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勇双全,身经百战,九次负伤的空军中将成钧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 2018-06-13 11:47:06

所发文章不代表本号的意见,仅作陈列,便于大家批判阅读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欢迎社会各界朋友来稿!

投稿邮箱 :dongbowhyjy@126.com

东博书院网站网址:www.dongboshuyuan.com

东博书院网店小说《星陨》系列科幻小说荣获2016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金奖,现《星陨1-6》全套已全线出版,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阅读原文”,访问东博书院网店购买签名版,作者将利润全部捐献本公益账号

免责声明:东博文化研究院所发部分文章转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作者尽快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成钧,原名成本兴。1930年参加工农红军,先后参加湘鄂西、湘鄂川黔苏区反“围剿”斗争和长征,率部参加巩固和发展淮南淮北抗日根据地的斗争,以及莱芜、孟良崮、渡江、上海等战役战斗。新中国成立后,在国土防空作战中,成钧多次指挥击落国民党空军U-2型高空侦察机。1955年成钧被授予中将军街,后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他对党忠诚、智勇双全,身经百战、九次负伤,为中国革命和人民军队建设贡献了毕生心血。

“余秋里的一条胳膊救了我一条命”

成钧1911619日生于湖北省石首县一个农民家庭,幼年丧母,只断断续续读过两年私塾。1927年春,年仅16岁的成钧参加了石首的秋收暴动,1929年参加农民赤卫队。19309月,成钧报名参加红军,被编在红2军团新兵团。19311月,成钧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1月,成钧升任第7连副连长,后升任连长。19349月,红3军成立黔东独立师,贺炳炎任师长,成钧任第1团副团长。

19341024日,红3军与红6军团在黔东印江县木黄镇胜利会师。会师后,红3军恢复红2军团番号。成钧所在部队改编为红2军团第4师第10团,成钧任第2营营长。193511月,成钧调任红2军团第6师第18团团长,政治委员是余秋里。为粉碎国民党军的“围剿”,1119日,贺龙下达突围命令。当晚,红26军团告别湘鄂川黔苏区,从桑植刘家坪出发开始战略转移。红18团一路上与围追堵截的国民党军死打苦拼,左冲右挡。

19363月,红26军团在乌蒙山地区与国民党军展开了历时近一个月的大回旋战。成钧在一次随师长郭鹏、政委廖汉生察看敌情和地形时,右背部被国民党军冷枪打中,这也是他第七次负伤。他让医务人员简单包扎后,仍随部队行动。

贵州军阀王家烈构筑了一道坚固的封锁线,一个榴弹炮营扼守在乌蒙山的咽喉要道上。能不能越过这个壁垒,关乎红26军团的生死存亡。“华山一条路,打掉炮楼子。”成钧坚决地说。“要得!”贺龙转身对成钧说,“由你开道!今天夜里,你就去把这几个乌龟壳给我敲开!”并把自己的高倍望远镜递给了成钧。

成钧胸有成竹:“老天爷要落雨了!”跃身上马。当夜,成、余二人带领红18团两个营,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石阡城东的4座大炮楼下。成钧一声令下:“打!”两个营的战士们奋勇地冲了上去。此时,电闪雷鸣,老天爷似乎也来参战助威,广大红军将士很快端掉了敌人的炮楼。红26军团顺利进入乌蒙山,占据了主动位置。尾追贺龙部的国民党中央军万耀煌纵队,一时晕了头,火急火燎地跟进了乌蒙山。贺龙来了一个“回马枪”,布下一个“口袋”阵,让敌人往里钻,红18团的任务是扎“口袋”。万耀煌感觉中计了,一面以疯狂的火力向红军射击,一面收缩队伍。激战中的成钧从隐蔽处跳出来,站在高坡上,大声呼喊着指挥部队。

◆成钧(三排右7)等红二方面军干部长征到达陕北后与贺龙、任弼时等合影。

成钧的举动引起了敌军机枪手的注意。“危险!”余秋里大喝一声,左手一伸一把将成钧拽了回来。就在这生死攸关的一瞬间,一串子弹呼啸而至,击中余秋里的左臂。“老余!老余呀!……”安然脱险的成钧扶起血染征衣的搭档,失声痛哭着指挥红18团,干掉了万耀煌纵队的两个团。在率部掩护主力部队撤退时,余秋里受伤的左臂又被机枪击中,被送进军团卫生部。由于药品匮乏,余秋里左臂严重感染,走出草地后施行了截肢手术,成了“独臂将军”。此后,成钧常同家人深情地说:“余秋里的一条胳膊救了我一条命。”

