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代表亚洲人首获"雨果奖"的背后: 当科技失去神秘感···

中国标杆学习俱乐部 2018-07-13 13:08:34


北京时间昨天(8月23日)下午,第73届雨果奖在华盛顿州斯波坎会议中心正式揭晓。中国作家刘慈欣凭借科幻小说《三体》获最佳长篇故事奖,这是亚洲人首次获得雨果奖。刘慈欣并未亲自前往美国领奖,作为译者的刘宇昆代表上台领奖。本次获雨果奖的是该系列的第一部《三体》(英文版)。


《三体》英文版

作为译者的刘宇昆代表刘慈欣上台领奖

雨果奖是什么?

雨果奖是“世界科幻协会”(World Science Fiction Society,简称WSFS)所颁发的奖项,为纪念“科幻之父”雨果·根斯巴克(Hugo Gernsback),命名为雨果奖。雨果奖堪称科幻艺术界的诺贝尔奖,与星云奖一道被公认为最具权威与影响的两项世界性科幻大奖。


《三体》在互联网圈早已备受推崇,小米雷军就是典型的粉丝代表,他去年推荐最多的一本书就是《三体》,他说这本书是号称中国最好的科幻小说,没有之一。在他看来,《三体》不仅仅是本科幻小说,本质上是本哲学书,主要讲宇宙社会学,其中提到的黑暗森林、降维攻击尤其深刻。在金山集团战略会上,花了很多时间分享读《三体》的体会,其中的哲学道理对制定公司三到五年的战略非常有帮助。


《三体》的资深粉丝中,还包括百度李彦宏、联想柳传志、游族林奇、360周鸿祎等互联网大佬。周鸿祎曾在微博上表示,期待国产科幻片《三体》能够超越《黑客帝国》,而他自己就将客串《三体》电影,饰演军方智囊团专家,买下该书版权拍电影的正是游族林奇。


某种程度上,《三体》中“黑暗森林”理论影响下的宇宙和当前的互联网行业是很相似的,因为互联网行业基于对于商业模式和产品的创新来实现盈利,而这种商业模式和产品的创新有着极大的不确定性,谁也无法判断哪一种商业模式亦或是哪一种产品会成为未来的主导,这家公司会成为之后的巨头。


猎豹傅盛曾表示《三体》就是坏在地球内部的反对党手上,而在以速度为王的互联网时代,小的文明和小的公司还是有机会。在面对大公司时,小公司要快速实现技术爆炸, 而且让你的研发不要被挖掉。内部不出问题,都能找到发展之路。


创业家牛文文坦言《三体》对自己启发最大的是中国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之前有个错觉,中国人做商业或者做科技只能复制或者只能伪创新,只能是黑暗森林。我觉得不是那样,刘慈欣创作《三体》所能达到的境界,我们其他人也能够达到,只要能够把中国人的创造力发挥出来,我们的商业和科技就能达到世界水平。




去年9月,i黑马曾经发过一篇创业者关于“为什么《三体》在互联网行业内被‘圣经化’”的讨论,以下是讨论原文:


刘慈欣的科幻巨作《三体》讲述了地球文明在宇宙中的兴衰史,想象空灵,文笔细腻,不仅仅让科幻迷们过足了瘾,更为神奇的是许多行业的大佬对于《三体》背后的人生哲学和商界启迪也是推崇备至,雷军就是典型代表,在互联网领域甚至被奉为“圣经”,《三体》真的有这么神奇吗?它对于互联网行业到底有哪些深刻的启发?

  

文前先附上雷军的微博:




王小然——互联网创业者:


在互联网行业,《三体》的确备受推崇。其实《三体》本身是一部非常优秀的作品,个人觉得他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科幻小说这个领域了,我喜欢《三体》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从作品本身来看,想象空灵、推理严密。其二,从延伸领域来看,其背后发人深省的哲思更令人回味无穷。


当然,可能对于三体读者来说,最令人拍案叫绝的应该是罗辑在面对三体人威胁是,悟出来的四条宇宙公理:


1、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2、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

3、猜疑链:宇宙中的不同文明会猜疑对方会采取各种手段毁灭自己;

4、技术爆炸:任何一个不起眼的小文明在宇宙尺度中很快可以通过技术大爆炸超越自己。

  

由以上四条公理,推到出了最为合理的“黑暗森林”法则:在宇宙中,一旦发现其它文明的存在,就选择立刻毁掉这个文明。

  

相信这四条公理对于许多商界大佬的冲击还是很大的,尤其是互联网领域。因为长期的在商圈爬模滚打的他们早已经熟悉了商圈的弱肉强食和优胜劣汰,回过头来,他们会发现,这一切和自己每天经历的何其相似:

  

1、生存是公司的第一需要,要是明天就回被干掉,那一切构想、一切情怀都是扯淡。


2、互联网领域的疆土看似无限,随着域名越注册越多,五位数的域名、5个字母的全拼都售罄的时候,互联网领域的创业团队应该敏锐的感到到:第一,互联网的领域的资源已经在被快速瓜分,市场在呗分割占领。第二,用户的使用量也是有限的,每个人不可能一天到晚上网,就算全天,一天也只有24个小时。但是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者还在呈几何数量增长,那么剩下的游戏就很简单了,就是这些互联网创业者如何利用手中抢得的资源去瓜分受众、包养受众。


3、许多互联网新秀,创业时,一把鼻涕一把泪,创业刚刚出现一点眉目,巨头某迅立马利用手中的海量资源做一个和你一样的,甚至优化还比你好,别人还拥有更大的推广平台,你凭什么和别人拼,只好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的儿子凋零,当然巨头们也还有更文明的办法,就是找你谈谈,说:我想收购你这个产品,干不干吧?不干我明天就做一个一样的!这是小团队对于巨头们的天然设想,虽然事实的确相差不远。

  

那么巨头们对于网络小样儿们就没有猜疑吗?有!马云、马化腾都曾表示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小公司突然搞个什么新玩意出来,随时可能超越自己,他们也得时时刻刻盯着市场~~一旦发现,哼哼~~~

  

4、互联网行业的技术大爆炸,就不用赘述了,互联网起步也不过50年,微信不到五年,看看我们身边这个世界吧,你会深刻感受到,这他妈不是互联网行业的技术大爆炸,什么是爆炸,想想要是微信不是腾讯内部竞争的产物,今天的腾讯该是多么的焦急!

  

所以啊,《三体》之所以很“圣经”,是因为它把互联网领域本身讳莫如深的东西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了,也许以前有许多人朦胧之中有所感悟,但是知道的不是这么明白,也许以前有几个人知道的清清楚楚,但是,现在这也快成为互联网领域的一个公理了,所以剩下的只有一件事了:伪装自己、保护自我;发现目标,干掉对手。

  

赵亚杰:

  

《三体》必须从贯穿于全书的“黑暗森林”这个概念来谈,在宇宙之中,假设所有文明之间都是未知的且都处在一个互相都不知道的黑暗森林之中,由于相距大多几十几百甚至上千光年,所以说观测到的星球只能是之前几十年几百年的星球,无法判断出现在的演进程度,在这么长的一个时间跨度内,如果一个低等文明的科技产生了突破,那么就可能成为高等文明。而宇宙为了争夺生存空间是弱肉强食的,作为宇宙中的高等文明,是无法允许低等文明的科技产生突破进而分食其原有的资源的,所以他们就像宇宙中的猎手一样,一旦发现文明,即使其很低等也要将其消灭,基于其可能产生突破这样的假设。

  

而“黑暗森林”理论影响下的宇宙和当前的互联网行业是很相似的。对于现在的巨头来说,就像那些高等文明一样,也是在狩猎之中,力图将所有有潜力的新兴公司扼杀在摇篮之中,亦或是将其变成自己公司的一部分,购买一张未来的船票,事实证明,无论是Google和Facebook,亦或是国内BAT,都用行动证明了这个观点。

  

对于小公司来说,自己所拥有的某项技术或是某种创新都有可能成为未来的主导,走在风口之上,进而获得成功,所以不得不韬光养晦,保存自己的实力,避免与巨头正面冲突,这样才可能获得生存的空间。同时也要找准自己的定位在用户心中构筑一个品牌形象,而这种形象是极为牢固的,这样才有可能获得成功,而陌陌和小米都是成功的先例。

  

所以说“黑暗森林”理论无论是对于巨头还是创业公司都是有着很强的指导意义的。

  

秦雯——缔元信CEO:

  

“圣经化”这种说法有些夸张,不必因为某些大佬推崇就无限膜拜。但《三体》确是一部非常可读的科幻小说。它交叉应用物理学,天文学,社会学,信息科学等多学科理论,描绘了一幅未来宇宙各种智慧角斗的宏大场景。其宇宙的基本价值观——所谓"黑暗森林"还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但这一点,我不认为是《三体》的精华。只是作者为了让中国人罗辑担当"救世主"的一个巧妙的桥段,也没有跳出晚清李中堂"以夷制夷"的伎俩。

  

《三体》引人至胜的,一是描绘了一个全面数字化的未来世界,而支撑这个世界的各种技术是当下人们已经感知或可预见的,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作者为我们勾画了一幅令人信服的科技驱动社会演化的蓝图,我想这是互联网行业人士推崇它的主要原因,包括我本人在内。二是极富想象力的升维和降维的理论应用,尤其是当我们读到宇宙高等智慧用一张小纸片将三维太阳系降为二维平面画,不禁让人想起《功夫》中星爷的踩脚招数,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

