的结实。


    在楚雨寒撞了百来下之后,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看到这种情况,楚雨寒心中狂喜,加倍努力撞击。


    撞了几百下后,结界冰消瓦解。楚雨寒措不及防,一下子撞到地上,结结实实地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擦得她脸上一阵生疼。


    摔倒在地,楚雨寒索性翻了一下身子,在地上躺了好一会。撞了几百下,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后面完全是靠着一股毅力,才完成这一壮举。


    等恢复一些力气,楚雨寒才站起身子,往小木屋走去。


    说是小木屋,其实一并有着九间小木屋,呈三个品字形排列中这处森林中的空地上。三个品字又排成一个大的品字。开口尽朝着楚雨寒来的方向。每三间中间有着一个小小地院落。前面用斑竹围成一段小小的篱墙。


    楚雨寒刚走到大品字形口之处时,突然响起一个柔和的声音:“有缘人,你好!”



    连番奇遇的楚雨寒已没感到惊讶,她知道此处既然有结界,定然是前人放着什么重要的东西。从而前人以无上法力留下什么影像之类的东西,也不为怪。她停下脚步,静静地听着。


    那声音又道:“你能撞破结界,进到这儿,证明你是有缘人。这个结界我只是以一点法力布下,也就是因为怕来这儿的人只是一个普通人。至于,为啥要撞这么多次才能撞破,是我给你的一点小小的考验,看你是不是有毅力。”


    “现在你已然撞破结界,证明你毅力非凡。也能完成我要给你留下的任务。说了这么多,还没说我们留给你的任务。我们留给你的任务便是:保护小白——一只小小的狐狸。这个任务应该不难。为了报答你,我们在木屋中留下一些东西,你自己择而习之吧。记住,不可贪多。遇到瓶颈之时,切不可强行冲关,要慢慢循步而进。这样,你才会有所成就的。”


    “好了,说到这儿,你可能有所疑问,为啥我们丢下小白在这儿不管。其实,我们也是不得而已为之。我们已是九千年劫难之时,如果渡过此劫,自然是升到仙界。如果渡不过,从此灰飞烟灭。实在没有第三条路可选,我们只得将小白留在这儿。好在,冥冥之中,自有有缘人来照顾小白,得知这一点后,我们欣慰不已。有缘人,小白就交给你了。如果他日有缘,希望我们能在仙界相见。”


    听完后,楚雨寒郁闷不已,看来自己还在打游戏之时,就有人卜算到自己要到这儿来啦。而且让自己来照顾一只小小的狐狸。


    楚雨寒心道:看来自己是穿越之事中最为倒运的一个人了。不但掉到原始森林之中,还得照顾一只小动物。


    只是,听得刚才那人的话语,这儿留下了一些东西。既然是两个临渡九千年之劫的人,自然会留下许多好东西吧。还有,她也不算讨厌小动物。在这个人生地不熟,又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有只小动物作个伴也是好的,就当养一只宠物吧。楚雨寒想。


    想到这儿,楚雨寒决定先找到小动物再说。那些东西在那不会跑路,现在既然受人之托,就得忠人之事。何况还有不菲的报酬呢。她边走边想,或许其中有着几本武功密籍什么的,让自己成为一个武林高手。


    楚雨寒走进小木屋中,搜寻起来。让她纳闷的是,寻遍九间小木屋,哪里看到一只小动物,连影儿也没看到。


    楚雨寒想,既然那飞升的两人托她照管小狐狸,自然会有一只小狐狸存在。只是不知他们已飞升多少天,这只小狐狸说不定耐不住寂寞跑到森林里去玩了。若是这森林之中有魔兽,将这小狐狸吃掉,楚雨寒就郁闷了,受人之托,不但连要照顾的对象都没看到。


    可是,这森林,楚雨寒一点都不熟悉,给她一千个胆,也不敢进去搜寻。她早就从玄幻小说那儿知道,陌生的森林里莫知的危险太多,她一介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进去之后,定是有去无回。


    寻思一会,楚雨寒决定就在这小木屋中等待小狐狸。就算它贪玩,玩够了也会回家的。


    既然在这等,也得找点事做。楚雨寒决定先看看那两人留给自己的报酬来着。方才只顾搜寻小白,没有仔细查看。


    于是,楚雨寒又走进小木屋一间一间仔细查看起来。她现身处左边的三间小木屋前,就近走了进去。这三间应该是一个练丹房,中间那屋中摆着一尊丹炉,丹炉较高,也大,四脚两耳,脚下有着许多细灰,显然,这儿曾经烧过许多的木柴之类的燃料。两侧的架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材料。楚雨寒走近前去,看了看,一样都不认识。