193675日,中革军委颁布命令,以红26军团和红32军组成红二方面军。711日,成钧率第18团随红二方面军由甘孜出发北上,穿越人迹罕至的草地。到达陕北后,19378月成钧被调到延安抗大军事队学习。

占鸡岗一役,打开津浦铁路西的主动局面

抗战初期,敌后抗日武装纷纷成立,并要求八路军派干部去指导。19381月上旬,鄂豫边区红军游击队在河南省确山县竹沟镇改编为新四军第4支队第8团。成钧从抗大军事队中被挑选出来,担任该团1营营长。

19393月,以第8团第1营和特务连为基础,加上合肥两个游击大队合编为挺进团,成钧任团长。为适应部队发展和东进的需要,71日,在津浦铁路西定远县藕塘附近的安子集成立新四军第5支队,下辖第8、第10、第15团和教导大队。挺进团改为第10团,成钧仍任团长,政治委员赵启民。

19411月,皖南事变发生后,中共中央军委命令重建新四军军部,第5支队奉命编为新四军第2师第5旅,成钧任旅长,赵启民任政治委员。

1944年五六月间,日伪军两次进犯津浦铁路西抗日根据地中心区。成钧率第5旅主力两次及时跳出日伪军合击圈,两次突入定远县城直击日军,粉碎了日伪军的“扫荡”。10月下旬,第5旅对北线日伪军发起进攻,袭击安徽凤阳县殷家涧伪军据点。1110日,日伪军又集中6000余人分7路对淮南津浦铁路西抗日根据地中心区定远县藕塘镇和占鸡岗、张桥镇进行“扫荡”。日伪军在遭受重创撤回老巢后,桂系顽军却步步向新四军逼进。17日黄昏,桂军蒙培琼指挥的4个营进到距成钧第五旅指挥所驻地小陈庄仅2.5公里的地带。这时,定远县延寿集、占鸡岗的所有工事均被日伪军破坏,延寿集附近仅有第5旅第18团两个营,其他3个团均在一日行程以外。要打,只有让第18团苦守一天,等其他3个团到来,集中兵力才能打退桂系顽军的进攻。

成钧认为,这是个难得的战机,赵启民立即表示支持,并于当晚给其他3个团发电,限于18日晚到达占鸡岗一带待命。成钧立即赶到第18团,命令该团不顾一切疲劳,集中全团兵力进驻延寿集、占鸡岗两地。同时,其他3个团也在规定时间内抵达指定区域。

◆1943年春,(左起)罗占云、赵启民、成钧合影。

19日上午,桂系顽军分两路进攻,1个营进攻董大圩,蒙培琼亲率3个营进攻占鸡岗。成钧亲临第13团指挥,趁顽军调整部署之机,指挥部队突然出击。骑兵连纵马横刀冲入顽军阵地,侦察连和第13团第1、第2营紧随其后,如猛虎下山与桂系顽军短兵相接。第14团第1、第2营由占鸡岗以南出击,配合第13团将蒙培琼及其残部包围在上杨家;第14团第3营和第15团向进攻董大圩的顽军出击,分割包围于西彭岗、小彭岗。当晚,歼灭困守在小彭岗的顽军1个连和1个重机枪排。被困于西彭岗的顽军溃逃至龙王寺后亦被我军截住。

成钧判断桂系顽军可能派部队来增援,决定抽出第15、第14团各一部,准备打援。蒙培琼和一部分溃兵逃进占鸡岗南面的大村子上杨家,凭借建筑物顽抗。成钧指挥第13、第14团对其发起攻击,几次都被顽军机枪压住。成钧把旅山炮连连长找来说:“让你的炮,把这个突破口轰开!”山炮连只有一门山炮,仅有3发炮弹,结果发发命中目标。加上枪榴弹,打得顽军四处逃窜。追击部队冲入村内,仅用10分钟即全歼顽军。来援的桂顽军第511团闻讯立即南逃。

