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神殿与二维码

超儿 2018-09-21 15:37:21

写在前面:


在这个飘雪的春天里,我整理了在之前漫长的冬天记下的笔记,确实是正经用笔记录下来的零散想法。


本来期待把这些想法拓展成长文,有些确实值得深入讨论,但还是希望先不给自己太大的包袱,每篇基本还是以不够成熟的想法出现,希望在后续的思考里继续完善。


留给神的位置

王南的《万神殿堂》里着重提到了这个穹顶。穹顶的空洞雨天会漏雨进来,晴天会摄入一道光线。


这个空间实际的意义众说纷纭,作者给出了一个理解是,这个最中心的位置,是留给人与自然对话的窗口,是留给神的位置。


配合以前很多的教堂和城市规划来看,在很长一段历史中,最中心的位置都是留给神的。

留给人的位置

而在安藤忠雄的住吉长屋里,也有一个类似的,用来感受自然的天井。但这不是一个神殿,是确实有人生活的民宅。


而且这个中间开敞的天井是连接楼上卧室和楼下卫生间的唯一通道,下雨天必须打着伞去上厕所。而且室内全部的采光也都来自于这个天井。



对此安藤忠雄也在自传里特别感谢这家住户,并感谢他们能够理解这个理念。这是一种人对自然的感知,对晴霜雨雪春夏秋冬的感觉,对人生活本身的敏感。


从人性化以人为本以来,建筑和工业设计开始凸显人性。就像纽约的中心花园一样,人类社会的核心位置开始让位给人。

 留给机器的位置

而近几年铺天盖地的二维码席卷而来,配合微信的友好支持,地推的效果和用户的便利切实提升了不少。


但在也就在这样不知不觉间,我们开始把最显著的位置拱手让给机器。以前精美的广告设计也让位给了这种粗糙朴实的杂点。


想想还是挺有意思的,人类行动中最醒目的位置却不是给人看的,人眼完全没办法从这种黑白分明的网格图案中获取任何信息量,只有通过机器的眼睛,经过硬件及显示屏的编译显示,才可以认识其中的内容。这相当于把人类的一部分视觉功能让给 了机器。


不禁想到以后还会有多少人类的位置让给机器?多少人类的功能让给机器?


科幻小说一个普遍的恐惧就是人工智能取代人类,但是显然目前的历史进程是人类把自己的地位拱手让给了机器。


题外话:


写到最后编辑页面预览的时候,我加了很多分段,因为发现随着看手机屏幕越来越多,一目了然这种情况仅限于一定长度宽度的文字块。超出这个大小的内容就很难快速提取主要内容。而其实并没有仔细阅读。


而且分段越来越多,很多内容都是一句话就是一段。而回车的多少也成为网络写手和正经作者的重要区别。不信可以看看有时右逝和马伯庸合写的小说《吴承恩捉妖记》,你能清晰的从回车多少判断出是谁写的这个章节。


这也是人类视觉和阅读功能的一个逐渐丧失的过程吧。


写在后面:

同样按照人类历史进程,你会在核心位置看到一个巨大的二维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