  

总之,让《三体》就呆在它应在的科幻小说位置,不要将它粉饰成社会学,经济学甚至所谓成功学的金科玉律,因为后者,有比丛林法则更为合理的规则:即强弱相对,共生相依,相互转化,强即弱,弱亦强,动态平衡才是至理,客观世界如是,人类社会如是,宇宙洪荒不外如是。所谓纳须弥于芥子,宇宙至理就在一粒沙一朵花中。无需膜拜三体。



去年9月,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曾对话刘慈欣,刘慈欣表达了很多关于科幻作品的思考以及对明年上映的《三体》电影的看法。他同时认为,科技被科幻催生,但最终也会被科技所消灭。以下是这场对话实录,现将此文编辑重发:


1《三体》被拍成电影处境比较险恶


赵何娟:不知道大刘老师有没有一些新的正在构思的作品?

刘慈欣:作为一个作者认真去构思创作一个小说的话,一辈子写不出几本书来,有的人一辈子就写出一本来。《三体》写完之后的两年,第一年我写了一部分,结果写到后面自己不满意,就废掉了;第二年我又重新开始写,写了一部分之后,又不满意,又废掉了;这一年我还在写,能不能写到满意,我也不知道。


赵何娟:那你有什么样的标准来判断这个东西能不能再继续写?

刘慈欣:这个很好判断,你写出的小说故事,你自己感到兴奋震撼,最可怕的事情是,半夜醒来,一下子就对自己的故事失去信心了,这个真是噩梦般的经历。


周围的一切都在飞速变化,用三体中的一句话来说,“奇迹跟随着奇迹”,我们的奇迹在周围不断发生。


赵何娟:中国的科幻电影可以用贫瘠来形容,无论是创意、制作还是产业链条都很贫瘠。但听说已有电影公司正在把您的小说改编成影视作品,如果您的小说搬上银屏的话,您对这部中国原创电影制作的期待是什么?您最希望哪个导演来导,谁来当男女主角?

刘慈欣:我对国内的影视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大成本的影视制作是很难的,我们对中国的科幻电影应该采取一种宽容的态度,关键是有一个好的开始慢慢赶上差距,《三体》的电影制作可以用两个字形容,险恶。国内的影迷对他很期待。成功或者失败,风险都很大。


大制作电影有一个成功方法是不温不火,没有赚钱没有赔钱,但这条路在《三体》这是被堵死的。《三体》的电影要么是非常成功,要么是被人骂死。对成功的 希望和失败的可能,要有一个客观的估计。所以在我的预期中,《三体》这个项目所面临的其实十分险恶。


关于女主人公的问题,三体的小说中有很多形象像科学家,在以前的传统电影中很少出现,目前我想不起来曾经创造过这种角色的演员,使美国科幻电影起飞的不是当时美国的主流导演,他们都是一些很非主流的边缘的,有很深的科幻情怀,但位置很边缘,直到他们创造了科幻电影的辉煌之后,科幻电影才变成主流。


我目前对中国科幻电影不抱什么希望,但希望能有一个很好的开端。



2科技被科幻催生,但最终也会被科技所消灭


赵何娟:现在的硅谷正在发生很多事,比如我们现在创造的机器人未来都会进化到自我意识机器人的阶段,这是跟人类的大脑差不多的智能机器人产品。如今深度学习技术的发展,以及类似谷歌的可穿戴设备,谷歌眼镜等的出现,很多过去的科幻都在变成现实。这些越来越前沿技术和产品的出现,会限制我们对科幻作品的想象吗?还是说会打开另一扇窗?同时,尖端科技也会伴随越来越多的社会伦理问题,在美国的科幻界也产生过类似问题,作品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对青少年的影响越来越大,会反映到社会伦理的考验上,刘老师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刘慈欣:科学发展对科幻有很大影响。美国科幻就是在登月成功之后才慢慢衰落的,在登月之前美国曾经拍过一部科幻电影,好像名字就叫《登月》,最大的特点就是技术细节特别的精细,场面也都不错。但就因为登月实现了,现在完全被人遗忘 了。


这很生动的反映了科技对科幻电影的影响,科技被科幻催生,但最终也会被科技所消灭。


当我们周围都是科幻的时候,那我们就没有科幻了,当我们身边都是高科技的时候,那我们就没有高科技了。


科幻作品面临的最本质的危机是科技没有神秘感了。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缓解:第一,需要我们作家自己的想象力,让我们预想未来的发展再进一步,能够比现在的奇迹更像奇迹,比已有的震撼更加震撼;