占鸡岗战斗,全歼桂系顽军4个营和土顽部队1900余人,打开了津浦铁路西的主动局面。

涟水城大战74

19469月底,第5旅和原淮南独立第5团合编为华中野战军第11纵队,成钧任司令员、赵启民任政治委员。部队刚合编完就奉命与兄弟部队一起保卫涟水,抗击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和第28师第192旅的进犯。1019日,国民党军从淮安、马厂、王营分左中右3路向涟水进攻。整编第74师是国民党军的五大主力之一,是蒋介石的“御林军”,全部美式装备,21日与成钧率领的第11纵队前哨部队接火。整编第74师经过4次冲锋,突破第11纵队第151营阵地,约有一个团的国民党军强渡废黄河,占领南门外第一道大堤。成钧立即命令第13团、独立第5团迅速赶到,给该团以迎头痛击。第14团将突入阵地的国民党军击退后,成钧命其连夜撤到河北岸跑步回援涟水。

23日拂晓,国民党军又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强渡废黄河进攻涟水城。华中野战军命令第11纵队不惜一切代价,全力坚守阵地,但废黄河第一道大堤全为国民党军控制。接连几天的战斗,野战军指战员疲惫异常,弹药不济,当国民党军攻到城墙下时,有的战士用砖头石块作武器。经白刃战后,部分国民党军向城内窜入,形势危急。成钧当即令第13团、独立第5团一部坚守城墙,封闭突破口。与此同时,成钧又命令第13团一部与第15团全部自东西两面沿大堤反击,以密集火力将后续国民党军阻断。友邻第10纵队、第6师第18旅先后赶到,实行全力反击,至夜晚全部收复二线阵地。

24日,国民党军增调第57旅投入涟水南门战斗,并由其第170团担任主攻。这时,华中野战军第1师及第6师第16旅也赶到涟水。当即,第1师从东向西、第6师从西向东,成钧率第11纵队从正面向南,分3路向国民党军反击。当晚,占领涟水以南废黄河北大堤,国民党军大部溃退到废黄河南岸。25日,整编第74师数次发起进攻,均被击退。国民党军又调来第28师第192旅接替进攻,双方激战竟日。26日,成钧率第11纵队向废黄河北岸发起连续进攻,至27日将残余国民党军全部肃清。111日,华中野战军全线追击溃逃之国民党军,收复马厂以东、涟水以南地区,涟水保卫战取得了全面胜利。这场战役历时14天,歼敌9000余人。其中第11纵队歼灭4000余人,打破了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不可战胜的神话。

194611月,第11纵队同山东野战军第7师师部及第19旅合并,称华中野战军第7师,成钧任师长。19471月下旬至2月初,山东、华中两野战军合编为华东野战军,第7师番号改为第7纵队,成钧任司令员。2月,成钧等率第7纵队隐蔽北上,参加莱芜战役,在华东野战军统一指挥下,与兄弟部队协同作战,歼灭国民党军5.6万余人。4月中旬,蒋介石调集精锐主力24个整编师约45万人,向鲁中山区进犯。成钧奉命率第7纵队由胶济铁路南下,辗转滨海地区、陇海铁路北侧。4月下旬,又北上进抵沂南县以西地区参加泰蒙战役。51日下午,第7纵队在临蒙公路中段青驼寺以南之磨石沟,将国民党军整编第83师第44旅第1团包围。该团在抗日时期曾是“缅甸远征军学兵团”,美械装备,号称“天下第一团”。第7纵队即刻发起进攻,以极小代价取得了战斗胜利,歼“天下第一团”1300余人,俘获该团中校副团长陈盛章。

1947513日至16日,在华东野战军发动的孟良崮战役中,成钧、赵启民率第7纵队担负阻援任务。他们激战三昼夜,多次击退国民党军在飞机、坦克配合下的进攻,有力地牵制了国民党军第7军、整编第48师等部的增援,保障了兄弟部队全歼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的重大胜利。

从莱阳战斗到渡江战役

19477月,解放军展开了全国性的战略进攻。第7纵队与其他3个纵队一起组成东线兵团,留在山东内线作战。124日,莱阳战斗开始。莱阳城的守军是国民党整编54师的1个加强团及地方保安团共5000余人。对于7纵来说,这是解放战争中的第一次城市攻坚战。前两天,很快突破了城垣工事,唯独还剩城隍庙核心工事内的1000多名国民党军。此时,尚有敌8个旅的兵力向莱阳增援。中央军委电示东线兵团许世友和谭震林:“如无把握,应及早放弃。最后围歼该敌,以期掌握机动兵力,打击来援之敌。”

