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市场丧钟为谁而鸣?

麒麟财讯 2018-11-16 16:37:45

摘要:

问题其实早已暴露,应对措施也就那么几样,大家心里也都清楚。可是没有谁敢这么干,都喜欢拖,乞灵于印钞机或发国债刺激。但谁都明白,大把改革时间错过了,算总帐的钟声快要敲响了。

目录:
全球央行货币试验史无前例
美联储货币实验基本宣告失败
欧洲央行不久将无主权债务可买
暴风雨前平静
中国下半年财政政策空间变小
智能手机正在摧毁美国生产率

正文:
旁白:周五晚上耶伦大婶要出来讲话,全球屏住呼吸等着,这太重要了,为何?宽松货币政策已经搞到极限啦,你看看下面:
全球央行货币试验史无前例
Jackson Hole会议召开在即。美国银行分析师Michael Hartnett在会前发布的报告中指出,风险资产目前受到凯恩斯看空期权的支持。

市场预计,政府将推出财政措施来对抗目前经济疲软。而全球资产价格依然受到过度货币充裕性的支撑:

1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央行降息667次。

2 美联储耶伦、日本央行黑田东彦、欧洲央行德拉吉、英国央行卡尼和加拿大央行Poloz共计在位时间达到17年,只有耶伦加过一次息。

3 全球央行目前拥有25万亿美元金融资产,超过了美国和日本GDP总和,较金融危机时上升12万亿美元。

4 全球负利率债券规模达到12.3万亿美元,占债券总规模28%。

5 目前,全球负利率国债规模达到8万亿美元,占国债总规模的54%。
旁白:有效不?完全无效,你看看下面:
美联储货币实验基本宣告失败

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3轮QE、超低利率,这些都没能令经济摆脱低通胀和低增长,美联储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有着“美联储通讯社”之称的《华尔街日报》记者Jon Hilsenrath在最新报道中提到:现在,经历了十多年的经济低迷时期,央行面临着尖锐的公众质疑以及不断增长的自我怀疑——美国经济究竟是怎么运行的?

联储官员自己也承认:“有很多事情我们以为自己很清楚,结果却并不如我们预期。”
旁白:非但美联储如此,其他地区也是如此,包括欧盟:
欧洲央行不久将无主权债务可买
欧洲央行高举“买买买”大旗,但也或将难逃日本央行“买无可买”的前车之鉴。

去年3月起,欧洲央行开始实施每月600亿欧元的QE购债计划。

今年3月会议后,欧洲QE由原来的600亿美元扩大至800亿美元。

6月8日,欧洲央行又史无前例地开始实施企业债购买(CSPP)计划。

据西班牙投资公司Capital Riesgo投资顾问Guru Huky测算,按照欧洲央行目前QE购买债券的速度,只需8.8年就将买完所有德国主权债,9年买完西班牙主权债,11.1年买完法国主权债。

再加上欧洲央行在实施量宽政策时设定的条件——债券的收益率不能低于欧洲央行的存款利率的限制,买光所有主权债所需要的时间可能将更短。
旁白:你再看看日本,基本没动静,QQE都要搞出来了,简直是玄幻小说里面都不敢写的情节,日本央行就敢写!

全球投资者对此心知肚明,反正有央妈挺着,你怕啥?
暴风雨前平静
8月的市场安静得可怕。

花旗在近日的报告中统计了每年8月的平均波动率以及占全年月均波动率(或指数)的比例。

即便本年度未来的几个月份未予统计,今年8月的波动表现占比如此之低,在以往也并不常见。美债、美股、和汇市都安静得可怕。

若稍作回顾,可以发现最近一次异常平静的市场出现于2011年早期,此后出现了美国濒临债务违约、美国失去AAA评级等事件。再向前追溯,不难发现2007年初也是类似,此后几个月贝尔斯登倒塌,随之而来的是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
旁白:反正要出事,十有八九要出事,快了。但中国政府好像也没太多后手应对,毕竟宽松货币已经地产泡沫搞大到史无前例的地步,后面财政手段也不多了:
中国下半年财政政策空间变小
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趋稳,主要得益于积极财政政策强力支持,这导致政府预算内财政支出显著提前。上半年财政收支已经出现了赤字。政府预算内的财政空间或相对有限。

财政部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财政收入85514亿元,同比增长7.1%。同时,上半年累计支出89165亿元,同比增长15.1%。

根据报道,今年地方财政结转结余资金可能仅剩余5440.93亿元。那么,下半年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发力财政刺激才能实现经济增长目标?
旁白:这财经媒体,尤其是国际财经媒体的资讯,你要是连贯着读下来,往往细思恐极……体重既然降不下来,那就砸碎体重磅秤,也是穷开心的办法。

你还别说,中国官家搞这个还真没有美国同行们玩得溜,你看看下面:
智能手机正在摧毁美国生产率
最近,美国经济开始面临一个新难题:工人生产力不升反降。社交媒体成为众矢之的:在办公室刷社交网络也会显得非常忙碌,但对振兴经济的贡献就非常有限了。

美国劳工统计局发布的数字显示,美国工人的人均生产力增幅已降至7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经济学家认为,下滑态势触目惊心,而且没有明确的解决之道。

目前呼声最高的方案有两个,一是鼓励企业投资改进设备,二是修订生产力数据的统计方式,将智能手机经济带来的效益纳入考量。

制造业生产力不难计算,难的是那些涉及社交媒体的工作。有人将这一局面戏称为“iPhone困境”,因为在2007年,苹果公司推出首款iPhone,而恰好在同一年,工人生产力增长也开始减速。

事实上,经济专家认为,以智能手机经济为代表的互联网经济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有别于投资、出口,它正是从生产率提升的角度、从本质上对经济进行拉动。高新技术的运用带来劳动生产率较大提高,弥补了劳动力成本的增加。


每日综述:

问题其实早已暴露,应对措施也就那么几样,大家心里也都清楚。可是没有谁敢这么干,都喜欢拖,乞灵于印钞机或发国债刺激。

总而言之用麻药比作手术来得更爽更快,而且貌似问题都得到解决了。但谁都明白,大把改革时间错过了,算总帐的钟声快要敲响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