    她撇了撇嘴,走到丹炉前,发现这丹炉倒还精细。看表面,应是用陶瓷做的,葫芦形状,当然比葫芦大了许多,丹炉表面雕刻着许多细腻的符文,繁复多变,但看上去却让人赏心悦目。


    楚雨寒转到旁边两间小屋内查看了一番,发现这两间小屋是个仓库,里面摆放着一排排的木架,木架上尽是一个个精致的小瓶。楚雨寒直感叹,这些精美的小瓶如果拿到现代社会去,那可是有价无市的古董。放在这儿真是有点可惜啦。不过,不言而谕,这些瓶子里应该是放着在这个年代的无价之宝——丹药。


    楚雨寒走近一个木架,伸手拿起一个小瓶,正想看看里面是什么样子的丹药,空中突地响起一个声音:“有缘人,这些丹药不可乱动,更不可乱吃,否则会爆体而亡。因为你现在的体质只是普通人,接受不了丹药的洗理……”


    不用说,这声音就是托孤给楚雨寒的声音。


    楚雨寒撇嘴轻轻地“切”了一声:“这么小气,看也看不得么?”不过,她还是将丹药放回原处。


    这时,楚雨寒发现木架上写有字。她凑过去,发现这些字是现代社会中所说的繁体字。显然,这儿是她所处现代社会中的古代,只是不知是哪个年代。


    楚雨寒仔细辨认了一番,发现这些字她都不认识。


    难道这些字不是繁体字,楚雨寒有些疑惑。看那笔划、看那架构,不会是其他文字啊。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这些文字比楚雨寒所认识的繁体更古老。楚雨寒摇了摇头,心道:真是倒霉到家了。什么年代不好穿越,一定要穿越到这个年代来么!


    不认识字,楚雨寒自然不敢乱动这些丹药了,虽然可以如玄幻小说中所写,吃一颗丹药就增几十年功力,但是如果吃得不对,把小命留在这儿,不划算。


    楚雨寒退出小屋,又到中间的小屋里看了看。中间小屋没有什么,只有一些生活用品,看来是起居室。她又走到右边三间小屋里查看起来。


    楚雨寒一到右边的小屋,一看,不禁哑然失笑。



    楚雨寒看到右边小屋中的摆设,不禁笑了出来。方才没仔细看,这下一看到忍禁不住笑了出来。这不是一个小作坊么。而且是一个打铁的作坊。


    这样的作坊,楚雨寒只是在看古装剧才看到过,没想到穿越到这个古老的地方,还亲眼看到这场景。


    楚雨寒又到旁边的小屋看了看,发现这儿也像左小屋那一样,中间是工作的地方,两边是仓库。这两小屋中同样是摆放着一排排木架,上面满是兵器。


    这些兵器,楚雨寒倒认识,她左右扫了扫,兵器以剑与杖居多。还有些奇形怪状,楚雨寒不知叫啥名字。


    查看完小屋,楚雨寒回到中间起居室。坐在当中客厅的椅子上,望着前面的小院子发呆。现在摆在她面前的一个迫切的问题,就是生活问题。


    方才她查看了起居室,发现这儿只有一些碗筷锅灶之类的工具,而吃的一点都没有。屋外更加没有什么粮食了。其实,那些工具也有好长时间没用过的样子,想来,这两个人是修炼之士,应该不需要吃什么东西。