二人研究电报后,决定调周志坚的第13纵队37师接替成钧的7纵攻打残敌,将7纵撤到莱阳城外休整。成钧闻此消息当场暴跳起来。堂堂1个纵队拿不下一个已被打得千疮百孔的城隍庙,还要让1个师来接替“攻打残敌”。成钧不顾赵启民的劝阻,下令将纵队的排以上干部集合起来,组成一支突击敢死队,成钧自己担任敢死队队长,带着队员往城隍庙冲。刚冲出去,成钧就被敌人的子弹击中了肩背。华东战场上,成钧成了唯一临阵受伤的纵队以上的高级将领。

赵启民感到事关重大,把成钧的莽撞行动向兵团政委谭震林做了汇报。谭震林在电话里发了脾气:“不许他这样胡来!他要胡来,我就开除他的党籍!”并命令赵启民:“将我的命令向各师干部宣布,从现在起,7纵的一切行动归你负责!”但这个决定为时已晚,成钧已负了伤。赵启民让参谋和警卫员把成钧架下阵地,并给3个师长下达了撤出莱阳城的命令。莱阳战斗一直打到19471213日才结束,给国民党军增援的8个旅以重大杀伤。

1950年1月,成钧任第十兵团副司令员留影。

城隍庙一仗给成钧上了一课,自此成钧不再意气用事,在淄川攻坚时,7纵打了翻身仗,雪了莱阳之耻。之后取济南,占青岛,攻兖州,7纵成了攻城破关的雄师劲旅。

成钧指挥部队参加完淮海战役后,开始准备渡江战役前的训练。19492月,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华东野战军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华野7纵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5军,首任军长由成钧担任。

19494月渡江战役中,成钧和他的25军荣任渡江第一梯队,从100多公里宽的正面首先发起渡江作战,撕开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25军位于第一梯队的左翼。成钧和同样担任第一梯队的27军军长聂凤智一致建议,两个军在攻打桥头堡和江心洲的同时,其主力一鼓作气,全部渡江。

420日晚是一个不眠之夜。第25军指挥所里,成钧接到了周恩来的电话:“毛主席今晚不睡觉,等待渡江胜利的捷报。”成钧热血沸腾,急忙将电话内容转告各师。突然,传来一声炮弹爆炸声,接着又是一声。“糟了!这么早就被敌人发现了!”成钧猛地反应。此时此刻,正是渡江第一梯队“偷渡”的最初阶段,如果真是遭到对岸国民党军的炮击,表明已被发现。成钧连忙跑出指挥所,站在江堤上观察炮击情况。不远处的藏船场内,脚步声、呵喊声响成一片。

成钧明白了眼前的一切,统一渡江时间被中下级指挥员争先抢渡的行动搅乱了,一个参差不齐的渡江登岸局面已不可避免。成钧当机立断:25军第一拨5个主力团既然不能与邻军同时动作,则应力求本军范围内动作一致。成钧跑回指挥所,拿起电话接通了73师师长王培臣、74师师长张怀忠。张怀忠报告:“2202营营长张永华已带领46连开船起渡,杀进江中去了。”

成钧关键时刻体现出高度的灵活性,他在电话里果断给张怀忠下令:“220团火速起渡,追上张永华的两个尖刀连,免得两个连陷入孤军突击的危险境地。”紧接着,成钧立即命令山炮团和榴弹炮团所有炮火齐发,集中轰击汪家套、夏家湖一线的国民党军阵地,用火力掩护张永华部登陆突破。他又直接打电话给222团团长谢长华:“你们团要一致动作,詹华雨副军长和你们张师长乘小汽艇马上赶到,同你们团一起渡江。”等詹华雨和张怀忠赶到后,222团在团长谢长华的指挥下,立即启渡。庞大的战船编队万箭齐发,在夜色中向长江南岸驶去。

成钧在焦急中等待。“220团登岸了!”“222团冲上去了!”一条条胜利的消息,从对岸发出的红、蓝、白信号弹中传来。是夜11时,张永华率领的两个连在汪家套和大厂之间登陆,一路冲杀,很快就控制了江岸。25军,就这样砸开了过江大门。