第二个方面,从人类发展的背景的大的方面,把互联网这种越来越窄的技术向外看,向太空看,互联网这种技术很可能是非零悖论的一个解释,很可能最后所有的文明都进入了虚拟空间,大家都看不到真正的实体都没有了,这是一个危机,如果我们把目光投向星空的深处,那还是一个很大的未知的世界,这就是我的看法。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社会伦理和科幻的关系。我本人觉得科幻还是一个比较阳光的东西,他的精神内核是人类对新世界的向往,新生活的向往,对宇宙的向往,科幻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同时,应该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与人类的未来关系极大的地方,这是一种很好的尝试,我认为这也是科幻作品的灵魂。


关于科学技术的正面负面效应,在现在科技诞生之初就有这样的争论,以乐观主义为代表的伏尔泰,以悲观主义为代表的卢梭,这是一个很鲜明的对立面。对于科学技术要不要发展,很简单,通过对粮食的评价就能够看出来,粮食是一个好的东西,但他的负面作用也很大,相当多的人死于心血管疾病,就是因为他吃的粮食有问题,但不是粮食是活不了的,如果离开粮食人类大概一星期就会崩溃,技术在发展的过程中确实要时时警惕,尤其是技术带来的负面作用。


赵何娟:越来越多的科技创业者正在进入这个大时代,科幻对他们能有些什么启示?

刘慈欣:对我个人来说,我认为创造力是比黄金还珍贵的东西,真正的创意可遇不可求,但是我们只能努力开拓自己的思想,让自己的思维不受眼前的某些东西的阻碍,从而尽可能的广阔,这是我一个外行对创业的建议。


3互联网是人类历史第一个异度空间,降维论的初衷是先升级再降级


赵何娟:大家都知道大刘老师的《三体》里有一个非常著名的降维理论,这是一种毁灭文明,让人类文明指数降低的攻击手法。但是这种理念被堂而皇之的搬上了中国互联网,成为光明正大的商业竞争法则,且备受推崇。当黑暗森林法则成为互联网经济常态,因为他能够更快速和短期内实现成功,但这种让商业文明倒退的方式,符合大刘老师您的预期,或者说这是您写此书所愿意倡导的吗?


刘慈欣:科幻小说一个很有趣的特征,他的经济观念非常薄弱,某一个科学家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拥有一个实验室,里面有一个人或者一个助手,做一些很神奇的科学实验,包括欧美俄国前苏联的科幻小说都有这样的情形,但从来不会去追究这样大一个实验室由谁来建的,类似这种设施规模大的惊人,这些钱是从哪来的,它的效应是什么?


科幻作者对这种经济规律很忽视,我写作三体的理论很少考虑经济的因素,我写降维理论的初衷,想考虑下宇宙中最伟大的武器是什么,想到最伟大的武器就是宇宙规律,宇宙规律可以改变光速,可以改变人类常数,这种最有视觉震撼力的是改变宇宙的维度,由三维降为二维。


但现在互联网行业经常所谈的规律,却是“我的层次很低,我把你拉到同样的层次来消灭你这么一个策略”,这个策略是不是正常的一个策略呢,这很难回答,但是这肯定是一个阶段性的策略。


互联网经济是一个新兴的经济,但还处于比较野蛮的阶段,现在野蛮争霸的时代已经过去,理性和规则的因素越来越多,互联网经济也是这样,互联网创造的虚拟世界,是我们的平行世界之外的第一个异度空间世界,以前的大航海时代也发现有许多新的疆域,但那还是现实地球世界。


当然,以后我们还要进入其它的新世界,比如进入太空,进入太阳系。


然而,在我们旧世界发生的每一件事情,是否在新世界都要重新发生呢?这样是一个很残酷的事情,二次世界大战是否要在太阳系的疆域里爆发?


我们或许能从互联网的发展中得到一些答案。


如果用降维攻击来比喻商业战争,我其实最初想这个理论,是想说人类文明是先升级再降级,就是先从三维升级到四维,再从四维向下攻击到第三维。人类的文明最终能升级到十一维。不过很遗憾,我最终困顿于自己的想象力不够,人类的想象力都不够,我已无法想象人类升级文明之后的世界是怎样的,所以就只能直接降维了。但降维是向下攻击,不是“我的层次很低,我把你拉到同样的层次来消灭你这么一个策略”。


文学的作者很大的目的在追求一个很好的故事,而它所代表的哲学意义、社会学意义是这个故事本身所蕴含的,前提是一个有好看的故事,我的降维理论就是这样。


(来源:i黑马 钛媒体)




职场进化箴言 | 名企领先之道 | 领袖经营智慧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友情链接