    苦恼了好一阵子,楚雨寒突然记起自己进来之时,无意间看到屋子旁边有些果树。她在心里直祈求:千望要有果子哦。不然,就算没有其他危险,饿也饿死了。


    带着万分切望,楚雨寒走到屋旁的果树林里。这一次,倒还没让她失望。果树林里有几棵树上结满了红红的果子。虽然果子小了点,但也略胜于无。


    一看到果子,楚雨寒颇觉有些饿了。她是早餐后进到游戏店,而后没多久就被穿越到这儿,在这走了这么久,算来也是中午时分啦。她看了看头顶,太阳已是有点偏西。


    楚雨寒走到果树底下,摘下一粒果子,放在掌中端详:这是一粒朱红的果子,表面光滑细腻。跟现代社会中的樱桃有些相似。只是看到这树的树叶,绝对不是樱桃。


    果子放在掌心久了,楚雨寒还嗅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挺让人神清气爽的。


    没去想什么,楚雨寒将朱红果子丢到嘴里,一股香滑的滋味顿时充满口腔,她贝齿一咬,果子中的汁液随即流入喉咙,清香异常。


    好吃!楚雨寒又摘了几个丢中口中咬破。尽情地品尝着那从来没有过的滋味。


    吃了几个之后,楚雨寒突觉不饿了,肚中还有一点胀胀的感觉。这是吃饱饭了的感觉。楚雨寒因为要保持身材,一直以来都只敢吃得七分饱,不敢多吃。


    哪想这次才吃了几个小果子就这样子了。楚雨寒赶紧停下。她看了看,有这样果子的树还挺多,一排排过去,看不到头。让人忧心的是,这果子是不是可以一直保留下去。这样,吃的问题就可解决了。


    楚雨寒回到屋中,感到一阵睡意袭来。上班时午餐后总是要休息一下子。穿越了,这习惯也还在。她坐在椅子上,伏在桌上休息起来。


    楚雨寒正睡得香时,忽觉有人抚摸自己的脚,心道:又是哪个来揩油了。抬起头,想痛骂那人一顿,左右看了看,却没发现人。也感觉场景不对,这才想起自己是在古代了。忙低头一看,发现一只雪白的小动物,正在自己脚边安详地睡着。


    小白!这应该就是他们托孤的小白了。果然是贪玩了。


    看它睡得香,楚雨寒没惊动它,继续睡。反正不用担心误了上班时间,不会再被经理训斥啦!大睡特睡!


    又睡了好几个小时,悠悠醒来,楚雨寒站起,伸了伸懒腰。


    突然听得“呜呜”声,楚雨寒记起小白已回来了,忙低头看了看它。发现它也醒来了,站在自己旁边。不过,觉得它有些不对劲,仔细一看,发现它有一只脚是弯曲的,没有着地。


    楚雨寒弯腰抱起小白,拿出它的那只脚一看,看到它的小腿处有一个细长的伤口,不知是什么留下的。


    丹药,楚雨寒不认得,不过还是知道一点点草药。小时去山上不小心弄了伤口,稍大点的伙伴就弄来一些树叶草叶之类东西敷在伤口上。一来二去,楚雨寒也知道了一些。


    楚雨寒轻轻抚摸了一下小白的头,对它说:“你在哪儿弄伤了呢,这么不小心。我去弄点儿草药给你敷啊,不要嫌弃哦。”


    说完,楚雨寒将小白放下,走出屋去,在附近弄了点草叶,放在嘴中咬碎,团成一团,敷在小白的伤口上,再找来一块碎布包好,缠紧。


    做完这一切,楚雨寒拍拍小白的头:“以后可别淘气了,弄伤了不好。”


    小白“呜呜”叫了几声,表示认同楚雨寒的说法。


    接下来的日子,楚雨寒过得极其悠闲,饿了就去摘几个果子吃,而后与小白玩玩。困了就睡一大觉。


    这世界没游戏没电脑没电视,也没手机,有的只是清新的空气参天的大树,以及悠闲的阳光。


    尽管一万个不愿意,楚雨寒还是认命。懊恼有什么用,懊恼也回不去。


    有好几次,楚雨寒也想去看看起居室旁小屋中的那些羊皮书,可就是认不得那些字,让她有些抓狂。


    开始还以为那两人给自己留下一个宝库,哪知这是一个解不了密码的宝库。每天望着宝库,只有望洋兴叹。


    唯一让楚雨寒不爽的是武林高手的梦破灭了。本来,有那么多丹药,又有活了九千多年之人留下的秘籍之类的,不成为武林高手,这才怪。哪知自己是去宝山空手归。


    这一天,楚雨寒吃了几个果子之后,记得小白的伤口该换药了。她又到旁边的森林里弄了些草叶,咬碎。


    小白倒也聪明,一看到楚雨寒弄来了草药,就知道她是给自己换药,一拐一拐来到她的身边。


    楚雨寒抱起小白,轻轻将它的腿拿出,解开碎布,将里面干透的草药拿出,看了看,伤口好了许多。


    楚雨寒心道:本姑娘的草药还是管用啊。她轻轻吹吹那伤口,再敷上新弄的草药。


    小白又愉快地“呜呜”地叫了几声。


    尽管不能取得那两人留下的报酬,楚雨寒做一切还是尽心尽意。她没意料到,也就是因为她照顾小白为小白换药,让她阴差阳错获得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由于后续尺度太大,微信限制,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 ↓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火爆全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