胜利突破长江后,19495月,成钧受命率第25军参加解放上海的战斗。是年7月,率部进入浙江剿匪。

寻机诱歼台湾U-2型高空侦察机

1957828日,成钧被任命为空军副司令员,分管防空作战、核试验和日常战备等工作。195971日,负责地空导弹业务的空军技术部成立,成钧兼任部长。

1960年,台湾当局从美国接收设备先进的U-2型高空侦察机,1962113日开始进入大陆侦察。成钧召集机关有关部门反复研究U-2型飞机窜入活动的航线,分析其特点和规律,发现南昌是U-2型飞机航线经过最多的地区,显然是其航线的一个重要折返点,把地空导弹部队设伏在那里是大有希望的。成钧同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商定,把地空导弹第2营从长沙转移到南昌设伏。这个方案很快得到中共中央军委的批准。

1955年,成钧与苏联顾问马林诺夫合影。

成钧率领工作班子和地空导弹第2营的干部火速赶到南昌选阵地,选定在两个丘陵之间的一片松树丛中,位置合适又比较隐蔽。827日,空军地空导弹第2营即转移到南昌设伏。成钧交代该营营长岳振华抓紧时间准备。为了诱使U-2型飞机“上钩”,97日和8日,他先后两次派轰炸机从南京佯动到南昌地区降落。国民党军发现这一势头后,996时许,派其空军1U-2型飞机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以两万米高度从福建平谭岛窜入大陆上空,沿鹰厦铁路上空北进,824分到九江上空左转直飞南昌,832U-2型飞机进入第2营火力范围时,该营发射3枚导弹,当即将其击落。

国民党空军的高空侦察活动并未因U-2型飞机的被击落而收敛,而是在飞机上加装电子预警系统,使飞行员机动逃脱。9月,空军领导机关分析年初以来U-2型飞机17次侦察大陆的情况,发现有6次经浙、赣交界的衡州、江山、弋阳、上饶一带。据此,成钧和刘亚楼商定将地空导弹部队调至这一带机动作战。由南京军区空军和空军第3训练基地组成集群指挥部,实施统一部署。

1029日,成钧到达上饶,督促落实“近快战法”。会议开始不久接到报告:台湾出动1U-2型飞机从温州上空窜入大陆,向西北方向飞去。成钧分析,这架U-2型飞机到西北地区侦察后,回航时可能经过本设伏地区,这样还有几个小时的准备时间。他当即决定“进来不理它,准备打回窜”。成钧还指示参加会议的地空导弹第2营营长岳振华、第3营营长杜先照,在12时前赶回阵地,抓紧做好打的准备。

1115分,这架U-2型飞机从甘肃鼎新地区折返,快到武汉附近时,成钧令各营指挥员立即回阵地准备战斗。U-2型飞机越过九江上空,向空军地空导弹第2营阵地接近时,集群指挥员经成钧同意,正式向部队下达作战命令:“第2营负责消灭敌机,其他各营作好佯动和射击准备,制导雷达开天线距离压缩到37公里以内!”当目标指示雷达报告在180公里处发现U-2型飞机时,成钧指示部队:“要沉着应战,不要慌。”当U-2型飞机距第2营阵地70公里时,该营使用松-9型炮瞄雷达接替513型雷达指示目标。1418分,U-2型飞机被击中爆炸,残骸落于江西广丰县万罗山附近,国民党军少校飞行员叶昌棣跳伞被擒。事后从飞机残骸中发现其机动逃脱的电子设备。成钧立即组织有关人员研制了“反电子预警1号”和“反电子预警2号”设备。

◆1963年11月1日,成钧与刘亚楼在被击毁的美蒋U-2型飞机残骸现场。

19665月,“文革”开始。1967113日,江青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造反派”大会,突然点了成钧的名,诬陷成钧是贺龙的死党、是贺龙埋在空军的定时炸弹、“二月兵变”的黑干将,企图在空军搞罢官夺权等。成钧随即被打倒。

1971年“林彪事件”后,成钧于197291日出狱。19735月,成钧参加空军党委扩大会议。520日,经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军委批准,恢复成钧空军副司令员职务。19829月,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成钧当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117日,中共中央军委调整空军领导班子,成钧愉快地服从革命需要,退居二线。1988730日,成钧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8886日,成钧在北京病逝,享年77岁。

【党史博采】系头条号签约作者




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 “阅读原文” ,访问东博书院网店。

本网店为公益性质,谢绝商业合作,所得收入全部用于维护本公众号运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